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6章 偷偷去见他
    覃逸飞也注意到她的反应了,便说:“要不我教你打桌球?你不会吧?”

    “会一点点,我哥教过我。只是会一点点。”她说。

    “走吧,那边还有张台子,我教你。”说着,覃逸飞就帮她拿着苏打水的瓶子,走向了另一张台球桌。

    方希悠发现妹妹被覃逸飞带到那边去了,便低声对曾泉说:“逸飞真的很喜欢迦因啊!”

    曾泉看向妹妹的方向,不禁眉头蹙了起来。

    霍漱清打了一杆球,也看向了覃逸飞和迦因那边。

    逸飞这小子,还真是--

    他不禁笑着摇摇头。

    “我想去阳台吹吹风,阿泉你陪我去吧!”方希悠道。

    “我们这一局完了就去。”曾泉道,说着就开始找球准备了。

    那个瘦瘦的背影就在自己的眼前,霍漱清总是被她给吸引了注意力,好像自己要对她说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有些东西,很重要的东西,被遗忘了。

    迦因回头看着他的时候,心底似乎有这样的一种感觉。

    那是什么东西呢?

    猛然间,空气里传来“砰”的一声,接着覃逸飞赶紧拉起她的胳膊跑向阳台。

    “看,烟花--”他指着天空,道。

    女孩的脸上,被烟花的彩色照耀着的笑容,深深刻在了霍漱清的眼里。

    他站在她的侧面,并没有挨着她,只是靠着栏杆站着,偶尔抬头看看夜空里那绚烂的烟花。

    “怪不得刚才那么多人,是不是都来这里看烟花的?”方希悠问。

    “应该是,从今晚开始,连续三天玉湖上都会放烟花。”霍漱清道。

    “好美啊!”女孩感叹道。

    “你喜欢看烟花吗?”覃逸飞问她,她点头,视线却不自觉地投向了斜倚着栏杆站着的霍漱清,霍漱清的心里不禁一顿。

    女孩赶紧将视线移向夜空里绽放的绚烂烟花,再也不敢去看他。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他心想。

    毕竟是晚上,而且迦因是个小姑娘,霍漱清也不能带着他们几个出来太久。

    烟花结束后,几个人就准备回家了。

    送着曾泉三人到了曾家的门口,因为时间太晚,霍漱清和覃逸飞没有再进去,等他们进了家门,他们才折身往覃家的方向走。

    “迦因?”曾泉见妹妹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叫了她一声。

    “哦,我来了!”女孩赶紧跑进了院子。

    “你干嘛呢?”哥哥问。

    女孩摇头,道:“没什么,吹吹风。”

    说着,她就从哥哥身边走了过去,快步跑进了里面的院子。

    “你不要管她太多了,阿泉。”方希悠站在身边,道。

    “她还小,等她长大了我就不管了。”曾泉道。

    方希悠笑着揽住他的胳膊,道:“你啊,就是保护过度了。”

    说着,两个人也走进了里院。

    从覃家出来,霍漱清在巷子里走着,晚风里夹着花香,他的脚步停在了那个院子门口。

    迦因,她,叫迦因啊!

    真是的,他这是怎么了?居然会让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给扰乱了心。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慢慢走过那扇门。

    “霍漱清--”梦里,一个声音在遥远的黑暗中叫着他的名字。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声音就在他的梦中回旋,每一次他想要去找到这个声音的来源,就从梦里醒来了。

    是个女人的声音,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他忘记什么了吗?他忘记了吗?

    按下了床头的灯,他下床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漆黑的客厅里,脑子里一团乱。

    而曾家,女孩也是同样睡不着,她抱着枕头敲开了母亲的房门。

    “怎么了,迦因?”母亲刚刚敷了面膜,准备上床,问道。

    “妈,我睡不着。能不能和你一起睡啊?”女孩已经爬上了母亲的床。

    “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啊?”母亲虽然这么说,语气里却满满都是宠溺。

    女孩窝在母亲的怀里,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看着某个方向。

    “怎么了?今天玩的不开心吗?”母亲问。

    “没有,很开心。”女孩道。

    “那又怎么会睡不着?”母亲问。

    女孩却只是摇头,她没有办法说出内心的混乱。

    “做了个噩梦。”她说。

    “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去看医生。”母亲道。

    “没事,我很好。”说着,女孩已经躺在枕头上闭上眼睛了。

    母亲看着她,微笑着关了灯。

    梦里,一片漆黑,好像被困在什么地方出不去。

    她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有个人跟她说什么紫藤花的约定,那个人告诉她,会在她家的紫藤花下等着她。

    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啊!

    紫藤花啊,她每年都会来,为什么会见不到那个人?

