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12章 好运气总会用完
    “男人之间的争斗,利用女人,对女人下手,你真是,太下作!”霍漱清盯着江启正,道,“就算这一切证据不能把你绳之以法,我也会让你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沉重的代价,你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代价!”

    “看来,霍书记对自己很有信心!”江启正笑笑,腿翘了起来,斜眼看着霍漱清,“我很佩服霍书记,很多方面都很佩服你,如果我们不是对手,就冲我们用过同一个女人,我们应该也能有机会成为朋友,只不过,我想提醒霍书记,你选女人的眼光真的很差,刘书雅,太差劲了!”

    “江总的眼光,也是彼此彼此!”霍漱清道。

    “是啊,我也知道自己眼光不好,要不然也不会让刘书雅那个女人有机可乘生下我的孩子。”江启正笑了下,道,“是的,我承认,刘丹露是我的种,我验过了。”

    “让她在我的眼皮底下晃,不是你的安排吧?”霍漱清道。

    “那种小伎俩,霍书记看得上吗?明知是无用功,何必费神呢?”江启正道,“只不过,从刘丹露这件事上,霍夫人的气量明显比曾夫人要大!这么说起来的话,让那么如花似玉的可人儿香消玉殒,还真是有点可惜呢!”

    江启正这明白不过的挑衅,霍漱清怎么会听不出来?

    他只是淡淡一笑,道:“命硬才是真的!”

    “是啊,幸好尊夫人醒过来了,这要是她就那么睡着再也醒不来,霍书记是打算一直守着那么一个活死人呢,还是另娶佳人?我妹妹阿采向来仰慕霍书记的才干人品,从霍书记在云城之时就仰慕至极,江某倒是很有心撮合二位!启正更喜欢和霍书记做朋友,而不是敌人!”江启正笑着道。

    “幸好江记者和江总不是一路,否则真是可惜了!”霍漱清道。

    “是吗?霍书记对我家阿采的评价这么高,不做一家人才是真可惜了!”江启正笑道。

    霍漱清只是静静喝着茶,似乎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虽然启正很欣赏霍书记,可是我也不打算和霍书记坐在这里喝茶守岁,不如我们就不要这样拐弯抹角了,怎样?”江启正道。

    “江总想要怎样呢?”霍漱清道,“派人去查覃东阳的公司,是想查我呢,还是覃书记?”

    江启正摇头,道:“此言差矣,江某怎么会这样呢?倒是江某想请教霍书记一句,抓着江某不放,又是何意?先是让纪委进驻,紧接着又在系统吹风会上挑话题,把江某往风口浪尖上架,又是何意呢?”

    霍漱清无声笑了,狡辩至此,恐怕古今奸佞之人如此也算是极致了吧!

    “那么,我想请问江总一句,开枪杀死我妻子,让她昏迷不醒,又是何意呢?该不会只是好心的关心自己堂妹的婚事吧?江总既然不明白霍漱清为什么这么做,那我们就慢慢走着往后看,走到最后,江总就会知道了。”霍漱清道。

    江启正笑了下,叹了口气,道:“这么鱼死网破,真的好么?俗话说,伤人一千自损八百,霍书记就不怕你们也损失一些什么吗?比如说你的好兄弟覃东阳,或者说,额,覃逸飞,霍书记想查江某的把柄,是不是也该为你的好兄弟们担心一下呢?不如,这样,既然我们坐在这里,外面下着雪,我们呢也就不要浪费时间,好好想个折衷的法子?”

    “不知江总有什么好建议呢?”霍漱清笑笑,问。

    “我们的根源,就在刘书雅开枪杀尊夫人这件事上,那我们就从根儿上来说。”江启正顿了下,开始用自己的逻辑来为自己开脱,“刘书雅对尊夫人有仇,这一点不用启正解释,霍书记很清楚。所以她开枪去杀尊夫人,至于枪怎么来的,不用启正说明了吧!霍书记说的我和刘书雅通话的录音,只能说明我们认识,根本不足以证明是我指使她去杀尊夫人的。刘丹露呢,是我的种,再怎么不想见她,可毕竟她身上流着启正的血,最起码还得照看一下,霍书记盯得这么紧,启正只好把她藏起来,等过了这段时日再做安排。”

