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5章 让你去沾花惹草?
    江采囡回国后,建立了一个民间团体来帮助一些困难人群,利用她的人脉来做一些事,其实都是一些慈善事业。正好这些年国民对慈善事业也热衷了起来,江采囡的组织得到了不少捐款,也的的确确帮了很多人。就算是做这些事,江采囡很少找他帮忙,虽然他那个时候还在书记处。

    两个人真正开始接触,也是在京城。

    某一天他接到了江采囡的电话,说是有件事想请他给点意见,两个人便在电话里聊了下。后来苏凡要找那个女孩,他就想起江采囡好像在做这方面的事,就给江采囡打电话让帮苏凡一下。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接触才开始频繁了。

    可是,他没想到后来江采囡居然去了新华社,而且是在他调职松江的同时。

    当时,岳父就提醒他说,要小心江采囡,江家的人肯定会要报复的,毕竟江启正自杀了,他们不可能就这样认亏的。

    他不是不清楚江采囡的变化会有隐情,可是,他也不会就那么轻易地把江采囡划到对手那个阵营里去。

    在松江省之后,和江采囡接触变多了,只不过基本都是工作场合,极少在私下见面。即便是私下见面,也是苏凡请江采囡来家里的时候见到,根本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什么的。上次的京城那次是唯一的一次,却没想到苏凡会遇见--

    传闻,关于他和江采囡的传闻,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就传出来的,他们的接触是不少,可是,没有任何不当的--即便是没有,他也丝毫不怀疑这会被人拿来做文章,特别是江采囡的确在工作上会比较倾向于他,可都是工作--没办法,这个世上,总有很多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图。

    他什么都不怕,就怕这些会对苏凡造成影响,苏凡心思那么单纯,被人一误导--

    浴室门上传来的敲门声,把他的思绪拉回。

    “你泡了多久了?”苏凡把头伸进来,问。

    “哦,我就出来了。”他说。

    苏凡走进来,蹲在他面前,认真注视着他,问:“你怎么了?是不是特别累?”

    他摇头。

    “要不明天就在家里休息吧,难得你能有个休息日。”苏凡道。

    “就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要出去泡泡温泉,很解乏的。”他说着,就从浴缸里起来了,苏凡赶紧给他拿过来毛巾擦。

    猛地,水花四溅,她一下子就掉进了水里,差点就喝了一口水。

    “啊,你,你干嘛?”她叫道。

    他却在她耳边笑了。

    “讨厌死了,差点淹死我。”她扶住浴缸,道。

    他却只是笑。

    苏凡转过头,看着他那得逞的坏笑,眼珠一转--

    “啊--”这下换成是他叫了一声,苏凡只是往他的脸上泼水,霍漱清躲着,却怎么都躲不过去。

    “坏丫头,居然敢暗害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霍漱清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拖向了自己。

    她刚要说什么,嘴巴就被堵上了。

    浴室里,依旧水花四溅。

    一番激战之后,苏凡彻底无力地瘫在他的怀里,霍漱清也是气喘吁吁的。

    听着他久久不能平复的呼吸,苏凡道:“讨厌死了,知道累还这样。”

    他却笑了,道:“怎么,你不是挺享受的吗?刚才一直喊着不要停的人是谁?”

    苏凡的脸就更加红了,捂住他的嘴巴,道:“不许说,不许说。”

    “为什么不许?”他笑着,拿开她的手,道。

    苏凡却还是堵着他的嘴,他却伸出舌尖舔了下,她就惊叫一声。

    那声音软软的绵绵的,挠着他的心尖又是不停地颤抖。

    这丫头,真的是,轻易就可以让他的心潮涌动。

    他抬起手,扣着她的后脑,额头贴着她的。

    苏凡愣了下,却说“你干嘛?”

    虽然是一个问句,却是苏凡特有的那种柔软的语调,霍漱清的心,不禁跃动不停。

    “你说,要是哪天我死在你身上了可怎么办?”他说着,嘴角却是笑意。

    “越说越没个正经了!”苏凡说着,从他怀里起来。

    他躺在浴缸里,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笑了,头朝后靠去,嘴角却始终是散不去的笑意。

    在他的注目下,苏凡擦干身体吹干头发,他就起来了。

    “来,我给你吹头发。”她拉着他坐在凳子上,拿起毛巾给他擦着头发。

    霍漱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因为和她在一起,因为有了她,他才会这样的幸福。

    “谢谢你,丫头。”他说。

    吹风机的声音太大,苏凡什么都没有听见,霍漱清却依旧还是微笑望着镜子里的两个人。

    他知道自己在官场里是无数人的眼中钉,也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而这一切,或多或少都和她有关。自己有如今的地位和未来的前途,不光是覃春明的缘故,还有曾元进和方慕白。事业如此和她密不可分,家庭生活更是和她息息相关。他们彼此相爱,有一对可爱的儿女,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的呢?

