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8章 愤怒的拳头
    “京里的医疗肯定比我们要好,可是,长途颠簸过去--”院长思虑片刻,又说,“霍书记,你在这里等等,我和医生们商量一下。如果可以,我们就按照送去京里的计划准备。”

    “好,那我立刻和那边联系。”霍漱清说完,院长带上口罩就进了手术室。

    霍漱清背过身,没有去看里面的手术状况,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大屏幕显示着手术的进程,只不过是一个侧面。覃逸飞双目不眨,紧紧盯着那个看不太清楚的屏幕,尽管看不懂。

    拿着手机,霍漱清的脑子似乎没有任何的停滞,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清醒。看着一旁的逸飞,逸飞脸上眼里那完全无法掩饰的悲伤和不安,让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事后,他也好想自己如果可以像逸飞一样就好了,可是,他为什么就那么的清醒?清醒的好像里面在生死边缘徘徊的那个女人,不是自己新婚不久的妻子,不是自己最爱的人,不是自己难以割舍的人。

    电话,好一会儿没有拨出去,他的眼里,猛地蒙上一层水雾,瞬间,两颗大大的水滴滚落了下来,他愣了下,赶紧侧过身抬手擦去。定定神,决定把电话打给曾泉,让曾泉来联系。因为昨天晚上和曾元进通电话的时候,曾元进说这两天要和主席去哪里考察,这样的曾元进,是根本无法用电话联系到的。而罗文茵--

    找曾泉,还不如请覃书记帮忙!霍漱清的脑袋里猛地一亮,立刻将电话打给了覃春明。

    而此时,覃春明刚刚听说了苏凡的事,彻底怔住了。

    “覃书记,霍书记的电话。”秘书罗军道。

    覃春明接过电话,什么都没有说,就听霍漱清说:“请您帮忙联系京里最好的外科医生,可以吗?”

    “没问题,我立刻安排。迦因怎么过去?飞机呢?”覃春明问。

    “已经准备好了。”霍漱清道。

    “空军那边,我这就安排,等会儿我让钟司令员和你联系。”覃春明道。

    “好的。”霍漱清说。

    覃春明顿了片刻,道:“漱清,挺住!”

    “嗯,我会的,谢谢您!”霍漱清说完,挂了电话。

    这时,院长领着一名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医生出来,对霍漱清说:“霍书记,你过来这边。”

    霍漱清和覃逸飞来到手术室隔壁的学习间,一张ct片就挂在那里。主刀医生摘下手套,取下口罩,对霍漱清说:“霍书记,你看,五颗子弹,只有一颗在左腿,其余四颗,全部都在胸腹部,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三颗正在取,腿上的已经取出来了。现在最大的问题在这一颗子弹,这一颗,正好打在这两块椎骨之间,这是最麻烦的,如果手术来取这颗子弹,很有可能会引起神经功能破坏--”

    霍漱清和覃逸飞都震住了。

    “破坏,是,什么意思?”霍漱清问。

    “这个,说不清楚,可能会是机体运动功能,也可能会是和思维有关--”主刀医生顿了片刻,看着霍漱清。

    “你们的意见是什么?”霍漱清站着,手撑着桌面,覃逸飞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眉毛时不时地抽动。

    院长和主刀医生互相看了一眼,道:“我们医生组的意见是,这枚子弹,不要动。”

    “不动的话,她会醒过来吗?”覃逸飞追问。

    主刀医生摇头,道:“这枚子弹,不管取,还是不取,都有很大的麻烦。现在,我们的建议是,尽快转院。”

    “霍书记,你看呢?”院长问。

    当医生们离开,继续前往手术台。

    学习间里,只有霍漱清和覃逸飞。

    霍漱清的手机,又响了,他赶紧接了,是覃春明打来的,说京里已经在安排了,马上会有消息。接着,是市公安局局长打来的,通报枪击现场的情况,霍漱清靠着墙站着,手扶着额头,和局长交谈,感谢一线干警们的工作,又说“老李,事件的定性,到时候跟我通个气,不要引起社会恐慌。”。

    “是,我明白,霍书记。”公安局李局长道。

    挂了电话,霍漱清一言不发,背靠着墙壁站着,闭上双眼,双手垂了下去。

    身体深处,似乎有一股气,正在慢慢地脱离他的躯体而去。一点点离开他,他在努力地抓,那股气却根本抓不住。他知道,那股气没有了,他,就没有了。

    事发的情形,不需要李局长通报,他早就从Adam那里得知了,而他也是接到Adam电话才赶回来的。

    从五月份开始,刘书雅家的松阳集团就被省公安厅列为涉黑重点对象进行了调查。华东省大规模扫黑并不是惯常,尽管每年各地公安局会办些案子,可是今年这举动在这几年来都是破例的。虽然松阳集团在刘书雅父亲时候就开始脱离了过去的背景,可是刘铭上台之后,又抓起了一些以前赚钱的生意。这就相当于是把柄随时被警察握着,只要想抓,就能抓得到。而这一次,由于罗文茵的“特别关照”,松阳集团被抓了现行。五月中旬开始,公司账目被冻结,一些人员被抓,开始了调查。行动突然,刘铭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特警抓获。事后,刘书雅找霍漱清帮忙,可是霍漱清并没有出面。

