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5章 第一次见你就想了
    他无声笑了,抬起湿乎乎的的手直接抹上她的脸,苏凡手一滑,碟子滑了下去,在水池里碎成了几块,幸好是最后一个碟子,伤亡也不算重。

    “啊--你看你,都怪你--”她叫道。

    他却笑着看着她戴着手套收拾碟子碎片,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这头老牛在你块地上耕耘的还不够吗?”

    她的脸变得滚烫,速速扫了他一眼,低声道“讨厌,这种话都说得出,真不害臊”

    在他的眼里,那白皙的脸上荡漾着的绯红,犹如一朵妖冶的花绽放,看起来就甜滋滋的,他忍不住亲了上去。

    苏凡彻底惊呆了,他这是在干什么啊?一家人都在外面--

    客厅里,是春晚喜庆的歌声和热闹的舞蹈,一家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厨房里的事。

    等两个人返回客厅的时候,苏凡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霍漱清却一脸平静地坐在母亲身边,抱起女儿,说着笑着。

    看着霍漱清和女儿脸上的笑容,苏凡的心,满满的都是甜蜜。或许,这就是她这一生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吧,这样平静的幸福!

    婆婆年纪大了,看了一会儿电视就上楼睡觉去了。

    看着已经九点多了,苏凡劝女儿去睡觉,念卿非说要看爸爸放烟花。

    “明天再看,现在很晚了。”苏凡道。

    “不要,我不要。”念卿的小脑袋只往爸爸的怀里挤,完全不听妈妈的话。

    “爸爸现在就去放烟花,你看完了要回去睡觉,听见没?”霍漱清道。

    “姐姐一起去!”念卿道。

    “好,姐姐一起,姐姐放的比你爸爸厉害多了哦!”窝在沙发里拿着手机和朋友聊天的杨梓桐一听,说道。

    “一起去吧,反正这电视也没什么好看的。”姐夫杨正刚道,霍佳敏便关了电视,拿起一条披肩给自己裹上,和女儿一起走出了客厅。

    这会儿,老太太还没睡着,听着楼下孩子们欢笑的声音,薛丽萍也起床走到了阳台上看着。

    杨梓桐和舅舅比赛放烟花,念卿在院子里追着姐姐和爸爸放的小烟火跑来跑去。昨天姐妹两个人一起去商店买了好多的烟花,为的就是今晚放个过瘾。看着霍漱清和女儿的笑容,苏凡也不禁笑了。

    大雨早就停了,此时空气里冷气深重,她不禁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霍佳敏走过来揽着她的肩膀,她对霍佳敏笑了,两个人并排站着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幸福和美更好的了,不是么?苏凡抬头望着夜空里绽放的烟花,心想。

    自己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好事,才会让她遇上他,这样被他爱着被他宠着呵护着,才会遇到这些关心爱护她的家人,才会这样的幸福!苏凡啊苏凡,你一定是运气太好了!

    薛丽萍看着楼下的孩子们,脸上也露出深深的笑容。

    夜深了,念卿早就进入了梦乡,窗外只有远处的烟花绽放着,今夜,空气里处处都是团聚的幸福,浓浓地浸透着每个人的心扉。

    苏凡站在窗户边,看着那远处天际的烟花,霍漱清洗完澡走了过来,从她的身后拥住她。

    她的头靠在他的胳膊上,一言不发,就那么静静望向远方。

    良久,他才亲了下她的头顶,道:“还记得那一年的除夕夜你给我发短信吗?”

    她微笑点头。

    “你那时候会不会觉得我太孟浪了?”她转过身,拉着他的手,问。

    他摇头,却说:“有种奇怪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的短信就那么,心里就和看见别人的不一样,所以,才,才会想听听你的声音。”

    她的脸颊微微发烫,嘴角却是无法隐去的笑意。

    他抬手轻轻撩着她的碎发,注视着她脸上的笑靥,道:“你今天跟桐桐说是你先爱上我,其实,呃,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他说着,不禁自嘲地笑了,“我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年轻女孩子动那种念头,你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我就想要你了!”

    她的脸颊,越发的滚烫,嘴里却说“你真是,太坏了”,她的话语和神情,如同小猫的脚垫一样挠着他的心,一下下激越地跳动着。

    “那你为什么没有--”她问。

    “你以为我不想吗?就你这个小丫头,让我一次次的没了底线--”他的眼底,是无限的宠溺和疼爱。

    苏凡踮起脚,抬起双臂环住他的脖颈,双唇贴上他的,轻轻吻着,他想要深入,却被她躲开。

    “如果,第一次就要了你,你会不会恨我?”他问。

    她低头,想了想,才抬头望着他,说:“要是我说不会,你会不会觉得我,觉得我太轻浮了?”

