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0章 我要见他
    “好,好,好,不打,不打。”罗文茵道,对曾元进说,“先别跟他们说了,你给希悠倒杯水吧!”

    曾元进便要给方希悠倒水,可是儿子这里,什么东西在哪里,他都找不见,便叫曾泉去,可方希悠拉着曾泉的手,不让他走。曾元进见状,只得打电话叫李阿姨送水过来。

    “希悠,出什么事了?跟叔叔阿姨说说?”曾元进耐心地问。

    曾元进和方慕白从小一起长大,方希悠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和自家的曾泉一模一样。

    方希悠却只是哭,根本不说话。

    “先别问了吧!”罗文茵对丈夫道,可是,看着方希悠的样子,完全不是没事,好像很严重。

    罗文茵看着方希悠,却见她的视线始终在曾泉身上。

    “泉儿,你爸明早还要出差,有些东西我们还没有整理好,你陪希悠聊会儿,我们就先--”罗文茵说着,把拿在手里的纱布交给曾泉,起身道。

    曾元进还没明白什么状况,就被妻子推着到了门口。

    “希悠,今晚就留在我们家,等会儿让李阿姨把你那个屋子收拾一下。”罗文茵回头道,说完就关门离开了。

    房子里,只剩下曾泉和方希悠两个。

    “怎么回事啊?孩子哭成那样,你不让我问,还把她丢给泉儿,泉儿那个--”曾元进压低声音对罗文茵道。

    罗文茵拽着他的手,一直往外走,道:“你没看希悠就是来找泉儿的吗?她今晚肯定是有大事,可她肯定不会跟咱们说的,让她和泉儿好好聊聊,咱们就别担心了。”

    曾元进却不放心,总是回头看向儿子的屋子。

    “走走走,别管了。”罗文茵推着他。

    刚走了没几步,就碰上李阿姨了,罗文茵便说:“你把希悠的那个房子收拾一下,希悠不回去了。”

    方希悠经常在曾家玩,久而久之,罗文茵也就给方希悠布置了一个房间。

    李阿姨端水进去的时候,看见曾泉慢慢地给方希悠的脚上贴着创可贴。

    “说吧,怎么了?”李阿姨离开,曾泉问方希悠道。

    方希悠便把自己听到的父母吵架的事告诉了他,曾泉一声不吭。

    房间里,只有方希悠的抽泣声。

    “那个女人,死了吗?”曾泉问。

    方希悠点头。

    曾泉叹了口气。

    “我爸怎么会是那样的人?他怎么就,怎么--”方希悠低头哭泣着。

    “你爸再怎么样,没把那个女人娶回家吧?”曾泉打断她的话,方希悠的眼泪止住了。

    “至少,你妈还在家里,不管你走多远,走多久,她会等着你回家--”曾泉说完,把水杯子递给她,方希悠木然的接过来。

    好久,两个人都不说话,曾泉只是把药箱合上,静静坐着。

    “文姨她,她,你不是说她挺好的吗?”方希悠开口小声地说。

    曾泉苦笑了下,道:“再好,也不是自己的亲妈。”说完,他看着方希悠,“给你家里打个电话,白叔他们知道你不见了,会很着急的。”

    他把手机递给方希悠,方希悠不接,他便拨出了方家的电话。

    “白叔,是我,阿泉希悠在我家,您和茹姨不用担心,晚上她住在我家这里,明天早上我送她回家”曾泉说着,看着方希悠,“嗯,我知道了嗯您放心,没事的嗯。”

    说完,曾泉挂了手机,道:“大人们的事,我们没办法去管,反正那个女人都死了,你也不要再在白叔面前提这事,免得他心里难过。”

    方希悠点头。

    “好了,去睡吧,我给你拿双拖鞋,”他起身,又转身看着她,“你的脚,可以走吧?”

    她却不语。

    曾泉走过去,一把抱起她,少女的长发,带着馨香的味道飘过他的鼻尖。

    方希悠抱住他的脖子,泪迹未干的脸颊,微微泛红。

    往事只是在曾泉的脑子里闪了一下,他就没有再去想了,而同时,方希悠也想到了那一晚的事。

    “你,会在心里记一个人多久?”方希悠的声音,幽幽地传来,曾泉看着她,她也转过脸看着他。

    “那个女人,柳城的那个女人,死了这么多年,每到那一天,我爸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他心里一直记着那个女人,记了二十年。”方希悠转过身,把电脑递给曾泉,“你呢,你会记多久?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你胡扯什么?”曾泉拿过电脑,道,一脸不耐烦。

    方希悠苦笑了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曾泉不理会她,走到隔间的卧室,铺开被子,过了一会儿,他走出来看着她,道:“床铺好了,你进去睡,我去书房了。”

    看着他离开,方希悠的泪,无声地从眼里流出。

    而此时,看着自己对面一脸无辜,却又努力为曾泉辩解的苏凡,方希悠觉得心真的凉凉的,她突然觉得曾泉好可怜,比她还可怜。

    “没什么,可能你说的对吧,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方希悠苦笑着,叹了口气。

    可是,她的表情让苏凡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她还是在怀疑曾泉。

    看着方希悠一言不发给两人倒了咖啡,苏凡想了一会儿,才说:“嫂子,你,要相信他--”

    方希悠笑了,道:“我知道他爱的那个人是谁,而且,不止我一个人知道,这样,你觉得我也应该相信他吗?”

