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48章 拒绝了反倒不好
    “你们有多少,都是你们的,我和你爸爸知道,霍漱清是不会让你受苦的,可是,这是我们的心意,这么多年我们什么都没有给过你,结婚的时候,怎么可以因为你们有而不给你嫁妆?”罗文茵把文件一份份重新装进文件袋,“这些你就拿回去,明天我带着你去看看那两套房子,没住过,也没装修,以后你们一家来京里,想在这里和我们住也好,不想和我们住,就去那边的房子住,都方便,省得你们还要自己买。”

    “霍漱清已经给我钱让我去看房子了--”苏凡道。

    “那就让他把钱收回去,告诉他,住丈母娘给的房子也没什么丢人的,按照咱们中国人的老规矩,女婿是半子,我们对他好,也是应该的,对不对?让他别有什么心理负担。”罗文茵道,“咱们俩明天就去看看房子,你想怎么装修就怎么装修,趁着这几天你在这边,赶紧找个可靠的公司动工,这样的话,你们今年过年的时候,起码就可以过来住了。”

    对于母亲的心意,苏凡没有再拒绝,可是,该如何处置,她要和霍漱清商量再决定。

    “妈妈,有件事,我想问问您的意见。”苏凡突然说。

    “什么?”罗文茵喝了口水,道。

    苏凡便把方希悠打电话给她说伴娘的那件事,以及曾泉的电话都告诉了母亲,罗文茵一言不发,只是听着。等苏凡说完,罗文茵才问:“你是怎么想的?既然现在你的伴娘没有定,那用敏慧也未尝不可啊?”

    “可是,我觉得这样的话,就有点干涉到逸飞的私事了,泉哥哥说那位叶小姐追逸飞好几年了,一直没有结果,现在逸飞做伴郎的话--我担心这样安排了,逸飞会不高兴!”苏凡道。

    罗文茵望着苏凡,神情认真地问:“迦因,有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您想问什么?”苏凡道。

    “你,爱过逸飞吗?”罗文茵问。

    苏凡拿起水杯子,盘腿坐在沙发上,苦笑了一下,道:“那天去覃书记家里吃饭,徐伯母也问了一样的话。”

    罗文茵愣了下,道:“你,怎么回答她的?”

    苏凡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我什么都没说,我知道她只是关心逸飞,可是,我什么都不能说,不管说什么都不对。”

    “那么,你真心呢,你,爱过他吗?他在你身边陪着你,在你最艰难的时候无私地帮助你照霍你,你--”罗文茵道。

    “我又不是石头,怎么会完全没有感觉呢?只是,我,不能爱他,再怎么感激他,都不能爱他,这就是我的答案。”苏凡幽幽地说。

    罗文茵不语。

    “不过,我是喜欢他的。”苏凡突然笑了,“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让我喜欢?只不过,爱,和喜欢不同。想起霍漱清的时候,看到霍漱清的时候,我的心会乱,会很不安,见不到他会很想他,可是,对逸飞,我觉得自己的心,从来都是平静的,我会很开心和他在一起做事啊逛街啊吃饭啊什么,就是,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顿了片刻,她喝了口水,“是我太贪心了吧,明明知道不该,却还是--”

    “你在那样的环境下,做出那样的选择并没什么可指责的,虽然你的行为客观上给了逸飞希望--”罗文茵说着,突然转换话头,“你是担心让敏慧做伴娘的话,逸飞会觉得你在给他说媒?”

    苏凡点头。

    罗文茵不语。

    “妈,您和叶家的关系怎么样?他们--”苏凡问道。

    罗文茵笑了下,道:“我和叶家就那么回事,还能怎么样呢?面子上都要过得去的,不过,我知道他们不喜欢我就是了。你想啊,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处在我们这样的立场上,会喜欢我吗?不会的。只不过,我们还是会继续来往就是了,毕竟是曾泉的舅舅家,而且,你爸爸很多事也需要他们支持。”

    苏凡不语。

    罗文茵看了她一眼,道:“这是你的婚礼,你想选谁做伴娘,要从你的立场出发去想,你别为了我而巴结叶家,妈妈不需要的。只是,逸飞的想法,你要自己去问问他,他是个好孩子,应该要得到幸福,可是,他的幸福在哪里,是他自己的选择,不管是你或者是其他人,都没有权利替他选择。而且,你的位置更加尴尬,你要是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就去问他的意见,不要擅自做主,到时候难堪的不止是他一个人了。”

    苏凡点头。

    罗文茵注视着女儿深思的面容,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苏凡转过脸看着母亲。

    “你爸爸说的对,你比我年轻的时候更漂亮!”罗文茵的脸上,是深深的笑意,那种充满怜爱和自豪的笑意。

    苏凡笑了下,揽住母亲的肩,道:“我哪比得上您呢!”

