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46章 年轻女孩很会玩
    一头雾水的苏凡跟着他下了车,这才发现楼门口站着两个中年男人过来和霍漱清握手,霍漱清念念问候。

    天,有没有搞错?天文台的台长?还有,还有榕城大学物理学院的院长?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欢迎欢迎,霍书记,您里面请!”天文台的台长道。

    “谢谢,今天给你们添麻烦了!”霍漱清道。

    “没事没事,请进请进!”

    苏凡不好意思地对他们笑了下,走进了大楼,本来想问霍漱清为什么带着她来到这里,可是又不敢问,毕竟这不是在家里。

    “霍书记,请进,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您要是需要什么,就请给我直接拨电话,我就旁边一号楼的主控室。”天文台的台长领着他们来到旁边一座小楼旁边,按开了门,道。

    “这是--”苏凡看着那圆顶的小楼,惊呆了。

    “这是我们已经退休了的一架凯克望远镜,今晚的流星雨,完全可以看得清楚,比市面上那些普通望远镜看的要更多更亮。”台长介绍道。

    “流星雨?”苏凡看着霍漱清,霍漱清没说话,只是笑了。

    “是的,这一段时间一直有流星雨,叫矩尺座γ流星雨。这种流星雨在南半球和纬度低的地域效果更好,我国虽然也可以观测到,可是想要最好的观测效果,就需要专业天文望远镜的帮助。正好,今晚是矩尺座γ流星雨最大的一夜,是很好的观测机会!”物理学院的院长对苏凡介绍说。

    “霍书记,小李会帮您调节好距离,具体如何操作,让他给您讲。”几人来到控制室,台长对霍漱清说。

    这时,那位姓李的工程师站起身,请霍漱清坐在电脑边,为他讲解如何调整望远镜的观测角度。

    苏凡有点懵了,可是霍漱清似乎听得很清楚,因为这位工程师已经把操作过程弄成“傻瓜式”的了,几乎就像是操作游戏手柄一样来操作望远镜。

    “好,谢谢,谢谢你们!我尽量小心一点。”霍漱清对那几位专业人士道。

    等那三人离开,整个控制室,甚至整个楼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苏凡望着电脑屏幕上那些望远镜接收到的同步景象,惊呆了!

    “傻瓜,过来!”他起身,挽起她的手,看着她那一脸呆样,不禁笑了。

    苏凡如同木头人一样被他牵着,坐在那巨大镜筒下面的观测台上。

    工程师已经调整好了角度,说是可以任由他们对望远镜的角度进行微调,可是,那么大一个望远镜,可以看到的景象已经足够了,何须他们自己动手?

    可是,一坐在那里,她的血液里就被惊喜的感情充斥着,激动地不行。那么多的星辰,似乎就在眼前,伸手可以摸到一样。甚至,她自己都伸手要去摸了,却又感觉流星会直接落在手上一般,又把手锁了回来。

    他却只是看着她,她的一个个微小的神情变化,看在他的眼里是那么的动人。

    看着她把伸出去的手又锁了回来,他揽住她,问:“怎么了?”

    她匆匆看了他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没事,太真实了,好想去摸一下。”

    他笑了,道:“喜欢吗?”

    苏凡点头,道:“从没想过会这样看星星,真是,太好了。”说完,她转过头望着他,轻轻亲了下他的下巴,“谢谢你!”

    “傻瓜!”他含笑道,“本来想着结婚要给你送什么礼物,想来想去也没什么特别的,正好,呃,张阿姨给我打电话说她把云城那边家里的望远镜和其他一些东西寄过来了,我就想起来这个,上网查了一下,正好这几天有流星雨,就联系了一下这边,让他们帮忙通融一下--”

    “霍漱清同志,你这不行啊,以权谋私!”苏凡打断他的话,笑着说。

    霍漱清笑了,手指插入她的发间,不语。

    “不过,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前,猛地却坐正了身体,盯着他。

    “怎么了又?”他问。

    “忘了带绳子了!”她说。

    “绳子?”他不解。

    “看到流星许愿的时候,要用绳子打结才有用啊!唉,你都没早点说,害得我连绳子都没准备!”她叹道。

    霍漱清哈哈哈笑了,亲了下她的额头,道:“傻丫头,这种事你还信啊?”

    她一脸无奈。

    “那你说,想要许什么愿望?你不用找流星帮忙,我可以为你实现!”他望着她,道。

    她笑了下,道:“愿望要是说出来就不灵了!”

    说完,她转过头继续看着那望远镜里的夜空。

    霍漱清静静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却始终没有隐去。

    他想告诉她,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就算没有流星帮忙,也已经实现了。而今后更大的愿望,就是两个人一起携手走下去,走完人生的漫漫长路,或许,也不算是很长的路,毕竟,他已经比她早开始走路十四年,这也意味着,未来或许会有十四年是他没有办法陪伴她的。那个时候,她会怎么样呢?

    在这样幸福的时刻来想这样悲伤的事,真是不合时宜!

