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06章 睡在她的身边
    “你回来了?”苏凡看着他推门进来,微笑着问道。

    “嗯,你怎么还没睡?”霍漱清问。

    “白天睡多了。”苏凡微笑着说。

    事实上她是想等着他回来的,所以特意白天多睡了一会儿,可是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看着张阿姨给他挂好衣服,为他倒水,苏凡好希望这些事都是自己可以为他做的啊!

    霍漱清洗完手,走到床边,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含笑注视着灯光下她那莹洁的面庞。

    苏凡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而他的视线,也是一寸不移地落在她的脸上。

    就这么对视了好久,苏凡觉得被他看着很不好意思,便低眉,嘟嘴道:“你干嘛老看着我?我脸上长东西了吗?”

    霍漱清却笑了,亲着她脸上那深深的梨涡,道:“我老婆这么漂亮,让我一整天都想的不行,就想着早点回家,然后好好看着你--”

    “讨厌,这么肉麻的话你都说得出来。”苏凡推了下他的手,假嗔道。

    霍漱清脸上的笑意越发地深了,注视着她那嫣红的脸颊,心里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

    “丫头,你,想我了吗?”他一直都想知道,在自己想着她念着她的时候,她是否也一样--

    苏凡望着他,良久都说不出话来。

    他的心里,不禁有些急了,可是,瞬间的焦虑过后,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强迫她,便轻轻抚着她的脸,道:“没事没事,我就是随口问问--”

    “我想你。”她说,霍漱清怔住了。

    “我,我想你,其实,今天就是很想你,所以才一直等着你回来,想看见你,昨晚--”苏凡小声地说着,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他几乎要听不见了,可是,霍漱清的眼里,似乎又看到了过去在云城生活的时候那个苏凡,那个不经意就会害羞,会--

    说着说着,她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丢死人了,真是的,都怪他害她说出这些话,还说他肉麻,她居然比他更肉麻!

    话说到这地步,居然没有听到霍漱清有任何反应,他是在笑话她吗?笑她这么不矜持?笑她跟个花痴一样--

    小心抬起头,苏凡眼里是那个笑意深深,眼底眉梢都是浓烈的幸福笑意的霍漱清,她猛地又低下头,可是她没有得逞。

    耳畔,他的呼吸越来越近,她感觉到耳朵开始滚烫起来。

    是因为她害羞,还是他真的在靠近她?

    苏凡不敢抬头,她小心翼翼地透过浓密的睫毛去观察他,可是,因为羞怯,那睫毛不停地扑闪着,霍漱清看见了,那扑闪的睫毛,就如同她那颗不安的心。

    有那么些时候,霍漱清突然觉得自己要感激她的失忆,感激她忘记了他,这样的话,他们就会重新开始相爱,有一个机会让他重新看到初恋时那个悸动的苏凡,这也算是某种程度的时空倒流吧!

    他的心,被她这扑闪的睫毛撩拨的乱乱的,这丫头,总是会用她不经意的一个神情撩动他的情潮,让他重回曾经热恋的时光。

    在苏凡越来越快跃动的心里,他的吻落下来了,落在她的耳边,落在她的脸颊,落在她的眼睛上,落在她的眉间,落在她的唇边。

    那么轻柔的吻,如同天空中漂浮的云正在落在她的脸上,挠动着皮肤上最细微的绒毛。

    他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情潮,却怎么都没办法再忍住。

    在她的面前,他的自制力向来都是零,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都能让他牢固的心防轰然坍塌,荡然无存!她听见了他的喘息,那炽热的呼吸萦绕在她的脸上,牵动着她的心跳。

    “霍,漱清--”她低低叫了声他的名字。

    “什么?丫头?”他轻吻着她,轻声问道。

    一天之中最美的就是这个时候了,最美的就是这样拥着她,吻着她。

    他想说,自己就是为了这个活着,可是这样的话显得他那么轻浮,那么不稳重,那样与他的身份不相符,可是,他的内心就是这样的感觉,他就是这样的爱她,这样的,爱她。

    她轻轻攀住他的脖颈,他的上半身微微向下倾斜着,伏在她的身上。

    那柔柔的眼神勾动着他的心神,霍漱清重重喘息了一声,加深了这个吻。

    这是半年多以来,具体来说,是将近八个月来最贴近她灵魂的一次。她感觉到了他唇舌的火热,灼烧着她记忆的空壳,往昔那些美好的悸动,冲破了闸门涌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在渴望着什么,知道他也在渴望着什么,爱,就是这样的一个复合物,眼神流转之间传达的情意,总是要与浓烈的情欲融合,才是完美的爱。

    浓烈的情意,在两人周遭的空气里荡漾开来。

    苏凡不知道自己是如此喜欢他吻自己,喜欢他这样攫取她的灵魂和理智,喜欢自己这样,堕落。

    其实,她是爱他的,不是吗?哪怕忘记了和他在一起的许多的细节,可是那种感觉深深融入了她的骨髓,他的爱就将它们重新点燃,重新在她的血液里奔腾起来。

    爱的感觉,永远都不会被遗忘,爱的能力,也永远都不会消失。

    可是,霍漱清不敢再继续下去了,他很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她的身体如此,他不能太过激烈,不能--否则会伤害到她。

    时间还很长,不是吗?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不是吗?

