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9章 家里有了你才是最大的幸运
    “什么?”她愣住了。

    “我和她说,你是我媳妇儿!”他轻轻地说。

    苏凡彻底怔住了。

    他笑了,道:“知道我潜伏多久了吧?”

    “你,可是,你,怎么胡说啊?你就不怕,不怕被人认出来,然后--”她紧张地说。

    “你会在那种情况下认为我是市长吗?别说那个女人,就是医院里的医生,都没认出来,还说你是我老婆!”霍漱清笑着说。

    苏凡不语。

    “我费尽心机在你身上,用了那么多工夫,花了那么多时间,才得到了你。”他说着,轻轻抚摸着她的脸,“以后,不许说乱七八糟的话了,不许胡思乱想了,知道吗?”

    苏凡的眼里,浮起一层水雾。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好了,睡吧,明天还要和他们玩呢!”

    “是哦,差点忘了,千万不敢晚起。”苏凡道。

    刚盖好被子,她就想起另一件事,问:“这个院子,是东阳大哥的吗?”

    霍漱清摇头。

    苏凡望着他。

    “这是小飞的。”霍漱清道。

    “逸飞?”

    霍漱清点头。

    “那为什么,好像是东阳大哥--”苏凡不解地问。

    “这块地方很难得到,要是让外界知道是小飞的,影响不好。因此一直是东阳夫妻在打理的,”霍漱清说完,顿了下,盯着她的双眼,说了一句让苏凡意外万分的话。

    “这是小飞送给敏慧父母的。”霍漱清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道。

    苏凡愣住了,盯着他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

    霍漱清也只是望着她,长久不语。

    “这么说,他们,结婚的事已经完全定了,是吗?”苏凡问。

    “差不多是。”霍漱清点头。

    苏凡笑了下,道:“这样挺好的,很好,敏慧对逸飞一片深情,这么多年,他们也算是,圆满了。”

    霍漱清注视着她那娇俏的脸庞,沉默不语。

    “刚才吃饭的时候,怎么没听他们提?”苏凡问。

    “敏慧说暂时不想结婚,要等小飞工作方面有些起色再说。”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不语。

    想起逸飞在花园里--

    应该一起都好,都会好的。就算不好,那也不该是她可以过问操心的事了。

    苏凡这么想着,亲了下他的嘴角。

    “我们什么时候回京里?我妈下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和舅妈一起去探望一下这边的长辈。”苏凡道。

    “初五再走,你来得及吗?”霍漱清问。

    “嗯,可以。”苏凡道,“不过,我想明天就回江宁去,我爸的周年忌,我要去一趟。你就别去了,念卿和我一起过去就行了。”

    “我不去,可以吗?”霍漱清问。

    “没事,你这边事情多,不用陪我去了。”苏凡道,“我还想再去一趟拓县的,可是这么冷的天,还带着孩子就算了,等天气暖和一点我再过去。”

    霍漱清点头。

    苏凡依偎在他的怀里,认真地望着他,道:“我爱你。”

    “我知道。”他抚摸着她的脸颊,微笑道。

    漫漫长夜,却在不同人的不同心思里过去了。

    苏凡一直听着霍漱清的均匀呼吸,想着覃逸飞和叶敏慧的事情。

    正如霍漱清所说,娶了叶敏慧,对于覃家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尽管覃春明现在地位让他们可能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可是,不见得更好的选择可以更好的爱覃逸飞。至于覃逸飞,将这个别院送于叶家,也是对叶家的一个承诺了,尽管叶家也不见得对这别院有多大的苛求。叶承秉夫妇有苏以珩那么一个儿子,还在乎这样一个房子吗?不过,叶家在乎不在乎,都不是重要,关键是覃逸飞的这个举动,让他们还是很暖心的。毕竟,在古梅园边上的别院是地位的证明,除了覃家,估计没有几个人可以得到了。

    这样的心知肚明,对两个人的婚事,算是一个交代。

    如此一来,覃逸飞应该是决定了吧!看看叶敏慧父母和兄嫂的态度,他们是很喜欢覃逸飞的,并没有因为覃逸飞对叶敏慧多年的冷落而不悦。这样,真的很好,很好啊!

    夜色,在晨曦中渐渐走向结束。

    第二天早上,大家一大早就起来去梅园逛了,霍漱清约了苏以珩和覃逸飞、覃东阳等人在梅树下赏花饮茶,苏凡和顾希、叶敏慧等人陪着他们聊天。

    时间,过的很快。

    傍晚的时候,大家各自乘车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霍漱清忙着自己的公关活动,而苏凡在初四这天就带着念卿去了江宁省,去了翔水的养父家里,参加养父的周年忌日活动。

    这一年,苏子杰忙着照顾家里的玫瑰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好转了不少。养母跟苏凡说,她想把家里的房子整修一下,因为现在村里很多人家都盖了楼,而子杰不同意,说是要把钱投到生意里面去,没必要盖房子。

