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82章 爸爸不要偏心妈妈
    自己也是在农村长大的,苏凡也知道农村的环境,虽然和城市不同,可是并不像江采囡所说的那样。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家乡还不算落后偏僻吧,毕竟是离市区很近的乡村。

    两个人聊着聊着,苏凡的心,因为照片上那个年轻女孩眼里的悲伤而抽痛着。

    回到家的苏凡,整个人完全没有精神。

    家里只有念卿和保姆在,曾元进夫妻晚上要出席一个饭局,罗文茵早就出门了,至于方希悠,上周就约了几个朋友去欧洲旅行了。

    一到家就躺在床上,也不想动弹,脑子里想的始终都是燕燕那件事。苏凡拿着手机,想来想去还是给燕燕的父母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情况,并说自己没有帮倒忙,很抱歉。对方也没有怪她,还感谢她的热心。和燕燕的妈妈聊了一会儿,苏凡也大概明白了眼下的状况,心里却颇为唏嘘。

    挂了电话,念卿就跑了过来,拿着自己今天在学校做的小手工给妈妈看。过了没一会儿,门竟然开了,苏凡抬头一看,进来的人--

    念卿扔下手里的玩具,光脚就跑向了霍漱清!

    霍漱清抱起女儿亲着,一步步走到床边。

    “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苏凡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高兴的不行。

    他离开一个月没有回来,多少的思念和期待,将她彻底融化。而此时--

    还没有等到他的回答,泪水就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霍漱清一下子惊呆了,这丫头,怎么了?却还是含笑擦着她的眼泪,对念卿道:“念念,是你爱哭还是妈妈爱哭?”

    念卿的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表情极为认真,道:“念念勇敢,才不要哭!”

    霍漱清笑了,对苏凡道:“你啊,看看我们的念卿!”说罢,看着苏凡的眼泪止不住,霍漱清便对女儿说:“你先去自己玩会儿,爸爸要哄哄妈妈,要不然妈妈会哭个不停的!”

    念卿便从爸爸怀里爬出去,自己穿上鞋离开了房间。

    霍漱清揽着苏凡,擦着她的泪,道:“怎么哭成这样了?”

    想想今天的事,想想自己心里的难过,苏凡突然觉得他的到来,就像是上天注定的一样,上天注定了他总会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到来。如此一想,心里的感慨和激动就越发让眼泪止不住了。

    苏凡摇头,自己擦去眼泪,霍漱清给她端来一杯水,她猛喝了几口,才望着他说:“我想你了,我--”

    霍漱清无声笑着,望着她脸上那未干的泪痕,手指轻轻梳着她的长发,道:“你啊,怎么跟个孩子一样?我们不是天天都在打电话吗?还有,我们只是分开一个月而已,你至于哭成这样?”

    她不语,只是看着他。

    霍漱清轻轻将她揽入怀里,呼出一口气,低声道:“其实,我也想你了!”说罢,他松开她,静静注视着她那俏丽的脸庞,“有个会议要开,所以就急急地赶来了,也没跟你说,就是,呃,想给你一个惊喜!”

    苏凡笑着,故意说:“没有喜,只有惊!”

    他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笑道:“没良心家伙,既然没有喜,那我就走了!”

    见他起身,她赶紧扯住他的胳膊,道:“别走嘛,我错了还不行吗?”

    他望着她那双莹洁的大眼睛,不禁笑了,坐在她身边,道:“知道错了就好,你可是当妈妈的,要给念卿做表率,要不然她长大了就变得娇蛮无礼了。”

    苏凡点头,抱住他的胳膊,道:“我很想你,真的,看见你回来,真的,很意外!”

    是啊,看着他从门里进来的那一刻,真的不啻于天神降临!只是,她没有说。

    “你啊!”他无奈地叹道,看着她脸上那深深的笑意,想起刚刚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她,不禁问,“刚刚怎么哭成那样?是不是有事?”

    她抱着他的胳膊,脸贴在他的胳膊上,只是摇头。

    他离开家里这么长时间,刚刚回来,还是不要说那件事了,别影响他的心情。

    因为霍漱清的突然到来,厨房又赶紧加了几个菜,都是李阿姨嘱咐让做的霍漱清平时喜欢的。除了安排做饭,李阿姨还打电话给罗文茵,报告了霍漱清回家的事。罗文茵此时正在和其他几位夫人聊天,挂了电话后就直接给霍漱清打了过去,并告诉霍漱清,她和曾元进会尽量早点回家。

    “没事,没事,您和爸爸先忙吧!”霍漱清道。

    “你待几天?”罗文茵问。

    “就两天,开完会就回去。”霍漱清道。

    罗文茵“哦”了一声,却说:“我知道了,回头我们回家再聊。”

    苏凡看着霍漱清挂了电话,脸上的笑容那么的甜蜜。看着她这样,霍漱清忍不住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完全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吻自己,可是,当他的双唇碰到她的那一刻,她突然觉得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那种久违的感觉,让她不禁沉醉在他的怀里。

    缓缓地,他松开了她的唇,深深注视着她那酡红的脸颊,和不断喘息着的嘴巴。

    他的视线,缠绕着她的,久久不分。

    她读懂他眼里的深情,脸颊越发的滚烫,低下头,却猛地抬头吻上了他的唇。霍漱清惊呆了,瞬间之后,却将这个吻转化为他的主动,拥着她。

    “爸爸--”就在两人情深意浓之时,门突然开了,念卿的声音飘了进来。

    霍漱清猛地松开了苏凡,两个人满脸难堪地盯着女儿,女儿却也是一脸莫名。

    苏凡不知如何向女儿解释,只是捶着他,让他跟女儿说。

    霍漱清轻笑,松开她,走向女儿。

    “念卿,怎么了?”他问。

    念卿盯着爸爸,好一会儿才说:“爸爸,你们在干什么?”

