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72章 你真是个孩子
    听着苏凡那边半晌不语,冯继海道:“你别担心,我跟他们交待了,他们会尽力去找。只是,现在警力缺乏,公安局那边负责这类案件的经费也有限,所以,这类案件的办理难度就变得很大--”

    “嗯,我明白,我知道了,谢谢你,冯主任。”苏凡道。

    挂了电话,苏凡在心里长长呼出一口气,看着燕燕妈的眼神,她又不好把冯继海的话告诉她,只好安慰说“已经和公安局打过招呼了,他们那边会加紧办理”。

    燕燕妈叹了口气,道:“都这么久了,我们也都只能是自己找,可是天下这么大,在哪里才能找的到啊?”

    是啊,天下之大,哪里能找得到?

    燕燕妈坐了一会儿,就准备走了,苏凡看着她脸上的泪痕和那花白的头发,猛地追了上去拉住她的手。

    “嫂子,你放心,我会帮你,我会想一切办法来帮你们找到燕燕,我向你保证!”苏凡盯着女人的双眼,道。

    良久,女人才笑了下,笑容却凄凉。

    “谢谢你,妹子,谢谢你。”

    苏凡要的不是谢,想给的也不是一句口头的承诺,她知道冯继海跟公安局打过招呼的力量,可是,她也必须要帮忙找到那个女孩,时间拖得越长,情况肯定会越糟。而且,多一个人,毕竟会多一线希望。

    “我现在跟你回家,把燕燕的照片给我一张,我再想办法找找。”苏凡道。

    女人知道苏凡不是应付她了,也抱着一点希望带着苏凡回了家。

    等苏凡从燕燕家回来,支书的老婆也回家了,和儿媳妇一起给苏凡做了午饭,三个人坐在炕上吃着,聊起燕燕的事情。

    而霍漱清的电话,在中午的时候也打了过来。

    冯继海把那件事告诉了他,他一听就猜得出苏凡现在的心情,她一定是想帮忙的,而且,她也一定很着急。

    “还在那个村子吗?”霍漱清直接问。

    “嗯,正在吃臊子面。”苏凡答道。

    “小冯和我说了,你打算怎么办?”霍漱清问。

    他知道她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她就是这样的人,不管自己有多大的力量,总会想着去帮助别人。

    苏凡走到院子里,坐在板凳上,看着院子里那已经绽放了的苹果花。

    每个女孩子,都是一朵花,在何时的时间盛开才会绽放最灿烂的美丽。只是,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有机会绽放自己的美丽。

    “我想找到那个孩子。”苏凡幽幽地说。

    “嗯,我知道了。”霍漱清说着,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道,“你把那个女孩的照片发给我,我知道有个人在做这方面的事。”

    “真的吗?”苏凡惊道。

    “嗯,有些民间团体在做,把信息给他们,警察那边再配合进行,机会更大一些。”霍漱清道。

    “好的,我马上给你。”苏凡说完,霍不得其他,就把电话挂掉了,忙跑回堂屋,从包里取出燕燕的照片,拍了一张发给了霍漱清。

    但愿,但愿能找到她,但愿,她--

    能平安吗?

    苏凡不敢想象。

    “是谁呢?”苏凡问。

    “回来了再说。”霍漱清说完,顿了下,又说,“你别想太多,这种事--我们尽力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苏凡望着前方,这熟悉的院落,心情却完全没有自己来之前那么轻松愉快。

    那么一个花季的女孩--

    返回云城,苏凡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去见的人,把霍漱清交待处理的房子看了下,整理了一些东西就回了京城。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念卿在罗文茵那边住,那边距离念卿的幼儿园近,而且她的保姆都在那里。

    开了家门,却是一片漆黑,霍漱清还没回来。

    她把行李箱放在玄关,光着脚走进了客厅。

    来回云城只有一天的时间,可这一天,真是好累,而这累,不是来自于身体。

    苏凡从冰箱里取了一罐冰啤酒,这本是霍漱清的爱好,她现在也忍不住要喝了。

    喝着喝着,就不自觉地躺在了沙发上,客厅里一片黑暗,她的眼睛里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不忍闭上。

    听见了门响,她知道是霍漱清回来了,可她没有力气起来。

    霍漱清看了眼玄关放着的行李箱,让秘书回去了,自己关门走进了黑漆漆的客厅。

    “回来多久了?”他蹲在沙发边,问道。

    “你回来啦?我,可能刚到吧,记不清了。”苏凡坐起身,看着他拉开沙发边的落地灯。

    “我把消息发给一个朋友了,她已经在联系一些民间组织着手搜寻了,你别太担心,总会有消息的。”霍漱清坐在她身边,揽着她的肩。

    苏凡苦笑着叹了口气。

    “还做什么了?不是让你多玩两天吗?难得回去一趟。”霍漱清道。

    “你不在那里,我也不想待。”她说着,依偎在他的怀里。

    他不禁无声笑了,抚摸着她的头发,道:“你啊,真是个孩子!这么粘人。”

