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3章 婆媳和解
    “年纪轻轻的也别熬夜了,要不然身体受不了。”婆婆道。

    苏凡应声,问桐桐道:“桐桐,什么时候开学?要不要跟我们去京里玩几天再回来?”

    杨梓桐窝在沙发里吃着零食,道:“等毕业了吧,在你们的大房子度假去!”说着,她笑了。

    “随时欢迎你!”苏凡笑着说。

    杨梓桐今年高三了,学习成绩很好,就读于华东省最好的高中,是重点班,申请了美国的大学。

    “你有没有打算去哪里旅行?你舅舅说要祝贺你拿到哈佛的录取书,已经给你准备好旅行的钱了。”苏凡道。

    杨梓桐笑着,看着妈妈。

    霍佳敏道:“你自己决定,不过,不能去太危险的地方。”

    “好啊,谢谢舅妈!我可能会和同学约上一起去。”杨梓桐笑着说。

    苏凡含笑点头。

    今天的年夜饭,是苏凡和霍漱清结婚后第一次在婆家吃的。

    开饭前,要先给已故的霍廷楷敬献供饭,一家人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暮色爬上夜空,霍漱清和姐姐姐夫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门外,放鞭炮迎接父亲的灵魂回家团聚。苏凡望着霍廷楷的遗像,看向婆婆眼里的泪,心里难过不已。

    薛丽萍擦着丈夫的遗像,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

    苏凡忙拿出纸巾递给婆婆,低声道:“妈,我来擦,可以吗?”

    薛丽萍盯着她,想想丈夫的离去,和眼前这个儿媳妇脱不了干系,可是,都已经快四年了,念卿都--

    遗像其实很干净,原本榕城的空气就干净,又有专人打扫,即便是家里其他的物件,也没落什么灰,何况是这被薛丽萍时常亲手擦的遗像?

    苏凡知道,公公的遗像,从来都是婆婆一个人擦的,而且,婆婆时常擦着照片自言自语。她听霍漱清说过,公婆年轻时,感情并不是十分的和睦,毕竟是那个年代的人,而且公公又是政界高官,在家里也是很强势。婆婆跟着公公伺候了他一辈子,里里外外的。可是到了最后的时候,两个人那种默契,让儿女们都是很佩服的。或许,真的就像是老话说的,少年夫妻老来伴吧!老年失去伴侣,真是很寂寞痛苦的事!

    薛丽萍盯着苏凡,又低下头看着照片上的丈夫,沉默良久,才对苏凡说:“其实,我一直都很不喜欢你,你知道的吧?”

    苏凡不语。

    “老头子这辈子,身边那些花花草草不是少数,粘来粘去的。可他是个聪明人,掂量的很清楚,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他很清楚。”薛丽萍说着,叹了口气,“有那么一个女人吧,我记得是八十年代末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在市里当书记,那个女人,其实只是个大学生--”

    苏凡愣住了,婆婆这是在说--

    薛丽萍看着她,苦笑着叹了口气,道:“是榕城大学的,当时才是个大二的,老头子去学校做什么报告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你别以为只有现在的女大学生才那么开放,那个时候也不逊色。一来二去的,也就--不得不说,那个女的还是有些手段的,老头子从不对什么人上心的,居然就在那个女的身上栽了。”

    “您怎么知道的?”苏凡问。

    “那时佳敏已经上大学了,认识那个女的,还是一个社团的干部。可能是因为和老头子有了那么点事儿吧,那女的就找机会和佳敏一起来家里了,”薛丽萍说着,不禁笑了,“当时我看得出老头子心里想的什么,可是,我怎么会让那样一个心计深的女人来我家人身边呢?还利用佳敏的关系--”

    “那后来呢?”苏凡问。

    薛丽萍叹了口气,道:“都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那女的,要是她自己能安分点,也不至于最后--正好那一年不是学生们闹事吗?市里也很紧张,最紧张的那段时间,我把佳敏关在家里没让出门,那女的约她一起上京,她没去。我估计老头子当时也劝那女的别去京里,可是那女人的野心太大,心机又不成熟,跟着其他人就走了。清场那一天,老头子还派人去京里找她,把她带回榕城,结果那女人路上就跑了,正好赶上清场。后来老头子派去的人到处找,结果--”

