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73章 又当爹了
    娆娆便端着果汁背着书包去了摆放着钢琴的房间,下个月,娆娆就要去参加一个比赛了。

    “别给我倒了,我这两天,不能碰冰的。”覃逸秋对苏凡道。

    “你怎么了?那个?”苏凡放下果汁,给覃逸秋倒了一杯热水,道。

    “是啊,这次好长,再这么下去,我就感觉自己要血崩了。”覃逸秋苦笑着,躺在沙发上。

    “你去医院看了没?”苏凡问。

    “喝中药呢,调理一下。现在这个年纪,又担心提前绝经,可是太多了又受不了。”覃逸秋接过热水,吹着喝了一口。

    “是哦--”苏凡说完,才开始想自己这个月的好朋友应该什么时候来,一算,竟然惊呆了。

    “你怎么了?不会是中了吧?”覃逸秋看着苏凡,笑着问。

    足足八天了,她,她怎么会没有在意呢?怎么--

    见苏凡不说话,覃逸秋惊呆了,笑容僵在脸上,然后立刻就笑了起来。

    “你测了没?”覃逸秋笑着问。

    “没,我,我忘了,我--”苏凡一下子觉得自己软了,头靠在沙发上。

    覃逸秋瞬间恢复了精神,放下杯子拉着苏凡的手,道:“赶紧,赶紧下去药店里买一个测,不行,买上两个,在漱清回来前搞清楚了,把这个大喜事告诉他!”

    “可是,可是,现在,现在还,还不能--”苏凡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万一,万一真怀上了怎么办啊?

    覃逸秋盘腿坐在沙发上,拉着苏凡的手紧紧不放,道:“你都快三十岁了,怀上了还不赶紧生?哦,不对,是漱清,他都四十多了啊,赶紧生一个,我敢保证,他那两根白头发都会高兴的变黑的,你啊,什么都别想,赶紧去测,快快。”说着,覃逸秋拉着苏凡的手,把她推到门口。

    “走,我陪你去买。”覃逸秋笑着,穿上自己的鞋,拉开了门。

    苏凡几乎是被覃逸秋拽进电梯的,到了药店,也是覃逸秋去买的试纸。

    “逸秋姐,万一,万一有了--”苏凡和覃逸秋走在小区的林荫道上,道。

    “没事啦,有了就生,你不是早就把环摘掉了吗?既然准备着,就赶紧生,别犹豫。至于其他的事,漱清会处理。”覃逸秋劝道。

    尽管现在还没有检测,可苏凡已经猜得出结果,除非她是病了,否则,像她这种大姨妈准确的不得了的人,现在这种状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又当妈妈了。

    等两人回到家,霍漱清和罗正刚竟然都在家里。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快啊?”覃逸秋道。

    “我们约好一起来检查你们有没有干坏事!”罗正刚笑道。

    “那你们抓到我们了?”覃逸秋笑道,走过去坐在老公身边,说完,看着苏凡。

    苏凡的表情很是奇怪,至少在其他人看来是如此。

    “怎么了?”霍漱清问。

    “你看看你,真是老婆奴了!”覃逸秋笑着打趣霍漱清。

    霍漱清直接从身后抱住苏凡,下巴搭在苏凡的肩膀上,笑道:“这还不是跟你家老罗学的?”

    “我?”罗正刚笑了,看着妹妹妹夫,“我现在可不敢给你当老师了,你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甘拜下风!”

    “是啊,漱清,你现在把迦因疼的,真是羡慕死不知道多少人!”覃逸秋笑着说。

    霍漱清含笑不语,只是看着苏凡,苏凡看着他。

    “和江采囡联系过了?怎么样?”霍漱清问她。

    “她下周才能回来,说到时候带我去几个机构了解一下情况。”苏凡道。

    “啊?”覃逸秋叫道。

    大家都盯着她。

    “你还乱跑什么啊?知不知道前三个月最危险?”覃逸秋对苏凡道。

    两个大男人完全不明白状况,看着两个女人。

    苏凡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低头推开霍漱清的手,跑进了卧室。

    “怎么了这是?”霍漱清看着苏凡的背影,道。

    “去看看吧,可能有喜事!”覃逸秋起身,推着霍漱清去苏凡那边。

    “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小秋?”霍漱清问。

    “哎呀,这种事,还是让她自己和你说,我不能说。”覃逸秋笑道。

    霍漱清推开了卧室门,覃逸秋就转身走了。

    可是,卧室里,没有人。

    霍漱清满心疑惑,四处找着苏凡。

    卫生间的门上,传来敲门声,还有他叫她的声音--丫头,你在里面吗?

    苏凡坐在马桶上,却一动不动,拿着那个验孕纸。

    霍漱清推开门,走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霍漱清蹲下身看着她,问。

    苏凡望着他,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

    霍漱清低头,看见了她手里的一个盒子,以前和徐蔓还是夫妻的时候,徐蔓也怀孕过,可是他没注意过什么验孕的,现在就算是盯着这个盒子,他也不可能一眼就认出来。

    “这是什么?”他问。

    说着,他伸手去拿,苏凡却一把抢了回来,脸上红的简直不得了。

    “丫头,怎么了?是不是病了?告诉我--”霍漱清拉着她的手,柔声道。

    苏凡注视着他的双眼,张开嘴巴,却说不出来,他急了,再度抢过那个盒子,看清了上面的字,完全惊呆了。

    “这,这,这是--”他的语气都不连贯了。

    苏凡跟着他站起身,小声道:“我,我没注意,我的那个,好几天都没来了,刚刚,刚刚逸秋姐带着我下去买了这个,我,我还没测,可能,可能是--”

    “你,你的意思是--”霍漱清一下子抓住她的手,眼里全是惊喜的光芒,“你有了?”

