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6章 那就这样吧
    没有死啊,她是那么爱他,可是,离婚的话出口,她又该如何收回?

    霍漱清望着她,得不到她的回答,他的心里深深叹息一声,再也没有理会她,抱着女儿起身,把孩子放在一旁的婴儿床里。

    “爸爸给你讲个故事,你乖乖睡觉,好吗?”霍漱清关了房里的灯,只打开床头的台灯,对女儿道。

    “我想看书,爸爸。”念卿抱着自己的玩偶,道。

    “好,爸爸给你拿一本书,咱们一起讲。”霍漱清起身,走到隔间的书架,仔细找寻着,才取了一本绘本书,他都不知道女儿有这些书的,不知道是苏凡什么时候买的。

    这么想着,抬脚迈进卧室的时候,他看了一眼给女儿取被子的苏凡。

    台灯的柔光,包围着母女二人,那柔软的睡衣包裹着她们的身体,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像,霍漱清一时之间无法迈步,只想多看看这一幕。

    这就是他的家人,他等待了四十年才拥有的家庭,而这一切--

    苏凡,你真的舍得抛弃吗?苏凡,你,到底在想什么?

    “爸爸--”念卿猛地转头,看见爸爸就站在卧室门口,开心地叫道。

    苏凡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他却似乎根本没有再看她,直直地朝着女儿走来,苏凡的心,猛地痛了下,起身离开女儿的床边。

    霍漱清很有默契地坐在她刚刚坐的位置,翻开书,调亮了灯光。

    “爸爸,我给你讲,好吗?妈妈给我讲过这个故事,我会讲。”念卿道。

    霍漱清看了一眼整理着床的苏凡,转头看着女儿,翻开书。

    念卿指着书上的字,认真地念着“爸爸在哪儿”。

    “宝宝都认识爸爸了?”霍漱清惊道。

    “妈妈给我教的啊!”念卿看了爸爸一眼,开始翻书讲故事。

    霍漱清搂着女儿的头,看着女儿像模像样的翻书,听着女儿认真地讲述着书上的故事情节,他的心里,那颗紧绷的心,慢慢变得柔软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女儿柔软的头发。

    “爸爸,我讲完了,你学会了没有?”念卿抬头看着爸爸,神情严肃,俨然是一个小老师。

    苏凡听见女儿这么说,无声笑了,她知道这小家伙经常就是这样的。可霍漱清对于这种情况并不是很熟悉,这一幕倒是让他惊呆了,却很快就哈哈笑了起来。

    “好,好,爸爸学会了,来,现在爸爸讲,好不好?”霍漱清拿过书,开始学着女儿的样子讲,却被女儿指出他的错误--没有读封面上的书名。

    霍漱清之前压抑的心情,被女儿这么一折腾,瞬间消失了。

    苏凡偷偷看着他,黑暗与光亮在他的脸上折出立体的光影,越发显得那张俊逸的脸庞更加的刚毅。

    这些日子,她都没有好好看过他,现在这样,心里难免有点心伤。或许,自己以后再也不能这样看着他了,再也--

    浓浓的哀伤笼罩着她的心头,原本想问他要不要留下来过夜,可是看他和女儿那么投入,再想想自己和他现在的处境,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就直接去了浴室给他准备洗澡水。

    霍漱清看着她一言不发走出去,心里又飘起来一团阴霾。

    等苏凡回来的时候,女儿已经睡着了。

    他小心地给女儿盖好被子,把书从女儿的床上拿开,回头就看见了她。

    调暗了床头的灯,霍漱清走向了她。

    她向他走近两步,想要抬手抱住他,他却从她身边直接走了过去,留下她空空的双手静静垂在黑暗中。

    而那一刻,泪水也从她的眼里滚落了下去。

    可是,只是那一刻,她抬起手,转过身看着他把书放回书架,猛地跑了过去--

    他的身体,猛地震了下,他的心,却也在狂乱的跳跃着。

    她就那么静静地抱着他,从他的身后抱住他,不愿送开。

    霍漱清,我错了,我不该那么不霍后果说出那种不负责任的话,霍漱清,我错了!

    她在心底不停地重复着,不停地说着,可是,嘴巴就是张不开。

    他静静站着,良久,一动不动。

    苏凡啊苏凡,你,到底怎么回事?到底要干什么啊?

    他也好想转身抱住她,好想--

    可是,他没有那么做,他只是站着,站了好一会儿,抬起手,慢慢地掰开她的手指。

    苏凡怔住了。

    看着他默默转身,看着他静静望着她,看着他的手,轻轻贴上她的脸。

    她猛地抓住他的那只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脸,泪水,就顺着那指缝流了下去。

    下一刻,他猛地抬起她的下巴,急切的唇瓣贴上了她的,大手隔着她身上单薄的睡裙放肆地抚摸着。

    她吟哦出声,身体好像失去的重心,唯有牢牢攀住他坚实的身躯,如同藤蔓紧紧缠绕着他。

    他的吻,用力又滚烫,烫的她没有了一丝坚持。

    霍漱清,我爱你,我爱你!

