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4章 说不出的尴尬
    可是,话到最后,看见苏凡眼里闪烁的喜悦,覃逸飞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不该这样,她是漱清哥的妻子,是他的嫂子,他怎么就一不小心--

    “呃,等漱清哥休假了我们可以一起去,不过我感觉他好像基本没什么休假的日子的样子。”覃逸飞尴尬地笑了下,赶紧弥补道。

    “他工作很忙,是吗?”苏凡问。

    覃逸飞点头,道:“书记处嘛,几乎算是全国最忙的一个机构了吧!我感觉他是连轴转的,也亏得他身体好。”

    从母亲和张阿姨那里,苏凡得知霍漱清从榕城调到了京城,在书记处工作。毕竟是曾经在市政府上过班的,她很清楚那是个什么机构,会有多忙,想想一下也都知道,只不过现在是把想象变成了现实,她亲眼目睹着霍漱清那忙碌的身影--

    覃逸飞望着她,很想问她还记得不记得枪击的事,为什么她连自己为什么在医院都不问,可是他没办法说出口,如果她不愿意提,他就不愿意揭开这残忍的事实。

    过了一会儿,罗文茵来了,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方希悠和她母亲江敏,以及哥哥曾泉。

    苏凡以前很少见江敏,一时间也忘记了江敏是谁,不过方希悠和母亲都知道苏凡失忆的事,也就不意外了,只觉得惋惜。

    “希悠和你江阿姨刚下飞机就过来了。”罗文茵道。

    “谢谢嫂子,谢谢江阿姨。”苏凡道。

    “别这么说,你好好休息,按照医生说的吃药练习,很快就能康复了。”江敏道。

    苏凡点头,又向方希悠道谢,感谢她照顾念卿。

    “我很喜欢念卿那孩子,跟个鬼精灵似的,可讨人喜欢了。”方希悠道,“现在啊,她已经成咱们那条胡同儿里的名人了,几乎每个人都认识她。”

    说着,方希悠就微微笑了。

    苏凡从母亲那里得知方希悠经常帮忙带着念卿玩,还会带着念卿去她娘家什么的,罗文茵也是很放心让念卿跟着方希悠,毕竟方希悠那么稳重又有涵养,是这个圈子里最出色优秀的一个女孩子,念卿多和方希悠接触,也能被方希悠感染感染,不至于跟着迷糊的苏凡一样变得迷糊。

    可是,看着方希悠依旧纤细的身材,苏凡猜想方希悠是不是还没有怀孕,这种事万一没有呢,说出来会让人尴尬,要是有的话,人家自然会高兴,不过,还是别多嘴了,回头问问妈妈就知道了。

    毕竟是病房里面,有些不方便,罗文茵就拉着江敏到了外面的客厅聊了,曾泉出去陪着,方希悠坐在苏凡身边,静静望着这张惨白的脸,心里也是唏嘘不已。

    覃逸飞便出去外面替换曾泉了,毕竟曾泉和苏凡是兄妹,里面又是曾泉的妻子在,他们一家人说话比较方便,他还是出去算了。

    “我去把泉哥换进来,让他进来陪陪你们。”覃逸飞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曾泉还没进来,苏凡就对方希悠说:“嫂子,让你赶过来看我,真是不好意思。”

    方希悠却摇头,道:“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说这么见外的话做什么?你醒来了啊,家里人都为你高兴呢!”

    苏凡只是对她笑了下,没有再说话。

    曾泉进来,方希悠看着他走过来,两人都没开口说什么呢,曾泉的手机就响了,便对方希悠说:“是以珩打来的。”

    方希悠“哦”了一声,曾泉和苏以珩聊了两句,就说自己马上就回家。

    “我们走吧,你和妈也累了,我送你们回去,正好和以珩还有点事谈。”曾泉对妻子道。

    曾泉和苏以珩是约了和霍漱清一起在曾家见面商谈调查的事,方希悠便对苏凡道别,和曾泉一起离开了。

    方希悠和母亲是曾泉和罗文茵一起去机场接的,因为方希悠母亲听说苏凡醒来就赶紧要来探望,罗文茵便和曾泉一起去了机场,接了那母女二人就往医院来了,这会儿曾泉送着妻子和岳母回家,罗文茵留在医院里。

    今天有很多人要来探望苏凡,比如薛丽萍和霍佳敏、曾家的姑姑婶婶们、叶家的姨妈舅妈、还有江彩桦和覃逸秋,以及覃逸飞的母亲徐梦华,徐梦华和薛丽萍、霍佳敏、江彩桦一起约好了从榕城过来。本来这么多人昨天都知道了情况就要过来,可是念及苏凡第一天醒来应该会很累,没办法见客人,大家就改在了第二天。

    罗文茵和张阿姨一起帮苏凡梳头发化妆,说是化妆,只不过是稍微弄一下,因为苏凡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很让人难过,毕竟别人都是大老远来的,还是不能让人家见了心里不舒服。覃逸飞原想留在医院里的,看情况也是自己在这边毫无用处,而且那么多人来探望苏凡,他一个大男人非亲非故地待在这里,观感也不是很好。接到姐姐电话后,覃逸飞就告辞离开了。

    “我先去我姐那边一趟,最近工作有点忙,忙完这几天我就来看你。”覃逸飞临走前对苏凡说。

    苏凡点头,道:“不要太累了。”

    覃逸飞对她轻轻笑了,跟罗文茵道别就离开了。

    看着覃逸飞离开,罗文茵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女儿看覃逸飞的眼神、和覃逸飞说话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两个人非常的亲近,已经是好朋友的极端了。可是想想昨天女儿对霍漱清--

    罗文茵心里深深叹息着,却也不能说什么。

    可是,苏凡的体力毕竟不如常人,罗文茵和张阿姨还没给她打扮好,她就又睡着了,罗文茵只好停手,静静等着女儿醒来,却不曾想曾家的人来了,便赶紧走出去迎接了。

    半梦半醒间,苏凡觉得好多人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想要睁开眼,却怎么都睁不开,耳朵却是灵敏的不得了。

    好像是在手术室里,说要抢救,要输血。

    手术室?是她生念卿的时候吗?

