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29章 跟机器人一样
    曾泉和方希悠这样的状态,就算真的过不下去了,想离婚也几乎是很难的,所以,还是早点帮他们解决问题,别让他们走到离婚的地步吧!真要说离婚了,那就是没有办法回头的事,即便是各方压力让他们没有离婚,给他们的婚姻也只是一个残破的形式而已。

    然而,苏凡在曾泉方希悠婚姻的问题里有多少的份量?霍漱清根本不清楚。他不希望苏凡是他们婚姻失败的原因,真的不希望!

    时间,流逝着,霍漱清冲完澡,换好衣服,已经到了快要出门的时候。

    曾家的勤务人员每天早上都会在霍漱清出门前为他做好早饭,曾元进在的时候,翁婿二人早上一起吃饭一起出门,有时候曾元进就直接坐着霍漱清的车子去红墙,还笑着说自己这是践行绿色交通、是在保护环境,毕竟少开一辆车就少排放一些汽车尾气。

    今天,霍漱清吃早饭的时候问起家里的勤务人员,昨晚曾泉回来了没有,结果说没有。

    霍漱清的眉头微微蹙动着,拿起手机准备给曾泉拨,看了下时间还是放下了,等稍后去了办公室再说吧。

    办公室里,依旧是堆积如山的文件和报告等着他来审阅,霍漱清喝了口茶,就开始工作了。他的时间表,被冯继海排的满满的。

    “中午有安排吗?我要和曾泉见个面。”霍漱清问冯继海。

    冯继海赶紧查时间表,道:“1点10分到30分中间有20分钟的时间--”

    20分钟?够吗?

    霍漱清停下笔,想了想,道:“你给曾泉打个电话,约一下。我怕他又回去。”

    冯继海忙用霍漱清的手机给曾泉拨电话,曾泉正在跑步。

    “曾市长,霍书记中午想和您见个面,1点10分到30分,您有安排吗?”冯继海问。

    曾泉一看手表,道:“好吧,那我们在哪里见面?你们决定好了给我发条短信。”

    说完曾泉就挂了电话。

    “曾迦因,你等等我--”他朝着前面已经跑过去的妹妹喊道。

    中午的时候,霍漱清和曾泉在自己的办公室见了面。如果去外面哪里,警卫人员要先去准备,难免动静太大,霍漱清也不喜欢那样。何况曾泉是他的大舅哥--尽管他的年纪更大些--两个人在他的办公室见面也没什么奇怪的,而且他中午实在是很忙,就连这点时间都是抽出来的。

    曾泉却不知道霍漱清找自己来做什么,对于霍漱清,曾泉从来都是不排斥的,一点都没有看不起--他是看不起很多人,很多那些拜会父亲想求得升迁的人,他是很看不起的--对于霍漱清,他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是英雄惜英雄吧,尽管他知道自己也不算什么英雄。即便他们两个人曾经爱过同一个女人,即便他知道他心里曾经爱过的那个人为了眼前这个男人付出了许多许多,从很久以前开始她就在为这个男人付出,即便他那个时候是爱她的,可他丝毫没有恨过霍漱清,没有恨霍漱清得到了她全心全意的爱。或许,就是因为苏凡的缘故吧,就是因为他和霍漱清有过同样的心境,用同样的眼神注视过一个人,他才会觉得霍漱清比很多人都要更亲近,更愿意接触吧!

    身在那样的家庭,在官场浸淫这么多年,曾泉很清楚一个人想要从政,个性太过突出的话,是很要命的,非常不可取的,会很难融进一个圈子。可是他没有办法,或许就是因为出身在优渥的家庭,他的个性难免高傲,遇着很多人都是打心眼儿里爱理不理的,就像当初在榕城的时候对待高岚一样。见着自己厌烦的人,他是很难有耐心和颜悦色的。只不过,这些年下来,这种高傲,已经在他身上收敛许多了。

    只是,对于霍漱清,不管是过去的曾泉,还是现在的,似乎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尊重。

    是的,他尊重霍漱清,敬他如父兄--尽管他是苏凡的哥哥,是霍漱清的大舅哥!

    人的感情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和血缘无关,和辈分年纪无关。

    曾泉是知道霍漱清时间很紧张的,为了不耽搁事儿,他提早到了霍漱清办公室,等着他忙完了回来,自己就坐在他的办公桌边上拿着霍漱清桌头的照片看着。

    照片里,是苏凡和念卿!

    曾泉苦笑了下,放下照片。

    等霍漱清回来,曾泉已经等了一会儿了,霍漱清看了一眼茶几上摆着的茶杯,就让秘书出去了,自己给自己添了杯水。

    “等很久了吗?”霍漱清喝着水,问曾泉道。

    看起来他是很渴,喝水的速度很快,曾泉看得出来。

    “刚来一会儿,随便看了看。”曾泉说着,走到沙发边坐下,环顾四周,笑了下,“这里好像还不错,我喜欢这窗外面的花儿。”

    只是一句闲话而已。

    “你找我什么事儿?”曾泉问。

    “希悠要过来这边了?”霍漱清坐在曾泉对面,问。

    曾泉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旋即却又笑了下,道:“这事儿谁都知道了吧?”

