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91章 顺其自然就好
    回到曾家,两个人待了一会儿,罗文茵和曾泉就陪着他们去了机场。候机的时候,霍漱清看着罗文茵和苏凡母女在一旁说话,就拉着曾泉走到僻静处,低声问“你和希悠,怎么样了?”

    “我写了离婚协议书给她了。”曾泉道。

    霍漱清愣住了,没想到曾泉也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沉默片刻后才说:“你不和爸爸说吗?”

    “我不说,希悠也会去说的。”曾泉叹道。

    霍漱清明白他的意思,方希悠是不会同意离婚的,便说:“你自己想清楚,如果真的想要离婚,就要承受随之而来的一切压力。如果你是想通过离婚来改善你们的关系,我觉得,你还是要慎重,趁着事情还没人知道,你和希悠好好谈谈,收回这个念头--”

    “我明白,只是,这件事上,我是认真的,既然我和她没有办法继续生活下去,那还有什么必要再绑在一起呢?时间越拖,对两个人的伤害越大。等到以后,她就只会恨我,我也只会恨她了。”曾泉打断他的话,道。

    是啊,夫妻变仇人的,也并非少数。

    霍漱清深刻了解曾泉的婚姻状况,正如过去的他自己一样,他不知道该支持曾泉还是劝说他放弃离婚的念头,看着一旁苏凡脸上浅浅的笑容,他转过头低声对曾泉道:“我都必须有一次争取自己幸福的机会,可是,在放弃原有的状态之前,必须三思而行。因为,或许你放弃的是你的痛苦,而或许,你放弃的是你的幸福。因为很多的幸福,第一时间到我们身边的时候,并不是我们熟悉的样子。如果我们因为自己对于它的陌生和疏离而轻易放弃,去寻找自己想象的幸福生活,或许会一无所获。”

    曾泉看着他,良久才说:“你觉得我做错了,是吗?”

    “我不知道,只是我觉得,你和希悠的情况和我当初不同,希悠她不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她时时刻刻都是在意你的,这一点,对于你来说很重要。有个女人,把你当做她世界的中心,这是你幸福的基础。我想,希悠她可能只是在表达方式上出了问题,她的个性和苏凡不同,她是那种把什么都藏在心里的人,这一点,你比谁都要清楚。你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你们的婚姻里面非爱情因素占了太多的分量,可是,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你爱她吗?如果你的心里还有爱,那就收回之前的决定,想办法去改变她。如果不爱,那就坚持你的做法,离婚看起来残忍,可是对彼此也是一个解脱的机会。”霍漱清声音很低,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曾泉却是一言不发。

    是对是错,都已经走出这一步了,不是吗?

    “你们在聊什么?”苏凡起身走过来,含笑问道。

    曾泉笑了下,看着霍漱清。

    “没什么,男人之间的话题。”霍漱清道。

    “才借走了这么一会儿你就着急了?你们都老夫老妻了,没必要这么腻味吧?”曾泉笑道。

    苏凡挽着霍漱清的胳膊,含笑望着曾泉,道:“我怕你欺负他!”

    “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敢欺负他啊?苏凡,你也真是看得起我!”曾泉笑着说。

    苏凡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曾泉。

    猛地,她想起一件事,对霍漱清道:“我有话和我哥说,你先回避一下。”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又看看曾泉。

    曾泉对他笑了,道:“看,我也还是有点面子的。”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那你们两个聊吧,我去那边坐坐。”说完,霍漱清就走开了,苏凡和曾泉坐在那里。

    “怎么了?这么严肃的?”曾泉笑问。

    苏凡想了想,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只是,”顿了片刻,她望着他,“不管做什么,别太委屈自己了。”

    曾泉愣住了,定定地盯着她。

    她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是最近,最近心里老不安生,所以也就,胡思乱想什么的。”

    曾泉微微一笑,安慰她道:“放心,我不会那么脆弱的,你不要想我的事,照顾好自己,明白吗?”

    苏凡点头。

    曾泉注视着她,似乎和她认识这么多年来,她就没有变过。

    他笑了下,道:“念卿也不用担心,我们会照顾好她的。”

    苏凡不语。

    心里隐隐的担忧困扰着她,让她--

    这时,罗文茵过来,苏凡就起来了,没一会儿,飞机也要起飞了。

    苏凡和霍漱清一起上了飞机,罗文茵和曾泉就离开了。

    这座城市,在他们的脚下越来越小,飞机在云层里平稳飞行着,苏凡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新的家,就在前方,那么,她和霍漱清的未来,也会是这样平稳的吗?