    可是,时空轮转着,她好像猛地站了起来,站在手术室里,看着医生们围着手术台在那里不停地忙碌着,护士们也是很忙的样子,好多的仪器。

    她走到那些人的旁边,可是没人看见她,她就好像是透明人一样从别人的中间穿了过去。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她又死了吗?

    死?她死了吗?

    这个念头在她的脑子里一出现,苏凡就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而那个人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就穿过她的身体跑向了手术台。

    她看着医生们都停下了手,一个个离开了,检测仪器全都是一个声音,护士把所有的仪器都关掉了。

    手术台边只有一个人,紧紧抓着那个病人的手,无声落泪着。

    她走过去,想要安慰他节哀顺变,可是,走到手术台边,突然大叫了一声--

    那上面躺着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她闭上了眼睛,静静躺在那里。

    慢慢转过头看向那个哭泣的人,是霍漱清,是霍漱清!

    看着他那痛苦的模样,苏凡冲过去抱住他,不停地在他耳边说,我还活着,我还活着,不要哭了好吗?可是,空间里猛地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她说的话他听不见,而他的哭泣她也听不见,两个人那么近,却像是被无形的玻璃给隔开在了两个真空里。

    不要--我还没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苏凡摇着头,猛地大叫了出来,大口喘着气,才发现已经天黑了的样子。

    她睡了一整天吗?又是一整天吗?

    “是不是做噩梦了?”是霍佳敏在她身边。

    苏凡盯着霍佳敏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谁。

    “姐姐?”苏凡道。

    霍佳敏也是知道她失忆的事情的,见苏凡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深感欣慰。

    “是我,你刚才怎么了?是不是梦见什么可怕的事了?”霍佳敏问。

    苏凡摇头,道:“没什么,这两天老这个样子。医生说这样很正常,可能要过段时间才好。妈呢?”

    她知道婆婆今天也来看她了,可是现在天都黑了,看样子人都走了吧!

    “回去了,明天她去看看念卿,医院这边就不再过来了,免得影响你休息。”霍佳敏道。

    苏凡“哦”了一声,望着霍佳敏,道:“对不起,让你们大家都为我担心了。”

    霍佳敏摇头,拉着苏凡的首,望着曾经那俏丽的面容,心头不禁一阵痛。

    “哦,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张阿姨给你做了拿过来了,我给你热热去?”霍佳敏道。

    “好,我还真是饿了,估计是饿醒了。”苏凡笑着说道。

    霍佳敏便赶紧去给苏凡热饭了,结果没几分钟就进来了。

    “张阿姨去给你热了,今天小雪也来过了。”霍佳敏对苏凡道。

    “她也走了吗?”苏凡问。

    “正好有客户要看这期婚纱的样板,她就赶紧拿去了。她说客户点名要的是你曾经的设计的一条婚纱,小雪这次就赶紧带来了。”霍佳敏道。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张阿姨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进来,和霍佳敏一起把床摇了起来,把小桌板支了起来。苏凡坐着,想要自己抬手去拿勺子,手依旧抬不起来。

    “来,我来给你喂吧,过几天再自己吃。”张阿姨忙说。

    苏凡没有再坚持,就让张阿姨给自己喂着。

    霍佳敏站在一旁,拿着纸巾,看苏凡嘴巴边上有汤渍饭粒就赶紧给她擦着。

    “胃口不错。”霍佳敏微笑着说。

    “今天感觉好饿,昨天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苏凡道。

    “慢慢就会好了。”霍佳敏道。

    “我哥还说我这么吃下去会不会变成两百斤的大胖子。”苏凡忍不住笑着说。

    “不会的,你别听他瞎说,你现在就需要好好吃饭。”霍佳敏道。

    就这么躺了一会儿,几个人聊着聊着,霍漱清来了。

    “今天这么早?”霍佳敏迎过去,笑着问候弟弟道。

    冯继海忙问候了霍佳敏一声,帮霍漱清去挂衣服了。

    霍漱清忙洗了个手,就走过来对张阿姨说:“我来吧!”

    张阿姨赶紧把碗递给他。

    苏凡望着他,眼神似乎没有昨天那样的直了,霍漱清也感觉到了她视线变得柔和了许多,他的心也不禁柔软了下来。

    “今天怎么样?”他问。

    张阿姨便赶紧拿过来一个小本子递给他,苏凡见他把小本子放在床上,一只手翻着看着。

    “这是什么?”苏凡问。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便把本子放在她的手边,她的手指当然是可以动的,便一下下翻着。

    里面像是日记,又像是实验记录一样,每一天都密密麻麻记录着各种数字,没有一天间断。尽管这只是张阿姨记录本里的其中之一,却依稀可以判断出来还有其他好多本都是这样的记录着。

    当她的视线落在张阿姨的身上,眼睛润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