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09章 居然自杀了
    “抱歉,霍书记,因为这种药物只是在临床实验性治疗中使用,所以,还没有任何有效的拮抗剂。”徐妍答道,看着那几个男人都一脸不明白的盯着自己,便赶紧解释道,“就是没有办法来清除或者抵消现在药物的作用,只能靠病人自己身体的代谢来完成。”

    “那她最近还在用这药吗?”方慕白问苏以珩。

    “下药的人好像是接到了指令,这一周没有再用药。”苏以珩道。

    “可是,就算是这一周没用,光是以前用的那些残留在她身体里的,也够呛了。”曾元进叹道。

    “前天小飞和我说,苏凡的记忆好像又出现了问题,就最近见过的人,她也有些遗忘了。”霍漱清道。

    “看来情况还是很严重啊!”方慕白叹了口气,把报告放在桌子上。

    苏以珩示意一下,徐妍就出去了。

    “其余的关于那个下药的人的线索,在报告第五页开始--”苏以珩道。

    曾元进大致翻了下,方慕白看着他问:“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开始动手?”

    “漱清的意见呢?”曾元进转而问霍漱清。

    霍漱清望着各位,道:“首先还是把迦因从医院转出去,回到家里再说。”说着,他看向苏以珩,“我和以珩说过了,现在要盯着医院这边的线,留着他们。”

    苏以珩点点头。

    “还有就是枪击案方面的调查,”霍漱清道,“从目前的线索来看,那个指使刘书雅动手的人,应该是给她许诺了不少好处的,具体是什么,刘铭那边应该有线索。所以,刘铭不能出事,我已经让榕城那边的同志盯紧他了。我打算尽快去榕城见他一面,当面聊聊关于刘书雅的事。”

    “你去的话,风险太大了。”曾元进道。

    “是,你派一个信得过的人去,看看谁合适?”方慕白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道:“我这边有个人可以去。”

    “我们这边开始行动的话,对方一定会有所察觉,所以,现在我们掌握的这些证人,绝对不能出事。”方慕白对霍漱清和苏以珩道。

    两人点头。

    “元进,你觉得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动作?”方慕白问。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阿泉?”曾元进问道。

    “八天!”曾泉答道。

    曾元进闭上眼睛,沉思片刻,道:“除夕前一天开始吧!慕白你觉得从哪个方面入手把握更大?”

    “开始之前,你和漱清一起去和领导谈谈这件事。具体动手的话,让漱清做,你不要插手。”方慕白建议道。

    曾元进点头。

    “榕城方面的情况,和春明书记通个气,事情波及开来,他那边肯定会被牵连。”方慕白思考道,“漱清呢,也要做好被人反击的准备,对方是不会静静坐着让我们抓的人,这一仗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总之,这个年,咱们都是别想好好过了。”

    “哪个年是让人舒心过了的?”曾元进叹道。

    “事情开始之后,对方会寻找所有可能的机会来进攻,春明书记那边是被主要方向,漱清你要做好准备。”方慕白道。

    霍漱清点头。

    如果是针对覃春明那边,覃逸飞和覃东阳是难免不了的,至于覃春明这些年提拔的人,有方慕白在,那些人就算是有几个被查,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程度,麻烦就在覃东阳和覃逸飞的身上,特别是覃东阳!

    “快刀斩乱麻,我们这边动作快一点,只要我们够快够准,就算他们反击,也得看看我们手上有的东西。”方慕白道。

    是啊,最终,妥协和交换,总是避免不了的。可是,那个对苏凡下手的人--

    “最关键的是抓到那个对迦因下手的人,”曾元进道,说着,他看着霍漱清。

    从苏以珩的线索来看,那个主使之人基本是可以确定了--

    “方书记,您这边--”霍漱清道。

    想要惩办那个人,需要方慕白!

    “嗯,五天后会有一次新的巡查,我安排一组人过去。”方慕白道,望着曾元进,“这样可以吗?”

    曾元进点头,道:“例行的巡查,不会引起怀疑。”顿了下,曾元进道,“不过,我是得找姓江的谈一次了。”

    几个人都沉默不语。

    “漱清,那个姓江的记者--”曾元进看着霍漱清,道。

    “江采囡?”霍漱清问。

    曾元进点头,道:“多留点神,那一家的,没一个消停的。”