    “怎么了?”苏凡问。

    “没死,算是命大,被抓了。老头子派人去牢里看她,才知道她去了那里的时候,遇上清场就逃了,结果被抓了。她也不想想,上面是吃素的吗?她在榕城大学都是领头的人,上了黑名单,还能跑的了?”薛丽萍道,顿了下,接着说,“遇上那事儿,老头子知道是保不住她的,毕竟是大事儿,上面早就有定性的,就没法儿管了。那女的托人找到佳敏,求佳敏救她,佳敏把这事儿告诉了我,我真是,真是恨死那个女人了。什么东西?自己犯贱勾引了别人的老公不说,还跑到佳敏那里装可怜?于是,我就一个人去了京里,通过关系见了她。我跟她说,让她死了心,不要再想着有谁救她,自己的错,自己承担。要是她再和老头子联系,或者找佳敏,我有办法让她消失。”

    苏凡愣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可以原谅她和老头子之间那点儿事儿,可是,我绝对不会容忍她利用佳敏!从京里回来,我就和老头子明说了,我说,我知道你们的事儿,来来去去都知道,你如果还想留着你的面子,留着你当父亲的尊严,就不许再和那个女人有牵扯。你要想为了那种不成熟的肉体关系葬送前程没关系,不许把我的女儿和儿子搭进去,不许让我的孩子被人耻笑。”薛丽萍说着,看着苏凡,“老头子也是个聪明人,他很清楚自己能做到哪一步,再多了,要是影响到他的地位,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那个女的呢?”苏凡问。

    “她的下场,在我们这个家里,就是如此了,至于其他的,那不是我关心的了。”薛丽萍道。

    苏凡不语。

    “其实,我这辈子遇上的女人,不止那一个。只不过那一个,是他心头最痛的吧!所以,当我知道你和清儿的事情的时候,见到你的时候,感觉,感觉自己好像又看见那个女的了。”薛丽萍说着,苦笑了,“我以为是她借尸还魂又回来祸害我们家了,所以--”顿了顿,“在疗养院知道你的身份后,我和老头子大吵了一次,他说他支持清儿离婚选择自己的幸福,我就和他吵了。我问他说是不是觉得看着你让他想起了那个女人,所以他才支持清儿离婚。结果他什么都不说,我也就病倒了。”

    苏凡望着婆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些事,清儿和佳敏都不知道,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知道他们尊敬的爸爸当年还有过这样的事,这也是我不喜欢你的原因,迦因。我觉得你像是那个女人,虽然孙蔓对清儿照霍不周,不是个合格的妻子,可是,我不允许像那个女人一样的人插足我儿子的婚姻,影响他的前程。”薛丽萍道。

    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

    苏凡抬头,视线越过婆婆的头顶,就看见了在外面院子里放鞭炮的霍漱清。

    “对不起,妈,过去,我和霍漱清的事,对不起。”苏凡的话,打破了两人的沉默,薛丽萍泪花闪闪,看着她。

    苏凡的眼里,也滚出了泪,握住婆婆的手。

    “妈,对不起,我当初,当初做了,做了伤害你们的事,我一直,一直都欠您一个道歉的话,我一直都没有跟您说对不起,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我的原因,爸爸他--”苏凡道。

    薛丽萍摇摇头,拍拍苏凡的手,叹了口气,道:“你不用跟我道歉,其实,我也有错。”

    苏凡眼里的泪,滞住了。

    “当初,我明知道清儿和孙蔓过不下去,却依旧因为自己的私愤而帮助孙蔓,让漱清难过,将自己过去的怨恨发泄在你的身上,是我该向你道歉--”薛丽萍道。

    “妈,您,您别这么说--”苏凡忙说。

    薛丽萍摇头,拉着苏凡的手,望着她,道:“经过了这些年,看着清儿现在,他现在是真的很幸福,我看的出来,现在的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和以前孙蔓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知道这都是因为你,你给他带来的幸福。所以,谢谢你,迦因,谢谢你坚持了那么多年,为他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

    苏凡摇头,道:“妈,爸爸的事--”

    薛丽萍松开手,拿起丈夫的遗像,叹了口气,道:“这就是命吧!一切,都是命啊!我以前是因为这件事不能原谅你,可是呢,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在一起,你看还有个念卿,给这家里多少的笑声?我们也都不该再记着过去的事情,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了啊!人呢,总有那么一天,不是今天就是明天,老头子的离开是很突然,可是,这么些年下来,我也该适应了,一辈子围着他转,受他的气,现在我也没几天活头了,干嘛还要为他流眼泪呢?他活着的时候也不见得把我多放在心上,要是心里真有我,就没那些破事了。”

    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