    “真的,妈妈怎么会骗你呢?只是啊,便宜了霍漱清这小子,那么大岁数了,娶了我们漂亮的女儿。”罗文茵笑着说。

    “您现在说这话也晚了,我们都受法律保护了!”苏凡笑道。

    罗文茵含笑望着女儿,不语。

    夜色渐深,母女二人坐着在一起聊着聊着,罗文茵也困了,苏凡便同母亲告辞,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这次来京,父亲曾元进跟着领导去西北视察了,而曾泉一直在任地,方希悠不知怎么的,这个月没有去曾泉那边,却是在娘家里住。

    苏凡这次来也没有带念卿,因为只有短短几天,而且是来探望病人的,带着孩子毕竟不方便。

    洗漱完毕,苏凡躺在床上,看了下时间,给霍漱清打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了,霍漱清那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

    “还没睡?”他的声音里,透着毫不掩饰的欢喜。

    好像,他时常都是这样,时常给他打到时候都有这样的感觉,以前苏凡总觉得是自己听到他声音后的好心情才让自己有这样的幻觉,时间长了,她慢慢觉得似乎并不是这样,或许,他也和她一样的开心呢?

    “嗯,刚从我妈那边过来。”苏凡道。

    他“哦”了一声,问:“你奶奶身体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还好,医生想让她再多住些日子,再观察观察才肯放人,可她不愿意,非要回家,不过这两天还住着呢!”苏凡道。

    “人老了就是不大喜欢在医院里待着的。”他说,“那你妈妈还是要每天去医院?很累的吧?”

    “没办法,我爸不在,家里大伯小叔都不在,就是几个女人来来去去的。我爸还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问我妈,说奶奶吃的怎么样,胃口怎么样,心情怎么样,什么的,一大堆,仔细的不得了。我妈怎么能不去医院陪着呢?”苏凡说着,想想母亲这么多年在曾家,或许总是这样的状态吧,虽然早就嫁给了父亲,可是,毕竟--真的,和母亲相比,苏凡觉得自己很幸福,起码不用去在公婆和夫家人面前讨巧。

    “你过去了就替换她一点,让你妈多休息休息。”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哦,对了,”苏凡把刚刚母亲给她那一堆嫁妆的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沉默了。

    “我不想拿,她非让我拿上,你说,怎么办?她还说明天带我去看看这边的房子,让我在这里赶紧找人装修,过年咱们就可以过来住了。”苏凡道。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那你就拿上好了。”

    “你--”她意外道。

    “这是他们的心意,拒绝了反倒不好,他们会觉得你跟他们见外,会觉得你还没有原谅他们,所以,还是拿上吧!至于怎么处理,等过几年再说。”霍漱清道。

    “你说的也对,只是,我心里觉得挺别扭的。”她说。

    “为什么?”他觉得奇怪,还有女孩子拿到父母给的嫁妆会别扭?虽说他也不在乎岳父岳母给的那些房产股票,可是,不能伤了老人的心。这个世上,有些时候,感情还是需要物质维系的。

    “我以前没想过自己结婚的时候会有嫁妆,”苏凡说着,不禁苦笑了,“我们家那个情况,我自己也存不了钱,雪儿就提醒我说不要把自己的钱都给家里,要给自己存点嫁妆钱,她说,就算我未来的丈夫不在意这个,婆家也总是会在意的,没嫁妆结婚,会被人看不起。可是我就是存不了,也就不去想这个事情了。可是,我爸,就是江渔的我爸,他给我存了嫁妆,上次我去的时候,我妈给我了。而今天--”她顿了下,笑了,“我现在突然觉得有两对父母要幸福的多,你说是不是?因为可以拿到两份嫁妆!”

    霍漱清心里叹了口气,却还是微笑着说:“你这丫头,就算不好的事情也能被你想出好事来!不过,这样挺好的,态度很积极!”

    她笑着点头,道:“嗯,是啊!哦,对了,念卿呢,你过去看了没,我给妈打电话问过了,可是--”

    “你就放心吧,小家伙现在和我妈在一起可开心了,今天江阿姨还过去了。”霍漱清道,“你就是总也担心,孩子总要长大的。”

    “话是这么说,可我--没办法。”苏凡叹道,“那你说,我妈明天带我去看房子,我怎么办?”

    “那房子在哪里?”霍漱清问。

    苏凡忙打开文件袋看了下房产证上的地址,告诉了他,霍漱清的心里还是微微惊了下。

    “我妈说这个是泉哥哥的表哥公司的,就那个,呃,他小舅的儿子,就那个追逸飞的那个叶敏慧的哥哥的公司做的。”苏凡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