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99章 女人的悲哀
    苏凡是不会发现这些的,方希悠就算是注意到了,也没有和苏凡说。方希悠觉得老板的异样一定是和她们的到来有关的,只是,到底是什么事?这里是餐厅,如此隐秘如此异常,那就说明这里有个和她们两个人关系亲近的人,她们的父亲,兄弟,或者,就是她们的,丈夫!

    丈夫?方希悠脑子里一亮。

    莫非是曾泉来了京里,没有和家里说,没有和她说,偷偷在这里约会什么人?

    曾泉能约会的,肯定不会是工作关系,而是,私人关系。私人关系在这里--

    方希悠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和曾泉之间,虽然上次在霍漱清的联络之下交谈了一次,可是结果--

    “嫂子,你怎么了?”苏凡问。

    “没,没什么。”方希悠对她笑了下。

    方希悠想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搞清楚曾泉在这里和什么人见面--尽管这种做法有点失去她的风格,可是,也没办法,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哪个女人不愿意当淑女贵妇,非要当个泼妇同丈夫争吵,和小三厮打?都是被逼出来的啊!

    点完菜,苏凡和方希悠继续之前在车上的话题,可是方希悠没有什么心思和她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曾泉在和什么人见面。就算她不去撕逼,她也要搞清楚对方是谁。

    借口出来上洗手间,方希悠离开了包厢,留下苏凡一个人。

    苏凡很想给霍漱清打个电话,问他在做什么,可是他之前说他有事,那她就不该去打扰他。这些年,她也慢慢学会了规矩。

    离开包厢的方希悠,走到院子里的走廊下,看着那一盏盏的宫灯。

    服务员们在院子里和走廊下穿梭着,就算是说话声音都非常的轻。

    这里招待的都是些什么人,方希悠是很清楚的。原本今天是霍漱清要和苏凡来的,结果变成了她,而她现在心思全都在捉奸上面。

    她是在这里的常客,自然有领班是认得她的,这种地方的服务员,都是贼精贼精的,不精的也不能在这里工作。

    “方小姐--”一位女领班过来问候道。

    方希悠微微点头,闲聊了两句,有意无意地问:“今天我们家里谁过来了吗?”

    说着,她看了一眼那个女领班。

    女人微微一愣,眼里明显掠过一丝尴尬。

    “谁来了呢?”方希悠问道,有点自言自语。

    女人知道方希悠是什么来头,更加知道方希悠如今更加地位非凡。方希悠开口问了,那就借着这个机会示好,这可是真的投名状,不是平时那种普通的顾客和服务员之间的交流。

    方希悠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想法,笑了下。

    于是,女人就跟方希悠说了实话,方希悠彻底惊呆了。

    “他们在哪个包厢?”方希悠问。

    领班小声和方希悠说了,然后小心地看着方希悠,方希悠明白她的意思,道:“我知道怎么做,你去忙吧!”

    说完,方希悠就折身回了自己和苏凡的包厢。

    看见苏凡坐在那里翻杂志,方希悠的心里深深叹息了一下。

    母亲说的没错,每一对夫妻都会有危机时刻,只是有的人可以跨越过去,成功跨越,而有的夫妻,就被阻挡在这危机前面,要么分崩离析,要么就是生活如同死灰一样。

    原来她一直那么羡慕的苏凡,居然也--

    方希悠的心里不会幸灾乐祸,她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不会是霍漱清和江采囡在一起会产生怎样的政治后果,而是苏凡,苏凡会怎样面对自己的夫妻感情?她一直那么信任霍漱清--

    “你在看什么?”方希悠走到苏凡身边,问。

    “我想去美国看看展览,提了申请了,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苏凡道。

    “没问题,你这种理由是合理的,又不是别的什么,只是看看展览。”方希悠道。

    这么说着,方希悠不禁觉得苏凡有些可怜,长这么大都没有出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好容易有机会了,有钱了有能力了,遇上现在这样的管制,嫁给霍漱清那样的男人--

    “试试吧!”苏凡笑了下,道。

    饭菜还没上来,两个人聊了起来。

    包厢里有一把古筝,苏凡走过去,手指轻轻拨了下,方希悠也走了过去,道:“你会吗?”

    苏凡摇头,道:“我从小没学过这些,虽然很想,可是我那边的爸妈没什么钱,能供我读完大学就很吃力了,哪有钱学琴呢?倒是霍漱清,我们刚认识那时候还教过我。”

    说着,苏凡的脸上就不自禁的荡漾起幸福的笑容。

    方希悠看着她,沉默不语。

    对于有些人来说,贫困的生活就是一种不愿意去揭的伤疤,似乎贫困是一种很让人嫌恶的东西,这样的伤疤一揭开就是脓疮毒瘤,难堪死了。可是,苏凡似乎从来都不介意去谈自己儿时的窘困,每每谈及的时候,总会感激自己的养父母,就算她不说感激的话,听话的人也听得出来。每一种生活经历都会有遗憾,不管是贫穷的,还是富有的。没有什么是完美无缺的!

