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90章 她让你很有感觉吗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去,她的嘴角抽动着,无声地啜泣。

    曾泉苦笑了,沉默片刻,才说:“既然这样,你既然觉得我给你丢人,觉得我让你没有颜面,那就,离婚吧!”

    泪珠,猛地断了,方希悠盯着他。

    曾泉突然觉得自己全身轻松了下来,他一口喝掉了罐子里的啤酒,道:“离婚吧,你我都清楚我们的婚姻是什么样子,何必继续绑在一起让大家痛苦?离了婚,你可以去追求你的梦想,想做什么都可以,像你这样完美无瑕的女人,想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呢?何必非强迫自己和我这样一个有着恋妹癖的人在一起?”他顿了片刻,双目一瞬不动地盯着她,“是的,我是爱她,从我在云城的时候就爱上了,可我知道她的心里有别的男人,她那么一个笨蛋,爱上一个人就再也看不见别的男人,不管我为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把我当做一个男人来看,我曾泉,所有的骄傲,在她的面前被无视了。”他说着,不禁笑了,“知道为什么我会爱她吗?因为她是个鲜活的人,她会哭会笑,会犯错,会生气,她是个人,而不是,不是一个机器!”

    “机器?”方希悠愣住了,断了的泪珠又重新滴了下来,她的嘴唇颤抖着,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道,“在你的眼里,我,我就是,就是个机器?是吗?”

    他似乎有些无奈,道:“抱歉,希悠,我知道这么说很伤你的自尊,可是,既然我们都要离婚了,我想告诉你,哪怕是和你上床的时候,我都没有一点感觉,一点都没有!我都感觉好像自己对着的是一个--你没有反应,你不会--”他无法说出那些床弟之词,顿了下,才说,“你活着不累吗,希悠?你做人做到这样的地步,你不累吗?”

    方希悠低头,泪水不停地从眼里滚下去,嘴唇止不住地颤抖着。

    “你觉得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错,是吗?你对我没兴趣,都是我的错吗?”她望着他,问。

    他不看她,也不说话,只是起身又拿了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

    “那她呢?你和她之间,她在床上让你很有感觉,是不是?”方希悠话还没说完,茶几上就传来“啪”的一声,他一把将啤酒罐按在茶几上,啤酒从里面冒了出来,溢满了他的手。

    他的双眼,如同狼一般凶狠,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曾泉,他从没--

    “方希悠,请你,注意你的语言!”他的嘴唇抽动着,过了好几秒钟,才把这几个字挤出了牙齿。

    她一动不动,盯着他。

    “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你,不许用你邪恶的想法去猜测别人。”他说道。

    方希悠也知道自己刚刚有点口不择言,心理有点出于劣势,别过脸,躲过了他的视线。

    可是,她不愿就此败阵,否则--

    “对不起!”她低声说。

    曾泉起身,

    抽了几张纸巾递到她手里,她泪眼蒙蒙地看着他。

    可他似乎不愿再看她一眼,道:“我们的事,和她无关。我去书房睡了,明天早上把离婚协议书给你”说完,他就离开了。

    方希悠看着茶几上那溢出来的啤酒,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那啤酒罐一样,被他重重地拍了下去,然后,就碎了。

    离婚?离婚?她和曾泉,怎么会离婚?

    她以为他永远都不会提,她以为他们会有时间来让彼此重新相爱,她以为--

    到头来,一切都只是她的以为!

    曾泉躺在书房的床上,床头的灯,昏黄得投了下来。

    解脱了吗?他,以后终于不用再演戏了吗?

    可是,他爱的人,那个可以让他心头悸动的人,又在何处?

    冷静下来,他才想起自己刚刚和方希悠说的离婚可能会带来的后果。也许父亲会骂他,岳父也会来找他谈,他很清楚自己和方希悠结婚的意义,也同样清楚离婚会让两家发生怎样的变化,可是,他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能把自己的人生埋葬在一段毫无激情和希望的婚姻里面。

    霍漱清跟他说,一旦做了决定,就要想好如何收场。就像霍漱清当年一样,决定了离婚,就要承担离婚的后果。他,能够承担的了吗?

    这一夜,终究是难以入眠,却是这几年以来最轻松的一个夜晚。

    睡不着,曾泉起身,打开电脑,开始准备离婚协议。

    为了自由,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看了一眼窗外那幽深的夜色,想起了当年和苏凡在云城的点点滴滴,想起她带给他的惊喜和意外,嘴角露出深深的笑意。

    到了现在,尽管曾经爱过她,尽管曾经想过要和她在一起,那些只不过是曾经了。她是他的妹妹,而他,也要追寻自己的真爱,去找到那个让他血液燃烧的女孩子!