    苏凡也注意到了,周围的很多邻居的确是盖了新楼,有些人家甚至是赶着春节搬迁新居。

    视线落在这院子里,苏凡想起这家里和儿时都没太大的区别,被这一片新建的院落包围,这院子就显得落魄了。

    “你也知道咱们这里,要是房子不好,哪家的姑娘愿意嫁给咱们?子杰这孩子,也都老大不小了,一点都不上心--”养母叹道。

    苏凡不知道养母这么说,是为了在她这里要钱盖房子还是纯粹抱怨儿子,不过,养母说的也是实情,像这种接近城镇的农村,家里的房子在婚事上面有很大的决定性作用。

    “妈,我这里有些钱,您拿着--”苏凡把准备好的卡从钱包里掏出来,塞到养母的手里。

    “小凡,这,我不能拿你的钱,子杰要说我--”养母忙把卡推回去,道。

    “妈,没事的,您拿着,我这次来拿的不多,等过几天我回去,给这张卡上再打二十万过来。”苏凡道。

    养母面色尴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凡,妈,妈不能拿你的钱来,来--”养母道。

    “妈,您别跟我客气,子杰现在年轻,要霍着事业,其他的事也很难顾及,您也别生气,男人年轻的时候,还是要以事业为重,婚事什么的,也不急。不过,咱们家这房子,是该翻新了,您把钱拿上,找别人问问价钱,需要多少钱,您就跟我说,这件事,咱们就不要管子杰了,别让他分心了。”苏凡道。

    养母半晌不语,苏凡把卡放在母亲手里,这时,苏子杰从城里采购了明天招待前来祭拜父亲的亲戚,苏凡忙走出去帮忙卸货。

    晚上,苏凡和女儿住在自己以前住的房间里。虽然家里的房子没有整修,可是苏凡的这间还是好好整理了下的,家具和床、还有被褥,全是新的。为了让苏凡和孩子来的时候住的舒服,苏子杰还特意买了新的炉子,母亲把火炉烧的旺旺的,生怕念卿挨冻。

    苏子杰去了搬新家的邻居家里吃酒,回来的时候十点多了,走到姐姐的门口想敲门,却还是走开了。

    窗户上有灯光照出来,可能姐姐还没有睡,不过,这么晚了,还是不要打扰姐姐了。

    苏凡窝在被窝里玩手机,这被窝真是暖和啊,和以前真是完全不同了,想想当初读高中,周末回家来,这被窝简直冷的--

    生活都会变好的啊,一切都会变好!

    然而,过了没一会儿,苏凡就听见外面有吵架的声音,好像是弟弟,便赶紧穿上羽绒服就锁上房门出去了。

    “怎么了,子杰?”苏凡循声来到客厅,问。

    养母坐在沙发上抹眼泪,苏子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茶几上是苏凡给的那张卡。

    “子杰,你发什么酒疯?”苏凡道。

    “姐,你把你的钱拿回去,我,我们不能再拿你的钱了。”苏子杰道。

    苏凡看了母亲一眼。

    “你就为了这个和妈吵?”苏凡问,“你真是喝多了,赶紧回房睡觉去。”

    说着,苏凡把卡从茶几上拿过来,交给母亲。

    “姐,你别管了,你听不懂吗?”苏子杰一下子站起身,盯着苏凡。

    “姐,我是个男人,我怎么能,能让你再掏钱来养家呢?我知道你不缺钱,可是,有些事,有些责任是我该承担的,我不能因为你有钱就赖着你啊,姐!”苏子杰顿了片刻,才说。

    养母低声哭泣着。

    苏凡走到弟弟身边,把手放在弟弟的肩上,这个弟弟,个子比她高出了一个头,以前那么不着调,现在,好像这几年就突然长大了一样。

    “姐,妈就是,就是看着别人家都盖新房子,眼馋了,就跟你要钱,姐,就算是盖房子,这钱也不该你来出,我--”苏子杰神情激动。

    可是,苏凡打断了他的话。

    “子杰,姐知道你现在有志气,可是,我们是一家人,对不对?这家是你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爸妈养活我这么多年,把我养大,供我读书,如果没有爸妈,哪有我的今天?”苏凡说着,拉起弟弟的手,那只被砍掉了一根手指的手,望着弟弟,“我,欠你太多了,子杰,所以,不要再跟妈吵了。好吗?不是妈跟我要,我也该为咱们家出点力了。再说,你做生意不得需要点门面吗?家里破破烂烂的旧房子,也不好,对不对?”

    “可是,我的车--”苏子杰道。

    他想说,自己的车也是姐姐买的。

    苏凡捶了他一下,笑道:“还跟姐姐客气,是不是想挨揍了?”

    苏子杰沉默不语。

    “好了,回房睡觉了,妈年纪大了,别跟我吵了,记住了吗?”苏凡道。

    苏子杰和姐姐慢慢走出客厅。

    “姐,我们这个家,有了你,才是最大的幸运啊!”苏子杰躺在自己的床上,叹道。

    “嘴巴这么甜,早点哄个女孩回来结婚!”苏凡笑道。

    苏子杰含笑不语。

    走出了弟弟的房间,苏凡看见了养母站在院子里,走过去道:“妈,回去吧,外面太冷了。”

    “小凡,妈,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说--”养母道,“妈以前对你,对你--”

    “妈,别说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而且,要不是您和爸捡到我养我,我早就冻死了是不是?所以,什么都别说了。”苏凡说着,揽着养母的肩走进养母的卧室,“其实,这么多年,我没有回家看看,没有见我爸最后一面,我都不是个孝顺女儿,我的心里--”

    “小凡,你爸,没有怨过你,他只是一直都担心你。”养母道。

    苏凡含泪点头。

    “好了,你回去看看念卿吧,孩子万一夜里哭醒看不见你就害怕了,你小时候啊,夜里哭醒了就找你爸--”养母道。

    苏凡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