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22章 她的幸福就是他
    “我也许不是很了解你,也不是很了解他,可是,我知道一点,如果两个人不能坦诚交流,不能把自己内心的困惑和疑虑说给对方,对方很难知道。你说没有几个人了解自己,更谈不上了解别人,既然你自己都觉得并不一定了解自己,又怎么期待对方知道你内心的想法,知道你的痛苦和无助?”苏凡道。

    是啊,她不就是这样吗?拼命隐藏着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只是为了让身边的人安心,只是为了不让身边的人再为她担心。可是她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她到底害怕什么恐惧什么,似乎都是秘密,即便是自己最亲密的爱人都不知晓。

    人啊,想要藏心事,其实真的再也简单不过了,只要你真的想去隐瞒。

    方希悠沉默不语。

    “如果想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想把你的想法让他知道,就开口和他坐下来好好聊聊。现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很忙,忙的没有精力再去试探别人的心意,特别的是身边伴侣的心意。你觉得他心里有别人,可是,你并没有真的发现那个女人存在,是不是?也许只是你的臆想,也许只是因为你们两个人分开太久,让你产生了臆想,你以为他是喜欢了别人才不在意你的心事,也许他根本就不是那么想的。也许你们两个人都在等一个开口的机会,让对方走进自己心里,让自己走进对方心里的机会。”苏凡望着方希悠,认真地说。

    “我知道你们是青梅竹马,可是即便是青梅竹马,也未必完全了解彼此,是不是?”苏凡继续说,顿了下,她说道,“你们结婚的时间并不长,如果你们之间真的有什么问题,或者误会,早点坐下来谈,把话说清楚,事情可能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复杂。是不是?”

    方希悠笑了下,喝了口酒。

    “我相信他,你也应该相信他,因为他是你爱的人,是你选择牵手一生的人,如果连都不相信他,未来的人生,你们怎么走下去?”苏凡道。

    良久,方希悠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苦笑了下,道:“也许,你说的对,我和他,的确是该好好谈谈的--”

    “当然啊!”苏凡道。

    “可是,很多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说出来的。”方希悠道。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苏凡道。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她。

    “很多事,在别人看起来很难的事,你都做的很好,很多人都喜欢你,应该说凡是认识你的人都喜欢你尊重你,也许那些人你不一定全都认识,可是,没有人觉得你方希悠不好,没有人觉得你不好相处。像你这样完美的人,我没有遇见过,只有你,所以,我相信你可以做到。”苏凡说道。

    苏凡的话语如此诚恳,有那么一瞬间,方希悠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把她当做情敌实在是不该。在她和曾泉的问题里,苏凡是没有错的,苏凡既没有和曾泉发展过男女恋情,也没有利用曾泉对她的好感做过什么。在苏凡这里,曾泉只是朋友,后来这个朋友变成了哥哥。她说她相信曾泉,这种信任,方希悠也相信是基于苏凡和曾泉之间亦兄亦友的感情,而不是爱情。如此一来,她是不是太小气、心胸过于狭窄了?

    “如果不能真诚地交谈,你的心意如何传达到对方的心里?”苏凡说完,放下酒杯就出去了。

    方希悠看着那扇关上的门,陷入了深思。

    自己的问题,只有自己解决,可是,她和曾泉之间的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了?

    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摇晃着。

    记忆,回到了那个夜晚。

    那是四年前,她和曾泉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冷不热、不近不远的相处着,不是恋人,不是亲人,是说不清的关系。

    他们最好的朋友,苏以珩结婚了。那场婚礼来的极为仓促,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苏以珩为什么突然之间就结婚了。三个人的平衡,在那一刻被打破了,留下他们两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对方。

    未来,在何方,他们究竟是该往前走,还是分开?

    而那时,曾泉去了一个叫云城的地方,一个北方的城市,江宁省的省会。她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去那里,以前他可是在纪委给她父亲做秘书的,虽然不是第一秘书,却也是极为亲近的,那时父亲为了培养曾泉。可是突然之间,曾泉就去了云城,一去就是好几个月。

    和以往一样,她会和苏以珩一起去探望曾泉,或者她单独去,作为他的发小去探望。她以为他久久不回京是因为在外面有了喜欢的人,可是去了才发现一点迹象都没有。

    一切,似乎和以前一样,平淡如水,平静的跟死海一样。

    可是,苏以珩结婚了,她的心,有些没法安定了。

    她知道苏以珩是不想再继续三个人的局面了,三个人的关系,总要有一个人先退出,所以,苏以珩先退出了。可是,苏以珩的退出,并没有让她和曾泉走近多少,他们依旧和以前一样。

