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6章 眼来是这样
    她不敢抬头,下巴却被他轻轻挑起来。

    就算不去迎接他的视线,她也知道那是灼热的可以把自己燃烧殆尽的火焰。

    “干,干什么?”她的声音也颤抖着。

    “苏凡,我爱你,你爱我吗?”他在她的耳畔低语道,却又好像是说给她的心一样。

    她不知道,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不是爱他?可是,她就是这样很,突然很想看他又害怕盯着他看,害怕被他说,害怕自己这样是不是太不矜持--

    可他们是夫妻,不是吗?夫妻的话,做什么都是很正常的,比如说他说爱她,比如说他现在讲嘴唇凑到她的唇边要吻她。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要不要回应他,可是内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地跟她重复着“你爱他,苏凡,你唯一爱的人就是他”--

    没有感觉到她的回应,霍漱清强压着那波涛汹涌的心海,轻轻亲了下她的唇瓣,就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她小心地抬起头,透过浓密的睫毛小心地偷看他,却见他眼里满满的都是喜悦。

    以为自己是很小心的,可事实上她几乎是抬起头了,睫毛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完全是直直地盯着他了。

    他笑着,道:“你这个调皮的小丫头!”

    她赶紧低下头,霍漱清忍不住又亲了下她的脸颊,那滚烫却依旧苍白的脸颊。

    苏凡觉得自己都要羞死了,明明不记得他了,却还是会被他给吸引了,情不自禁的就--

    霍漱清搂住她。

    这就是缘分,不是吗?就算是她忘记了过去怎样相爱,可是,重新开始的时候,她还是爱他的。与其说是缘分,不如说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对他的厚爱!

    “你能给我说说我们过去的事情吗?”她赶紧提出一个话题来化解此时的尴尬,毕竟她现在依旧能感觉到自己内心不平静,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狂乱跳跃,感觉到他对自己那无力抵抗的吸引力。

    “额,过去啊,你想问什么?”他问。

    “比如说,我们怎么认识的。”苏凡小心地看了他一眼,赶紧又低下头。

    即便是低下头,她的视线余光也能偷偷观察到他嘴角的笑意,那浓烈的笑意。

    “那是一个雪天,那一天是云城下第一场雪的日子,那一年的第一场雪。你以前在环保局工作,那一天--”他的思绪,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初识的那一天,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那几天,虽然没有正式任命,可是圈子里已经传开了,他马上要接任云城市市长一职。虽然他现在的职位也是举足轻重,可是毕竟不是主持政务,依旧属于秘书系列。因此,这一次任命对他至关重要。

    来到云城这些年,因为工作的缘故,云城市江宁省各界上上下下,他倒是认识了不少人。有很多是因为覃东阳从中穿线认识的,其中就有一个公司的老板,郾城矿业的老板,一个私企。

    覃东阳是个江湖习气比较重的,这个矿业老板很对覃东阳的胃口,再加上覃东阳也入了这家的股份,来往比较多,霍漱清也就认识了这个姓刘的男人,一个退伍军人。后来有一天,就在他的调任传开的时候,这个姓刘的老板跟他介绍了一个云城市环保局的局长。

    虽然以前在陪领导视察开会或者调研的时候,和这个局长见过几次,可是也只不过是点头之交,私下没有任何的来往,结果那天,刘老板请他玩牌,就把这个局长领上了,说是他的老战友什么什么的。

    霍漱清心知肚明什么意思,也没有拂面,没想到那局长后来请他吃饭,碍于情面,他就去了。

    而那一天,他遇见了她。

    进去包厢的时候,他也没有注意到她,因为她跟在那个局长背后。吃饭的时候,他一转头,就看见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女孩。他出席的饭局上,难免有些过来陪局的女孩子,他向来也不会注意。只是因为她坐在自己对面,偶尔他的视线扫过去的时候,就会和她的视线接上。每次,他都会感觉到自己的心头被柔柔的绒毛抚了过去,痒痒的,却又好舒服,好像又渴望着再次被抚摸。

    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从来都没有一个异性让他有这样的感觉。可是,那个女孩很奇怪,每次两个人的视线相接的时候,她就立刻低下了头,好像很害怕被他看到一样。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只不过,这局长找她这样一个内向的女孩子来陪酒,不是大错特错了吗?出席这种场合的,都是很会来事儿的人呢!

    就在他这样看了她几眼之后,局长立马就明白了他对这个女孩子有兴趣,都是些猴精猴精的人物。

    结果,他正和旁边的那位刘老板说话,那局长就说“小苏,来给霍秘书长敬个酒”。

    对面的女孩赶紧站起身,霍漱清看着她。

    女孩的眼神,柔柔的,羞怯的,如同小猫的脚垫挠着他的手心--

    他笑了下,端起酒杯,道:“你叫小苏?”

    女孩忙说:“我叫苏凡,霍秘书长!”

    苏凡!

