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78章 都憋不住了
    “没什么,我,我只是,只是想起过去的事情。”她说。

    “你啊,真是个傻丫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了,好吗?我们只要过好现在就可以了,明白吗?”霍漱清耐心地劝着,道,苏凡点头。

    “还有啊,你不能动不动就掉眼泪,要不然生出来的孩子也很容易多愁善感。”霍漱清拥着她,道。

    苏凡不语。

    “好了,你说说你都在想什么,我想知道什么事让你哭。”他望着她,认真地说。

    苏凡擦去眼泪,想了想,说起当初在榕城的事,霍漱清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你不要自责,我没有责备你,我只是,只是觉得,觉得这个宝宝太幸福,而念卿,念卿她--”苏凡道。

    霍漱清摇头,道:“没事,我们大家都爱念卿,不管有没有这个小家伙,念卿,都是我们最爱的孩子,在我的心里,念卿,是,我最爱的女儿。因为,她代替我陪伴你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

    苏凡依偎在他的怀里,良久之后,才说:“我一直没问你,你想要再生个儿子,还是女儿?真心话。”

    说完,她抬头看着他。

    卧室里,灯光微弱,只有床边的落地灯亮着,那微弱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投下明暗交替的光影,她看出来他在深思,便静静等待着他的答案。

    许久之后,他才拉着她的手,认真地望着她,道:“我希望是个儿子,真的,这是真心话!”

    苏凡一愣,盯着他。

    “为什么?你也嫌弃念卿是女孩儿吗?”苏凡道。

    这个问题,在很多夫妻的生活里,都是个敏感的话题。因为很多男人,即便明知这个问题不是妻子可以决定的,却还是会把责任推到妻子身上。尽管时代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尽管生物科学的研究告诉了人们真正的原因,可女人依旧背负着几千年的诅咒,因此遭受婆家人的冷落和欺凌,甚至眼睁睁看着丈夫为了传宗接代的问题而出轨抑或离婚,从而失去自己的家庭。

    “我没有那样的想法,你应该知道的。我只是,”他顿了下,“我需要有个继承人,能是儿子最好,如果没有,念卿或者其他的女孩儿也可以。可是,你要知道,这条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太过坎坷太过艰难,我不忍心看着我自己的女儿在一群男人中间变得失去了女人的本性,我希望我的女儿可以生活的简单幸福,有老公疼有孩子爱。的确,现在这个社会,女性在很多方面都很出色,默克尔总理就干的很不错,比许多男人强,可是,政治,天生就是男人的游戏,肮脏邪恶,充满了阴谋,让人失去人性,不该是我的女儿去做的事。我宁愿我的儿子去做,我宁愿儿子走这样的路,而不是我的女儿。我想女儿和你一样,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和朋友出去玩啊什么的,不想她背负太多的责任。这,就是我希望有个儿子的理由,不是因为嫌弃念卿的女儿身,也不是重男轻女。”

    良久,苏凡沉默不语。

    或许,他的考虑是正确的吧!可是,让他们的儿子继承他--苏凡理解霍漱清的心情和打算,她父亲不也是一样吗?还有他父亲。不管他和曾泉,都是在继承家族的事业,而这种事业,又和企业不同,不是说父亲这个老板退下来,你就是老大了,而是要不停地从基层做起,一步步往上走,只不过,他和曾泉都是有家族的荣膺,往上的步伐比更多的同行快,几乎不是在走,也不是在跑,而是在飞了!

    可是,她,也想让自己的孩子走上和家里的男人们一样的道路吗?如果那条路真的那么--

    “我,不同意!”她想了好一会儿,才说。

    霍漱清愣愣地看着她。

    “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可是,你自己是不是忘记了曾经对你父亲的叛逆?你忘了你跟我说过的那些了吗?你说,你的人生道路就是被设计好了的,不管走哪一步都好像是在按照剧本演戏,没有自我的意识,所以才会叛逆,才会退学去打工什么的,难道你也想要我们的孩子和你一样吗?”苏凡看着他,道。

    霍漱清沉默不语。

    “你经历过那样的人生,就不要让我们的孩子也和你一样,到时候他们会理解你吗?也会像你误解你父亲一样的误解你,和你作对吧!孩子有孩子的人生,我们还是不要替他们决定什么,把自己的理想加诸在他们的身上,你说呢?”苏凡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你说的对,可是,我们不能对孩子没有要求的,不能放纵他们的个性,总得给他们一个压力才行。没有压力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没有竞争力的,万一局势恶化,就是连生活都成问题的,难道你希望我们养他们一辈子?”

