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89章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霍漱清看着他。

    “希悠呢,去那边做秘书会很忙,你多体谅她一点。那孩子对自己要求严格,做事总是要做的最好,你也别给她压力,让她去就行了。”曾元进说着,注意到儿子脸色有点太平静,便说,“希悠有那个能力,就让她去做,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

    曾泉愣了下,看着父亲,道:“我知道,我没有别的想法,会支持她的。”

    霍漱清看着这父子俩如此,心里不禁有了疑问,难道曾元进会不知道这样一来,曾泉和方希悠原本的夫妻关系就--不过,或许他们这样的联姻是不会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而受到影响吧!

    心里这样想着,霍漱清却没有说出来。

    岳父说的没错,方希悠去做秘书,很好。方希悠有那个能力,试问有多少人可以在十五岁的时候给领导人做翻译的?除了方希悠没有几个了吧!

    三人聊了会儿,霍漱清和曾泉就离开了曾元进的书房。

    一出门,冷风就吹了过来。

    “迦因她--”曾泉关上门,突然对霍漱清说。

    霍漱清看着他。

    “没什么,好好照顾她!等你们的孩子出世了,我会去看望的!”曾泉笑了下,道。

    霍漱清静默片刻,道:“你怎么打算的?希悠这么一来,然后你再调动--”

    曾泉明白霍漱清的意思,笑笑,道:“就这样过着就可以了,挺好的!”说着,他叹了口气,“各取所需,婚姻本来就是如此,对不对?又有多少人能像你一样把爱情和婚姻重合起来呢?”

    霍漱清看着曾泉,想了想,道:“要不去我那边坐坐?咱们聊会儿?”

    曾泉摇头,道:“不了,时间不早了,你们明天还要上飞机,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曾泉就转过了身走向自己的院子,霍漱清看着他的背影。

    耳畔,冷风呼啸着。

    霍漱清告诉自己,但愿自己只是想多了,但愿曾泉和方希悠跟他和孙蔓不同。于是,他也转身走向自己的家了。

    “霍漱清--”曾泉突然叫了一声,声音不大,霍漱清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

    “你离婚前,痛苦吗?”曾泉望着他,问。

    霍漱清转身,走向曾泉,走到身边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曾泉一愣。

    “走,我那边还有酒,咱们聊会儿去!”霍漱清说着,拽着曾泉的胳膊就一直往自己和苏凡住的院子走。

    此时,苏凡还没有睡,曾泉看见了窗户里透出的灯光。

    “干喝,行吗?”霍漱清拉着他,推开旁边会客室的门,按开灯,道。

    “都行。”曾泉说着,坐在了沙发上,四霍了下,就看着霍漱清拎了两罐啤酒过来。

    “就这个?”曾泉笑问。

    “你要想过瘾的话,咱们去酒吧?”霍漱清笑道。

    曾泉含笑不语,打开一罐啤酒,和霍漱清碰了下。

    “你,想离婚?”霍漱清问。

    “我不知道。”曾泉苦笑了下,道。

    “你和希悠谈过吗?”霍漱清问。

    “没什么好谈的了。”曾泉看着他,“你知道吗,今天如果不是爸说,我压根儿不知道她要去工作的事。”

    霍漱清愣住了。

    曾泉喝了口酒,叹道:“是不是很可笑?”

    “我觉得,你们两个最好好好谈谈,不管将来怎么选择,不能这样憋在心里。”霍漱清道。

    曾泉摇头,倒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房顶,幽幽地说:“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夜色深深,方希悠坐在床上听音乐看书,却时不时地看向门口,怎么都不见曾泉回来。

    想想吃饭的时候他的样子,想想回来的时候他一路不语--

    还是去找找他吧,方希悠想着,推开被子下床,却见他推门进来了。

    “要不要泡个澡?我去给你放水!”她忙迎上去,道。

    曾泉一言不发,关上门,趴在了沙发上。

    他的身上,酒味很重。

    方希悠不知道他去哪里喝的,还是给他泡了醒酒茶,端到他的嘴边。

    “啪--”他一把推开她手里的杯子,杯子应声碎地。

    方希悠,怔住了。

    泪水,噙满了方希悠的双眼,她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蹲在他面前,拿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让自己的泪水从他的指缝中流了下去。

    曾泉看着她,指缝间那冰凉的感觉,让他的心头有种莫名的不舒服。他想抽回手,却还是没有,只是依旧趴在那里。

    “对不起!”方希悠低声道。

    曾泉苦笑了下,没说话。

    “我去那里工作,对你不是也挺好的吗?曾泉,我,我不是为了我自己。”

    “你要做什么就说你自己,不要扯上我。”曾泉推开她的手,起身。

    方希悠的眼泪止住了,看着他。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你以为我真的很在意现在的这一切吗?和现在这些比起来,我宁愿去云南的乡下,也比这儿自在!”曾泉道。

    方希悠愣住了。

    “所以,不要牵扯上我,和我没关系。你也不要觉得我会因为你去工作就不高兴,我不会。我只是,”曾泉看着她,表情有些乱,“我只是,”他顿了下,接着说,“既然我们是夫妻,这样的事,我不希望从别人的嘴巴里听到,这一点起码的尊重,你还是应该给我的吧?”

