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13章 她们是一类人吗
    当江采囡站在苏凡新家的客厅之时,苏凡依旧完全想不起来对方是谁,在何处见过。

    “江小姐,您是找我的吗?”苏凡问。

    “是的,江采囡,我以前在云城工作过。”江采囡向苏凡伸出手。

    云城?苏凡心里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张阿姨,不过,张阿姨是绝对不会认识江采囡的。

    “那您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苏凡问。

    江采囡看了一眼周围,微微笑了下,道:“我想,这件事还是我们私下来说比较好。”

    苏凡更加不明白了,便说:“敢问江小姐,具体是什么事吗?”

    “和霍书记有关的,还是--”江采囡道。

    说到霍漱清,苏凡就不得不谨慎了。

    “那,江小姐,请跟我来吧!”苏凡道。

    “谢谢!”江采囡笑了下,看着苏凡拄着拐杖一步步往前走,眼里被刺痛了。

    “抱歉,我速度很慢。”苏凡道。

    “没事。”江采囡望着苏凡,良久,才说,“自己这样走,是不是很辛苦?”

    “还好,已经习惯了。”苏凡答道。

    走到客厅左侧走廊的一间会客室,张阿姨推开门,扶着苏凡走进去。

    “我去端茶。”张阿姨道,就关上门出去了。

    “现在可以说了吗,江小姐?”苏凡坐在沙发上,问道。

    “霍书记他,还好吗?”江采囡却问。

    江采囡这么问,苏凡不禁对江采囡的身份产生了疑问,这种问法,说明江采囡和霍漱清非同寻常的熟悉,可是,她从未听霍漱清说过江采囡这个名字,又或者他曾经说过,她又给忘了?

    “不好意思,江小姐,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您和我丈夫,很熟吗?”苏凡问。

    “是啊,熟吗?说不清啊!”江采囡叹道。

    张阿姨敲门端着茶点进来了,然后又出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要来见你,只是因为自己内心一直很好奇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同时,”江采囡望着苏凡,嘴巴张开,却又闭上,好像难以启齿。

    苏凡越发的不解,看着江采囡。

    “江小姐,您这是--”苏凡问。

    屋子里,长久地陷入了一片安静。

    暖气是刚刚合适的温度,苏凡的羊绒披肩慢慢地从肩膀上慢慢滑了下去,江采囡起身走过去,给她拉了起来。

    苏凡看着她,总觉得江采囡好像和自己很熟,可是,她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而且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提过她认识姓江的人。

    “江小姐?”苏凡叫了声,江采囡愣愣地看着她。

    苏凡有点尴尬地笑了下,道:“抱歉,我,不知道,额,我记忆出了问题,是不是我们以前认识,我现在又忘记了?”

    江采囡好像完全不明白苏凡在说什么。

    “实在抱歉,我清醒之后忘记了很多事,后来有段时间记忆还总是恍恍惚惚的,根本不清晰。所以,要是我们以前很熟,而我忘记了什么的话,请您原谅--”苏凡解释道。

    江采囡却摇头,苏凡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我们一直没见过面,可是,我听过你很多次,看过你的一些报道。”江采囡道,“我是个记者,曾经。”

    苏凡点点头,却并不是什么赞同她的意思,只不过是礼貌而已。

    “苏小姐,我,今天来,是想和你,是想亲眼见见你。”江采囡道。

    “见我?您不是说和我丈夫有关的事吗?怎么--”苏凡不解道。

    江采囡摇头,道:“我想亲眼看看让霍书记甘愿付出一切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为了你,会付出许多许多,我感觉他也丝毫不在意那么做的后果是什么,所以,我感到,很,身为女人,很嫉妒你,非常非常嫉妒,被他那样爱着--”

    “江小姐--”苏凡道。

    “请让我说完,好吗?”江采囡道。

    苏凡只好把自己要说的话收回去。

    “当初,我离开云城的时候去见霍书记,我问他是不是有一位红颜知己,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那个时候,我知道他在保护你,我也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他很幸福快乐。而现在,他为了你,甘愿--”江采囡道,可后面的话,她说不出来。

    他甘愿去和比自己强大许多的敌人战斗,是吗?他是为了他爱的妻子,还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是其他的人,江采囡只会把这一切简单地归结为男人之间的争斗,可是在霍漱清这里,她的思考变的许多了。

    “苏小姐,你,很了不起,真的,从云城的那些事,还有后来,以至于现在,遭遇了那么多的不幸,你,很了不起!”江采囡道。

    苏凡只是看着江采囡。

    真是奇怪,平时采访那么多人,不管是什么地位的人,江采囡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词穷。是因为心存愧疚吗?说那么多,其实最想说的就是三个字:对不起!

