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2章 做了噩梦吗
    “如果她不是刻意去忘的话,那就是--”霍漱清陷入了思考。

    “这整件事都充满了很多的疑点,刘家被打击,那的确是有文姨的手脚在里面,可是刘家没有被斩草除根对不对?只是依照法律进行了调查和查封,他们家里的人没有一个被冤枉的,对不对?就算刘书雅因为家里的缘故对你们生了恨意,你不觉得这种恨的程度还不够到让她拿起枪去射杀苏凡的,对不对?”曾泉继续分析道。

    霍漱清点头。

    “而且,你也很清楚,刘丹露从出现到消失,都是有人在幕后主使的,刘书雅默认支持了这个行动,恐怕也是想和你重续前缘,不过这个可能性也没有多大,要是她真想借着那个刘丹露和你重新开始,在你离婚的那三年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可以做了,没必要等到你和苏凡结婚,是不是?”曾泉望着霍漱清,认真地说。

    霍漱清点头,沉思道:“刘丹露出现的时候,华东省那边就开始有动静了,刘铭找我要项目来威胁,接着就是那份关于刘丹露是我女儿的举报--”

    “是的,这一切的背后,要说没有人在布局,打死我都不信。”曾泉双肘支着膝盖,端着杯子,道,“关于刘丹露的计划失败,你和苏凡结婚,我爸出现在婚礼现场,这一切,可能都足以让那个幕后主使生出杀了苏凡的念头,而刘书雅就是最好的犯人。”

    说着,曾泉看着霍漱清。

    “利用刘书雅和我的关系,利用对刘家的打击,指使刘书雅去动手,不管苏凡是生还是死,爸妈都会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本来也是我的责任。所以,这一招,足以让爸爸和覃叔叔翻脸。”霍漱清道。

    曾泉点头,道:“可是,苏凡没有死,她昏迷了,文姨对你刚开始是很生气,可是,你这半年对苏凡的照顾,让爸和文姨都感动的不行,这么一来,如果苏凡醒了,你们两个一切如故,爸和覃书记的联盟就会变得牢不可破,他们就会支持你,而这样的话--”

    “就会让某些人心里不痛快,就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所以,苏凡不能醒来--”霍漱清思考道。

    “这么说的话,是有人下药了吗?”冯继海道。

    霍漱清没说话,曾泉道:“应该是的,而且,这个主使之人,绝对不是华东省的人可以做的,因为知道苏凡我家关系的人根本没有多少。”

    “之前在榕城调查那份举报信的时候,变成了无头公案。紧接着开枪的刘书雅饮弹自尽,刘丹露失踪--”冯继海道。

    “我们一直都没有想到,这些事是这样的一盘大棋,而这盘棋的最终目的就是打垮曾覃两方的联盟。”霍漱清道。

    曾泉点头,道:“是啊,这一盘棋当中,苏凡就是一个重要的棋子。如果苏凡是因为别的缘故死了,还不足以影响爸爸对你的态度,如果是刘书雅动的手,那么你就难辞其咎。只要爸爸抛弃了你,他和覃书记之间也会渐生嫌隙,从而,或许,影响的是更多的人和事。”

    “所有的大事件都是小事引起的,点燃炸药包也是需要引线的。”霍漱清道。

    曾泉不语。

    “之前,我和覃叔叔也讨论过这件事,针对苏凡下手,利用刘书雅,会更容易打击到爸爸和覃叔叔之间的联系。”霍漱清道。

    “现在看起来那些人根本没有打算罢手。”曾泉望着霍漱清,“所以苏凡现在的情况还是很危险,如果你在调查这件事的话,看来要把调查引到医院里来了。给苏凡下药,只有医院里的人才能做到。”

    霍漱清点头,道:“这是好办法,可能还是一个突破口。”

    “为了不让你们在榕城调查的结果重现,我们这次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曾泉道,“我觉得这次让以珩的人来介入,他的人更专业。”

    以珩就是曾泉小舅叶承秉的继子、叶敏慧同母异父的哥哥,担任京通集团的董事长兼执行总裁。

    “好,我们尽快开始,如果真的是给苏凡用药的,必须尽快抓到那个人,要不然苏凡的情况可能会更加恶化下去。”霍漱清点头道。

    “我现在就给以珩打电话。”曾泉说着,已经掏出了手机给苏以珩拨了过去。

    “你和他约一下,明天中午我抽个时间,我们三个见个面详谈。”霍漱清道。

    曾泉点头,把霍漱清的意思传达给苏以珩,电话里,苏以珩答应了曾泉,明天三个人就在曾家见面。

    可是,如果真的是下了药的话,什么药可以让苏凡产生部分记忆缺失?而且还是单单只忘了霍漱清?