    “他还教你弹琴?你们也太有情调了吧?”方希悠笑着说。

    苏凡含笑不语。

    “你不会是被他弹琴的样子给迷住了吧?”方希悠笑道。

    苏凡的脸颊上,飞起两团红云。

    方希悠总是羡慕她的,不管到何时,说到霍漱清的时候,苏凡眼里的光彩和脸上的神色,都那么闪亮。

    “你会吗,嫂子?你来弹一首?”苏凡问。

    方希悠想了想,坐在了古琴边,拨弦,沧桑的声音,就从她的指尖传了出来。

    琴声萦绕,香炉里袅袅升起的烟,一切犹如时空倒转,苏凡静静站在方希悠的身边。

    方希悠抬头看了苏凡一眼,嘴角漾起一抹笑意。

    曾泉他曾经是喜欢苏凡,可是那又怎样呢?其实她也喜欢苏凡,喜欢这个毫无心机、善良的小姑子,哪怕她是自己曾经的情敌,女人,又何苦为难女人呢?就像父亲跟她说的,曾泉喜欢苏凡,那是曾泉自己的感情,只要苏凡没有回应,只要苏凡没有动心,那就不要把过错推到苏凡的身上,不要去嫉恨苏凡。被人爱,是没有错的!

    是啊,女人不该这样总是为难女人。夫妻关系除了问题,就去和自己的丈夫谈,因为问题归根结底都在丈夫在男人的身上,而不是另一个女人。

    那么,苏凡和霍漱清的问题,根源也是在霍漱清的身上,只要霍漱清不动摇,一切都不会有麻烦,一切都只是江采囡的一厢情愿而已。

    苏凡静静听着,方希悠谈的这首曲子很熟悉,亲耳听过来,是那么的好听。

    她只能用好听来形容,具体的,却怎么都想不到。

    饭菜上来了,方希悠和苏凡说起孙颖之的那件事,问苏凡自己的想法。苏凡和方希悠谈着,两个人,似乎都有种感觉,就是不知不觉间关系比以前亲密了。虽然苏凡到曾家以来,方希悠一直对她很好,可是,那种好总是有隔阂的,而不像现在,好像那种隔阂在渐渐消失,好像两个人截然不同的成长环境带给彼此的性格和爱好的差异,慢慢消失了。

    “我是支持你试试的,这对你将来的发展很有好处。你总不能一直站在漱清身后,做他背后的女人吧?”方希悠道。

    苏凡笑了下,道:“我总是做不好,不可能像嫂子你那样优秀的,所以--”

    “迦因,我跟你说,也许现在你和漱清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你们现在感情很好,可是,身为一个女人,不要把自己全部的骄傲和成功都放在一个男人身上。丈夫的成功毫无疑问会给我们带来骄傲,可是,一个人只有自己拼搏得到的成功和骄傲,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成功和骄傲,是任何人都不会夺走的。而且,只有你自己成功了,你才会真正找到自信,而不是一直活在自我怀疑和对丈夫的怀疑之中。当两个人之间差距越来越大的时候,共同话题也就会越来越少,你总不能一辈子都和他聊孩子的事情吧?两个人没有了共同语言,就会越难理解对方,自然而然怀疑就越来越多了。”方希悠道。

    苏凡不语。

    方希悠看着她,不禁自嘲地笑了,道:“前阵子漱清还来劝我们两个,我现在居然,我连自己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居然坐在这里给你高谈阔论。”

    苏凡看着她。

    方希悠笑了,摆手道:“你别听我的,我这完全是纸上谈兵,都是鸡汤。”

    苏凡却摇头,道:“没有,你说的对,我如果不能提高自己,总有一天会距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没有共同话题,我们之间出现问题只是迟早的事。爱情在几十年的婚姻里,总是脆弱和短暂的,想要依靠恋爱时的那种感情来维系一辈子的婚姻,简直是不可能的。”

    方希悠不语,夹了口菜。

    “就像采囡姐,她一直那么有目标,那么聪明,霍漱清和她在一起,肯定会有很多话聊--”苏凡道,方希悠愣住了。

    “你干嘛突然提她?”方希悠道。

    “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是霍漱清,我会更喜欢我,还是采囡姐。”苏凡道,“暂且不论采囡姐帮过我们多少,就是她那个人,总是充满了活力,让和她交谈相处的人不自禁被她感染。那是一种魅力,我,就是做不到,根本,做不到。”

    “好了,你也别总是这么妄自菲薄,我觉得你比她强多了。”方希悠道。

    苏凡笑了,道:“你又安慰我了,嫂子。”

    方希悠的确是安慰她的,可是,这句话也并非完全是假的。

    在某些方面,苏凡的确是很不可思议,最重要的是,苏凡身上有男人最爱的东西,那就是适时的娇羞,少女般的神态。不管多大年纪的男人,喜欢的都是二十岁的女人。而苏凡,即便是现在快三十岁了,可还是像个青春少女一般,霍漱清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也不能说苏凡这是装嫩什么的,这也是她的天赋,很多人都没有这种天赋。

    “用你自己的方式,让他一辈子都爱着你,也许,每一对夫妻都有不同的相处方式,也许,等你变成一个非常成功的女人,就像漱清的前妻那样,他或许就不喜欢了。”方希悠道。

    苏凡微微笑了。

    “说来也真是悲哀,我们女人,总是在想着怎么样让男人喜欢,好像我们活着的终极目标就是让男人喜欢我们。唉,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呢?”方希悠叹道。

    是啊,为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