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8章 你是我的劫
    “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你自己也说的,希悠的脑子和手段,不是你可以比的。他们之间的问题,也只有他们自己可以解决,你要是插进去,只会把事情搞乱,明白吗?”他说。

    她低头,叹道:“我知道自己没嫂子聪明,可是,我希望他们两个能像咱们一样每天都快快乐乐的,而不是这样分居两地,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又不冷不热。他们两个都是好人,而且,我嫂子那么爱我哥的,我不想他们分开。”

    霍漱清抚摸着她的头发,道:“路是他们自己选的,出了问题,也只能他们自己解决。你就算再怎么关心他们,都不能去插手,记住没有?”

    苏凡不语。

    “哦,我妈说后天晚上和嫂子的爸妈一起吃饭,你安排出时间了吗?”她问。

    “我下午就安排好了。”他说。

    看着她打了个呵欠,霍漱清亲了下她的脸,道:“你先睡吧,我再看会儿书。”

    她却抱着他的胳膊,道:“我想和你一起睡行不行?”

    霍漱清看着她这样,不禁笑了,这丫头,从来都没有这样撒娇过!

    “有些报告还没有看完,你先睡吧!看你的眼睛都哭肿了。”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

    她无声笑着,轻快地亲了下他的嘴角,躺下身了。

    他也躺了下来,抓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道:“先睡一会儿,等会儿我忙完了还要来骚扰你,准备好。”

    “你--”她惊道,却又笑着揽住他的脖子,长腿攀上他的腿,“你不怕累坏了?”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腿,笑道:“没办法,要是现在不把你伺候好了,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跑出去找年轻男人怎么办?”

    “去,我就是那样的人吗?”她撅着嘴,松开他,一脸不乐意。

    他笑着,捏着她的鼻尖,道:“没办法,我比你大那么多岁,危机感时刻存在。”

    她望着他,眼里都是难过,拉着他的手。

    他轻笑,道:“好了,没事,我开玩笑的。”拉着她的手轻轻亲着,“只不过,人家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这还不到三十岁就这样,以后我--还得好好努力,是不是?”

    “讨厌啊你!”她轻轻捶了他一下,娇嗔道。

    他哈哈笑着。

    这时,念卿突然叫了声“妈妈”,把床上的两个人都震住了,赶紧下床,就看见女儿还在睡。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这小家伙,和我抢老婆啊!”

    “没办法,谁让她是我们的孩子呢?”苏凡给女儿盖好被子,夜里空调还是挺凉的。

    “那,我们还要不要再生一个呢?再生一个出来,你就更没法分了。”他揽着她的肩,笑着说。

    她看了他一眼,道:“你说什么呢?怎么生啊?违反政策的。”

    “没关系,要是怀上了,就生吧!不管男孩女孩,再生一个。”他拉着她的手,神情认真。

    她盯着他,好一会儿才说:“你,不是认真的吧?”

    “你看我在开玩笑吗?”他问。

    她低头,想了想,又说:“这样,不行的吧,念卿是你非婚生的女儿,已经对你有影响了,再--”

    他拥着她,道:“其他的事,我处理,你不用想。要是你觉得现在身体不好,就好好养一阵子身体,反正你还年轻,不着急,而且,过几年说不定政策也就放开了--”

    “那就等--”她说。

    “这些你不用管,有我在。”他打断她的话,道。

    她只好点头,猛然间又想起一件事,低声说:“那个,我忘了跟你说--”

    “什么?”他问。

    “我,我去医院做了手术了--”她的声音很低,却足够让霍漱清暴跳起来。

    “你,说什么?什么手术?”他抓着她的肩,问。

    他的声音不低,念卿翻了个身,苏凡忙说:“你小声点嘛,我们去客厅说。”

    说着,她拽着他的手,一直走到客厅里。

    他坐在沙发上,她给他倒了一杯水,坐在他身边。

    “我担心怀孕,就去医院上了个环,已经三个月了。”她低声说。

    他沉默不语,端起水杯子喝了口水,好一会儿,才说:“那就去拿掉,准备再生一个。”

    “你--”她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坚持,想来想去,想起自己儿时的遭遇,才说,“你是不是嫌弃念卿是女儿,所以才--”

    他愣住了,一脸错愕盯着她。

    什么逻辑啊?

    “你瞎想什么呢?你以为我是这样的理由才想要再生一个吗?”他问。

    她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不能告诉她,其实真正的理由是,念卿户口上的父亲是逸飞,尽管这是极少人才知道的秘密,而且也是逸飞当初为了帮念卿而弄的,却始终是霍漱清心头的一根刺,再加上念卿和逸飞之间的亲昵劲儿,让他这个做爸爸的,真是--

    “当初,你怀着念卿离开了我,不管是怀孕还是生产,我都没有陪你经历,后来念卿的成长,我也缺失了很多。所以,我想重新经历一次,和你一起经历,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那些年有多苦?”他说。

    这是第二个原因,也是他能告诉她的唯念念个原因。

    苏凡泪花闪闪,靠在他的怀里,道:“你不要这么想,我们现在这么幸福,过去的事,都不要去想了。而且,我也没觉得苦。”