    霍漱清只是淡淡笑了,听江启正继续说。

    “刘书雅开枪杀尊夫人,启正也很痛心,可是呢,刘书雅已经畏罪自杀,尊夫人大难不死,霍书记有什么不高兴的呢?”江启正道,“霍书记对启正有着这样深的误解,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当初启正和刘书雅那一段,额,怎么说呢,就算是那一段露水夫妻吧,事情呢,已经过去了,我们还得往前看是不是?没必要抓着过去的那点儿事不放。谁都有犯错的时候,谁都有荒唐的年轻的时候,霍书记当初为了刘书雅和父母决裂,现在想来难道不会后悔吗?对于我和刘书雅那段,启正也是很后悔。不过你我都很清楚,后悔也不会改变过去的事。既然都这样儿了,我们就放下过去这一些你我都不愿去回想的事,放下刘书雅这个你我都不想回忆的人,为现在身边的人考虑一下?启正当然是要为江家的人了,霍书记也不是孤身一人吧,霍书记也不想看着好兄弟们遭遇什么不测吧?我们就不要说什么复仇啊,不要说谁对谁错,为了现在的人,我们尽释前嫌,以后,启正还要仰仗霍书记多多提携,毕竟霍书记可是启正的顶头上司--”

    “江启正--”霍漱清打断江启正的话。

    江启正看着他。

    “江总可以放得下,霍某却放不下,我的妻子遭遇一切,霍漱清不会放下。如果就这样简简单单当做什么事都没有,霍漱清如何面对家人,面对妻女?已经发生的,不会因为你我一两句话就抹杀。今天,我和你坐在这里,我需要的,只是你的道歉,至于现在发生的,不是今晚我们讨论的重点,霍某也不想在这里和你讨论。”霍漱清道。

    江启正沉默不语。

    让他道歉?霍漱清脑子进水了吧?道歉就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傻瓜!

    可是,即便觉得霍漱清这样的要求很傻瓜,江启正依旧不会答应。要是在这里跟霍漱清道歉,说我对不起,我不该派人去杀你老婆?不该把你老婆置于死地?笑话!落人口实不是这么落的。

    当然,霍漱清也不会傻到让江启正就道歉就怎样。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江启正笑笑,道:“原以为有机会可以和霍书记做朋友呢,看来是没机会了,至于我家阿采,恐怕也只有望月空叹了。”说着,江启正起身,敛住笑容,望着霍漱清,“霍书记,一个人太执着了,受害的不止是自己,还有身边的人。启正奉劝霍书记不要再为了这种执念继续做无谓的事,牵累了你身边的人就不好了。这些年,想对我们江家动手的,不止一个两个,可是,没有人可以动的了我们,这次,好运也不会站在霍书记这边。若不是因为我家阿采执意对霍书记一片真诚,启正也不会和霍书记来见面谈了。霍书记想查什么就尽管查,想扳倒我们江家?不可能!”

    说完,江启正就走向了门口。

    “江总这么自信,希望这次好运可以继续站着江总那边!只不过,好运似乎总有用完的一天,江总应该祈祷自己的好运不要那么快就用完了。”霍漱清的声音,沉沉的从身后传来。

    “多谢霍书记提醒!”江启正回头,对霍漱清笑笑,拉开门。

    雪,越来越大了。

    江启正离开后,霍漱清静静坐在原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曾泉从他身后的屏风后走了出来。

    “姓江的看来把握很大。”曾泉坐在霍漱清身边,道。

    “是啊,很难对付!”霍漱清道。

    这个夜,连同整个春节,对于曾家和霍漱清来说都是极为不平常的。

    不过,苏凡的状况是好了很多,她已经可以画出笔直的线条来,心里很是欣慰,似乎距离自己重返工作岗位又近了一步。

    霍漱清的这个新春,似乎比以往更加忙碌,只不过苏凡不记得他过去是什么样了,只是觉得每天都很难见到他,原本说的可以一起去旅行的事,似乎也就搁浅了。她倒是没有什么可介意的,反正她现在还不能自己独立出行,既然总是要给别人添麻烦,那她就待在家里不要动好了。除了日常的康健,苏凡只是在家里锻炼一下行走,连大门都不出去。

    回到家的苏凡,除了日常服用的一些药物之外,根本没有再服用其他的药物,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好像脑子清醒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覃逸飞来探望她的时候,她还跟他说了自己最近的进展,覃逸飞感到很开心,非常为她开心。他也不知道苏凡服用了什么药物让她长时间昏迷不醒甚至出现间断的记忆丧失现象,不过现在看起来整个人的确是精神了许多。

    等道初七霍漱清开始上班的时候,苏凡已经摆脱了对拐杖的依赖,开始扶着家里的墙壁慢慢走路了。

    身体,是每一天都在康复中,苏凡也觉得自己的未来越来越美好了,似乎自己真的很快就能站在霍漱清的身边,和他在一起了。

    初八这一天,霍漱清去上班了,苏凡也已经从曾家院里搬回了自己的新家。她和平常一样在院子里慢慢走动着,虽然只能走很小的几步就要使用拐杖了。

    然而,就在苏凡坐在院子里休息的时候,家里的仆人说有人要见她。

    苏凡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的,自从她回家后,总有亲戚们来探望,虽然并不熟悉,可是来人每天都很多。

    “是什么人?”苏凡问。

    “一位姓江的--”仆人答道。

    “姓江的?”苏凡一愣。

    她不认识姓江的人,难道又是她忘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