    而自从这个时候开始,霍漱清就安排Adam开始严密保护自己家人的安全,一直平安无事,却没想到今天就--

    苏凡不知道刘家的事,尽管刘丹露每天在公司正常上班,却也从没提过。当然,苏凡更加不知道霍漱清派去保护她的人每天都跟着她上下班。而今天--

    保镖和往常一样坐在车里等待苏凡出来,仔细查看了停车场附近之后才上了车,却没想到刘书雅早就知道了保镖的事,连保镖每天的行动规律都掌握了,在保镖查看情况的时候她就躲在车里,等苏凡出门,她就掏出了枪。

    Adam告诉霍漱清,刘书雅好像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杀死苏凡,第一枪就已经击中了苏凡,可后来她又连开了两枪,覃逸飞冲过去推倒她,保镖夺过之前开的那把枪,刘书雅又掏出一把,在别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饮弹自尽。

    谁能想到刘书雅会做出这种事?如此精密的部署、行动,简直和职业杀手没区别。面对这样的刘书雅,苏凡活下来的机会,又有多大?

    突然间,他倒了下去,他看了眼前怒火冲天的覃逸飞一眼,擦去嘴角的血。

    覃逸飞一把扯住他的衣领,用力拉起他,照着他的脸上又是一拳。

    他没有说话,没有还手,覃逸飞却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一拳又一拳打在霍漱清的腹部胸前。

    “你明明说过好好护着她的,可你,你怎么,怎么--”

    是啊,他要好好保护她的,怎么就让她倒在血泊里面不能醒来了?

    覃逸飞抬起拳头,愤怒的双目盯着霍漱清。

    这是他从小叫着“哥哥”的人,是他当做榜样的人,是他心甘情愿放弃爱情的人,是和他爱着同一个人的人--

    拳头一次次松开又捏紧,霍漱清眼里的神情,还有嘴角那不正常的笑,让覃逸飞再也下不去手。

    他难受,他痛苦,他悲伤,可是,眼前的这个人,难受、痛苦、悲伤的情绪又怎么可能会比他少?

    霍漱清一言不发,也不看覃逸飞,他的视线,似乎落在很远的地方,落在一个根本看不到的地方。他笑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可以,他想去找老天爷,让自己去替换她。刘书雅,刘书雅开枪杀了她,竟然是刘书雅!

    是他连累了她,不是吗?是他自己惹怒了刘书雅,才让她成了牺牲品!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当初爱上刘书雅,背弃父母和她在一起,怎么会有今天的事?刘书雅,一切因他而起,却让苏凡这个无辜的人承担了他曾经错误的代价!

    “如果,我不回来,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了?”他开口默默地说。

    覃逸飞不语。

    霍漱清看着他,道:“如果我不回来,你就会和她在一起了,对吗?”

    覃逸飞松开他,转过脸。

    “如果是你在她身边,就不会这样了,对吗?”霍漱清说着,声音却轻飘飘的,完全没有覃逸飞所熟悉的那份镇定和自信,而他的眼神,那么飘忽不定,让覃逸飞的心里--

    是的,他是最难过的一个人!

    霍漱清背靠着墙站着,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视线落在那一张光片上,那一颗颗的子弹,又重新在他的身上扫过去一遍。

    平生,他没有中过枪,唯一一次经历的枪声,就是和刘书雅在意大利被绑架的时候--

    苏凡那么柔弱的身体,却生生挨了五枪,那是不让她有生机啊!她该有多痛,该有多么的绝望--恐怕,她连感到绝望的机会都没有,她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她连怪怨他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无辜地--

    霍漱清走到那张光片旁边,将它取了下来,手指一下下按在那每一颗子弹落下的地方。

    覃逸飞看着他的背影,那是第一次,覃逸飞从霍漱清的身上看到了一个词:生不如死!

    一言不发,覃逸飞拉开门走出去。

    “霍漱清,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真想早一点遇见你,在她们所有人之前遇见你,这样,我们就不会经历这么多的事,就会一开始在一起了!”

    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句话,还有她当时揽着他的脖子说话的神情,那灿烂的笑容,还有那被风吹动的长发。

    眼眶,润湿了。

    是啊,如果,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只有你和我,生活,该是多么的简单的幸福?那样,才是单纯的幸福,是吗?

    他的嘴角,咧出一丝淡淡的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