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35章 爱就是互相救赎
    霍漱清点头,看着她。

    “最开始的时候,我家住在这边,那时候我还在上中学,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从这里路过。东子和小秋还有你哥他们来找我玩,也总是在这里走过来,我们都很喜欢这架紫藤花,当然那时候还没有这么繁盛茂密,只是往墙外探出了一点。”霍漱清回忆着。

    那个紫藤花的夏天,那个紫色的青春,他每次骑车经过这里的时候,的确会停下车子抬头看看这花。倒也不是真的会去想象里面住着什么人,因为这个院子是罗正刚姑姑的,他们都很清楚,罗正刚姑姑有个女儿,一个小丫头,在京里,极少回来。至于罗正刚姑姑全家,也是极少来这里住的,至少霍漱清很少见到这扇门会打开。

    或许是因为这种神秘感,才会让人遐想吧!

    他知道罗正刚姑姑很漂亮,是榕城有名的美女,见过她本人才会知道“国色天香”是什么意思。可是,那位美女姑姑的女儿,他们倒是没有去想象的,见过那个小丫头,完全就是刁蛮公主一个,从小就是那样--霍漱清对小姨子的印象是很不好的--可是,谁能想到有朝一日他就娶了那位“国色天香”的美女的女儿呢?

    缘分,真是世间最神奇的东西。

    “如果不认识你妈妈,想象倒真是挺有趣的,可是我那个时候就见过你妈妈和小雨,所以任何想象都没有了。”霍漱清道。

    说着,他忍不住笑了。

    苏凡握住他的手。

    霍漱清静静注视着她。

    “我好像在什么时候看见你从这里走过,看见这样的紫藤花,夕阳下的紫藤花,真的很美,好像看见你来了,你和我说,你要带我回家!”苏凡道。

    说着她的眼里湿润了。

    “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吗?”苏凡问。

    霍漱清拥住她,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

    “什么时候?”他问。

    “我一直想不起来,直到最近,直到最近才想起来,是在我昏迷的那个时候,好像看见你在这里和我说,你要带我回家!”苏凡道。

    是你带我回来的,霍漱清!

    月色,如水一般流淌在世界。

    四目相对之间,情深流转。

    他的手指,轻轻插入她的发间,他的嘴角,是那微微漾开的笑容。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他轻声说。

    是啊,真是太好了。

    因为有了他,她才能回到这个世界,回到这个家!

    “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魔法,可以穿越到别人的梦里去?”她歪着脑袋,笑颜深深地看着他,调皮的问。

    “呃,这个我不知道,因为别人也没说过我有这种超能力啊!”霍漱清很配合她,道。

    她笑了,依偎在他的怀里。

    他是有超能力的,从她爱上他开始,梦里就是他,几乎每个梦里都是他,他早就控制了她梦境的内容。可是,从那个黑暗世界把她带回来,却似乎是长期以来她心中住着的那个他苏醒之后发挥了伟大的力量,用他的爱唤醒了她。

    是她对他深深的爱孕育了她心里的那个他,让心里的那个他扎根成长,让他占据她的灵魂,让他用他的力量带她回到人间。

    究竟是谁拯救了谁,又或是谁唤醒了谁,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很难分清楚的!

    因为,爱,是相互的,不是吗?

    他爱她,她爱他,来来去去,这份爱在两个人中间传递加重,好像每传递一次,力量就会增加,而且是以几何级数倍增,于是,等到她需要这份力量将自己带回他身边的时候,心里那个他就唤醒了。

    因为有了他,一切都是因为有了霍漱清。

    苏凡的心里,甜甜的。

    她踮起脚尖去,调皮地亲了下他的嘴唇,他刚要继续加深,却被她跑开了。

    霍漱清看着她的背影,不禁摇头笑了,叹道:“这丫头啊--”

    这丫头啊,虽然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呃,细细算起来,从开始交往到现在也到了第六个年头,俗话说七年之痒,他们也到了该痒的时间了,可是现在两个人在一起依旧甜腻的像是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当然,这六年里还有三年是两个人分开的,可是,虽然那三年没有朝夕相处,对方却没有一刻从自己的心里走开。

    爱情,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东西!