    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怎么会希望平稳呢?是因为年纪大了吗?

    过了几个小时,飞机降落了,苏凡跟着霍漱清下了飞机,冯继海和张阿姨,以及苏凡不认识的一些人在迎接他们。

    霍漱清直接从机场去了单位,苏凡则在张阿姨和冯继海的陪同下去了新家。

    新的生活,美好的新生活,在她的面前已经铺开。

    霍漱清新来的这个省,西南面和江宁省毗邻,因此,距离苏凡的老家也很近,气候各方面都是适应的。

    毕竟是冬天,北方的冬天,一出门就冷的不行,苏凡一出去就得把自己包成个粽子。还好这里的风没有京城那么大,也算是可以接受了。

    新家是省里给霍漱清提供的公房,地段当然是省城最好的,位于闹市区,小区里却是安静极了。他们住的,是五号小院,家里除了张阿姨,还请了一个阿姨,张阿姨便做起了管家,主要职责是照顾苏凡。

    得知霍漱清的妻子到来,省委书记做东,邀请省里的一些领导和家属,为霍漱清夫妻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欢迎宴会。当大腹便便的苏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尽管她是孕妇,却让其他的女人都相形见绌了,大家赞叹年轻的霍省长娶了如此年轻漂亮的妻子。苏凡并不像其他的太太那样会说话,对于别人的赞赏,只是含笑道谢。

    “听说霍夫人以前做婚纱设计?”一位太太问道。

    “是啊,我侄女儿还给我看过专访你的杂志呢!好厉害的,还拿过奖啊!”另一位太太说道。

    苏凡知道,别人这些话,并不见得就是真心夸她,可她还是要很真诚地表达谢意。

    “那你就这么放弃了?很可惜呢!”一位太太道。

    “呃,等孩子生出来以后可能就会继续做设计了吧!我和一个嫂子约好了,她出钱我出力,我们合作。”苏凡含笑道。

    “真的啊?”众家眷道。

    “到时候还请各位姐姐给我多介绍点生意!”苏凡微笑着说。

    “客气客气,那是一定的!”众人纷纷点头道。

    霍漱清的余光,始终都在妻子的身上,他是有点担心她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需要担心的样子。

    “霍省长真是心疼老婆啊!这眼睛就没从身上离开一分钟。”一位领导笑着说。

    霍漱清不禁笑了,却没有说话。

    “那么年轻漂亮的老婆,肯定看不够的。”另一位年长的领导开玩笑着说。

    宴会,热热闹闹的举行着,苏凡是看不出其中的真真假假,却也知道霍漱清初来乍到会有多么的不容易,毕竟他在这里毫无根基。偶尔将视线瞥向他,就看见他脸上那熟悉的笑容,脑子里便回想着母亲,想着母亲会在这样的场合怎么做。母亲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父亲,那么,她也必须为了霍漱清去维护一些必要的关系,尽管她做的肯定不如母亲那么好,却还是一定要去努力做,为了他!

    回家的路上,苏凡靠在他的怀里,望着窗外的夜色,又看看他。

    “笑什么?”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问。

    她轻轻摇头,道:“我觉得她们都挺好相处的,呃,都挺不错。”

    他点点头,道:“那就好!反正面子上大家都会好好儿的,你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了,别太刻意做什么。”

    “嗯,我知道了。”苏凡道,“她们问起我婚纱店的事,还说看过我的专访,问我会不会继续做婚纱设计什么的。”

    关于她,别人也不好问什么,她和霍漱清的过去,就算是别人不清楚,也猜得出一二,问了反倒是尴尬。那些太太们都是人精,哪个会去犯这种忌讳呢?问她的婚纱的事情,才是最安全的。霍漱清很清楚这一点,听苏凡这么说,他便点点头。

    “我和她们说以后会重新开店,重新开始设计师的工作,还说情她们帮我介绍生意呢!”她说。

    “连这个都说了?”霍漱清笑问。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她问。

    霍漱清摇头,道:“没事,反正以后他们都要知道的。”

    “我怕给你添麻烦。”她依偎在他的怀里,低声道。

    “哪有那么多事呢?不用太在意的,你又不是个贪心的人,能出什么事?何况,生意的具体事情会有潘蓉盯着,有问题的话,她会把关的。”霍漱清道。

    苏凡听着他的话,想起了之前一直帮着自己的覃逸飞,今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