    那阵子,好像局势有些麻烦,父亲变得极少回家,好像总是在单位加班,看了新闻才知道父亲派了很多人在全国巡查。

    父亲的工作总是很忙,这一点,她很适应,从小就清楚。生在那样的家庭里,国事和家事总是交织在一起,她明白。只是,那个夜晚,父亲回来后把她从床上叫醒了。

    “你和阿泉,怎么打算的?”父亲问。

    “没什么打算。”她坐在沙发上,抱着靠枕打哈欠,乌黑的长发垂了下来。

    父亲的神情有些严肃,她并没有觉得意外,父亲总是那样,因为工作的缘故,父亲看起来让人并不容易接近。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她不明白,问道。

    “你和阿泉这么多年,也该有打算了,别拖太久。我听说颖之那边,夫人好像有点中意阿泉--”父亲说着,望着女儿,方希悠沉默了。

    “以珩结婚了,你和阿泉两个人,如果没打算要继续发展,那就早点断清楚。我也知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说断也不可能真的断了,不过也要说清楚,你们以后是打算怎么办,总得有个准话儿,也别再拖了。”父亲道,“颖之的事,你也知道,夫人也是别的人没看上,阿泉呢,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很不错的,夫人有那个想法,也是很正常的。毕竟颖之年纪也大了,出了之前那样的事,夫人肯定是想着在圈子里给她找一个。”

    方希悠不语。

    谁都知道她和曾泉的关系,因此也没有人会真的打她或者曾泉的主意,他们两个人,好像这辈子就是注定要在一起的,没有任何悬念。而颖之一直爱着一个人,为了那个人跟着去了美国,在美国发展,结果两个人感情出现问题--当然,他们的感情问题从来不简单是两个人的问题,还有很多,特别是颖之的父亲出现升迁的动作之后--她的父母就劝她回国,直到和那个男人彻底分手了,颖之才回来。在他们这一个圈子里,曾泉不管是家教还是人品,又或者是个人的才干,各个方面都是佼佼者。颖之和曾泉也是关系要好的朋友,她的父母喜欢曾泉也是事实。

    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好像是要有个决断了。

    可是,感情的事,又岂是她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

    不过,父亲的提醒,的确让方希悠引起了警觉,她必须想办法来应对这件事,首先当然就是打探曾泉和孙颖之双方的意愿--尽管他们的婚事并不一定是由他们的意愿决定,可是他们的想法也会有很大的决定因素--

    方希悠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要为了得到曾泉而战斗,她也要保卫自己多年的爱。

    “你自己好好想想,阿泉是个好孩子,颖之又是你的好朋友,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你要想清楚。总之别拖太久了!”父亲道。

    方希悠点头,放下抱枕就准备回房间睡觉了。

    “希悠--”父亲叫了她一声。

    “爸爸,最想看到的就是你可以得到幸福,嫁给自己最爱的人,得到你最想要的幸福。可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爸爸不想看着你受伤,明白吗?”父亲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注视着她,道。

    “我明白,我明白!”她说。

    是啊,她明白,她怎么会不明白呢?她的幸福就在曾泉的身上,她唯一的幸福就是曾泉!如果没有曾泉,她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于是,方希悠开始了守护自己爱情的战斗。

    可是,因为对手是孙颖之,这一场战斗对于她来说就变得异常艰难。

    当然,首先,她就要去了解孙颖之本人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孙颖之的个性,方希悠是很清楚的,那个倔强不是一般人可以说得动的,就算是她的父母也是很难说动她。只要孙颖之自己没有这个想法,她的父母就很难强迫这一场婚事,那难度对于方希悠来说就小了许多。其次,就是曾泉了,她现在真的很不明白曾泉的想法。她,不止是她,其实所有人都认为曾泉是为了苏以珩一直在这一段三个人的关系里谦让着,而现在苏以珩彻底退出,那么他们两个人就该走到一起了,不是吗?而曾泉迟迟没有动作,这让她很是担心,心里也完全没谱了。

    父亲说的对,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可是,如果另一方没有动作,那就真的是悬了,她怎么会不明白?

    让她去跟曾泉谈吗?她怎么说?

    爱情之中,先爱上的那个,付出最多的那个,注定是受伤最重的。她很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很多时候,她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自己选择别人,而不是曾泉的话,未来会怎么样。可是,那样的未来,她完全想象不来。

    苏以珩曾经对她说,她的人生就是和曾泉连在一起的,不管对她,还是对曾泉,这样的命运似乎没有办法改变。两个人的生命,就像是两盘绞丝一样,随着时间的延续,越缠越紧。因此,她无法放弃曾泉,她没有办法不爱曾泉,哪怕他说“希悠,我们还是好朋友”。同样的,她也无法想象万一曾泉爱上了别人,和别人结婚了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