    苏凡含笑摇头,道:“我爸妈都没养我一辈子,凭什么我要养自己的孩子一辈子?连我都比不过的话,那他们都太差劲了。”

    “你这么说是觉得自己很差劲?”霍漱清故意问。

    苏凡想了想,道:“反正不怎么不差劲。”说着,她微微笑了,依偎在他的怀里,“我也想拥有一份自己可以独立的事业,可是好像总是不行--”

    “你现在的事业就是好好养我们的孩子,等孩子生下来了,你就可以去做自己的事,现在嘛,你就在脑子里好好做计划,再坚持几个月就好。”霍漱清含笑亲着她的鼻尖,道。

    “啊,我现在就是个老母鸡啊!”她噘着嘴,一脸不悦。

    霍漱清哈哈笑了,道:“那当然了,你现在就是一只伟大的漂亮的母鸡,认真地给咱们孵蛋,等蛋孵出来了,你的作用就可以结束了。”

    苏凡故意做出不高兴的样子,拿眼瞥着他,得到的却只有他的吻。

    他的吻,带着他呼吸的热量,包围着她的脸,她只觉得脸上痒痒的,痒的不行,却又不想躲,闭着眼迎着他。她的主动,让霍漱清的心里如火焰燃烧,这几个月,他连吻她都要很小心地控制幅度,生怕一旦过了线就让自己难受,而那种难受,真的,真的--

    罗正刚说什么前三后三的,现在已经四个月了,那么,做那件事就应该安全了吧!

    不行--

    他猛地停下吻她的动作,喘着气,匆匆说了句“等一下”然后就下了床,苏凡脸烫烫的,一脸莫名地看着他几乎是跑出了卧室,然后就没了动静。

    这人,他,干什么去了?

    算了,他爱干嘛就干嘛去吧!苏凡这么想着,起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客厅里。

    过了好像没多久,就听见霍漱清过来了。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他问。

    她一脸莫名,看着他,道:“我出来坐会儿,喝口水,有点口渴了。”

    他拿过她的杯子,在她完全不明白的眼神里给她又添了水,把杯子塞到她手里。

    “干什么?”她不解地问。

    “你不是口渴吗?再喝点,好了吗?”他看起来很着急。

    她也不知道他着什么急,却还是配合着他猛喝了几口水。

    “好了,走!”他说着,把她拉了起来。

    “干嘛?”她问。

    “当然是最要紧的事!”他答道,见她还是一脸发愣,便在她的耳边说了句什么,她立刻羞红了脸,啐了一句“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正常的事”。

    “这是最正常的事!赶紧的!”他说着,一把抱起她。

    她惊呼一声,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被他抱进了卧室,轻轻将她放在床上,他就急急地吻着她的脸。

    “你,你要,要干什么?”她被他吻的难受起来,这几个月他一直忍着,她也是啊!

    等到一切都结束了,苏凡觉得自己完全死掉了,一动不动地靠在他的怀里,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来,沾湿了她的睫毛。

    身后的男人喘着气,小心地松开她,扶着她躺在床上,亲了下她的眉角。

    “我去浴缸里放点水,你冲一下。”他说。

    她无力地扭过头看了他一眼,他那深邃的眼眸,满满的都是满足和喜悦。

    “刚才,真的很好,是不是?”他含笑问道。

    “讨厌--”她的声音柔柔的,尾音拉的那么长,挠的他的心里又痒了起来。

    他深呼吸一下,亲了下她的嘴唇,牙齿惩罚性地咬着她的唇,低低地说:“小丫头,又点火?是不是还没吃饱?”

    她推了他一下。

    他哈哈笑了,咬着她的耳垂,道:“没关系,等会儿我们继续,你老公憋了四个月,有的是精力!”

    “霍漱清--”她简直要受不了了,真想揍他啊!

    他笑着,亲了下她的侧脸,道:“乖乖等着!”说完,他就起身离开了。

    她无力地躺在床上,身上的汗水恐怕已经沾湿了床单。

    想想刚才,那云雾缭绕的仙境,那激烈的水流,那--真的是,好美啊!

    这么一想,她不禁觉得害臊起来,真是,她怎么变成这样了?可是,真的好喜欢!

    手,不禁摸了下自己的腹部。

    宝宝啊宝宝,原谅爸爸妈妈一下,好不好?都怪我们太贪心了啊!

    她在心底对孩子说着,可是不知道孩子能不能听得见呢?

    嘴角,是深深的笑意。

    夜色,在如此贪婪的情恋中流逝着,走向了黎明。

    而这一夜,苏凡几乎是在清醒和昏睡中度过的,他已经在克制了,可是手碰到她那嫩滑的肌肤,脑子里就是刚刚的情形,就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火热情绪。尽管心里对孩子存着愧疚,却还是放纵了自己。

    次日早上,当张阿姨过来做早餐的时候,两位主人才开始了休息。

    没有谁知道昨夜是如何疯狂的一个夜,或许霍漱清的沉睡就是一个答案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