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2章 你的信誉很不好
    “那你打算怎么办?”覃逸秋道,“你的个性其实挺适合做点研究啊,什么的,你这样与世无争的个性,哪里是做生意的料?”说着,覃逸秋笑了。

    苏凡也微微笑了,点头道:“我知道,所以这一点很头疼,这么多年要不是逸飞,真的撑不下来。”

    覃逸秋不语,只是看着苏凡。

    “这次回去,就想把念清的事情安顿一下,和逸飞商量一下怎么办,毕竟他也是念清的一份子,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份子。”苏凡道,“如果在京城这边找不到合适的合伙人,就只能--”

    “有个人,你熟不熟?”覃逸秋猛地打断苏凡的话。

    “谁?”苏凡问。

    “潘蓉。你熟吗?”覃逸秋道。

    “是,是那个,我大姑的儿媳妇?”苏凡问。

    覃逸秋点头,道:“就是她,她现在是潘家公司的二把手,逸飞和她也有些合作。”

    苏凡想起来那个很爽朗的嫂子,想起她,脑子里也跃出表哥张政的影子,那夫妻两个人眉眼间的恩爱--

    潘蓉比张政小了将近十岁,是张政的第二任妻子。

    “潘家企业那么大的,我这个小婚纱--”苏凡道。

    “如果你想把念清搬到京里,就一定要找一个自己人来合作,否则会被有心人钻空子,从而影响到漱清。”覃逸秋道。

    “可是,我和她也不是很熟,找她来合作,恐怕没什么希望吧!”苏凡道。

    “不管有没有希望,你心里有这么一个人,有空了找她聊聊,毕竟你们是一家人嘛,什么话也都好说一点。”覃逸秋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道。

    空姐过来,覃逸秋要了杯咖啡,苏凡也要了一杯。

    “不过,想起来做生意是挺烦的,那时候为了赶订单,过年的时候还要在工厂里赶工。”苏凡抿了口咖啡,叹道,“相比较起来,我真的情愿去做翻译,也不用去考虑销售的事情。”

    覃逸秋笑了,道:“你如果想做的话,还是可以继续的。”

    “我,还不清楚。”苏凡摇头,道,“不过,这也是个选项。”

    两个人坐着聊着,没多久,飞机广播里就传来即将降落榕城机场的通知。

    苏凡把霍漱清摇了起来,给他递了一杯咖啡。

    “已经到了?”霍漱清问。

    “嗯。快了。”苏凡答道。

    望着舷窗外的云层,苏凡的眼前,却是一片迷茫。

    经过了这半年,她的未来又在何方呢?

    覃逸秋说的对,她可以继续做回自己的老本行,一来省心,二来对霍漱清也安全。可是,念清是她的心血,是她人生最艰难时刻的光明,是给她自信的东西,也是她和覃逸飞友谊的见证,她怎么突然舍得把念清放弃了呢?

    霍漱清看着她脸上的愁云,心里有些不安。

    飞机降落,覃逸飞亲自来到机场接霍漱清和苏凡,还有覃逸秋和罗正刚夫妇。

    苏凡老远就看见覃逸飞那熟悉的笑容,看着覃逸飞朝着他们走来,心里波浪微微翻涌了一阵,看着他走近了和霍漱清拥抱,对他微微笑了。

    “嗨--”覃逸飞微笑着走向她,问候道。

    “逸飞--”她说。

    “最近很忙吗?还是没休息好?脸色不太好啊!”覃逸飞看着她,道。

    “可能是最近有点忙。”霍漱清看着苏凡,揽住她的腰,对覃逸飞道。

    覃逸飞笑了,道:“走吧,上车再聊。”

    看着覃逸飞在前面和姐姐姐夫一起走着,那高大的背影,现在怎么看都是越来越像霍漱清的感觉。

    “怎么了?”霍漱清看她神游着,问。

    苏凡笑了下,道:“你不觉得逸飞越来越像你了吗?”

    “我?哪儿挨得上啊?”霍漱清笑道。

    “我说的不是相貌,是感觉,以前就觉得他什么地方和你有些像,现在越来越像了。”苏凡道。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难免会互相影响的。”霍漱清道。

    不止是感觉,就连穿衣服也是很像她初识的霍漱清了。

    她记得那时候霍漱清就会在冬天穿一件黑色或者深咖色的中长大衣,里面是衬衫或者加一件毛衣,如果没有毛衣,那就是衬衫和围巾了,而此时的逸飞,正是这样的装扮。因此,在刚才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她就恍惚了,以为自己看见的是当年的霍漱清。

    上了车,几个人坐在一起聊着,覃逸飞说明天初一,约上几家人一起去哪里玩,他已经安排好了地方。

    “哥,你答应我了的,可别反悔!”覃逸飞笑着对霍漱清说。

    霍漱清看了一眼苏凡,对覃逸飞笑道:“我什么时候反悔过了?哦,你还没说,敏慧他们来吗?”

    苏凡是听霍漱清提过这件事,覃逸飞也给她打电话说过,说的是霍漱清母亲和姐姐一家,覃家,还有罗家,就这三家人过去度假山庄待一天,哪里还有叶敏慧?