    霍漱清叹了口气,思维很快就被她那惊喜的声音给带走了。

    看着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镜头里闪过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深深荡漾在他的心头。

    霍漱清拥住她,和她一起数着那遥远的流星。

    人的生命,在这璀璨星河之中,或许就是沙中一粒,如这流星一般,眨眼之间就会消失的没有影踪,可是,即便是注定要消失的命运,也可以选择灿烂消失,不是吗?

    霍漱清并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许愿,可是,这件事,如他最初设想的一样,刻在了苏凡的心头,永生没有忘却。

    不过,毕竟是在天文台,尽管人家这个望远镜是退休不用了的,可是总不能当做自家的一样霸着吧!

    “我们,回去吧!”约莫过了一个小时,苏凡对他说。

    他看着她,点点头,道:“好啊,不过,我还要过去和那边坐一会儿,总不能用完人家的东西就直接走人吧!”

    “辛苦你了!”她拉着他的手,道。

    他笑着摇摇头,挽着她起身。

    走下观测台的时候,他先下去了,苏凡扶着栏杆准备走的时候,他却说:“来,我抱你下来!”

    她愣了下,旋即却一下子跳入了他的怀里。

    霍漱清哈哈笑了,道:“没想到还是挺重的呀!”

    “你的物理学的好烂!”她笑着说。

    他微微动了下眉毛,道:“已经是快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你以为我会记住啊?”

    她却笑了,从他怀里跳到地上。

    “等会儿你去车里等等我,我和他们聊一点点时间就可以走了。”他说。

    苏凡点头。

    霍漱清给台长打了电话,让苏凡去车上等着他,自己直接去了一号楼的主控室慰问那些夜里还在值班做科研的工作人员们。

    紫龙山天文台是华东省最大的一个天文台,位于榕城市西郊的紫龙山地区。霍漱清今晚和天文台的领导谈的,也是年前天文台向市里提交的一个增建新的射电望远镜的申请。

    苏凡不知道这些,只是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着他。

    打开天窗,放下座椅。即便是在天文台的院子里,头顶的天空也是那么近,好像一伸手就可以碰到。尽管偶尔有一两颗流星划过天空,却依旧是充满那种悲壮的美丽!

    霍漱清,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特别的新婚礼物!

    苏凡望着那无垠的夜空,心里说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说话的声音才传入她的耳朵,她赶紧把座椅拉起来,才发现霍漱清和天文台的人过来了,便立刻拉开车门下了车。

    向天文台的台长表达了谢意,苏凡跟着霍漱清离开了。

    车子,再度在这盘山公路上缓缓行驶着。

    原本这边山上就人迹罕至,到了夜里更加的清静了,耳边只有偶尔的鸟鸣声。

    “能找个地方把车停下吗?”她突然说。

    他看了她一眼,道:“干什么?”

    “我,我想看看树!”她的脸颊猛地就红了,幸好他看不见。

    “看树?这么黑的--”他说。

    “停下嘛!找个观景天台什么的!”她打断他的话,央求道。

    霍漱清只好按照路标提示找了个观景天台,将车开了过去。

    “你要准备在哪里看?”他把车子停好,问,话刚说完,她的嘴唇就靠向了他,两只手也伸向他,霍漱清愣住了,旋即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丫头,你想要干什么?”他抓住她的手,笑道。

    她看着他脸上越来越深的笑意,站起身,慢慢挪向他,伸出舌头,凑向他的耳朵,低声说了句“给你一个特别的礼物--”

    无垠的夜空里,流星依旧按照自己的轨迹走向命运的终点,而山间,却是一片春色旖旎!

    霍漱清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纵容她,更加没有想过她会这样大胆。他的内心里,也和她一样地被这种新鲜的感觉和随时可能会被人发现的刺激而夹杂着。

    以前和覃东阳那几个人在一起闲聊海侃的时候还说起这种事,据说现在很流行在车里玩这个,覃东阳是个情场老手了,什么没玩过?当时还笑着对霍漱清说“什么时候带着你家小苏去玩玩,年轻女孩子玩起来就是不一样”。

    “玩你个大头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尽想着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霍漱清道。

    “你看看你,假正经了吧?”覃东阳说着,笑着凑近霍漱清,道,“虽然就那么点子事,你要么换人,要么换花样,要不然总那个样子,一点新鲜感都没了,还不如找块猪肉呢?”

    其他几个人听着这话都哈哈笑了起来,霍漱清也不说,抓起一把瓜子带着皮就塞进了覃东阳的嘴里,把覃东阳在那里呛得不行。

    此时,头顶天窗大开,他的双眼望向那漆黑的夜空,微微地喘着气,怀里的人突然打了个喷嚏,他赶紧把风衣拉过来给两人盖上,搂紧了她。

    想想当时覃东阳说的那些,霍漱清不禁叹了口气,心里却笑了,覃东阳这厮,竟然说的是真的,在车上,的确是不同一些。

    “窗户关上吧!”她的声音也有些哑哑的。

    他含笑亲了下她的笑靥,道:“你还知道冷的?刚才是谁要脱的一件都不剩的?这会儿就冷了?”

    被他这么一说,她那原本就潮红的脸颊,越发滚烫不已,更加缩到了他的怀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