    她不说话,只是把脸埋进他的怀里。

    客厅里,长久的一片静默。

    “丫头--”他说,苏凡坐起身,抬头看着他。

    “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我们都无能为力,尽人事听天命吧!”他叹道。

    苏凡不禁苦笑了,道:“连你都这么说,小百姓也就只有认命的份儿了。”

    “你要知道,没有人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没有人。你想要拯救别人的苦难,最后只会让自己痛苦。我不想你痛苦,明白吗?”他注视着她,道。

    她沉默了片刻,才说:“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们能帮到哪里就到哪里吧!你说的对,没有人可以拯救世界的,我也没那么想过。”

    他望着她脸上的悲伤,亲了下她的额头,道:“累了一天了,洗个澡睡觉吧!”

    苏凡点头。

    这天夜里,她紧紧靠在他的怀里,跟他说“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念卿,绝对不能让她离开”。

    霍漱清并没有告诉苏凡,自己那个帮忙联络这件事的朋友是谁,而苏凡也无从去打听事情的进展,只有给燕燕妈妈打电话,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依旧没有消息。

    终有一天,苏凡实在忍不住了,跟霍漱清问那个联络人的联系方式,霍漱清才把江采囡的电话给了苏凡。

    “我在云城那会儿,她是新华社驻云城站的记者,后来她被调到了京里,去年从单位辞职,自己搞了个工作室,和好多民间机构都有来往。你要是想了解,就去找她吧!”霍漱清告诉她道。

    与其让她一天到晚没头苍蝇一样的,还不如让江采囡应付她,霍漱清如此想着。因此,在把江采囡的电话给她之前,霍漱清先给江采囡打电话说了一声。

    “她这个人认真起来认真的不得了,你及时和她联络着就行了,省得她到处乱跑去打听。”霍漱清对江采囡道。

    “霍书记,你就这么说你太太?”江采囡笑了。

    “她的个性,我太了解了。”霍漱清道,“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好的,我明白,霍书记。”江采囡应道。

    拿到了江采囡的电话,苏凡就立刻联系了,可是江采囡在外地采访,要过一周才能回京。

    “你别急,我已经和朋友们都打过招呼了,他们有消息就会告诉我。”江采囡在电话里说。

    那也只能这样了吧!苏凡心想。

    很多事情都是急不来的,那就等着消息吧!

    躺在地板上,盯着头顶的灯,苏凡才想起来自己这几个月都没有做过什么正事。年后处理完念清的事情后,她就报了某所大学的短期课程学习设计。可是毕竟是短期的,不像大学时那么正式上课,每周只去两次,一次就两个课时,其他的时间都是跟着老师实际练习,这就是她今年做的事。再者,就是燕燕这件事了。

    好了,起来吧,下午还要去老师的工作室呢!

    她还没起来,家门就开了,进来的,当然是张阿姨了。

    “累了吗?”张阿姨拎着大袋小袋的食材,笑着问她。

    今天晚上霍漱清会早点回家,前天就约了覃逸秋一家过来吃饭,张阿姨提前开始准备了。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怪怪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苏凡起身,道。

    “有没有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张阿姨问。

    苏凡摇头。

    张阿姨看着苏凡脸上的哀伤,知道她现在肯定是在烦那个女孩子的事情。

    “你别想太多了,可能只是小问题,去医院看看,别拖了。”张阿姨道。

    “我和贾主任约一下,看看她什么时候有时间。”苏凡说着,打开手机。

    “真是奇怪,为什么我今天打电话找的人都不在呢?”苏凡挂了电话,道。

    张阿姨已经在洗手准备午饭了,笑着说:“难道说要看看黄历再打电话?”

    苏凡也笑了,道:“看来是的!”

    午饭,当然只有苏凡和张阿姨。

    吃完午饭,苏凡也没有午休,直接去了老师工作室,可惜时间还早,就没有上楼,在小区附近的一个咖啡店里坐着喝咖啡看书。

    乐声袅袅,有种慵懒的感觉。

    这样的和平宁静,总是让她觉得不真实,好像这一切都是自己偷来的一样。

    从老师的工作室回来,苏凡就和张阿姨一起准备着晚饭了,而覃逸秋也很快就到了,当然是带着自己的女儿。

    “我哥呢?”苏凡打开门,问。

    “他要等会儿才到。”覃逸秋笑着说。

    身边的娆娆叫了声“姑姑”,苏凡就含笑摸摸她的脸蛋,道:“你是不是又长高了?看这长势,你后年就能比你妈高啊!”

    “是啊,这孩子长得很快,特别是这两年。”覃逸秋道。

    张阿姨在厨房忙活着,苏凡端着冰镇的果汁,就要过来给覃逸秋和娆娆倒。

    “妈妈,姑姑,我先去练琴了。”娆娆接过苏凡给她的果汁,道。

    “去吧,我和你妈聊会儿。”苏凡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