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25章 男人之间很正常
    冯继海没办法来劝霍漱清什么,只有顺从他的意愿。

    “霍书记,少抽一点。”冯继海道。

    霍漱清没有说话,拿着烟和打火机就走了出去。

    红墙绿瓦,走廊里那墨色的柱子,在明朗夏日里显得越发光彩,可是,霍漱清的心里,依旧看不到阳光。

    从他的办公室出去不到三分钟就到了湖边,绿树成荫,水波荡漾,他掏出烟,却没有点着,只是不停地按着打火机。

    他想成为苏凡第一个倾诉的人,他想成为她在第一时间会想到的人,他以为他们之间现在一切恢复了正常,可是,显然这些正常只是他自己的幻想,是他看到的假象。

    可他不怪苏凡,一点都不怪她,这不是她的责任。

    如果他做的足够好,如果他做的让她足够信任,让她可以对他卸下心防,她怎么会一直在他面前假装自己一切都好呢?

    她是不想让他为她担心啊!他怎么会不明白?可是,为什么她要这样呢?他情愿她像个小孩一样在他面前撒娇,没心没肺的,不计后果地和他说着她的心事,就像曾经一样。可是,为什么他们之间改变了,变成了现在这样?现在这样,是说明他们的爱更加深厚了,还是,她开始对他有了隔阂,她开始为了让他开心而刻意隐瞒自己的真心?

    苏凡,我不想我们之间变成这样,真的不想。如果两个人各自闭上心门,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之间的隔阂,会变得越来越深,我们之间,会越来越疏远,你明白吗?

    湖面上,清荷随着清风而轻轻摆动,荷香四溢。

    “霍书记?”冯继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霍漱清猛地回头,冯继海注意到他眼里的意外,知道自己是把他的思绪打断了,便忙说:“苏凡打来电话--”

    “什么事?”霍漱清问。

    “她说有事想和您商量,不知道您今晚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冯继海把苏凡的话转给霍漱清。

    “是不是我们该走了?”霍漱清问。

    “嗯,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冯继海道。

    “手机给我。”霍漱清道,冯继海便赶紧把他的手机给他。

    霍漱清把烟和打火机递给冯继海,接过手机。

    冯继海跟在霍漱清身后,小心地打开香烟盒看了下,里面的烟,一根都没少。

    霍漱清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在家吗?”接通了电话,霍漱清问。

    他的声音依旧温柔,苏凡的心里暖暖的。

    “嗯,刚从我嫂子那边过来。”苏凡道,“呃,我想和你商量件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晚上十点半左右可能就回来了。”霍漱清道,“是很重要的事吗?”

    他希望她和他说的是徐医生说的那件事,虽然他不是第一个听到的人,可是至少她会主动想起来和他谈,这也是个好的信号!

    “嗯,我等你,你别太累了,记得吃饭。”苏凡道。

    “我知道,我会尽量早点。”霍漱清应道。

    手机,挂断了,霍漱清的心里,渐渐地轻松了起来。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也真是想多了,怎么现在这么敏感?

    她还是爱你的,只是那丫头啊,太爱了啊!

    是啊,因为太爱了,就会那么在意对方的想法和感受,就像他一样,他也是不想她为他担心,所以很多事都不会和她说。隐瞒实情,不也是爱的保护吗?

    他竟然一时之间没有想通,竟然因为她的这种保护而--

    太矫情了,真是太矫情了!

    “小冯,下周我申请休假,你和江宁那边联系也一下,我们回去一趟。”霍漱清道。

    “霍书记,您是具体要去哪里?”冯继海忙赶上来,问。

    霍漱清便和他交代着,冯继海一一记了下来。

    他,要带着苏凡重新走一遍过去的路,那是他们爱的记忆,或许别人并一定理解,可是,江宁,云城,松鸣山,还有那一片芦苇荡,在他们的生命中,见证了他们曾经相爱的岁月。而现在,他们需要再度重温一遍。

    下午的时候,苏凡给曾泉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曾泉却没有接,是苏以珩接的电话,说曾泉喝多了,睡着了。

    “我嫂子,在吗?”苏凡问苏以珩。

    “呃,希悠不在,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在忙。”苏以珩道。

    苏凡“哦”了一声。

    “他们两个,怎么了?你知道吗?”苏以珩问苏凡。

    “我哥没和你说吗?”苏凡问。

    “没有,他只是过来我这边拉着我陪他喝酒,什么都没说。”苏以珩道。

    事实上,苏以珩觉得曾泉和方希悠可能有什么事,可是,两个人谁都一个字不说,他也问不出来。

    希悠啊希悠,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总,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哥吧!他可能,是心情不好。”苏凡道。

    “嗯,我知道。”苏以珩道。

    其实,他还是爱嫂子的啊!苏凡心想。

    因为爱,心里总是会那么在意。

    可是,相爱的人,为什么总是要这样伤害彼此?

    难道要伤害到再也没有机会回头的时候,才知道后悔吗?