    “真的?”他问。

    她点头,抬头望着他,道:“是啊,我心里想着你,想着总有一天会见到你,就什么都不觉得苦了,而且,那是我们的孩子啊,是你唯一能给我的--”

    “傻丫头!”他轻吻着她眼角的泪,叹道,“所以,就让我经历一次吧,好吗?政策方面,已经在讨论全面放开二胎了,我们还能赶得上。你现在好好养着身体,找时间尽快把那个东西从你的里面拿走。”

    “嗯!”她含笑望着他。

    “真是个孩子啊!”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你后悔了吗?”她问,“你今天真的答应离婚的话--”

    他抬起右手食指,在她的嘴唇上点着,她立刻明白了,知道自己不该说那两个字,忙说:“你要是答应了的话,就不用再面对我这样,这样--”

    “这样一个小傻瓜?”他笑着问。

    她噘着嘴,不说话。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道:“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不希望你和你妈妈一样把自己的一切都抛弃,围着一个男人转。那样,就不是你了,对不对?”

    她只是看着他,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放心,你男人这点本事还是有的,罩得住你!”他微笑着说。

    “那你为什么要选我呢?我这么没用的,难道说,我上辈子对你做了太大太多的好事,你这辈子要来还债?”她也笑了,问。

    他笑了,故作思考,道:“也许吧,不过,还有个原因,你知道吗?”

    她摇头。

    “你是我的劫!”他注视着她,烟波微微含笑,道。

    苏凡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的手,拉着她的轻轻抚摸着,道:“我们这辈子,就这样吧,命里注定如此,也别再折腾了,你说呢?”

    苏凡含泪点头。

    “那,这件事就这么过了?”他问。

    她继续点头。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好了,你先去睡,我等会儿。”

    苏凡起身,走向卧室,看着他也起身去书架拿书,她猛地跑过去,飞快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霍漱清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跑回了卧室。

    他轻笑着叹了口气。

    夜晚,就这样静静地过去了。

    晨曦来临之时,昨日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没了影踪,除了苏凡那红肿的双眼。

    “你的眼睛怎么了,迦因?”早餐时,方希悠问道。

    罗文茵也注意到了,看着她。

    “我,我,没什么,没什么。”苏凡忙笑着掩饰道,可是,根本无法掩饰。

    “等会儿我帮你化个妆就好了,看不出来的。”方希悠见状,微笑道。

    “谢谢你,希悠。”罗文茵道。

    “文姨别客气。”方希悠说完,苏凡忙说:“霍漱清昨晚回来,我把票给他了,他说他会抽时间去看你们演出。”

    “谢谢他了,他那么忙的,这种小事--”方希悠说着,心里想起曾泉,不禁难受万分。

    她的演出,曾泉却说不一定能去看,而霍漱清那么忙,却因为苏凡的缘故而去看她的演出。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像苏凡这样幸福呢?到底该怎么做呢?

    “没事的。”苏凡微笑道。

    “舅妈拉琴好好听,念念也想学。妈妈,让我去学吧,我也想学。”念卿望着妈妈,道。

    苏凡还没开口,方希悠就笑着说:“好了,念念想学的话,舅妈来教你,怎么样?不过,你可要乖乖学哦,不能说学一下就不学了,明白吗?”

    “孩子的话,没必要当真,希悠!”罗文茵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罗文茵还是很高兴听到方希悠这样说的。

    “没事的,文姨,反正我也有很多闲时间,教教念卿,还能让我随时练习,要不然手真的就生掉了。”方希悠道,说完,她笑着对念卿说,“我们中国人拜师是很重大的事情哦,你要是决定让舅妈当老师,可要让你爸爸妈妈准备好拜师仪式的!”

    罗文茵和苏凡都笑了。

    “也好,隆重一点,也让她有个记性,要不然又是三天的热度。”苏凡道。

    “我开玩笑的。”方希悠微笑道,“自己家的孩子,哪里需要那些虚的东西?只要孩子喜欢就好了。可是,音乐这东西,入门的时候容易,后面就枯燥死了。当初我妈逼着我学的时候,我真是偷偷地不知道在心里和她吵了多少次架。”

    “是吗?我觉得音乐很神圣呢!会乐器的女生都有一种女神的气质!”苏凡说的是心里话,可方希悠笑了。

    “你可别再捧我了,什么女神不女神的,都是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方希悠说完,起身,“文姨,我有事先走了,晚上不回来,不用给我备饭了。”

    “那你就去忙吧,明晚和你爸妈一起吃饭,你别忘了。”罗文茵道。

    “嗯,我知道,文姨。”方希悠应道,说完就和苏凡、念卿再见,离开了餐厅。

    等方希悠走了,罗文茵才问苏凡眼睛怎么回事,是不是和霍漱清吵架了?

    “没,没什么。”苏凡忙撒谎道。

    “没什么?昨天小冯送你回来的时候,就看着不对劲。说,是不是什么事瞒着我?”罗文茵追问道。

    苏凡不想让母亲为自己操心,便说:“昨天是吵了一架,不过,晚上回来的时候没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