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28章 绝对不是好事
    “他那么好,他怎么可以不幸福不快乐,怎么可以--”苏凡的抽泣声,让霍漱清的思绪又回来了。

    “你别担心,改天我找他谈谈?”霍漱清安慰道。

    苏凡点头。

    “他们,不会--”苏凡又问。

    “离婚吗?你是这个意思吗?”霍漱清问。

    她点头。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和孙蔓离婚是那么的不容易,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最后如果不是孙蔓自己愿意放手,他们之间恐怕不知道要持续拉锯战多少年。而曾泉和方希悠的婚姻更复杂,牵涉的关系更加复杂,离婚当然是不会的,就算是想,也很难。

    “不会的,他们不会走到那一步,他们现在可能是有一些误解--”霍漱清道。

    “你说,他们这样青梅竹马的夫妻也会误解对方吗?不是对彼此已经非常了解了吗?”苏凡却问。

    “这个世上,很难有一对夫妻是真的完全了解对方的,因为很难有,所以我们需要交流需要沟通,把彼此心里的想法说出来,让对方知道,这样才不会让误会存在。”霍漱清道。

    苏凡沉默了。

    如果不能真实地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怎么把心意传到对方的心里去?

    她不是这么和方希悠说的吗?

    “丫头--”他轻轻叫了她一声。

    苏凡抬头。

    “我们,也不要隐瞒,好吗?”他说。

    是啊,他不想她有什么事瞒着他。倒不是想管天管地,不是想干涉她的自由,可是--

    也许他就是想管吧,他就是这么自私吧,他就是想要知道她的一切,想成为她唯一情愫的对象,而不是--

    苏凡低下头,良久不语。

    他只是静静注视着她。

    卧室里,一片安静。

    “我,害怕回到榕城,我不敢回去--”她说。

    霍漱清的眼里,闪过喜悦的神色,一闪而过。

    他不是为她的害怕感到高兴,而是为她终于跟他开口了,不用他问,她终究开口了。

    “丫头,我陪你一起回去,好吗?这周末,我们就回去。”他拥住她,道。

    苏凡看着他。

    “丫头,对不起,我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陪在你的身边,让你不再遇到任何的危险,保护你的安全--”霍漱清道。

    他深深地注视着她,眼里的歉意和内疚,那么重,苏凡看得出来。可是,她怎么舍得他继续这样自责?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真的。”她抬起手指轻轻按在他的嘴唇上,打断了他的话。

    霍漱清静静望着她。

    “没有人可以预见明天会发生什么,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让它发生了吧,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能让那些已经发生的不好的事来影响我们的现在,是不是?”苏凡道,“所以,你以后就别再这样责备自己了,也不要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去。”

    霍漱清拥住她,沉默不语。

    “徐医生和我说,要给我做催眠,让我重新回到那个环境里,让我自己扭转局面,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战胜内心的恐惧。”苏凡道,“我今天和她商量了,不过还没有决定怎么做,她说这种催眠术也是有风险,因为有些病人被催眠后就回不来了,会加重病情,必须做很多次才有效。”

    “没事,丫头,我会陪着你,不管是做催眠,还是回榕城,我都会陪着你,陪你一起走。”他注视着她,握住她的手。

    苏凡甜甜一笑,依偎在他的怀里。

    霍漱清对催眠术并不是很了解,他也不懂怎么让苏凡回到事发的场景里去扭转局面,不过,他感觉应该是属于一种自我救赎的心理暗示吧!

    心理暗示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他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他自己并没有这样的经历,可是,他现在想的是,苏凡该回去榕城,还是直接进行催眠?

    “周六,咱们下午就回去吧,怎么样?”他问苏凡。

    “回榕城吗?这么快?”苏凡道。

    “嗯,我们先回去试试,如果我们自己可以解决就最好了,毕竟催眠术也是有风险的。不过,到时候可以让徐医生跟我们一起去,要是临时有什么意外,她可以处理一下。”霍漱清道。

    苏凡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只要能解决问题就好,她再也不想躲避了。

    她点头。

    霍漱清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我们睡吧,明天我和徐医生联系。”

    “可是,我哥那边,我们怎么办?”她问。

    霍漱清想了想,道:“没事,我来处理,我找他们两个谈。希悠可能这两天就去我们那边上班了,到时候我可以找她,不过我明天还是先找个时间和曾泉谈谈吧!”

    苏凡点头,道:“可是,你那么忙,再来处理这种事,太--”

    “我来处理比你更好一点。”霍漱清道,“毕竟我是过来人,以前的一些经历,可能会对他们有所帮助。你们都太年轻,经历太少,对于一些事的理解,可能更偏向,诗意一些,更教科书一些,可是,在处理感情问题的时候,诗意和教科书都是没有用的。”

    苏凡嘟着嘴,道:“你就是实战经验丰富哦?”

