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47章 你这样会害了他
    “你爱我,我知道,你越是爱我,我心里就越是害怕失去你。而逸飞,和逸飞的那几年,我知道别人如何看待我们,就连逸飞的母亲和逸秋姐都那样想,何况你呢?我害怕你怀疑我和他做过什么,我知道你现在不说,只是不想我难过,可是,我--”她的声音颤抖着,可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就被他的吻堵了回去。

    泪水,从她的眼里滚落下去。

    夜色深深,霍漱清听着身边的人均匀的呼吸声,起身下床。

    她从没冲他发过火,今天是第一次,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逸飞。

    逸飞,逸飞,霍漱清想起自己这个小弟弟,心情就复杂无比。他不是不理解逸飞和她之间的感情,逸飞爱她,虽然在一起两年,却保持着很好的距离,而她,对逸飞,虽然她说不出来,他知道那是超越了友情的一种感情。可是,苏凡啊苏凡,人啊,总是都有私心的!

    他走出卧室,坐在一楼的客厅里,从茶几里取出打火机,坐在黑暗里。打火机的光一明一灭,照着他深思的脸。

    次日一大早,苏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

    洗漱完毕,她带着念卿去了曾家,这几天曾泉在中央党校学习,住在曾家,方希悠也就住在这里了。苏凡去的时候,方希悠正好也在。

    她刚走到父母的院子门口,就听见了旁边院子里传来一阵琴声,低沉的大提琴的声音。

    虽然没有学过音乐,可是她也听得出琴声里的哀怨和忧伤。

    曾泉最近不是在吗,怎么她--

    苏凡不明白,想着估计是哥哥嫂嫂有什么问题,可也不好开口去问,就牵着女儿的手来到母亲的客厅。

    “你眼睛怎么肿了?”母亲拿出昨天有人送来的礼物,是一个限量版的玩偶,罗文茵把玩具给了念卿,看着女儿问道。

    肿了?苏凡忘了,今天早上也没注意这眼睛--

    “没事,可能没睡好吧!”她撒谎道。

    罗文茵没接着说,却叹了口气,道:“希悠这阵子也挺忙的,你哥哥,唉,这个泉儿,以前也不是这样啊,怎么现在--”

    “我哥怎么了?”苏凡问。

    “我也不知道,前天晚上听说两个人好像吵了一次。你也知道的,你嫂子那个人,是根本不会和人起争执的。我又不好去问,你爸呢,这几天一直不在,看着他们两个--”罗文茵叹了口气,“要是真有什么事,到头来让方家找上门,我和你爸,也没办法跟人家交待。你知道的,你嫂子的爸妈都是很开明讲理的人,可我们--”

    “妈,您别担心,我哥他们,他们会好好儿的。”苏凡劝道。

    “还好,你和漱清没事,不需要我担心。咱们家你们兄妹三个,现在也就你省心了。”罗文茵道,“小雨一天到晚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几天都不着家。”

    “妈,小雨大了,她可能有自己的事--”苏凡道。

    只有自己省心吗?苏凡心想。

    罗文茵笑了下,道:“没事,我明白,你们都大了嘛!只是,小雨啊,不像敏慧那么有韧劲,整天跟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在一起混,我说她也不听,不知道要干什么。”

    “妈,敏慧,她,是要和逸飞结婚了吗?”苏凡突然想起来,问。

    “没有啊,我只是听说她去了榕城工作,逸飞妈妈倒是时常约她的样子,可是,结婚什么的,倒是没听说。”罗文茵道,“怎么,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苏凡干笑了下,道:“没有,我,我也是这么听说的,所以--”

    被母亲盯着,苏凡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

    “怎么了,妈?”她问。

    “迦因,你,你和逸飞,现在,”罗文茵说着,语气有些模糊,“你,你们还好吧?”

    “很好啊,昨天逸飞和逸秋姐他们都在我那边,我们一起吃饭去玩了下。”苏凡道,故意回避了自己和霍漱清的争执。

    罗文茵盯着她,道:“逸飞是个好孩子,我和你爸也都很喜欢,只是,”顿了下,罗文茵道,“迦因,以后,和逸飞尽量不要联系了。”

    苏凡愣住了,看着母亲。

    话说到这份上了,罗文茵也不想再忍着,便说:“你和逸飞过去的关系,已经让漱清很尴尬了,你想想,你是他的妻子,逸飞是他的兄弟,这是全榕城,整个华东省都知道的事,你们两个那两年,我知道,他帮了你很多,你也不忍心伤害他,可是,你们那两年,让漱清心里面有说不出的难受。他是个男人,就算他嘴上不介意,可是心里呢?他年纪轻轻就有了今天的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看他不顺眼,多少人想拉他下马,多少人在背地里等着看他笑话等着他倒霉翻船。你是他的妻子,你和逸飞要是继续这样下去--”

    “妈,我,我们只是朋友,我们没有--”苏凡解释道。

    “我们相信你们的清白,可别人呢?别人会认为你给漱清戴了绿帽子,而漱清碍于情面,不能把你和逸飞怎么样。这对他来说,既是尴尬,也是丑闻,你明不明白?”罗文茵声色俱厉道。