    “嗯,我明白。”霍漱清点头道。

    “那个江采囡,你们在云城的时候,好像挺熟的?”曾泉问霍漱清道。

    “嗯,昨天碰见了。”霍漱清答道。

    曾元进沉默不言。

    霍漱清和江采囡的那段传闻,曾元进和方慕白都很清楚,只是现在,在这个时候江采囡突然出来--

    房间里,酒温着,苏以珩和曾泉两个人给大家倒酒添茶,曾元进和方慕白还有霍漱清聊着。

    以苏凡为中心的这一场风暴,在新年伊始就席卷了起来。

    和院方协商后,五天后,苏凡出院回家,和霍漱清一起搬到了母亲送给他们的那套位于市中心某地的别墅,就在苏以珩的璃宫旁边,虽然规格小了些,却也是极尽奢华的。不过,因为这幢别墅是苏以珩的公司建造的,也是苏以珩送给小姑夫曾元进夫妇的礼物,不存在什么违规的问题。苏凡和霍漱清结婚的时候,这别墅作为罗文茵给女儿的嫁妆转到了苏凡和霍漱清手下。

    别墅里,早就安排好了医护人员。当初考虑到苏凡要回来住,在苏凡昏迷的时候,苏以珩又立刻在里面加了一个独立电梯,方便苏凡楼上楼下活动。

    新年的脚步,加速着。

    霍漱清派Adam去了榕城监狱找刘铭,去了两次,刘铭什么都不说。霍漱清以为这条线索没用了,结果,在大年二十八的时候,传来刘铭在监狱里自杀的消息。覃春明派人赶去的时候,刘铭已经没气了。

    线索,彻底断了。

    当晚刘铭就被安葬了,原本是家属带走火化的,可是没有家属来认领尸体,Adam就奉霍漱清的命令把刘铭给送去火葬场。可是Adam怎么都不放心,就把尸体拉到一处隐秘的地方,找了熟识的法医开始了尸检。结果在刘铭的胃里发现了一个没有消化的胶囊,里面藏了一张纸。纸上只写了一组数字,Adam立刻把消息报告给霍漱清,霍漱清赶紧让苏以珩去查,在六小时后,发现那是一家银行保险柜的号码。

    霍漱清隐隐觉得,那个保险柜可能和刘铭的死有关,便让苏以珩的手下以最快速度拿到了,结果里面发现了一个U盘。解读里面的内容,是刘书雅和一个男人交谈的声音,可是因为受到一些干扰,那段录音很不清晰,只能模糊的听出几句话。U盘的解析工作,继续进行着。

    日夜交替轮回。

    这几天,霍漱清会来很晚或者没回来,虽然别墅里有工作人员,可是苏凡总会觉得很孤独,幸好张阿姨也在,要不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奇怪的是,这几天覃逸飞也没来了,电话也没有打,苏凡不知道他们都怎么了,当然他们也不会和她说。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

    苏凡不知道,这几天江采囡和霍漱清见面了,还一起吃饭了。

    之前一直在为霍漱清调查刘丹露身世的叶慕辰,根据在美国找到的刘丹露的出生证明,一路寻找那个和刘书雅有过身体交流的男人,在搜查了打量的文件和录音材料后,叶慕辰的手下发现有关那个人的信息几乎早就被清除了,追踪下来,才发现刘书雅在事发前两个月突然和一个陌生号码联系起来,最后一次联系就是在苏凡枪击案的前一天。

    经验丰富的叶慕辰,立刻就从这条信息中嗅出了不平常,追踪这个号码下去,却把他引到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一切,都在暗中进行着。

    叶慕辰并不知道这个号码是谁的,即便是通过更高的关系也查不到,当他把这个情况报告给霍漱清的时候,霍漱清却认出来了,这个号码,和那天江采囡吃饭的时候手机上显示的一条记录是一模一样的。

    “慕辰,到此为止,不要再继续了。”霍漱清听完叶慕辰的报告,道。

    “霍书记,就这样,可以了吗?”叶慕辰问。

    “嗯,就这样了,你自己多加小心。”霍漱清道。

    “小飞那边,您放心,我一直在派人保护他。”叶慕辰道。

    是啊,小飞啊!

    除夕这一天,曾元进和霍漱清一起在早上拜见了领导,把苏凡枪击案以及住院期间被下药的事如实汇报,领导良久沉默不语。

    “确定就是他了?”领导问。

    “是。”霍漱清答道。

    “那你们--”领导看着曾元进和霍漱清,良久才说,“该收手的时候就收吧!”

    意思已经很明确,那就是不反对他们的行动,可是不希望扩大。毕竟,每一件事扯起来,总有无数人躺枪。

    于是,在当天下午的一次关键会议上,霍漱清作为主管领导,提出了对某重要国企进行全面审查的建议,主要针对国有资产流失状况,而这家企业在两天前被纪委进驻,

    除夕的夜里,千家万户深深沉浸在团圆的喜悦之中,霍漱清望着院子里坐在轮椅上看着女儿放烟花的苏凡,眼眶润湿了。

    当天下午,他接到了覃东阳的电话,说他在广州的一家公司被查,事情有点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