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3章 我们一起去
    早饭吃完了,覃逸飞还没来得及和她聊,医生们就来查房检查,覃逸飞再一次离开病房。

    医生说,让苏凡今天稍微起身把双腿挪动挪动,要是这样可以的话,训练几天就可以行走了。

    “你的神经反射都没问题,肌肉也没问题,这几天注意营养,在床上微微小范围活动活动,过些日子我们就可以安排理疗了。你要尽快下地行走,时间拖的越长,后面越难恢复。”医生对她说。

    是吗?要是可以自己走路就好了!苏凡心想。

    医生们检查一番,查完房,就离开了,张阿姨跟出去把霍漱清交待的事告诉了医生,覃逸飞走了进来。

    “真是抱歉,你来了这会儿,总是被赶出赶进的。”苏凡望着他,微微笑了下,道。

    “没事,我来的不是时候,早上这会儿医院是最忙的。我看那些护士在楼道里都是跑着的。”覃逸飞坐在床边,道。

    苏凡不语,只是默默注视着他。

    覃逸飞也是一个字都没有再说,深深望着她。连续坐了二十个小时越洋航班的疲惫,在这一刻全部消失地一干二净。

    他好想说,我生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是他没说,当时在他怀里不停流血的她,现在睁着眼望着他,这算不算是老天对他的眷顾呢?

    “刚才有个护士挺漂亮的,你注意到没有?她一直偷偷看你呢!”苏凡突然笑着说。

    “是吗?哪个?我每次来的时候好几个小护士都给我抛媚眼呢!”覃逸飞笑道。

    “看来你的人气真旺啊!”苏凡道。

    “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嘛!就我这模样,走到哪里不是被围观的?”覃逸飞道。

    苏凡却只是笑着。

    他喜欢看着她笑。

    “哦,对了,有个东西我要给你看,刚刚拿到的快递。”覃逸飞说着,起身从旁边的沙发上取过来一个信封,打开递给她。

    苏凡接过来,是一张邀请函。

    “你看,这一页,念清刚刚被评选为婚纱业本年度顾客满意度最佳的品牌之一了,这是整个华东地区的。下个月在榕城颁奖!”覃逸飞说着,深深望着她,“雪初,你要尽快好起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领奖,好吗?”

    苏凡的视线,停滞在邀请函上,上面印着念清的标志,是她的念清。

    “这些日子,大家都很努力,他们都在努力维持着念清,刚开始的时候有顾客退订单什么的,很快就没有这种现象了。你的团队,还是很成功的,他们努力让念清保持了你在的时候的水准,没有给你砸招牌!”覃逸飞道。

    苏凡的双眼,润湿了。

    “雪初,加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覃逸飞注视着她,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发顶。

    “谢谢你,逸飞,谢谢你,我知道,都是你--”泪水从苏凡的眼里滚落了出去,覃逸飞拿过纸巾给她擦着。

    “我没做什么,是你平时做的太好,你用真心对待每一位员工和顾客,大家才会一起闯过这个难关。所以,一切都是因为你的付出,雪初!”覃逸飞道。

    苏凡无声落泪,她知道覃逸飞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慰她,就算不去向别人询问,她也猜得出覃逸飞为了保住念清做了多少努力。他所说的这些,其实都是他做的啊!

    覃逸飞默默注视着她落泪的脸庞,那早就失去了正常颜色的脸庞,在他看来又让他心痛却又挂念。

    一直以来,这半年以来,他日思夜想的不就是这件事吗?不就是这样看着她吗?

    “雪初?”他轻轻叫了声。

    “雪初?”苏凡现在才反应过来,望着覃逸飞,“你,为什么要这样叫我?我叫苏凡,我妈妈叫我迦因,你为什么叫我雪初?”

    她忘记了。

    覃逸飞的心里难免难过,虽然自从她和霍漱清重逢后,他就知道了她的原名,还知道了曾家给她的名字,可是他一直习惯叫她雪初,好像只有这个名字才是属于他的记忆的,尽管他后来知道这个名字也是霍漱清给她的,她是一直带着她和霍漱清的记忆生存着努力着,她的世界里一直就是只有霍漱清。

    而现在--

    “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就叫这个名字,苏雪初,所以,我习惯了。”覃逸飞微笑道。