    她踮起脚,努力迎合着他。

    有多爱,就有多用力。

    她的身体被抵在书架之前,他几乎是啃咬着她脖子上的肌肤,不去在意她的痛,狠狠地咬着她,她痛极了,仰起头紧咬着唇角,滴滴的血,从齿间流了下去。

    书架上的书,似乎也在晃动着,她回头,搜寻着他的唇,却立即被他俘获。

    他吮着她嘴角的鲜血,一下又一下,深深地放纵着,细碎的低吟,从她的口中飘出来,萦绕在他的耳边,和他的神经纠缠在一起,软软的,不可分割。

    有几本书,从书架上掉了下来。

    当她的后背贴在冰凉的瓷砖上,苏凡的双眼,才被浴室里的灯光刺到。

    柔软的双臂,缠绕着他的脖颈,伴着他的动作,口中发出深浅不一的醉人音符。

    他注视着她那酡红的双颊,那迷离的眼神,撩动着他的心海掀起一波又一波澎湃的浪涛,无法平息。

    浴室的灯,在她的头顶无声地亮着。浴缸里的水散发出的蒸汽,让换气扇开始响动。

    她歪过头,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看着自己那长发散乱,满脸春色的模样,不禁乱了心跳。

    他猛地咬了下她的耳垂,她疼得叫了一声,眼里却是他邪邪的笑。

    似乎,他又是他,而她,也是她。

    如此,还分得开吗?他最了解她的感觉,最了解怎么才会让她尖叫,让她沉醉,而她,尽管不自知,那每一个表情,却是这世上最让他沉迷的。

    当他抱着她结束了这一切的时候,苏凡的眼里,一片模糊。

    他轻轻拥住她,低低喘息着,脸颊在她的额头轻轻磨蹭着。

    所有的爱,一如既往,没有丝毫的减少,没有丝毫的褪色。

    他的手指,插入她的发间,轻轻梳理着,注视着那张流泪的脸庞,那让他欢笑让他想念让他爱的发疯的脸。

    看了一眼浴缸里的水,他明白她这是为他准备的,亲了下她的额头,松开她,开始脱去衣服准备泡澡。

    看着他离开,苏凡忍不住低泣出声,不停地说:“对不起,霍漱清,对不起--”

    对不起?

    他一言不发,抱起她,一步步走近水里。

    她抱着他的脖子,抬头看着他的脸。

    水声“哗啦”响起,在浴缸里涌了出来。

    他抱着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的身上游弋着。

    “真的,决定了吗?”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听得她心疼。

    她抬头望着他,望着他那让她痴迷的脸庞,让她无论生死都无法忘记的模样,泪水淹没了她。

    “我,我该怎么办,霍漱清,我,该怎么办?”她的嘴唇颤抖着。

    “你,愿意离开吗,告诉我,你想清楚告诉我--”他擦着她的泪,“丫头,我不会逼你,可是,我,不想分开,我不想和你分开,我--”

    她的双眼紧紧闭着,泪水却依旧滚了出来。

    “我爱你,霍漱清,我爱你,可是,我该怎么办,我错了那么多,我该怎么办?我--”她低声哭泣着,浑身的力气快要被抽干。

    浴室里,只有她的哭泣声,她听不到他的回答,她害怕,还是害怕--

    “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我们就这样继续下去吧--”他的声音,突然穿破了周遭的空气直接穿进她的耳膜。

    泪水,凝固在她的眼里,她的脸上。

    她抬头惊愕地盯着他。

    他的表情,似乎依旧是她看不懂的,可是,有那么一刻,她却又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霍漱清。

    “你,你说什么?”她抓着他的手,哑着声音问。

    他抬起手,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

    “既然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就和过去一样过吧,怎么样?”他说,表情是那么的平静。

    可她已经提了离婚,他下午也说要把念卿给他,现在,怎么又--怎么回事?

    他说完,不再开口,只是静静注视着她。

    她脸上的表情,在他看来,真是奇怪极了,变化那么快,却不知道在变什么,只觉得她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很复杂。

    “可是,可是,我,你,你,你不生气吗?我,我做了那么多错事,我还,还说离婚,我,我--”她结结巴巴,语言根本无法连贯。

    他的嘴角微微咧开一下,似乎是有点无奈地笑了。

    她的话,本来不知道要说什么,现在,完全是全都吞了回去。

    “那又怎样?”他说。

    那又怎样?难道,难道不是很严重吗?

    “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我,我下午的态度也不好,说了那些,那些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话--”他说着,顿了下,双手捧着她的脸,借着灯光看着她。

    “你走了之后,我一个人想了好久,也许,是我那些话刺激到了你,让你,让你觉得自己犯了很大的错。”他说着,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声音里透着满满的宠溺和不舍,“你这个丫头,出了什么问题,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扛着,不管能不能扛住,先把责任揽过来再说,是不是?”

    苏凡闭上眼,泪水涌了出来。

    不管何时,不管她做了什么,他总是站在那里等着她,爱着她,他--

    他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心里难受,觉得对不起他,觉得自己,配不起他。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流着泪望着他。

    他轻轻擦着她的泪,叹道:“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嗯?动不动就说离婚,也就你这个脑子能想得到,为了那种莫须有的事离婚,你当我是什么?你以为我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经不起考验吗?”

    她摇头,一言不发,只是流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