    霍漱清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这是吃醋了,小脸鼓起来,嘴巴撅着,真是,可爱死了。

    他笑了,狠狠地亲了下去。

    苏凡支吾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只有配合着他。

    夏日的夜晚总是那么短,好像才刚刚躺到床上,天色就已经开始要亮了。

    他再一次进入了,如同火热的刀片切开奶酪一般的坚定,包裹在温暖的世界之中,再也不想离开。

    古人有诗云“斜风细雨不须归”,这样美好的感受,霍漱清怎么舍得结束?

    一番激战之后,苏凡这下算是彻底被掏空了,再也没有力气说话,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霍漱清眼底嘴角都是欢喜满意的笑意,亲了下她的眼角,就躺在她身边了。

    可是,距离他的起床时间没有多少了,何况他的大脑皮层还是持续兴奋活跃之中,一点睡意都没有,就躺在她旁边思考问题。

    江家那件事,最近大家开始歇了下来。江启正被停职,调查还在进行,虽然还没有结束,可是江启正那里看起来应该是很不妙的。毕竟事情已经做了,即便是他把责任都推到了下属的身上,可并不能完全洗清自己的嫌疑。至于江采囡的三叔,似乎更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事情进展到现在,虽然依旧是例行的检查和督导,可是发生的这么多是已经引起了很多方面的不满。江启正的问题,又不只是他一个人这里才有的,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是如此。每家国企改制,不论大小,都出现过资产贱卖或者流失的事实,只是程度的问题,并不是有或者没有的问题。如果针对这一点对江启正来动手的话,岂不是让很多人都开始有了人人自危的感觉?在眼下这个局势里,造成广泛的不安和动荡是非常不利的。

    于是,有声音就说,已经查清事实、移交司法立案的,抓住这些赶紧审,给个交待就够了,何必扩大打击范围?

    除了江启正,江采囡的三叔就是江家的支柱了,虽然同和作为江采囡父亲的二哥身在军界,可是江采囡父亲似乎并没有牵涉过多的经济问题,而江采囡的三叔也许是因为年纪轻胆子大吧,成为了一个重点的对象。江家多人都是军界人士,互相之间利益联通。可因为是军界,霍漱清也没有办法调查,曾元进便把这方面的任务交给了曾泉的小舅叶承秉,由叶承秉来主导军界的调查。

    想要推倒一座高山,即便是用火箭炮去攻击也很难做到。江家根基深厚,别说是要扳倒江家,就算是把江启正和他三叔绳之以法,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

    事情,于是就这么拖延着,谁都是一团压力顶在头顶上。

    这件事,只有参与者们才知道详情和进展,而苏凡和母亲都是不清楚的。

    除了这件事,就是曾泉和方希悠的事情了。

    霍漱清起身,去冲澡准备过会儿就要上班去了。

    曾泉和方希悠的婚事,不止是他们两个人实现了青梅竹马的婚约,更是曾、方两家力量联合的表现,这对两家的关系稳固至关重要,因为曾元进和方慕白才会非常重视。方慕白对曾泉也是一直都在认真培养着的,和方希悠、苏以珩不同,曾泉一直是在国内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就去给方慕白做秘书,一直在纪委系统混着。虽说方慕白十分喜爱曾泉,可是对曾泉也是相当严格,甚至比覃春明对他霍漱清还要严格许多。

    后来曾元进把曾泉从纪委调出来,放到地方去锻炼,从基层开始,甚至那阵子还在云南边疆工作,可见这一家对曾泉给予了怎样的希望。再说方希悠,从小就是天资聪颖的方晓悠早就是各个世家想要攀亲的对象,这不止是因为她的姓氏她的爷爷,更是她自身的优秀。特别是在新首长御极以来,方家同孙家的关系,让方希悠的身价倍增。如今方希悠又要去做夫人的秘书,这不仅是对她个人能力的肯定,更是方家地位的彰显。在这个时候,要是方希悠和曾泉出现什么问题--绝对不是好事!

    可是,好或者不好,这都是两个人是感情事,霍漱清虽然也很希望曾泉和方希悠好好过日子,没有什么矛盾和风波。可是,经历了和孙蔓的婚姻之后,他现在觉得当事人双方的感受更加重要,为了联姻而牺牲两个人的幸福,实在是--

    尽管心里这么想,可是霍漱清还是不能让岳父和方慕白知道这件事,他决定自己先去和曾泉方希悠谈谈,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了解清楚他们两个人婚姻的问题。这么一想,霍漱清突然觉得自己怎么变成妇联的了?

    管它什么妇联不妇联的,不能让曾泉和方希悠走上他和孙蔓的老路,这是最重要的。

    一个人要是婚姻不幸福,真的会影响到很多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