    “来啊,我妈亲自打电话邀请了,我还是被通知的--”覃逸飞说着,一脸无奈。

    覃逸秋笑了,道:“叶叔叔他们一家也极少在过年的时候来榕城,偶尔来一下也有不同的感觉嘛!”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的队伍就更庞大了,叶敏慧她哥哥嫂子全都要来,你们这是要我命啊!”覃逸飞道。

    “你小子,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罗正刚笑着拍拍覃逸飞的肩。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了,总不能赶人家走吧!我就听天由命,伺候你们各路神仙了!”覃逸飞笑道。

    苏凡挨着霍漱清坐着,看着覃逸飞笑了。

    就在那一刻,她猛地发现覃逸飞的目光,也在她的身上,苏凡深深一震。

    覃逸飞什么都没说,在接触到她的视线的时候,就立刻转移了视线,坐在了霍漱清身边,笑着说着,根本没有再和苏凡说一个字。

    苏凡没有说话,她也明白,覃逸飞的意思,或许,现在这情形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逸飞有他自己的生活和世界,这样,就是最好的了。

    她转过头看向车窗外,车子在入城高速上飞驰着。

    覃逸飞斜靠着车门,视线越过霍漱清落在苏凡的身上,却只能看到她的侧影。他的心,一下下的疼了起来,却还是努力让自己加入姐姐姐夫还有霍漱清的话题,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距离上一次见她,已经有一个月了,恐怕,这是间隔最长的一次吧!这一个月,连电话都少了,只打过两次。这个月,他去过京城好几次,却没有和她见面。参加完聚会,车子停在她住的楼下,看着那一幢楼里亮着灯的窗户,却总是看不见她。手机捏在手里,按出她的名字,也不能拨出去。

    而此时,即便是坐的这么近,却--

    或许,这样的话,大家都会好过一点吧,漱清哥,还有她!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覃逸飞掏出来一看,看了好一会儿没接,大家都注意到了。

    “谁啊,干嘛不接?”覃逸秋问道,说着,从弟弟手里拿过手机,是叶敏慧的名字,覃逸秋对弟弟笑笑,道,“你这个呆子!”

    说完,覃逸秋接了电话,弟弟也没有反对。

    “是敏慧吗?我是逸秋。”覃逸秋道。

    “是逸秋姐啊,我,我是想问逸飞明天的事,他现在是不是不方便接电话?”叶敏慧问。

    “没有,他,”覃逸秋看了弟弟一眼,覃逸飞忙拿过手机。

    “是我,刚才有点事嗯,没有改变,你和伯父伯母上飞机了给我打个电话嗯,对那就这样,再见!”覃逸飞说完,就挂了电话,发现一车人都在盯着自己。

    “都干嘛看着我?好奇怪。”覃逸飞笑道,却见苏凡也在看着自己,他忙下意识地说,“没什么,就是问明天的事情,早就定好了的,我怎么会变卦呢?”

    话出口了,覃逸飞才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好像是害怕苏凡误会他,可是,现在,不就是要让她觉得他和叶敏慧很好吗?真的很好,那又为什么要解释呢?真是--

    “看来你的信誉很不好!”霍漱清好像明白了覃逸飞的举动,笑着说,看了苏凡一眼。

    “是啊,你可不能这样。”苏凡接着说。

    覃逸飞笑了,不说话。

    车子先是开到了市委家属院里霍漱清母亲的住处,苏凡和霍漱清下了车,覃逸飞下车给他们递了两把伞,而覃逸秋和丈夫只是和他们再见,并没有下车。

    不知何时下起的蒙蒙雨,这会儿有些大了起来。

    “明天见!”苏凡和他们挥手再见。

    覃逸飞对霍漱清和苏凡笑笑,上了车。

    那辆黑色的商务车,消失在蒙蒙雨帘之中。

    “走吧!”霍漱清道。

    苏凡回头看着他,对他微笑了,忙跑向他,扑进他的怀里,雨伞就掉在了地上。

    他有些惊讶,却很快就恢复常色,拥着她,在她的额上印上一个吻。

    两个人完全不去提覃逸飞,心照不宣地牵着手走进了家门。

    一按门铃,桐桐和念卿都跑了过来给他们开门,念卿扑向父母的怀抱,霍漱清一下子抱起女儿,亲着女儿的脸蛋。

    “我们刚才看见你们的车了,念念非要跑出去接你们,我没让她出门,她还和我生气!”桐桐从苏凡手里接过行李箱,笑着说。

    “怎么能和姐姐生气呢,嗯?”霍漱清笑道。

    “我想去接爸爸妈妈啊!”念卿道。

    “姐姐是怕你淋雨生病,知道吗?”苏凡道。

    念卿不说话,脸搭在爸爸的肩上。

    “跟姐姐道歉!”苏凡道。

    念卿看着妈妈,又看向桐桐的背影,从爸爸的怀里跳了下去,跑向姐姐。

    “姐姐,对不起!”念卿拉着姐姐的衣襟,道。

    桐桐笑了,道:“姐姐说着玩儿的!来,亲姐姐一下,姐姐就和你做好朋友!”

    念卿亲着桐桐的脸,两个人又在客厅里追着跑了起来。

    “桐桐,你看你都多大了,还和妹妹这样?快停下来,小心妹妹摔着。”霍佳敏搀着母亲从楼上下来,道。

    苏凡忙问候了婆婆和大姑姐,霍漱清问道:“姐夫呢?”

    “还有图纸没画完,正在画呢!”霍佳敏道。

    “这么认真啊!大过年的,还不休息?”霍漱清笑道。

    “说是开年了马上就要交,这个年啊,他是要和他的设计图耗上了。”霍佳敏道。

    “我上去看看。”霍漱清起身道,念卿非要跟着去,霍漱清便牵着女儿的小手上了楼。

    “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没休息好?”婆婆问苏凡道。

    苏凡不禁尴尬,昨晚哪有睡觉嘛!可是,她还是笑着说:“没事,最近一到晚上就不睡不着,非要熬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