    敲击键盘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那么的清晰。

    而这一夜,对于方希悠来说也是难以合眼。

    睡在自己床上的霍漱清,半夜里醒来了,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想起之前和曾泉聊的事情,心里生出隐隐的担忧。如果曾泉真的离婚了--恐怕,想要离婚没那么容易吧!

    可是,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不是么?不管现在的决定在将来看来是对还是错,起码在现在是最好的选择。

    霍漱清看着苏凡,俯身轻轻亲了下她的脸颊。

    谢谢你,丫头,谢谢你让我找到了自己!希望,曾泉他也可以找到自己吧!

    然而,他口腔里的热气,让她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看着他。

    “怎么醒来了?”他问,“是不是口渴?”

    她轻轻摇头,刚要说话,却觉得嗓子是有点干,便说:“我想喝点水。”

    霍漱清笑了,起身给她倒了杯水端了过来,扶着她坐起身。

    苏凡猛喝了几口,觉得舒服点了,才道:“我,做了个噩梦。”

    “什么?”他问。

    “我梦见我哥被人打了,身上都是血--”她说着,看着他,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霍漱清微微一愣,看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他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你说,我哥和我嫂子--”苏凡道。

    “他们--”霍漱清想了想,想想可能发生的事,道,“不管他们做什么选择,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是成年人了,会处理好的。”

    “你知道什么吗?”苏凡问。

    “你啊,别胡思乱想了,明天早上我们就走,你就好好把孩子生下来,记住了没有?”霍漱清道。

    苏凡深深叹了口气,在霍漱清的劝说下,躺下睡觉了。

    但愿自己的这个梦只是个梦!

    次日天还没亮,方希悠就在床头看见了曾泉放着的离婚协议书,她拿起来看了下,内容很简单,几乎没什么。两个人的婚姻虽然持续了几年,可是没有任何经济纠纷之类的,因此,即便是谈起离婚,也很简单。

    看了几眼,方希悠把协议书塞进了床头柜,长长呼出一口气。

    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今天开始要去工作了。

    尽管一夜无眠,可方希悠还是靠着咖啡和精致的妆容,以完美的精神状态出现在了自己的新岗位上,没有人看得到她笑容背后隐藏的悲哀。

    一大早,苏凡和霍漱清一起送女儿去上学,念卿知道父母要离开她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孩子虽然心里有些难过,可是也没有说到了哭着不让他们走的地步,只是在走进教室之前让爸爸妈妈抱着她亲了下,说:“你们要来看我哦!拉钩!”

    苏凡含泪点头,霍漱清亲了下女儿的脸蛋,勾着女儿的小指头拉钩。

    终究还是孩子,抱着爸爸的脖子,小脑袋搭在爸爸的肩上,还是哭了。

    “乖乖,不哭不哭,爸爸妈妈会来看你的!”苏凡擦着女儿的眼泪,道。

    念卿泣不成声,抽泣着,冬日的冷风吹来,泪水就要结成冰。

    苏凡也忍不住,泪水涌了出来,霍漱清简直是要手忙脚乱了。

    “乖宝宝,那,等一阵子爸爸来接你,我们一家人一起住,好吗?别哭了。”霍漱清只好说。

    念卿抽泣着,声音哽咽着不能连贯了,问爸爸道:“爸爸不要骗我,爸爸一定要来接念念,念念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苏凡没料到一直对她离开没有感觉的念卿,竟然在离别之际如此难过。可是,孩子还终究是很懂事的,被爸爸抱着劝了一会儿之后,念卿就乖乖跟着老师走了,每走一步,就不停地回头看着。

    霍漱清揽着苏凡的肩膀,面带微笑朝着女儿挥手。

    等到孩子的影子再也看不见,霍漱清才拥着妻子离开了学校。

    坐在车上,苏凡捂着脸哭了起来。

    “没事,念卿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会适应的。”霍漱清劝道。

    苏凡擦去眼泪,一言不发。

    对于她来说,除了中枪昏迷那些日子和女儿分开以外,在念卿出生以来,母女二人就再也没有分开过。而现在--

    “你说,我们是不是因为这个宝宝而牺牲了念卿的童年?”苏凡望着他,问。

    霍漱清微微一愣,看着她,道:“没那么夸张。我们这代人都是和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和我们分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说为了哪个孩子或者什么牺牲了孩子的童年,是你想太多了。”

    苏凡只是看着他。

    “别瞎想了,一切都会好的,放心!”他拥着她,道。

    “我只是觉得,觉得念卿太懂事了,我,不喜欢她这样。她只是个孩子啊!”苏凡道。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也许是因为她将来注定要去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所以上天才让她比同龄人多懂一点。你应该高兴才是,起码,将来你不用担心她会像你一样。”

    “我?我怎么了?”她问。

    “你啊,总是叫人不放心!”他含笑望着她,道。

    她知道霍漱清是在和她开玩笑,安抚她的心,可是,孩子太懂事,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