    当然,霍漱清知道,苏凡现在出现的问题不止是忘记了他,而是对很多的问题反应迟钝,这也是罗文茵发现不对劲的最初线索。

    到底是什么药会这样?

    起身,他走进了病房里,苏凡已经是半梦半醒了。

    曾泉的到来,让她聊天啊笑啊,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因此,等霍漱清离开一会儿,身体就把她拖入了梦境。

    霍漱清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颊。

    他一直以为,悲剧的开始和终结都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却没想到悲剧一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的眼皮底下发展着,而他根本没有发现。

    男人们的争斗,最终在女人的身上爆发,让她成为了受害者!是他让她成了受害者!

    “丫头,你要坚强一点,不要输给那些药物,我一定会救你,一定会让那些伤害了你的人血债血偿!”霍漱清在她的耳畔低低地说着。

    可是,她已经睡着了,什么都听不见。

    是啊,丫头,一定要坚强,我们不能认输,你战胜了黑暗的世界重回了人间,你才是最勇敢的战士!

    当晚,曾泉回到家里,却是空空的房间。

    一定要查清楚才行,必须查清楚!

    可是,曾泉也同样明白,就算是查清楚了,如何反击,又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而到时候牵扯的人更多更复杂,或许,苏凡这件事就是个旋涡,一点点把远的近的人都拖进去。

    苏凡还没有醒来,霍漱清就离开医院去上班了。

    在车上,他给覃春明打了电话,说了要继续调查苏凡这一件事的意向,覃春明同意了。覃春明告诉霍漱清,他会和曾元进好好谈一下,事关重大,必须更加小心。榕城方面,他会继续派人调查,至于医院那边,就要靠曾元进和霍漱清他们了。

    “漱清,保护好迦因!”覃春明最后说。

    “嗯,我明白,覃叔叔。”霍漱清应声道。

    一场原本偃旗息鼓的战事,因为苏凡苏醒却又失忆的现实而再度燃起。

    当霍漱清乘车离开医院,新的一天,就这样继续开始了。

    “昨天你母亲说她会派人给你送饭过来,我就没给你做。”张阿姨对苏凡道。

    “没关系,就让他们送吧,您也好好休息休息,这么早过来--”苏凡摇头道。

    “我也睡不着,没事的。”张阿姨道,“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把灯关上,你再睡一会儿?”

    苏凡“嗯”了一声,想着自己睡着的话,张阿姨也就可以休息了吧。

    病房又恢复了一片安静。

    霍漱清走了,苏凡真是睡着了,可是,她根本睡不踏实,半梦半醒着,就过了几个小时。

    朦胧之间,眼前好像有个人,可是她知道不是霍漱清,也不是曾泉,那会是谁?梦境和现实交错起来--

    她大叫一声,猛地睁开眼。

    “是我,逸飞,你怎么了?作噩梦了吗?”覃逸飞忙拉住她乱动的手,问道。

    逸飞?

    她转过头看着他,不停地喘着气,头发全都被汗水湿透了。

    身体虚,她现在动不动就出汗,简直是难受死了,跟生念卿那时候好像。

    “你,你来了?”苏凡茫然道。

    张阿姨忙拿着毛巾过来给她擦汗,道:“覃总来了一会儿了。哦,过一会儿医生就来查房了,我给你洗漱,好吗?”

    苏凡“哦”了一声,看向覃逸飞,道:“逸飞,抱歉,我,刚才--”

    覃逸飞摇头,满眼都是怜惜和不舍。

    “你梦见什么了吗?”覃逸飞问。

    就在苏凡睡着的时候,他问了张阿姨,苏凡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阿姨说没人告诉苏凡,苏凡自己也没问过。只不过,张阿姨告诉他,苏凡好像忘了霍书记,覃逸飞简直不敢相信!

    他的心,根本没法踏实。尽管张阿姨说苏凡还记得他,可没有见到苏凡睁开眼,他就不确信。

    至于枪击那件事,他情愿苏凡是真的不记得了,可是,她怎么会不记得呢?她不问,恰恰说明她知道,可是,她为什么不问?她越是这样不问,他就越担心。而刚刚她被惊醒--

    为了让苏凡洗漱,覃逸飞还是避嫌走出了病房,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这时候,罗文茵派来给苏凡送早饭的人也来了。

    现在苏凡醒过来了,洗漱就比以前方便快速了许多,没一会儿就好了。医生昨天交待说,让苏凡今天稍微坐起来一点,就是把病床摇起来一点点的角度,让她开始适应。要不然她没办法进入理疗的步骤,身体会受不了的。

    于是,今天早上吃饭的速度,也因为床有了角度而快了些。

    一切,似乎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