    方希悠站起身,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是,我承认,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应该和你商量--”她的语气平静,那种平静,既熟悉又陌生。

    “不用和我商量。”曾泉道。

    方希悠的话,被堵住了。

    她怔了片刻,随即笑了,道:“好,我不用和你商量。你说我没有给你夫妻之间最起码的尊重,那你,你给我了吗?”

    “我?你觉得,我没有尊重你?我没有尊重你?”曾泉道。

    他的音调不自主地提高了。

    “尊重?你觉得你尊重我,是吗?”方希悠反问道。

    曾泉不语。

    “是,你是尊重我,尊重我,在我的眼皮底下和她眉来眼去,你以为,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方希悠的声音发抖着,曾泉听得出来她是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这样的话语,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是意外非常。

    “什么眉来眼去?你在说什么?”曾泉不解。

    方希悠冷笑了下,看着他,那视线,仿佛要将他看穿。

    明明她没有喝酒,可她,她成了行为异常的一个。

    她知道他对她有怨言,她知道他对她不满,可是她呢,要这样忍着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竟然,你居然喜欢你自己的亲妹妹--”她说了出来,想想自己这两年对苏凡的笑脸相迎,真的,心里难受极了。

    曾泉彻底惊呆了。

    她怎么知道--不对,她怎么会不知道呢?连爸爸都知道了,方希悠,这么精明的人,精明到了骨子里,每时每刻都会把别人算计的一清二楚的人,怎么会不去查那件事呢?都是他忘记了她的本性,忘记了提醒苏凡小心这个嫂嫂,想起苏凡对方希悠的种种崇拜,真是,真是--苏凡,她怎么就那么傻?可是,这都是怪他啊!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被方希悠这么恨着?

    想到此,曾泉不禁苦笑了,他看着身边的妻子,觉得自己好像从不认识她,却又好像对她了解到了每一个分子。

    这就是他娶的女人,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他的福气,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觉得他们是完美的夫妻,而到底这是否完美,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曾泉笑了,看着妻子。

    方希悠突然觉得他的笑容那样的恐怖陌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起身,给自己拿了一罐冰啤酒,坐在了方希悠侧面的沙发上。

    “是不是从她一到这个家,你就知道了?”他伸长了双臂,靠着沙发的一角,翘着腿看着她。

    “怎么,你做的出来,我就不能知道吗?”方希悠环抱双臂,也不看他,道。

    “没有,只是觉得很委屈你,居然能忍这么久!”他说着,喝了一口,似是思虑一样,道,“哦,不对,”他看着妻子,“这也算是你的风格了,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说,不管是多恨一个人,还是多爱一个人,你都不会说出来,喜怒不形于色,这才是你方希悠!”

    他的笑容,让她的心里突然有种久违的感觉。那种邪邪的,目无一切,却又好像一切都了然于心尽在掌握的样子,曾经多么吸引着她。曾经的他,就是那么一个坏小子啊!可是这些年,从他们的婚事正式被提上日程之后,她就再也看不到他那样的表情了,他的眼里,似乎就失去了神采,似乎--

    可是,心里暂时的悸动之后,她却笑了下,道:“何必这样说?我再怎么样,也没有为难过她,你们再怎么在我的眼前眉目传情,我也没有把这样的丑事说出去--”

    “是啊,你真的好伟大,方希悠!”曾泉放下啤酒,缓缓地拍着手,盯着妻子,“你觉得你很委屈,是吗?你觉得你丈夫爱着自己的妹妹,让你觉得很恶心,是吗?可是,我问你一句,在她进这个家门之后,我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吗?我爱她,只是过去的事,我再怎么爱,那也是过去的事,你方希悠至于到今天还这样戳我的伤疤吗?”

    她被他的气势给震住了,可那只不过是短暂的,片刻的惊愕之后,她一如既往地平静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来。

    “你觉得自己做的很好,是吗?你觉得你什么都在礼数之内,是吗?她住院的时候,你忘了你自己是怎样衣不解带去守候她?你让我怎么想,让霍漱清怎么想,让家里其他的人,还有其他的亲戚朋友怎么想?你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都是瞎子哑巴吗?”方希悠道,“兄妹?说的真好,有哥哥关心妹妹到那种程度的吗?有吗?你觉得我是在戳你的伤疤,可是,这两年,我的心有多痛,你了解吗?明明--”

    “明明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情敌,还要假装出一副善意的表情,还要保持你大小姐的优雅风度,是不是?”曾泉打断她的话,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