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41章 苦的都是女人
    是啊,加油,雪初,你一定会成为优秀的人,一定会成为一个让我们骄傲的人!

    在榕城的几天里,苏凡一直忙着念清的各项业务,因为这是出事一年来她第一次在念清办公,而这一年里,念清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设计室、加工厂等等都有了变化,她必须每一个地方都走一遍,去了解真实的情况。当初在榕城的时候,念清的每一件婚纱的小样都是要从她手里检查通过的,只有她通过了,婚纱才能上市宣传。因此,她现在要去了解小样的制作,和缝纫师们亲自交谈了解情况,努力让念清的每一件产品都是完美出现。

    就在苏凡为了公司的事忙碌的时候,霍漱清也在忙着救援。

    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死亡人员的遗体大部分已经找到,primeminister从京城赶来,为死难者举行默哀仪式。因为霍漱清是现场指挥的最高级别的领导,全程陪同着。仪式结束后,p。m。接受了采访,霍漱清也在记者会上回答了一些提问,这是事件发生后霍漱清第二次面对媒体。

    因为这次的事件影响重大,各级部门都展开了对安全生产和监督的调查,霍漱清是主管国有资产部分的,自然要亲力亲为。面对记者们的提问,他很诚恳地说出了在监管方面存在的缺失和漏洞,当然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上面批准的,霍漱清也在面对记者的时候传达了领导首长们的意愿,那就是要尽全力保证每一个国民的出行安全,对生产进行最严格标准的安全监督,尽力杜绝以后出现同类事件。并且,霍漱清保证说,会对每一位死难者家属进行国家赔偿,不管是乘客还是列车组的成员,同时如实向外界公布死伤者名单,以及对于事件的调查。

    当然,事情是很难不发生的,没有人可以保证,只有不断地努力让意外减少一些,让那些因为意外而无辜伤亡的人更少一些,仅此而已。

    霍漱清面对记者提问的诚恳态度,p。m。在面对死难者家属时候的悲戚,让民众对这件事的不满情绪慢慢降低了下来。

    等到事件告一段落,霍漱清返回京城组织调查,时间太紧迫,他直接乘飞机回了京,没有和苏凡见面。

    在榕城待了五天之后,苏凡总算是可以暂时离开了,便乘飞机返回了京城。

    这样子总是不行的,两头跑,不光是家里,就是婚纱店和公司这边都没有办法,总不能老是用视频会议来解决问题吧,她是老板和首席设计师啊!

    苏凡决定和霍漱清商量一下,对于念清的未来,因为这还关系到他们这一家人的未来。

    可是,从榕城回来后,霍漱清直接出差了,回到京城了却连周末该休息的时候都是在加班。

    因为太忙了,霍漱清晚上回来的时候,苏凡都睡着了,尽管苏凡努力撑着让自己不要睡着,要等着他回来,却怎么都等不到。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等他,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可是天亮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床上躺着了。应该是霍漱清回来抱她上床了,他是回来过了,可两个人就是怎么都见不到面。

    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正常的模式吧!

    像他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处在红墙里身居要职的,哪有多少属于家庭和家人的时间?苏凡总算是体会到了母亲多年来独守空房的感受了,怪不得母亲一直都想让她和念卿住在家里。

    就在前不久,她看了一位地方领导的专访,那位人物也是炙手可热的政坛红人,记者问及他和家人的关系时,他说,他每天回到家都十二点过了,早上六点就出门,连家里人的面都见不到。那位领导,她也是见过的,端午节的时候那位还来过家里拜访父亲,人品相貌极佳的一位。

    很多人都是不能体会这样的感觉的,苏凡也是直到自己亲身经历了,才理解了这是什么感觉。

    父亲常年忙于公事,就算是在家,也有些来往关系要处理,家里的工作上的,真正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恐怕都可以数的出来吧!至于孩子,恐怕都是都见不到的。一个曾泉也是除了上班就是玩儿,曾雨呢不是在学校就是出去玩儿,这个家里,常年累月就是罗文茵一个人。后来就算曾泉结婚了,因为曾泉一直是在外地工作,方希悠也极少在这边住,多数在娘家。

    这几天下来,苏凡看母亲的眼神,似乎都比过去悲伤了许多。罗文茵注意到了,却没问,直到有一天忍不住了才说:“你这几天是怎么了?去榕城不开心了?”