    苏凡的手被他捏的疼,低下头。

    “有了吗?”他紧攥着她的手,让她觉得生生地疼。

    他忙松开手,脸上都是控制不住的笑,撕开那个验孕纸的盒子,急急地说:“快,快测一下,是不是还没测?快点测。”

    她完全被他给指挥着,被他推着坐在马桶上。

    “啊呀,赶紧脱了啊,快,别磨蹭了。”他催促道。

    “你出去啊,别在这儿站着了。外面哥哥和逸秋姐在,你让人家说什么啊!”苏凡道。

    “不要管他们,他们自己照看去,来,我帮你,我们快测--”他简直是着急死了,她从没见他这样过。

    好吧,让覃逸秋和罗正刚在外面自己料理去,可是,让她对着他准备检测的样品,这简直是,是不能接受的,她怎么,怎么--

    她连裤子都脱不下去,看着他,他急了,直接上手。

    “你,你干什么啊?”她惊叫道。

    想到客厅里还有人,赶紧压低了声音,却再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了。

    “乖,乖,快点。”他又哄又劝道。

    苏凡只得满面通红火辣辣地准备着检测的样品,尽管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而且也是夫妻,却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这让苏凡极为难堪尴尬,可他丝毫不以为然。

    “这个,怎么用的?”他指着验孕纸,问。

    这人,怎么,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啊?苏凡看了他一眼,就算他没见过她测,可他之前也结婚过啊,难道他一直都--

    “好了,你别催了,我很快就准备好了。”她说道。

    在霍漱清期待盼望的热烈眼神里,苏凡按照说明书的提示,认真地做着检测。和他一样,她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噗通跳个不停,视线紧紧盯着试纸上的显示条带。

    “两条--两条线就是说,有了的意思?”他紧盯着条带,看着条带的显示,道,说着,还不放心地拿起说明书仔细又看了一下。

    苏凡的紧张,被霍漱清的激动给彻底打散了。

    他扔掉手里的纸片,一下子抱起她,试纸就从她的手里掉了出去,她反射性抱住他的脖子。霍漱清抱着她出了洗手间,坐在床上,无言地注视着她的脸。

    “怎么了?”她望着他眼里的浓浓的喜悦,可是他又不说话--

    他却什么都不说,拥住了她,唇瓣在她的额头上磨蹭着。

    空气里,除了外面飘进来的娆娆的琴声,什么都听不见。

    “丫头,谢谢你,谢谢你,我,我真的,太高兴了,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表达我的心情,我真的--”他捧着她的脸,视线固定在她的脸上一动不动。

    苏凡微微笑了,望着他,道:“你啊,真是个孩子!”

    他猛地滞住了,旋即却哈哈笑了,捏着她的鼻尖,道:“小丫头,现在学会用我的话来堵我了?”

    她却只是笑,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才抬头看他,道:“难道不是吗?你啊,每次都这样,一听见孩子就--”

    两人都想起了在云城的时候,想起他们失去的第一个孩子,脸上的笑容不禁都僵住了。

    她低下头,一言不发。

    那个孩子,如果不是她那么不小心,孩子也不会没有了。

    霍漱清拥着她,嘴唇在她的脸上轻轻磨蹭着。

    “这次,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低声道。

    她抬头望着他,点头。

    他的眼里,是深深的笑容。

    四目相对,长久的沉默着。

    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苏凡忙从他腿上起来要去开门,他却忙拉住她,道:“别那么急,现在你一切要小心,明白吗?慢慢来--”

    他说着,轻轻按了下她的肩,走向了卧室门。

    门口,是一脸笑眯眯的覃逸秋。

    “是不是打扰你们了?”覃逸秋笑问。

    “啊,没,没,没有。”苏凡忙说。

    真是尴尬死了,她和霍漱清竟然把覃逸秋和罗正刚丢在客厅里这么久都没理!

    覃逸秋看着两个人的表情,特别是霍漱清那根本不掩饰的喜悦,便拍了下霍漱清的胳膊,笑道:“恭喜你啊,老树生新芽了!”

    她这么一说,苏凡越发的尴尬,走过去拉着覃逸秋的手,道:“逸秋姐,你说什么呢?”

    覃逸秋哈哈笑着。

    “你就饶了我吧!对了,老罗呢?”霍漱清笑问。

    “在那边看娆娆练琴呢!我过来看看你们这边进展怎么样了。”覃逸秋道,“看来,我们一家真是有福气,最先得知你们的喜讯啊!我赶紧把罗正刚叫过来。”说着,覃逸秋就走向了钢琴声传来的房间,霍漱清和苏凡跟了上去。

    罗正刚正环抱着双臂,站在女儿身侧,双眼盯着琴谱,手指却在胳膊上轻轻弹奏着。

    “罗正刚,罗正刚--”覃逸秋叫道。

    娆娆和爸爸都看向门口,覃逸秋的笑容那么的灿烂。

    “漱清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大岁数了,都能当爹!哈哈哈!”覃逸秋笑着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