    霍漱清看了一眼妻子,含笑抱起女儿,道:“爸爸在亲妈妈!”

    苏凡一下子惊呆了,这人在说什么啊?

    “不行,念卿也要亲亲。爸爸不能偏心!”念卿撅着小嘴,不满地说。

    霍漱清哈哈笑了,这个女儿啊!

    他亲了下女儿的脸蛋,问:“你找爸爸做什么?”

    “姥姥给我买了一条小狗,爸爸一起去看看吧!”念卿说着,拉着爸爸起身,跑出了房间。

    苏凡无奈地叹了口气,下了床。

    晚餐时,念卿非要和爸爸坐在一起,平时都是自己吃饭的念卿,今天非要让爸爸喂。霍漱清几乎没有给念卿喂过饭,小时候没有,现在却要--结果,他就笨手笨脚的,一不小心就把汤洒了出去。

    “念念,自己吃饭,你长大了,不要让爸爸喂。”苏凡道。

    念卿才不理会妈妈呢!噘着嘴看了妈妈一眼,就继续缠着爸爸喂饭。

    霍漱清当然是对女儿有求必应,苏凡只有叹气摇头。还说要好好教育念卿,结果霍漱清就这样纵容孩子!

    一旁的李阿姨看着霍漱清如此宠着念卿,也不禁笑了。

    自从霍漱清回来,念卿根本不理妈妈,只是缠着爸爸,根本不让爸爸离开。

    等到罗文茵和曾元进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只有坐在一旁无聊看书的苏凡,和被女儿缠着的霍漱清。

    岳父岳母一回来,霍漱清就和岳父去聊天了,念卿也要睡觉,就被保姆带走了,苏凡总算是有希望可以和霍漱清单独坐一会儿了。

    在房间里一直等着霍漱清回来的苏凡,不停地在网上翻看着有关燕燕事件的报道,她要和霍漱清商量这件事,她不能坐视不理,不能看着燕燕被这样对待!

    夜,渐渐深了。

    等到霍漱清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隐隐中,感觉到有人在亲着脸颊,她立刻就醒了过来。

    “吵醒你了?”他躺在身边,低声道。

    她摇头。

    “是不是最近身体很累?”他问。

    “还好,一点点累。”她微笑着说,“你能不能给我倒杯水,我渴了。”

    他起身,过了一会儿就端了水过来,扶着她坐起来,道:“平时晚上都要喝水吗?”

    她点点头,道:“最近好像容易觉得口渴了,医生说晚上少喝水,要不然肾脏会受不了。可是,我就是觉得口渴啊,白天那点水根本不够。”

    霍漱清想了想,道:“是不是因为暖气的缘故?明天赶紧买个加湿器回来,可能是房子里太干燥了!”

    “那东西怎么管用啊?”她说道。

    “孩子在你肚子里占了那么大地方,其他内脏都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别说肾脏,就是其他的内脏也被挤坏了。本来晚上就容易起夜,你再喝水,还睡不睡了?”霍漱清道,却见她噘着嘴,一脸不乐意。

    “要不给你买个尿不湿垫上?”他突然笑了,道。

    “讨厌啊你,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真是--”她说道。

    “那你在一晚上不停喝水起夜和可以好好睡到天亮,这两个中间选一个。”他望着她,道。

    她想了想,还是向他认输了。

    “好吧,明天买个加湿器!要不然真堵不上你的嘴了!”她说着,躺了下去。

    霍漱清微微笑着,给她盖好被子。

    “哦,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等了你一晚上。”苏凡说着,忙伸手从床头柜上取过一个文件袋。

    “这是什么?”他问。

    “就是我那个失踪了的学生的资料。”苏凡道,“已经找到了。”

    “那不是挺好吗?”他说。

    “你打开看看。”苏凡道。

    霍漱清不解,坐起身打开文件袋,一页页翻看着里面的内容,完全惊呆了。

    “原来这个新闻的主角就是那个孩子?”他看着苏凡,苏凡坐起身,他给她背后垫了个靠枕。

    苏凡点头,道:“你看,这就是她现在的样子,比过去,真的像是两个人了。我不敢想象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看她的眼睛就知道。”

    霍漱清看着她,道:“那你是想和我商量什么?”

    “我今天给她父母打电话了,她妈妈说想接她回家,毕竟她是被拐卖的,而且现在待着的那里,条件完全不如家里。可是,她爸爸和其他的家人都不同意,毕竟她在那边有了孩子,现在就算是回来了,也嫁不了好人家什么的。而且她现在被这样宣传,要是回了家,很多事都说不清楚了。”苏凡望着他,道。

    “所以呢?”他问。

    “我支持她妈妈的想法,我也觉得她该回家,毕竟那里不是她的家。”苏凡道。

    霍漱清沉默了,翻看着手上的资料,过了一会儿才说:“这是江采囡给你的?”

    “嗯!今天她找我了。”苏凡说道,顿了下,又说,“你说,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吗?除了让她的悲剧被这样歪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