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4章 以后不能这样了
    “叫李阿姨进来带她回房休息,成何体统!”曾元进对妻子道。

    罗文茵一脸的无奈,电话打到厨房,让李阿姨过来带曾雨回去休息。

    “我不要回去,你们放开我--”曾雨甩开自己的手,方希悠和叶敏慧看向曾元进,松开了手。

    “我知道,你们嫌我多余了,从她,从她回来--”曾雨指着苏凡,面朝着父母,“从她回来你们就嫌弃我了,我知道,在你们的眼里,只有她才是你们爱情的结晶,只有她才是你们的女儿,这么多年,我只不过是她的替身,你们只是把我当她的替身!”

    “小雨,你胡说什么?”曾泉道,拉住妹妹的手,把她按在椅子上,这时,李阿姨已经端了醒酒汤过来要给曾雨喂,曾雨一手打翻了碗。

    “现在,连哥哥你都嫌弃我了,连你都不要我了,你宁愿陪她,你从来都不陪我玩!”曾雨哭泣道。

    叶敏慧看着曾雨这样,想想自己喝醉了酒在哥哥家里闹翻天的情形,也什么都不说了,五十步笑百步,她和曾雨借酒浇愁,竟然都是因为同一个人,尽管理由不同,却都是那个人得到了她们最想要的。

    想到此,叶敏慧拉着方希悠的手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可是,方希悠起身了,走到曾雨身边,耐心地说:“小雨,你别这么说爸爸和文姨了,时间不早了,明天还有事,大家都要休息--”

    “嫂子--”曾雨扑到方希悠的怀里,泪流满面,“这个家里,就你最好,他们,他们全都不要我,全都骂我,嫂子--”

    “大家都爱你的,傻丫头,爸爸和文姨最近要忙着迦因的婚礼,不是说他们嫌弃你,你也不是什么替身,明白吗?”方希悠抚摸着曾雨的头发,道。

    “我不信,我不信!”曾雨摇头道。

    “怎么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真是喝糊涂了?”方希悠微笑道,看了曾泉一眼,“你哥哥他也是一直都爱你的,只不过,明天是迦因的婚礼,她一辈子最重要的日子,我们大家要帮她准备,帮她不是忽略你,等你结婚办婚礼的时候,迦因和我们大家一样都会帮你的。”

    曾雨一言不发,似乎有点听进去了,看着方希悠,方希悠面带温柔的笑容,抚摸着曾雨的头发。

    罗文茵起身,走到女儿身边,道:“小雨,妈妈陪你回去休息,时间不早了,你哥哥嫂子也都累了。”

    曾雨不语,被母亲和保姆李阿姨扶着起身,走出了正堂。

    苏凡站在一旁看着母亲和妹妹出去,却什么都不能做。

    从她去到曾家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妹妹讨厌她,除了第一天两个人还说过话之外,这好几个月了,即便见面了也是不理睬,她想问候妹妹一句,也被妹妹那明显带着鄙夷的眼神给拒之门外了。如今,在她婚礼前夜--

    方希悠走到苏凡身边,道:“你别多想,她喝醉了,说的都是浑话,明天你会很忙的,还是早点休息吧!”

    苏凡点头,道:“谢谢嫂子,你和哥哥也回去休息吧!”

    方希悠看着曾泉,曾泉走过来揽住她的肩,她笑了下,转身和曾泉一起走到曾元进面前,礼貌地说:“爸爸,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房了,您也早点休息!”

    曾元进摆摆手,道:“你们回去吧!”

    曾泉和父亲说了一声,就和妻子一起离开了。

    “哦,我也回房了!”叶敏慧赶紧起身,对曾元进道,“二姑夫,我回房了,晚安!”

    “明天要辛苦你了,敏慧!”曾元进道。

    “没事,应该的,二姑夫,我走了!”叶敏慧笑眯眯地和曾元进说了再见,走到苏凡身边,“我回去睡了,晚安!”

    “晚安,谢谢你,敏慧!”苏凡道。

    叶敏慧笑了下,掀起竹帘走了窗户去。

    “你先坐过来。”曾元进对苏凡道,苏凡走了过去,坐在父亲身边。

    曾元进不说话,只是看着女儿。

    “爸爸--”她低低叫了一声。

    曾元进微微笑了,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顶,目光充满了慈爱。

    “小雨说的是醉话,可是,有一句话她没说错。”曾元进道,“你,是我和你妈妈爱情的结晶。”

    听着这话,苏凡的心里,又苦涩又甜蜜。

    “我,很爱你妈妈,从第一眼见到她就爱上了她,可是,我还没来得及知道你的存在,就和她分开了。这么多年,她为我付出了许多,牺牲了她自己,成全了我,可我不希望你为了霍漱清牺牲自己,做父亲的立场,果真就是这么自私的!”曾元进道。