    “为什么要那么想呢?”他问。

    “因为,因为我,我那个时候,就已经,已经喜欢你了。所以,我想,如果,如果--”她吞吞吐吐着,道。

    漆黑的房间里,偶尔被天上的烟花照亮,一下又一下,他眼里这如玉的身体被点亮,让他痴迷难以自拔。

    霍漱清,我想说,我渴望你,在你渴望我之前很早了,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这个夜晚,充满了甜蜜与幸福,一直持续了下去。

    次日,念卿醒来的时候,父母还相拥在床上睡着,念卿从自己的床里爬出去,穿着睡衣开了门就下楼了。

    “我的小祖宗,怎么光着脚啊?着凉了怎么办?”客厅里浇花的薛丽萍看见小孙女光脚穿着睡衣走过来,扔下喷水壶,道。

    “奶奶,我饿了。”念卿揉着眼睛,道。

    “好好好,赶紧坐沙发上去,奶奶给你拿面包。”薛丽萍道。

    厨房里,今天保姆休息了,薛丽萍见一家人都没起来,也就没着急准备早餐,没想到念卿先饿醒了。

    这两口子,竟然睡的连孩子起床都不知道,怎么指望得上带孩子啊!薛丽萍心想,端着热牛奶和面包就来了客厅。

    苏凡醒来了,朝着女儿的床看去,竟然发现里面没人,一下子就起来了。

    这孩子去哪里了?

    跑到一楼,才看见女儿和婆婆坐在沙发上说话,苏凡的心才放了下来。

    “你们也不知道看看孩子的,光脚跑下来都多久了。”薛丽萍看见苏凡,道。

    “对不起,妈,我,我不知道--”苏凡忙跑过来。

    “她是饿了,先给她吃点,等会儿再做饭就好了。”薛丽萍道。

    苏凡忙点头。

    “你去洗漱吧,我来喂。”薛丽萍说完,苏凡就上楼去了。

    一进卧室,看着霍漱清还在床上睡着,她拉过被子,捏着他的脸,道:“讨厌啦,快起床!”

    “几点了?怎么睡过去醒不来了?”他迷蒙着眼,找手表看时间。

    “哎呀,念卿自己醒来跑到楼下找吃的去了,妈在给她喂呢!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都是你害的。”她不停地敲打着他,道。

    霍漱清忙看向女儿的小床,果然看不到里面有人。

    看着小妻子脸上又羞又气的样子,霍漱清忍不住又亲了她,她却说:“你昨晚,害得人家起不来床,被妈说,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真是被你给害死了,以后我可怎么办?”

    “好了好了,没事的,我妈不会计较的,你让她儿子夜夜满足,她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感谢你?”他笑道。

    “恶心死了,这种话都说得出来,霍漱清,你真是--”她简直无语了,推开他,道,“你要赖就赖着吧,我要去洗漱做早饭了。”

    “姐姐他们已经走了吗?”霍漱清一边起床,一边问。

    “妈说姐姐他们去了姐夫家了,早饭我来做。”苏凡道。

    因为今天下午就要去和覃家、叶家、罗家一起聚会,霍佳敏和丈夫一大早就赶去了婆婆家,陪着公婆吃个初一的早饭,和杨家其他的人团聚一下。

    看着苏凡着急的样子,霍漱清不禁笑了。

    这丫头,总是这样沉不住气!

    大年初一的早上,苏凡和霍漱清带着孩子陪着老人一起去了趟公墓,给霍廷楷献花。下午三点多,霍佳敏一家回来了,大家一起便驱车前往覃逸飞定好旅行地点,几家人分开走,在庄园里碰面。

    昨天的雨,让今天的空气感觉清透,特别是在远离市区的地方。下午时间,阳光已经从云层中探出来,照射着大地。

    极少陪着家人出门旅行的苏凡,现在心中满满的都是温暖。

    这就是家啊!以后,她就再也不会是孤单一人了。

    这么想着,她看向了身旁的霍漱清,握住了他的手。

    他一愣,看着她脸上那平静的表情,对她微微一笑。

    谢谢你让我有了家,霍漱清!

    她这么想着,头靠向了他的肩。

    这家伙,怎么这么粘人?霍漱清心想,却还是在心底微微笑了。

    远处的青山,笼罩在一片沼沼的雾气之中,若隐若现。苏凡望着那隐隐的青山,心情已经倏然开朗起来。

    车子直接开进了这一座竹翠苍苍的山里,沿着盘山公路直上。走到半山的时候,车子拐进了一条并不起眼的青石路,路很窄,只能有一辆车通过,走着走着就看见了一个梅庄的大字。

    “终于到了啊!”苏凡一下车就听见了杨梓桐的声音,接着就看见念卿从车上下来了。

    “刚刚有没有乖啊?”苏凡过去抱起女儿,问。

    “我和姐姐在玩呢!”念卿道。

    “走,我们进去,你看,小飞叔叔在那边呢!”杨梓桐拉着念卿的手,念卿立刻就从妈妈的怀里窜下来,跟着姐姐跑向了覃逸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