    他微微点头,隔空喝她碰下了,微笑着说了句“女孩子,随意喝点就好”,女孩好像很感激地望着他,他笑笑,没说话,微微喝了口,就放下了杯子,继续和旁边的人聊天。

    那天,她系了条红色的围巾。

    出门走的时候,他注意到了。

    那一天,是云城那个冬天第一场雪,雪花飘落在他的脸上,柔柔的,那感觉,让他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她的面庞,那张俏丽莹洁的面容。

    苏凡啊!

    真是很平凡普通的名字!

    听他说完,苏凡一言不发,静静望着他。

    如果她还记得过去的话,这一定是最美好的回忆吧!

    “初雪的那一天啊!”苏凡突然叹口气。

    猛地,她想起什么,道:“原来,雪初,是这里--”

    霍漱清注视着她,点头,道:“后来,我就说叫你雪初,却没想到你在离开云城去了榕城之后就用的这个名字生活了三年,而我怎么都找不到你。”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苏凡的眼里,泪花闪闪,靠在他的怀里。

    他轻轻揽着她,下巴在她的发顶磨蹭着。

    夜,静谧。

    时间不早了,等霍漱清洗漱完毕,冯继海和张阿姨都离开了。

    苏凡看着他那滴水的头发,心里不忍,道:“你怎么不把头发擦干?会感冒的。”

    霍漱清好像微微愣了下,笑了,道:“你好久没帮我擦头发了,现在来帮帮我?”

    “可是我的手--”她说。

    “没事,我来--”他说着,从浴室里取了条新毛巾出来,坐在床边,轻轻拉过她的手,拉着她的手给自己擦。

    虽然基本都是自己在动手,可是,霍漱清的心里还是满满的幸福,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一样。

    明明就是回到了过去啊!虽然她不记得很多事,可是她的习惯都没有改变,比如说她看见他的湿头发就会这样说。

    她的动作缓慢,霍漱清还是不忍她累着,就松开了她的手,静静望着她,亲了下她的手,道:“我自己去吹干,你等等我。”

    苏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脑子里却是他刚才那喜悦的神情。

    只要她对他的感情稍微回应一点,他都会很开心。

    他开心了,她的心,好像也就会慢慢轻松一点。

    不想亏欠他太多啊!

    这是他的情意,她是亏欠不起的,何况她已经亏欠了他很多。

    对,一点点开始吧,一点点。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这样的一个男人,值得她去付出,值得她去努力接受,值得她去爱,哪怕是第二次爱上他!

    很快的,霍漱清就过来了。

    “时间不早了,我先收拾一下床。”霍漱清道。

    苏凡没有说话,看着他一个人搬过来折叠床,然后打开床,开始铺上褥子和被子枕头。

    那张床,他睡着一定很不舒服吧!

    如果是过去,如果是她记得他的话,她会说“这张病床很大,你要不要上来一起睡?”可是现在她不会说出口。

    “折叠床很不舒服的,你明天就回家休息吧,不用在这里陪我了。”苏凡开口道。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霍漱清道。

    “我妈说新家早就装修好了,离你上班的地方也不远,你可以去那边住--”苏凡道。

    霍漱清走过来,坐在她身边,静静注视着她的双眸,右手抚上她的脸颊,道:“什么时候你回家,我也就回家,明白吗?我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医院里的。”

    苏凡低头,泪水噙满眼眶。

    他说的每个字都是那么的感人,都那么地让她心头止不住颤抖。

    “傻丫头,怎么这么爱哭了?以前虽然你也喜欢哭,不过没有这么能哭啊!”霍漱清含笑注视着她,轻轻擦着她的泪。

    苏凡抬头望着他,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霍漱清很想和她躺在一起,虽然之前她没有醒来的时候他也偶尔回爬上这张床,躺在她的身边,这样抱住她,可那个时候的她根本不会看他,一点都没有反应,不像现在,她会看着他。

    可是,他终究是没有说出那句话。

    之前在吻她的时候,她就有点抗拒自己的亲近了,他怎么可以再强迫她呢?

    慢慢来,慢慢来吧。

    她总会接受他的,而这一天,不会很远。

    夜色渐深,苏凡也不想耽误霍漱清休息,毕竟他难得可以早点回来睡个觉的。

    病房里只留下床下一盏夜灯亮着,霍漱清每晚都会在睡觉前打开,因为是在床脚的灯,光线又不是很亮,所以不会影响休息,也能让他在一睁眼就会看到她的状况。

    而今夜,这盏灯不再是让霍漱清一个人观察她了,这盏灯下又多了一个人的目光,那是苏凡投向霍漱清的目光。

    也许是为了可以近距离看到她,离的她更近一点,这张折叠床每晚都会和她的床齐平,两张床之间隔着一个人可以通行的距离,却也是距离她最近了。

    苏凡静静望着灯光下那平静的睡脸,那英武的五官,那俊逸的面容,那温柔的声音,那--

    他是一个绝对会让女孩子着迷的男人,不管他是二十岁还是三十岁抑或是现在的四十岁,而他的魅力,她相信会一直持续更久。

    这样完美的一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她该是多么幸运的一个人啊!可是,她不记得了,不记得自己曾经有多么幸福有多么爱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