    月光轻柔地洒进屋子,月光下那白皙的肌肤越发显得莹洁,如同月光一般一般皎洁,让霍漱清的视线都晕了。

    一番缠绵之后,苏凡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

    霍漱清微微调整着呼吸。

    他是那么爱她,爱她爱着他,爱她那纯真的心,爱她这虽然经历了那么重大的灾难却依旧柔嫩的身体,爱她的一切。越是这样爱她,他就越是担心,担心明天的事,万一明天去念清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万一她--

    应该会没事,应该没事。

    霍漱清这么安慰着自己。

    经历了这么多年官场的淬炼,他早就练就了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的本事,可是,在面对她的事情的时候,哪怕是一件小事,他都没办法做到淡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掌控她身边的一切,而他渴望掌控这一切,只有他掌控了这一切,他才能保证她的安全,才能让她平安快乐。

    覃东阳说他是太宠着苏凡了,当然覃东阳也承认是自己吃醋了,羡慕嫉妒霍漱清到了这个年纪找到了真爱,而且是真正的真爱,不是露水情缘不是逢场作戏,而是一个甘愿让你付出一切的人,而那个人也甘愿为你付出一切。这世上有多少的爱是这样的?在霍漱清这样的地位,这种爱就更是稀少罕见,太多的感情都掺杂了除了爱情之外的因素,这些因素让感情变得不纯粹,让感情变成了一场交易,曾经那份让人禁不住心跳脸红的悸动,再也找寻不见。

    他宠着她又怎样呢?就算是宠着,也是他心甘情愿的。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她,他也只有一个她!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一片安静,那是霍漱清的手机。他赶紧接听了,脸色突变!

    苏凡起身,看着他。

    “怎么了?”她问。

    “去闽越的一列火车,出事了,刚刚。”霍漱清道。

    说完,他赶紧穿衣服,拿起手机给覃春明的秘书打电话,给他安排飞机过去。

    “你要过去吗?”苏凡也赶紧起来了,帮他穿衣服。

    “嗯,上级刚刚打电话让我去现场,因为他们知道我就在这里,我距事发地最近。”霍漱清道。

    一列火车出事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可是火车上只要是出事,肯定都是大事,那么多的人--

    苏凡一言不发,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帮他准备出门。

    等霍漱清换好衣服洗漱一下,覃春明派来接霍漱清去事发地的人已经来了。

    因为事件发生了闽越境内,并不属于华东省的管辖,覃春明是不会过去的,因此,接到命令的覃春明赶紧派人先送霍漱清过去。

    苏凡是知道的,现在这个季节,闽越那边经常是强对流天气,雷电警报不断,而雷电对于列车运行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在现在这个高铁普及的时代。

    “丫头,明天的事--”霍漱清说,“要不改天,你和徐医生说一下,我们改天再进行?”

    “没事的,你别管了,我来处理,我和徐医生过去就好了,你不用担心,你去忙你的,火车更重要。”苏凡道。

    霍漱清猛地亲了她一下,赶紧出了门,穿着睡衣的苏凡跟着他出去,看着他开了门。

    “天气不好,你自己要当心。”苏凡道。

    霍漱清深深望着她,点点头,转身离开,那些等着他的人都在门外。

    月色如水,可是这个夜晚根本不平静。

    苏凡回到屋里,打开手机网络,开始搜寻新闻。

    网络上到处都是那列火车的信息,可是因为没有官方的消息,所有的都是猜测。再加上事件发生时天气状况不好,事发地附近也没有任何目击者,所有的消息都是用文字情况传播着。

    这是个网络的时代,任何一件大事的发生都是在考验执政者的智慧,可是因为很多地方的执政者并不懂这一点,或者说他们依旧用旧的思维在旧时代,以为他们可以不用在意民众的呼声,做出了很多荒唐的事,让人啼笑皆非,怀疑这帮人都是脑子坏掉了。而这种民众的不满,很容易就从网络上被煽动起来,看不清真相的民众在没有任何官方消息的时候只有去相信传言,而很多时候,就算是有了官方的说明,也不见得有人相信。这就是网络时代的尴尬!

    霍漱清是很清楚这一点的,苏凡在看新闻的时候,他也在手机上浏览着这些冒出来的消息。

    上级派他先去闽越和当地军政领导来处理这件意外,任何消息都要及时上报,等事情到了一定的程度,自然会有更高层的领导过去处理事件,比如说距离闽越最近的华东省的覃春明。虽然是华东省的领导,可覃春明早就跃及更高层领导人行列了。不过,到底是谁来,还没有决定。一切都要看霍漱清在这边的调查和处理才能决定!

    让霍漱清过去处理紧急事件,其实也是因为上级对他的信任,尽管铁道部门也属于他管辖的部门。到了他这个层次,很多工作都是交叉进行,没有办法细细区分的。

    覃春明派给霍漱清一架华东省军区的军用直升机,陆路毕竟不如空中更快,可是事发地周围都是雷暴天气,就算是飞机,也没法直接到达事发地。不过,这一路早就给他安排好了交通工具,让他可以以最快的时间到达。

    霍漱清在飞机上一边听着最早到达现场并一直在现场勘察情况的武警消防队领导的报告,一边查阅着现在的舆论动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