    苏凡盯着母亲,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罗文茵也知道自己说话有些过分了,可是,她很清楚,霍漱清不忍心让苏凡难过,就不会说那些严重的话,而逸飞那个傻小子,至今都不能搞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要是继续这样下去,恐怕--

    “迦因,漱清是多好的一个男人,他为你做的一切,我和你爸都看在眼里,他是真心爱你,是真心对你好的。你怎么就,怎么就不能好好地为他想一想?你是真的傻了吗?再这样下去,万一,万一他的心从你身上移开,你想收都收不回来,你懂不懂?”罗文茵道。

    “妈,我--”苏凡哑口。

    “迦因,你要清楚,你的丈夫是一个前途无限的年轻官员,他将来走到哪一步,我们谁都不可预料。既然你选择了他,那就要做好这一辈子都为了他的准备,不能在你这里出现问题毁了他,明不明白?”罗文茵握紧苏凡的手,她的语气严厉,把一旁玩耍的念卿都给惊住了,还好孩子看了外婆一眼,就继续玩自己的。

    苏凡根本说不出话来。

    母女二人沉默不语,好久之后,苏凡才开口说:“妈,难道,为了他,我要完全放弃自己的一切吗?我的梦想,我的朋友,我的--”

    “你可以有你的梦想和你的朋友,还有你的事业,可是,你要记住,你的一切,要以不影响他的发展为前提,这就是你选择他的宿命!”罗文茵道。

    “那您呢?幸福吗?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我爸,幸福吗?”苏凡终于开口问道。

    罗文茵的嘴唇颤抖了下,挤出一丝笑意,道:“为什么不幸福?我嫁给他的时候,我就很清楚自己要面临什么,他的大家庭,他的孩子,还有他前妻的家庭,他的事业圈子,这些,都是我要去维持稳固的关系。你以为我没有一个像逸飞那样的人爱我吗?可是,我很清楚,我的心里只有曾元进一个人,我这一生的祸福,只有和曾元进联系在一起,他好,我就好,他不好,我就不会好。这就是夫妻!夫妻就是共同体,祸福同担,想着独善其身的,最后就会两败俱伤!”

    苏凡怔住了。

    母亲是个很苛责的人,她以前就知道,在榕城还没相认的时候就知道。而现在,她觉得更加是一个严厉的人。

    “你以为夫妻是什么?只有你心安理得地享受他对你的宠对你的爱,而你不去想着怎么为他付出?还是你以为夫妻只要是睡在一张床上就可以了?只要让他在那个方面满足了就可以了?”罗文茵说着,不禁脸色微红,苏凡也懂母亲指的是什么,也不禁有些尴尬,可是,瞬间的尴尬过后,罗文茵继续开口。

    “迦因,你还年轻,很多事你可能还不懂,可是,你不能因为不懂或者因为你觉得没有问题,就真的没有问题,这个世上,特别是我们这个圈子,没有人会像你那样简单的去想一个问题,如果你继续这样,你会害了漱清,你懂吗?”母亲道。

    苏凡低头,半晌不语。

    “迦因,以后,别再和逸飞联系了,好吗?为了漱清,也为了他。你们两个要是再这样不清不楚的,逸飞以后还怎么生活?他怎么把心放到另一个女人的身上去?他只会想着,迦因需要我做这个,迦因需要我做那个,他根本无法继续自己的人生了,你懂不懂?”罗文茵继续说道。

    “我明白,我明白,可是,逸飞他,他和敏慧--”苏凡望着母亲,母亲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听她要说什么,她定定神,“妈,我希望,我非常希望,真心希望逸飞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他是不该,我们,不该,”顿了片刻,她接着说,“可是,不能因为这样,大家就催促着他去结婚,去仓促选择--”

    “你怎么知道是仓促选择呢?”母亲打断她的话,苏凡结舌。

    “如果逸飞真是要和敏慧结婚,那又有什么不可以?你覃叔叔现在的地位,必须拥有一门婚姻来稳固他的未来,覃家的未来,你以为逸飞不从政,你覃叔叔就不需要走联姻的道路吗?这个世界,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安全的,任何人的地位和权利都需要稳固。对于覃家来说,选择敏慧做儿媳妇是最佳的,叶家根基深厚,上上下下的关系盘根错节,想要撼动绝非易事。而敏慧对逸飞又是一心一意,不管出于感情因素还是利益因素,你覃叔叔和你徐阿姨都会选择敏慧。而且,你怎么就以为逸飞对敏慧没有感情呢?如果没有感情,逸飞会允许敏慧在自己身边绕来绕去这么多年吗?”罗文茵说着,拉着女儿的手,语重心长,“迦因,人的感情世界相当复杂,你不是当事人,你是不会理解的。逸飞,我承认他是爱你,现在依旧如此,可是,他的心里也有敏慧。虽然他一时半会儿不会把你从他的心里彻底清除,可是,等他和敏慧结婚后,他会改变的,至少,你要给他这样的一个机会,给他一个机会去追寻他的幸福,哪怕这种幸福现在看来只是一种可能,你也应该给他,不能再耽误他了啊,迦因!”

    苏凡的两眼模糊了,泪水流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