    “好奇怪啊,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名字呢?”她说。

    “你想不起来了吗?”他问。

    苏凡摇头,却望着覃逸飞道,覃逸飞的眼里是欣慰又幸福的笑意,因为她醒来了,而且她还记得他。

    “逸飞--”她叫了他一声。

    “嗯,我在!”他说。

    “你,好像瘦了,胡子也长了,怎么现在不刮胡子了吗?”她认真地看着他,观察着他,和自己记忆中的对比着。

    覃逸飞的心里,狂喜的浪涛奔涌着。

    他摸了下自己的下巴,道:“我觉得留点胡子更成熟一点,你不觉得吗?别人都说我以前不留胡子,像个男孩子,我现在留了胡子,就是男人了。你不知道,我现在走出去,一介绍我是谁谁谁,别人看见我的胡子,那尊敬立马就来了--”

    苏凡忍不住笑了起来,覃逸飞看着她,她简直要笑出眼泪了。

    “得了吧你,还看见你胡子就尊敬你了?那你干嘛不直接留成长长的胡子,跟古代的人一样,白发三千丈,岂不是见到你就要拜了?”苏凡道。

    覃逸飞含笑注视着她,苏凡的脸上却依旧是深深的笑意。

    “你这些日子怎么样?公司的事?”苏凡问。

    “还好,我没想到自己好像还是挺适合做这行的。”覃逸飞道。

    “那就好啊,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很开心了。”苏凡道。

    话说完,她就沉默了,眼神惨淡,覃逸飞忙问:“雪初,你怎么了?”

    苏凡摇头,苦笑了下,道:“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拿起笔--”

    “不急,你现在身体太虚,要先把身体补起来,等身体好了,做什么都没问题,你那么聪明的,随手一画就成了设计师--”覃逸飞道。

    苏凡又忍不住笑了,道:“怎么你说的我好像是天才一样啊!还随手一画--”

    “你就是天才啊!要不然你这个野路子出身的,把多少专业设计师甩了几条街?”覃逸飞道。

    “好吧,我承认你安慰到我了,让我自信心爆棚。”苏凡笑着说。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是不会骗你的!”覃逸飞目光灼灼,那视线饱含着他内心的深情。

    苏凡熟悉他的眼神,那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神,鼓励着她,安慰着她,帮助她度过每一个困难的时刻,让她可以一直努力走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记忆中只有他这样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忘记了自己爱过霍漱清的往事,苏凡甚至有种错觉,那就是,自己是不是和覃逸飞--

    可是,应该没有的,应该没有过那样的事。

    这么一想,苏凡不禁有点尴尬,好像自己脑子里刚才有了什么很可怕的思想,躲开了覃逸飞的视线。

    “雪初,怎么了?”覃逸飞注意到她的异常,紧张地问。

    “没事没事,我很好。”苏凡道。

    两个人沉默着,良久,苏凡才望着覃逸飞,道:“逸飞,我觉得我做了错事。”

    “什么?什么错事?你做错什么了?”覃逸飞问。

    “我忘了霍漱清,我,忘了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忘了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他,他对我那么好,每次他看着我的眼神,我都能感觉到他很爱我,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想不起来,看着他那样,我觉得,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很--”苏凡道。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覃逸飞也没有让她再说下去。

    他的手,轻轻覆盖在她的上面,认真地注视着她的双眸。

    “不要这么责备自己,这些事也不是你故意的,不是你的错,明白吗?”

    苏凡泪眼蒙蒙望着他。

    “雪初,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记着什么忘了什么,都不要去想,更加不要自责,不要觉得是你做了错事,你什么都没有错,从始至终,你都没有犯过错,只是,”覃逸飞顿了下,“只是有些时候,事情的发展不会像我们期待的那样发展,总是会偏离我们的设想。我们都是凡人,没有办法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事,能做的就是改变将来。雪初,不用怕,我,还有漱清哥,还有大家,念念,大家所有的人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我们会陪着你变成过去那个健康活泼的雪初,好吗?现在,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吃东西,养身体,攒足力气,开始康复训练,走路,呼吸,运动,想要画画就开始画,想要在京城待着就在京城,不过京城这环境空气都不如咱们榕城,我们就回榕城去,或者,你喜欢的江宁,你想不想再去江宁看看?我对那边很不熟,你可以给我当向导,我还想看看你老家什么样子,你弟弟是在种玫瑰花啊,我想去看看,我们一起去,再带上念念--”

    覃逸飞说着,似乎情绪越来越亢奋,似乎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好像他说的不是苏凡的康复计划,而是自己这么些年来的梦想,梦想和她一起带着念卿走遍天下,一起去一切想去的地方,快乐的生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