    苏凡摇头,拥住母亲的肩膀,一言不发。

    罗文茵笑了,却叹了口气。

    苏凡在榕城的事,罗文茵让秘书打电话问过念清的店长张丽了--张丽是她的“卧底”,罗文茵担心念清出乱子,才把张丽拉拢到了自己这边的,当然是出于关心苏凡的缘故--她知道是覃逸飞陪着苏凡去的店里,而且一切正常,之后苏凡在念清的时候,覃逸飞也是时常过来,两个人经常一起吃饭,和榕城方面的故友聚会。

    如果,其实,覃逸飞也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如果没有霍漱清的话,她可能真的会支持苏凡嫁给覃逸飞。可是,苏凡有了霍漱清。

    这世上再好的幻想,都敌不过现实,再好的如果,也只能是如果。

    何况,霍漱清对苏凡的真心和耐心,不管是谁都挑不出毛病来,这样的情况下,还想别的干什么。可是,看着女儿和自己一样独守空房,罗文茵有时候也是满腔叹息。她注意到苏凡从榕城回来后的这些日子,还是有些变化的,比如说她吃饭的时候,总是会看着霍漱清空空的位置发呆。苏凡,是想要和霍漱清在一起的,她看得出来。

    可以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一起起床洗漱,一起出门上班,这是很多普通夫妻习以为常的生活,可苏凡和霍漱清,她和曾元进,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平常的生活,完全就是奢望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平常的生活可能早就没有味道了,生活的压力让人对婚姻的美好失去了憧憬,转而追求物质和社会地位。罗文茵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些,她渴望的只是普通夫妻的生活,朝夕相处相濡以沫,这样的夫妻生活。可是她没想到,在她自己被这四面墙的影子包围的时候,自己的女儿也走上了同样的道路。

    这是让很多人艳羡的生活,可是世上没有什么的是完美的,当你接受了一种生活之后,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只不过每个人的代价都不同而已。

    “怎么了?”罗文茵问。

    “妈,您和我爸一直都是这样的吗?经常见不到面?”苏凡问。

    罗文茵苦笑了下,拍拍女儿的手背,道:“没办法的事,他要忙公事,难道我要把他拴在家里吗?”

    苏凡不语。

    “我跟你说让你理解漱清,这话,其实也是有点强求你了。我知道每天每夜等着一个人回来是什么滋味儿,等不到又是什么心情,想和他说话,却只能通过秘书转达--”说着,罗文茵苦笑了,回想起自己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爱着那个人,又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孤独呢?人前的光鲜亮丽,又怎么能填补黑夜里独守空房的孤独?

    “其实,这一切都是难免的。”罗文茵又说。

    苏凡望着母亲。

    “你知道他心里是你,知道他爱着你,这样就足够了。他只要有空闲的时间就会给你打电话,就会陪你聊天,陪你做你想做的事,这样就足够了,是不是?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你想要得到一种生活,就必须为这种生活付出代价,而我们的代价,就是孤独。”罗文茵脸上却是笑容,“有时候不得不去参加自己不愿参加的应酬,去和自己并不熟悉的人聊天,跟不喜欢的人做朋友,都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帮他维系他的关系网。有些事,是我们这些做妻子的人才能做到的。”

    望着母亲,苏凡渐渐体会到自己其实很不了解这位母亲,这位给了自己生命的人。以前那么排斥她,却和她走了同样的道路,同样的被自己爱的男人爱着,也同样为这个男人承受着孤独!

    对于罗文茵来说也是同样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苏凡和自己太像了吧,走了同样的路,爱着一个有妇之夫,为他生了孩子,受尽了苦,最终却都因为那个男人对自己执着的爱而让这份坚持有了结果--是啊,如果那个男人不是执着地爱着,她们怎么会有今天?

    然后,婚姻状态又是如此的相似,还好苏凡不用去应付霍漱清的家人,因为距离太远,加上苏凡结婚没多久就发生了那样的事,霍家的人自然也不会去计较她有没有尽到礼数,而不像曾家。直到今天,哪怕是到了今天,罗文茵还要为自己当初插足曾元进的家庭而付出代价,用诚信去对待曾家和叶家,不敢让两家人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明明当初是两个人的错,相爱是两个人的事,出轨也是曾元进自己,承受代价的人却是女人。如果不是遇到曾泉那么好的一个继子,罗文茵的日子,就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么逍遥。因为曾泉很善良,没有那么极端地对待自己的继母,再加上罗文茵自己对曾泉也是小心翼翼呵护有加,用心对待,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算差。

    虽说罗文茵现在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可是,如果没有曾泉,没有曾泉母亲叶瑾之临死前的谅解,现在就觉得不是这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