    一定会的,他一定会守护属于他们的未来,属于他们的幸福,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她,不会再让任何人夺走属于他们的幸福!

    终于,他松开了她的唇,这个无尽绵长的吻,让苏凡深深坠入了对他更深的爱恋之中。

    和他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呢?也是这样,让她销魂?让她忘我?

    津液,粘连着两人的唇,连着两个人剧烈的心跳。

    她慢慢低下头,霍漱清再度亲了下她的额头。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今晚可以,在你身边睡吗?”

    这么久的时间,他从没提出过这样的要求。

    如果是正常夫妻,同床根本不是什么该提的要求,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可是现在,他那么小心翼翼,那么珍视两个人重新燃起的爱情,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破坏了这样的美好,不敢越界一步。

    苏凡静静望着他,轻轻点点头。

    霍漱清是那么的兴奋,就像是初尝爱果的小男生一样。

    她看出他眼里的喜悦,她的脸颊更加滚烫了。

    “我马上去冲个澡,你等我。”他猛地亲了她的唇,赶紧松开她,动作迅速极了,好像生怕她会改变主意一样。

    苏凡看着他几乎是冲向洗手间的背影,心里不禁一疼。

    他们是夫妻啊,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

    霍漱清换了睡衣躺在她的身边,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他的脸颊,贴在她的额头。

    苏凡闭上眼,好像这是梦中的场景一般,好像这是许久许久的记忆一般。

    霍漱清深深呼出一口气,亲着她的发顶,道:“你今天做什么了?”

    “呃,没什么,就是看书,康健,什么的。”苏凡道。

    “心理医生来过吗?”他问。

    “嗯,来了,聊了一会儿。”苏凡说着,抬头望着他。

    霍漱清想起昨晚覃逸飞和他说的那些,认真看着苏凡,好一会儿,才说:“丫头,我们过几天就回家吧!”

    “回家?”苏凡愣住了,“可以吗?”

    “嗯,我们回家,我明天就安排人,把你在医院需要用的那些器械都在家里备上,至于医护人员,你现在的情况也稳定了,我和姜教授通过电话了,我明天再找机会问他出院的事。”霍漱清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再过一个多星期就是过年了,我们,回家过年,怎么样?”

    苏凡点头,泪水就从眼里涌了出去。

    他是非常想回家住的吧!任何一个健康人在医院住七八个月都撑不住的,何况他的工作那么忙,住那么小的床--

    “嗯,我也想回家了,医院里的味道,真是受不了。”苏凡道。

    “你现在身体还不好,住在宽敞点的地方对你的康复好点,我们就搬去新家住,你说呢?”他问。

    “那边,你上班方便吗?”她问。

    “挺方便的,反正我上下班的时候路上都没多少车,不会堵车。”他微笑道。

    苏凡点头。

    “既然要搬过去了,你就看看那边的装修设计,要是有什么是不喜欢的,就让公司的人去改。”

    回家吧,回家安全点!霍漱清心想。

    不过,就算是回家了,他也得和苏以珩商量一下,苏以珩派人给那边做安保,再也不能让那些人有机可乘了。

    “我妈给我看过那边的图片,很漂亮,我喜欢。”苏凡道。

    “喜欢就好,那边是你妈妈盯着设计的,她的眼光不会有问题。”霍漱清道。

    “她的眼光是很挑才对!”苏凡笑了,道。

    霍漱清看着她,就听她说:“咱们婚礼的时候,她提的那些要求,把公司的职员都给忙晕了。”

    “你,想起来了?”霍漱清问。

    苏凡点头,道:“只有一些事而已,很少很少。脑子里好像很多地方都是空白的,没有东西填进去。”

    “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慢慢就好了。”他的嘴唇,在她的额头磨蹭着。

    嗯,一切都会好的。

    两人静静相拥着,就像是曾经一样。

    周遭安静极了。

    霍漱清好累,眼睛都快要闭上,可是他还是努力没有闭上眼睛。

    苏凡注意到了,轻声笑了下,道:“你还是睡吧,明天不是要很早去上班吗?”

    “我想多看你一会儿。”霍漱清叹道,“春节的时候,我们应该可以出去旅行一下的,你爸和我说到时候一起去北戴河,我想咱们带着孩子单独去哪里--”

    “可是,我这样子,你一个人--”苏凡道,“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我--”

    “傻丫头,夫妻不就是这样吗?不管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生病,都要不离不弃,这才是夫妻,不是吗?”他静静注视着她,道。

    可是,我不想你因为夫妻的责任就这样苦着自己!苏凡却说不出来。

    如果婚姻只剩下枯燥的责任,还有什么意义存在?当然,他们现在是没有到这样的地步,可是,她不想用婚姻的责任牵绊着他,不想让这样的自己成为阻挡他前进的累赘!

    然而,这时,霍漱清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霍漱清赶紧起床一看,是苏以珩打来的。

    难道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