    苏凡不语。

    “不过,相信不相信也就那样了,我们的日子,终究都是这么过的--”方希悠道。

    “身为夫妻,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还怎么过?”苏凡打断她的话,方希悠一脸错愕盯着她。

    是啊,如果不信任了,那还叫什么夫妻?

    霍漱清信任她,她和覃逸飞的那两年,不管别人怎么说,霍漱清都没有说过什么,都没有怀疑过什么,他信任她,他用他的全心信任她,而她,而她,竟然,竟然--

    突然间,苏凡捂住脸。

    妈妈说的对,她那么两年,还有后来和霍漱清重逢后的这一年多,她和覃逸飞之间的交往,的确是给了霍漱清很多的难堪,可他从来都不说,他依旧像对待自己的弟弟一样对待覃逸飞,依旧那么爱她,而她,而她昨晚还对他说出那么过分的话,她没有为他想过,她--

    悔恨的泪水,从她的眼里无声地流出。

    方希悠看着这一幕,有点被吓到了。

    “迦因,你,你怎么了?你--”她推了苏凡一下,问。

    苏凡抬头看了她一眼,擦去眼泪,一言不发,冲出了方希悠的房间。

    “迦因--”方希悠忙追了出去,却看不到人影。

    信任,夫妻之间的信任吗?

    当苏凡擦着眼里的泪跑向车库,将车子开出家门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要见霍漱清,马上,立刻,她要见到他,她要告诉他,告诉他--

    可是,他在哪里?

    偌大的京城,他在什么地方,她要怎么找得到?就算是找到了又怎样?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不是她想见就可以见到的。

    可是,她今天必须见到他,必须!

    车子,一路不停地朝着他的办公室驶去,她知道自己没有通行证,进不了那里,可是,他可以出来不是吗?

    从家里到他办公室距离并不远,眼看就要到了,她立刻打开手机给他打了过去。

    等待音枯燥地响着,一声又一声,她,越来越急,好不容易等到电话通了,她等不及他开口,就立刻说“你在哪里”。

    手机那边的人愣了下,却很快压低声音回答说“霍书记正在开会--”

    是冯继海的声音,她听出来了。

    “冯主任,他在哪里开会?我马上就到你们办公室--”苏凡急急地说。

    冯继海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来很着急,他看了一眼紧闭的会议室的门,走到窗边,低声说“霍书记现在陪着领导在接见外宾,不在办公室--”

    “我想见他,你能不能告诉他,我想见他--”苏凡打断他的话,泪水从眼里流出去,她抬手擦去。

    “好的,我,我这就去,等会儿再给你打过来。”冯继海说完,忙按掉电话,从一处侧门进去,小心地走到霍漱清身边。

    霍漱清听他说完,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这丫头怎么了又?

    可是,她那么着急--

    “让她过来,等会儿你派人去门口接一下。”他低声对冯继海耳语道,说完,冯继海就领命出去了。

    手里,是此次会见的谈话稿件,可是,霍漱清再也看不下去。

    很快的,冯继海就把地点告诉了她。

    国宾馆?

    “你把导航打开,我们这边离东门近,你直接把车开到东门,我派人过去接你。”冯继海告诉她。

    短暂的疑惑之后,霍漱清就平静了下来,认真听着领导的讲话,做着自己的笔记。他丝毫不知道苏凡突然来找他是为了什么,或许是很重要的事,可是,现在有什么很重要的事不能等到回家再说?

    这丫头,怎么就是长不大?这样添乱!

    这么一想,他的眉头就会忍不住地拧起来。

    苏凡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把车平安开到了东门,一到东门,就见到了冯继海派来的人。

    这样的地方,她是第一次来,如果不是为了告诉他那么重要的话,她是不会来到这里的。可是,即便是第一次前来,她也没有丝毫的兴趣多看一眼周围那绝美的园林,没有根据方希悠的讲述去寻找她所说的那些发生过重大历史事件的地点。

    然而,来到霍漱清参加会见的那幢楼,她并没有像希望的一样立刻见到他,他,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他了,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