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49章 毕竟是有那份心
    霍漱清“哦”了一声,道:“那你就按照你妈说的,多待几天,好好找人装修,反正这边婚礼的事情,有我妈盯着呢!”

    苏凡微微笑着,望向窗帘外。

    夜色渐深,两个人说着,笑着,心里,却有说不尽的相思。

    第二天,苏凡一大早就起床了,起来的时候,看了眼对面曾雨的房间,好像还关着门,她应该还在睡吧!吃完早饭,苏凡坐着母亲的车直接去了医院探望奶奶,在医院里坐了会儿,罗文茵就领着她去看房子了。

    对于父母的好意,苏凡完全听从了霍漱清的建议,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所有的礼物,认真地考虑着新家的装修。然而,第一天刚到那个小区看房子的时候,就碰见了叶敏慧的那个哥哥,苏以珩。

    “是以珩啊!”罗文茵刚下车,就看见苏以珩的车子停在路边,便含笑问候了一声。

    苏以珩下车,走到罗文茵面前,礼貌地问候了句“文姨,您好”,说着,他看了眼站在罗文茵身边的年轻女子,罗文茵便介绍道:“这是迦因,迦因,这位是以珩。”

    “哦,是迦因啊!你好!”苏以珩含笑道,眸子里一亮,问,“今天是过来看房子吗?”

    苏凡和他握了下手,微笑道:“是的!”

    “那你们慢慢看,有什么需要的,就请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文姨!”苏以珩道。

    罗文茵忙说:“你去忙吧!”

    三人分开,罗文茵看着苏以珩远去的车子,淡淡笑了下,折身走向院子。

    “那位,以珩,他也住这里?”苏凡问母亲。

    “嗯,他家稍微再远一点点,沿着这条路还要走十几分钟,那个房子比这个大多了,那是京城里称为‘璃宫’的地方。”罗文茵道。

    苏凡“哦”了一声,对房子是没什么要求的,她觉得现在和霍漱清在一起就很好了,至于其他的,都无所谓。不过,被称为“宫”的应该就是很厉害的了吧!结果,苏凡的没主意导致新房子的装修和她的婚礼一样,全都变成了罗文茵消遣的对象了。

    很快的,苏凡回到了榕城,而婚礼,正在有条不紊地布置着。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伴娘。

    尽管罗文茵对她说没必要为了迎合叶家而答应让叶敏慧做伴娘,可是,不管选谁,这个问题总要解决。

    回到榕城,她就接到了秘书的电话,说覃总那边通知她去开会,问她到了没有,如果没有到,派谁过去。

    “我已经快到市区了,你给那边打电话,我自己过去。说了是什么议题了吗?”苏凡问。

    “好像是为了下个月新公司签约的事情。”秘书说。

    “你把需要的材料准备好拿到那边去,我很快就到。会议几点钟?”苏凡问。

    “十点。”秘书说。

    还有四十分钟,来得及!

    等苏凡赶到覃逸飞的公司,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十几分钟,她从秘书手里拿过材料,来到这边公司给她安排的办公室,翻看了一遍。

    门上传来敲门声,苏凡抬头。

    “听说你来了?”覃逸飞微笑着推门进来,苏凡忙站起身。

    “刚好可以赶上老板的会议!”苏凡笑着说。

    覃逸飞笑了,身后苏凡的秘书问覃总要喝什么,覃逸飞摆摆手,秘书便关门出去了。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她不禁哂笑,摸了下自己的脸,道:“我的脸上长包了?”

    “这几天很忙?”覃逸飞的视线移开,站在她的办公桌前,翻着笔筒,似是随意地问。

    “也,说不上吧!”苏凡道,“京城的交通,去个哪里都跟穿越省境一样费力。”

    覃逸飞笑了下,道:“那你还跑来跑去?”

    “没办法。”苏凡叹道,看着覃逸飞,她猛地想起伴娘的事。

    “哎,你听说过一个人没有?”她问。

    覃逸飞坐在她的椅子上,看着她。

    苏凡咬咬唇,道:“叶敏慧,你知道吗?”

    覃逸飞笑了,上半身往后一靠,看着她,道:“你说这个干什么?想给我说媒?”

    “我是那么想的,怕被你记恨,就不敢了。”她说。

    覃逸飞笑着,道:“我们在美国一起读书的,回国后被逼着和她相过一次亲,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怎么,你这次去京城见了?你们两家是亲戚嘛!”

    苏凡站在他面前,背靠着窗台,道:“逸飞,你,怎么看她的?”

    “同学,熟人,就这样,没有别的定义。”说着,覃逸飞站起身,把手里的笔扔进笔筒,道,“你还听说什么了?”