    是的,对不起,她满心都是对不起,对苏凡的歉意,对霍漱清的歉意,霍漱清和苏凡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们遭遇的这么大的不幸,都是她的家人带来的。她想要道歉,她知道家人是绝对不会来向他们道歉的,他们现在恨不得苏凡死了,恨不得霍漱清被打倒,被关起来,一辈子就终结在监牢里。可是,她没有办法坐视这一切,她,没有办法面对霍漱清。

    嘴巴张着,江采囡却说不出话来。

    她从手包里掏出一封信,轻轻推到苏凡面前。

    “这封信,请苏小姐转交给霍书记,可以吗?抱歉,我跟你提这种要求--”江采囡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江采囡,又看看眼前的书信。

    江采囡微微笑了下,道:“你放心,不是炸弹,也不是,不是情书。”

    苏凡看着她。

    “我以前,包括现在,我一直都很仰慕霍书记。”江采囡说着,脸颊上飞起两团红云,“我一直觉得他就是我寻找的人,是我想要执手一生的人,可是,他以前没有对我动过那种念头,现在也没有,我想,他的眼里心里从来都是只有苏小姐你一个人吧!只可惜,我没有早点遇上他,没有在你占据他的心之前遇上他。”

    虽然只是这几句话,苏凡却觉得江采囡真是很不一般。

    许多的女人,就算是她,面对着自己仰慕的男人的妻子的时候,也不会这样坦然的说出心迹吧!

    所谓心底无私天地宽,大概就是江采囡这样的。

    虽然不清楚江采囡和霍漱清曾经有过什么样的交往,可是,苏凡此时并没有嫉妒江采囡,心底却生出深深的好意。

    “我很敬佩您,江小姐!”苏凡道。

    “为什么?”江采囡一愣,忙又说,“苏小姐别这么说,其实--”

    苏凡摇头,道:“一个人可以如此坦诚自己的感情,并不是许多人都可以做到的,就这一点,我相信江小姐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江采囡却是真的愣住了,望着苏凡,道:“你,不怕我对霍书记有所图谋吗?”

    苏凡笑了下,道:“不会。”

    “为什么?”江采囡真是懵了,这个苏凡,不会是脑子坏了吧?

    “有所图谋的人,不会是江小姐这样的。”苏凡道,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当初我在云城见到他妻子,额,前妻,孙律师的时候,我,我真是,很心虚,心虚的不行。虽然我这么对比不见得恰当,可是,处境好像都是差不多的吧!”

    江采囡点点头。

    “从江小姐和我说话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得出,您对我丈夫的情意,也能感觉得出您的心境。说实在的,您和我说您仰慕他,我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我也很仰慕他,从过去一直到现在,哪怕是我忘记了我们的过去,哪怕是我重新来认识他,也是一样没有办法不去仰慕他,一样没有办法不去爱他!”苏凡说着,顿了下,面带温柔的笑意,“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对不对?会让人情不自禁去爱,即便是在一群人里,他也总是那么的耀眼,让人无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没有办法--”

    江采囡点头,脸上也是深深的笑意。

    “看来,我和江小姐是一类人呢!”苏凡微笑道。

    苏凡这么一说,江采囡的笑容僵在脸上。

    她们是一类人吗?

    如果不是,怎么都会爱上他?即便是和他分开,也一样无法忘记他?

    想到此,江采囡不禁笑了,道:“苏小姐以后可不能这样宽容对待其他仰慕霍书记的女人,因为,很容易有人会欺骗你的善良,趁机而入的。”

    苏凡却摇头,道:“我不想限制他什么,虽然我们结婚了,可是,他依旧是自由的。如果他不爱我了,或者他找到了更值得他爱的人--”

    “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他,苏小姐!”江采囡却打断了苏凡的话,苏凡看着她。

    “因为你一旦放弃了,就再也追不回来了,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给你了。爱情是自私的,不要让任何人进入你们的感情世界。”江采囡道,“你能这样宽容对我,我很感谢,可是,你是他的妻子,是这个世上现在唯一对他拥有权力的人,请你好好珍惜这份权力,让他幸福!”

    “婚姻是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该如何让婚姻幸福,也没有人知道。可是,既然拥有了,就想办法让这份婚姻成为维系两个人一生幸福快乐的纽带,不要轻易放弃。”江采囡接着说,“不要说他是自由的,不要说他找到了更值得爱的人就放手,努力让你自己永远成为那个值得他爱的人,值得他付出的人,苏凡。因为,他是不会轻易放弃你的,也请你不要让他成为厌倦婚姻的理由,好吗?”

    “江小姐?”苏凡愣愣地叫了声。

    江采囡摇头,道:“抱歉,和你说这些没头脑的话。”说着,江采囡起身,苏凡要起身,江采囡却抬手止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