    苏凡无声笑了,不语。

    “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坚持自己心中的想法,这一点,爸爸很欣赏,在现在这个社会,这是非常难得的。而霍漱清,他是值得你坚持的人,所以,以后,就好好和他生活。”曾元进认真地说,苏凡点头。

    “你是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难免会被异性喜欢,这一点,没什么害怕和愧疚的,可是,你要清楚自己的心在哪里,坚持自己的心念,也要注意和别人相处的分寸。明天一过,你就会成为榕城甚至整个华东省关注的人,许多人会关注着你,因为你是霍漱清的妻子,你的一举一动也代表着他,所以,不要有任何不合适的举动,你的任何失误,都会影响到他,你们是一体的,永远都是!”曾元进耐心地叮嘱道。

    异性?苏凡愣住了。

    难道说,父亲还在说逸飞的事?

    “爸,我和逸飞,现在就是朋友。我知道,过去的两年,我没有做好自己的本份,做出了一些让大家都难堪,让逸飞伤心的事--”苏凡低低地说。

    曾元进无声笑了,道:“这不是你的错,你还年轻,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而且,逸飞那孩子的确很优秀,我很喜欢他。既然你们已经做了选择,就好好走下去,爸爸也不想你失去他那样的一个好朋友。”

    苏凡点头。

    “可是,”曾元进接着说,“朋友,也是有界限的,再好的朋友,也应该有界限,特别是异性朋友。”

    苏凡望着父亲。

    “说到底,男人都是自私的。尽管逸飞和霍漱清是好兄弟,霍漱清也很清楚你和逸飞的事,可是,他再也不会希望听见别人传说你和逸飞过从甚密。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将来,可不能和过去一样,明白吗?”曾元进道,苏凡点头。

    “而且,你和逸飞来往太多的话,也会影响他的感情世界,他会再一次陷入对你的感情而错过属于他的幸福。你是他的好朋友,你也希望他幸福,对不对?”曾元进道,苏凡“嗯”了一声。

    “结婚了,人就会不一样了,你要注意的东西会变得很多,会有很多繁琐的事情,有些你不乐意去做却必须去做的事,说到底都是为了维护你的家庭。成家了,就是大人了,不能任性!”曾元进道。

    苏凡苦笑了下,说:“我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人,霍漱清也--”

    “没事,你还年轻,生活经验是需要慢慢积累的。”曾元进说。

    望着女儿,曾元进沉默了片刻,才说:“明天,我不能亲自把你的手交给霍漱清,抱歉,孩子!”

    父亲的声音沉重,苏凡摇头,安慰他一般地笑了下,道:“没事的,我理解!”

    曾元进却说不出话,只是默默望着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我明白!您也别自责了,真的,没事!就算您和妈妈不能作为我的父母出席婚礼也没关系,我知道你们爱我,这,就足够了。人不能太贪心的!”苏凡道。

    父女俩沉默不言。

    过了一会儿,苏凡才说:“爸爸,您回房间休息吧,我回去了。”

    曾元进点点头,苏凡便说了声“晚安”离开了。

    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曾元进的心里深深叹息一声。

    人啊,是不能太贪心了!

    回到房间,苏凡给邵芮雪打电话,问雪儿什么时候回去的,她出去也没送她。

    “没事啦,我和她们把东西整理好了就走的。”雪儿微笑着说,“不过,你那个妹妹,的确是,够吓人的,呵呵。”

    “你碰到她了?她没怎么你吧?”苏凡忙问。

    “没有,不过,我看她好像说到你了,很讨厌你的样子--”雪儿道。

    “是啊,她是那样!不过,没关系,等过几年她成熟一点就会好的。”苏凡道。

    “你真是心够宽的!”雪儿道,“好了,不说了,你睡吧,明天早上我五点就到你家,你可不能睡懒觉!”

    “嗯,我知道啦!”苏凡笑着说。

    顿了片刻,邵芮雪道:“小凡,祝福你和霍叔叔!”

    “嗯,你也要幸福,雪儿!”苏凡道。

    “放心,我会的,我们,都要幸福!”邵芮雪说着,想起刚刚手机里那条短信,心,却不知怎的颤抖了。

    难道是被这婚礼的甜蜜给感染的让她也有了爱情的感觉?邵芮雪心想,可是,爱情,哪里会来的那么容易?

    夜,深深。

    当第二天的朝阳刚刚在东方的天边探出头,苏凡的婚礼就开始步入了正式的演出。

    一切紧锣密鼓却又有条不紊。

    和许多的婚礼不同,新郎并没有浩浩荡荡的迎亲车队,只有一辆车载着霍漱清来到槐荫巷的曾家院里,接着苏凡上了车,而曾泉夫妇和曾雨陪着父母坐着曾家的车子随后出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