    “没什么,其实,我也没见过她,这几天她也不在京里。”苏凡道。

    覃逸飞笑笑,道:“没见过就更没必要说媒了--”话毕,覃逸飞转过身看着她,沉默片刻,才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别绕圈子了,说吧!”

    苏凡看着他这样子,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想了会儿,还是说:“她想给我做伴娘,我现在没有伴娘,所以,我不知道要不要答应她!”

    话说完了,苏凡盯着覃逸飞,他却不语。

    覃逸飞长久不语,她脸上关切的神情牢牢地刻入了他的心里。

    直到她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覃逸飞才回过神,苏凡忙接了电话,原来是外面的秘书打进来说会议要开始了。

    事实上,覃逸飞的助理在外面秘书间里走来走去看着时间,看着开会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可是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还不出来。只好让苏凡的秘书打电话给苏凡,旁敲侧击提醒一下,苏凡的秘书也担心啊,覃总和苏小姐的关系--

    覃逸飞看了一眼玻璃门,助理的背影就在那里。

    “如果,”覃逸飞开口,苏凡望着他,“如果你实在找不到别人做伴娘了,就用她吧。”

    苏凡一脸意外,盯着他。

    “不过,我想提醒你一下,叶敏慧可是个大小姐,不见得能帮到你什么的。”覃逸飞笑了下,补充道,拍了下她的肩,把她从震惊里叫醒。

    苏凡盯着他,嘴唇微微动着,道:“那,我找她的话,如果她再来缠着你,你怎么办?”

    覃逸飞双手插兜,抬头看了一眼房顶,又看向她,笑了下,道:“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也有办法的,你不用担心,不要为了我去得罪他们。”

    苏凡愕然。

    覃逸飞笑笑,道:“叶家不喜欢你母亲的,对吧?现在叶敏慧指明了来找你,你要是再拒绝,搞不好这个结就更解不开了。你为我考虑,我很开心,可是,呃,没关系,我是个大男人,办法总比你多,就这样吧,你告诉他们你的决定,我先去会议室了,你也赶紧过来。”说完,覃逸飞拉开门,走了出去。

    “还有两分钟--”助理提醒道,覃逸飞看了他一眼,说了句“知道啦”又转过头看向玻璃门里面,那个并不清晰的身影,久久不动。

    既然,那是你希望的,我,就接受吧,如果,那是你的希望!覃逸飞在心里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开会的时候,苏凡时不时看向覃逸飞,脑子里却怎么都无法抹去他刚刚那些话,他,那么躲着叶敏慧的一个人,竟然答应了让叶敏慧做她的伴娘,他明明知道叶敏慧的目的--

    是不是,就这么做了?苏凡心想。

    在会上,各部门报告了和飞云集团的接洽进展,以及各项准备进程,覃逸飞认真地听着,偶尔会插话进去询问详情,从他的反应来看,似乎叶敏慧根本不是个让他困扰的问题,苏凡的心里,也平静了下来。

    是啊,虽说她没见过叶敏慧,不过,想来也不是怎么不好的女孩子,毕竟是叶家的,而且,还留学回来,更重要的是对逸飞的这份心。按说叶敏慧那个出身的女孩子,就像曾雨一样,追求的人都排到二环以外了,可是,她偏偏这么多年就盯着逸飞--当然,逸飞是那么优秀又善良的一个人,叶敏慧这么执着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她和逸飞一样都身在一个被诱惑包围的环境里面,却对这样一份没有前途的单相思坚持了这么多年--

    开完会,覃逸飞就离开了,直接去了飞云集团,苏凡则回去了自己的公司,在路上,给方希悠打电话过去,那次是方希悠打给她的,而且,她也不知道叶敏慧的号码。

    只是,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天,再找方希悠--

    唉,罢了,还是找吧!

    电话接通了,却传来方希悠咳嗽的声音。

    “嫂子,你病了?”苏凡忙问。

    “没事,就一点小感冒。”方希悠道,“抱歉,迦因,你回来家里,我也没回去看你--”

    的确,苏凡在曾家住了四天,方希悠根本没有出现过,曾家老太太住院着,方希悠只是刚开始去了几次,后来再也没去,其他人都没说什么。罗文茵跟苏凡说方希悠和曾泉好像有什么事,上次从曾泉任地回来之后,方希悠就再也没有来过曾家了。苏凡是想找方希悠见面的,可是又觉得自己和人家没熟到那种地步,她去找方希悠说什么呢?就算是人家夫妻真有什么事,那也不是她该过问的,以至于到了今天,她也没和曾泉打电话说这件事。而现在,听着方希悠的声音在耳边--

    “别这么说,嫂子,你去医院看了没有?”苏凡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