    苏凡静静坐着,手机亮了,一通电话进来,而手机页面上是霍漱清和念卿的照片。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珍视的,而她,也要为了她最珍爱的人勇敢起来。

    曾泉一直没有回家,苏凡也是很担心。这几天父亲不在家,曾泉突然回来又突然消失,罗文茵虽然一直不干涉曾泉的事,可是今天也觉得怪怪的,因为今天方希悠在家,而曾泉回来了又离开,这说明是有问题的。

    心里没说出来,可是罗文茵已经猜到是出了事了,要不然不会出现这么反常的情形。

    和曾泉结婚以来,方希悠多数时间是不在曾家这边待的,除非曾泉回来或者在一些关键性的日子,比如节日或者曾元进和罗文茵的生日等等。但是,只要曾泉回来,哪怕是只回来半天,方希悠一定会回到曾家来,为曾泉置办这个那个。

    尽管罗文茵也觉得这小两口结婚以后长期分居也不太合适,可是她毕竟是后妈,也不好说太多。而且,她一直都觉得方希悠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不管是什么事,总有自己的打算,她这个后婆婆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才不会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在这个家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什么事该做什么话该说,罗文茵是很清楚的。虽然她的心里很担心曾泉,虽然两人不是亲母子,可是曾泉对她很好很尊重,她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曾泉的,打心眼儿里希望曾泉可以幸福。看着曾泉和方希悠这几年的样子,罗文茵也是心里很不舒服。

    方希悠的事,罗文茵是真心高兴的,毕竟这对曾家对曾泉都是好事。虽说曾元进、曾家同首长家的关系亲近,可是方希悠能给夫人做秘书,更让这种关系牢固起来。可是,曾泉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又走了?这--

    想了好久,坐立不安的罗文茵打算去找女儿打听一下内情,因为女儿刚才一直和曾泉方希悠在一起,苏凡应该知道一些事。

    等着苏凡去把念卿从学校接回来,罗文茵张罗着家里的仆人准备好了晚饭,因为曾泉回来了,家里就准备了很多的饭菜--每次曾泉回来,罗文茵都会安排厨房为曾泉特意准备他喜欢的饭菜,今天当然也是同样--罗文茵对曾泉的喜爱和关心,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也是因为这样,方希悠对罗文茵这个后婆婆也是恭敬有加,别说是罗文茵的生日这种特殊日子,就是平时,方希悠也总是会为罗文茵送一些小礼物或者一起逛街买衣服什么的。

    然而,当苏凡回来后,罗文茵问及她对曾泉和方希悠的情况,苏凡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不是真的出事了?”罗文茵小声问。

    “我下午给苏总打电话,他说我哥在他那边喝醉了。”苏凡道。

    “他为什么喝醉了?”罗文茵问。

    苏凡微微张嘴,却又没说出来。

    “你这丫头,真是急死人了。”罗文茵道。

    “男人之间喝酒不是很正常嘛!”苏凡道,“我哥和苏总是哥们儿,喝醉了也没什么--”

    “他们两个和你说过什么吗?”罗文茵打断女儿的话,问道。

    苏凡心里是很为兄嫂着急的,可是她不想让母亲也跟着担心,便说:“妈,夫妻之间有点小矛盾不是很正常吗?您别想太多了,他们不会有事的。”

    “你可别骗我,要是他们两个和你说了什么,你一定要和我说--”罗文茵道。

    “您可真八卦!”苏凡笑着说。

    嘴上这么说,可是苏凡也知道母亲这是太关心曾泉和方希悠了,想起曾泉当年在云城和她说的那些事,说他后妈对他很好什么的,苏凡的心里也猛地一热,抱住母亲的肩,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

    罗文茵一下子没明白女儿这怎么回事,瞬间之后,心里也温暖起来。

    这才是母女,不是吗?

    “你这丫头--”罗文茵说着,眼眶却热了。

    和苏凡相认以来,两人的关系一直没有办法亲热起来,有时候即便是亲近了,可是也感觉有些刻意。倒是苏凡昏迷醒来后,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起码在对待罗文茵这方面变了很多--好像完全没有再排斥罗文茵,也没有因为共同生活时间过短就冷场,反倒是什么都开始说了。

    现在苏凡这样主动拥着靠着罗文茵,在罗文茵记忆中是第一次两人如此亲昵,怎么不让罗文茵热泪满眶呢?

    苏凡什么都没说,可是她知道罗文茵这么多年以心换心,得到曾泉内心的承认。虽然知道这个事实,可是苏凡根本不知道罗文茵是怎么关爱曾泉的,罗文茵没有说过,曾泉当然也没有提过。今天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罗文茵的做法,这才真正体会到了“以心换心”这句话的含义,才知道罗文茵是多么不易,才明白罗文茵对曾泉的关心真是事无巨细。

    人啊,想要得到别人的善意,就对别人善意多一些,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别人的友善真诚回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