    “你,是怎么想的?”霍漱清问。

    “好事儿,正好发挥她的特长,也给她找了点事儿做做,总比一天到晚逛街玩儿的好。”曾泉道。

    霍漱清看着曾泉,一言不发。

    “怎么了?干嘛这么严肃?出什么事儿了?”曾泉哪里知道方希悠和苏凡聊过的事?哪里知道苏凡也同样和霍漱清说了?

    “别拐弯抹角了,我们就直说吧!你想问什么?”曾泉道。

    “你和希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霍漱清直接问道。

    曾泉不语。

    “抱歉,我不该和你说这件事,只是--”霍漱清道,顿了下,接着说,“你要是对她有什么意见,就最好和她说清楚,这样憋在心里--”

    “我没意见,什么意见都没有--”曾泉却说,霍漱清听得出来,曾泉是在说气话,从他的语言和表情都能知道。

    “这些话,其实也不该是我和你来说的,可是,好像现在除了我,也没人合适来说这些。”霍漱清打断了曾泉的话,认真地说。

    曾泉的神色也不禁认真了起来,他不知道霍漱清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希悠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我感觉的出来,她对你是一心一意的。”霍漱清道,“她看你的眼神,和你说话的语气,都是因为很爱你。抱歉,我也不想让自己这么婆婆妈妈,说这种话--”

    曾泉笑了,道:“是啊,你今天很奇怪,这么八卦的。”

    “爱是双方面的,曾泉。”霍漱清道。

    曾泉愣住了。

    “两个人结婚的原因有很多,可是,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结婚,婚姻之中没有爱,这样的婚姻,只不过是死水一滩而已。如果两个人不爱对方,或者说,婚姻缺乏足够的爱来维系,两个人出了问题,也就没有意愿去沟通,不愿去处理问题。”霍漱清认真地说,顿了下,他看着端起茶杯喝茶的曾泉,接着说,“当初我和我前妻,也是这样的状态。我知道我们之间有问题,可是我也懒得去提。后来,我调去江宁,我让她一起去,可是她很多年都没有过去,每一次都是这样那样的理由。时间长了,我也就懒得说了。像我们这样夫妻分居两地的,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你也知道你身边很多同事都是一样的。”

    曾泉知道霍漱清说的是实情,男人做官从一地调到另一地,女人在原来的地方有工作事业或者就是小孩老人,总之就是这样分开两地。

    “可是,夫妻啊,分开时间太长,空间上的距离,迟早会变成心理上的距离。有时候那个人坐在身边也会感觉好像在千里之外,见面的时间也没多久,不是说家事,就是工作缠着,几乎没有多少时间是关心一下彼此的。”霍漱清道,“这人呢,一旦心远了,心也就飘了,飘的越来越远,远到有一天想要回来,都回不来了。”

    曾泉却笑了,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忆苦思甜,还是现身说法?”

    可是霍漱清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把自己要说的说完。

    “如果两个人长时间不沟通,本来是很小的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我知道你和希悠从小一起长大,希悠也是个非常懂事的女孩子,你们和我们当时的情况不一样,你们有沟通的基础,你们有很多共同的东西来联系你们的婚姻。”霍漱清道。

    曾泉一言不发,听着霍漱清说完。

    “可是,你们再怎么了解对方,可你们毕竟是两个人,没有人知道对方心里想的什么,哪怕是相爱的两个人,也未必知道对方心里的一切想法。你要是不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希悠怎么会知道?”霍漱清望着曾泉,道。

    曾远依旧不说话。

    “你想她做什么怎么做,就直接告诉她,你有什么不高兴的,直接和她说--”霍漱清道。

    曾泉苦笑了,抬头叹了口气,接着看着霍漱清,道:“你觉得我们之间的问题,是靠几次交谈就能解决的吗?”

    霍漱清不语。

    “如果你很清楚自己想要和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可是你只能找到一个完全相反的人,和你梦想完全相反的人,这样的婚姻,是几句话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吗?”曾泉道,他停顿了,良久,才说,“我们,一开始就错了,一开始就--”

    霍漱清看着曾泉。

    “从小到大,我就被周围的人不停地暗示着,希悠喜欢我,希悠是个好女孩,如果我将来和希悠结婚,就会怎样怎样。我当然知道她很好,何止是好,简直是完美,你从她身上挑不出一点毛病,甚至有些时候会感觉她连平时走的每一步,连抬脚停步都是精确计算过的。”曾泉接着说,“她说话做事,滴水不漏,她从来都不会说错一个字,不会露出任何一个不合适的表情,她,就像机器人一样,完美无缺,一点缺陷都没有。”

    霍漱清喝了口水。

    和曾泉在一起,从来都没有谈过感情的事。两个人中间隔着一个苏凡,是苏凡让他们更亲近,也是苏凡让他们的关系尴尬。

    两个人对彼此和苏凡的过往,向来都是心知肚明的。什么都知道却从来都不提,尴尬怎么会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