    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约定,可是,今晚的梦里,她看见了一个人的笑容,那温柔的笑容,那是,霍漱清的笑容。

    梦里黑暗的世界,似乎有了几只萤火虫飞来,一点点在照亮,尽管她依旧看不清。

    第二天,覃逸飞又是一大早就来了,罗文茵留他一起吃早餐,他说今天是来约曾泉三个人去龙山玩的。

    “我不去了。”迦因却说。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覃逸飞忙问。

    她摇头,道:“我不想去了,你们去玩儿吧,我没事,就想去逛逛街。”

    覃逸飞那激动的表情,突然就滞住了。

    方希悠见状,便说:“阿泉,我们好久没爬山了,就一起去吧,迦因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了。逸飞,怎么样?”

    “嗯,那我们三个去吧!”覃逸飞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视线还是在迦因的身上。

    这家伙,还真是明显啊!方希悠心想。

    不过,迦因怎么回事?昨天之前不是都还对覃逸飞的建议很接受的吗?方希悠看了迦因一眼,却见她真是有点没精神。

    “迦因昨晚没睡好,小飞,你们三个去玩儿吧,让迦因在家休息一天好了。”罗文茵圆场道。

    覃逸飞这才没有觉得自己是被拒绝了,叮嘱迦因好好休息,就和曾泉、方希悠去准备爬山了。

    “你这是怎么了?”母亲等那三个孩子离开,才问女儿道。

    “没什么,就是不想出门。”女儿道。

    母亲摇摇头,道:“不想出去就待着吧!我中午还出去吃个饭。”

    “嗯,我知道了。”女孩说完,就起身离开餐厅回去自己的房间。

    趴在床上,脑子里却是另一个人的样子。

    翻开书,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她这是怎么了?

    白天,霍漱清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的忙碌,晚上,当他送覃春明回家之后走过那个紫藤花的院子外面,脚步习惯性地停了下,只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他就走了过去。

    门,却开了。

    “那个--”有个声音,细细地从他身后传来,他回头--

    “你?”他惊讶地走了过去。

    女孩抬头望着他,道:“呃,您现在要回家了吗?”

    “嗯,有事找我吗?”他问。

    有事,还是没事?反正今天,一整天都,怪怪的。

    她说不出话,低下头,脸颊涨红了。

    他看着她,好一会儿了才说:“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休息了。”

    她抬头看着他,嘴巴张开又闭上。

    应该要他的电话号码的,这样是不是就好点?应该可以吧!

    可是,万一他拒绝了呢?

    “我,我想去看烟花,您,能带我去吗?”她猛地想起来,问道,一颗心却乱跳的好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他愣了下,看了眼她家门口,好像是在思考,女孩紧张极了,生怕他说“我要回家休息,不能带你去,你可以跟家人去,或者在家里看”。因为哥哥他们应该也很快就回家了,妈妈也是,而且,的确在她家院子也能看见烟花。

    “您是不是要回家啊?要不,我就不打扰您了--”趁着他开口之前先说出来,似乎比较好一点,女孩心想。

    “啊,没有没有,我回家也没事儿。”他说道,想了想,便说,“我带你去个人少,视线又好的地方。”

    女孩的心里,突然涌出一阵喜悦的热流。

    她不敢相信他居然答应自己了。

    “不过,你先跟家里人说一下,免得他们担心。”他却说。

    真是个好人!女孩心想,便点头赶紧跑进了院子里,跟家里的仆人说了下,就快快的跑出来了。

    霍漱清注意到她家的仆人站在家门口看着他们,他也知道这是人家为了安全起见确认一下,便说:“我是覃书记的秘书,霍漱清,曾夫人知道的,看完烟花了我就送曾小姐回来。”

    “好的,麻烦您了,麻烦您了。”仆人道。

    女孩很开心,霍漱清看的出来。

    走到了巷子口,覃春明的司机早就把车开出去停在那里等霍漱清了。

    “你先回家吧,我开车走。”霍漱清走到车边,对司机道。

    等司机离开,霍漱清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女孩笑着说了声谢谢就跳了上去。

    从她的动作里他看出她很开心,霍漱清不禁笑了下,关上车门,自己上了驾驶位,轻轻将车子开上了马路。

    周围的景致,并非是她陌生的,可是今晚,她表现的很兴奋,总是四处看着。

    一天的疲惫,突然因为这个小女孩的举动而消散了,他面带笑容看了她一眼,道:“你是不是没有一个人出来玩过?”

    女孩点头,道:“我妈不放心我。”

    他笑了,道:“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妈妈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还小?我,还小吗?

    她的笑容,猛地滞住了。

    “怎么了?一下子就安静了?”他笑问。

    “我才不小呢!我已经十六岁了,希悠姐姐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去英国读书了。”女孩嘟着嘴,道。

    霍漱清笑了,道:“好好好,你长大了,迦因现在是个大姑娘了。”

    她似信非信地看着他,认真地问:“真的吗?”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在意,便认真地思考了下,道:“十六岁的话,在古代已经是嫁人了。朱丽叶十四岁就要嫁人了,呃,所以你是大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