    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他真是个幸运的人。

    “你在笑什么?”苏凡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解地问。

    “难道你想看见我哭?”他反问道。

    “还真是想见呢!从没见你哭过。”苏凡道,“不过呢,我可不希望你哭。”

    “那倒也是,一个大男人哭起来还是很吓人的。”他说着,不禁笑了下,起身。

    他唯一哭过的,就是父亲去世的时候,没有办法放声痛哭,只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然后把所有的苦涩都吞进心里。

    不知道那个时候,究竟是为了失去父亲而难过,还是为了失去自己这一生好不容易找到的爱人而悲伤,那个时候--

    “走吧,我们去睡觉了,明天早起去温泉。我刚才已经和张阿姨交代了,让她明天照顾嘉漱,咱们就不带了。反正来回就一天的工夫,很快的。”他说。

    见她不回答,他揽着她的腰,往卧室走去,道:“你不觉得咱们最近两个人单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吗?这样下去,可是不行的。”

    苏凡初始是有些担心孩子的,可是,霍漱清说的也没错,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应为两个孩子的缘故而变得越来越少。再加上两个人工作都很忙,特别是霍漱清。对于夫妻来说,要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孩子和工作上,夫妻感情绝对会受到影响,久而久之就会渐行渐远。她不想那样的,不想和他成为只是尽义务的夫妻。

    “好吧,那我明天早起把嘉漱的吃喝--”苏凡道。

    “这个就交给张阿姨吧,她那么细心,你还怕什么?”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下,坐在床边。

    他爬上了床,已经躺在了枕头上,向她伸出手,苏凡便躺在了他的身边。

    霍漱清握着她的手,苏凡的视线,落在窗外那漆黑的夜空,今天是初一,没有月亮,整个世界似乎显得有点太孤单了。

    “朔月之夜啊!”她叹了口气。

    他没明白她的感叹,问了句“这个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她摇头,道:“只是以前看的一部片子里有个人是这样的。一个很坏的却很有魅力的男人,就在这样的夜晚被自己爱的人杀死了,当然,是他自己选择的。”

    听她说完,他想了会儿,才说:“你们女人是不是对坏男人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喜欢?”

    “可能吧!人总是喜欢刺激的嘛!坏男人可能会让女人有种不同于日常、不循规蹈矩的经历,就会更吸引人吧!”她说。

    “那你呢?”他问,“如果你遇上那样的一个男人--”

    “得了吧,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吗?如果你放我自由,我就去喜欢。”她拾起身,趴在他的身上,笑嘻嘻地看着他,道。

    “你就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他轻轻捏着她的鼻尖,道。

    她推开他的手,道:“明明是你自己问的。”

    “我可以问,你不可以那么想。”他说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她说着,就躺下身了,背对着他,不理他。

    “废话,你是我老婆,我不霸道点怎么办?让你出去沾花惹草?”他说。

    苏凡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种孩子气的话,转过身看着他,简直是不可相信的眼神。

    “我什么时候沾花--”她问道,可是没问出来,他就说“我这是防患于未然”,苏凡只有无奈的叹息了。

    再度枕着他的胳膊,苏凡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

    也许是太累了,他很快就睡着了。

    苏凡却睡不着,起身坐在床上。

    沾花惹草吗?

    逸飞呢?算吗?

    不算,怎么会算呢?

    他们只是,只是朋友而已,只是朋友,仅此而已。

    可是--

    不经意转过头看着那漆黑的夜色,苏凡却怎么都睡不着了,起身穿上睡衣走出卧室,回到书房里,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相框,那是她的婚纱第一次获奖的时候,逸飞带她去上海领奖的时候拍的,是逸飞拍的照片。

    和霍漱清分开的那几年里,她和逸飞带着念卿去过不少的地方,他和她都拍了很多照片,他和念卿或者是她们母女,又或者是三个人的合影。只是,她没有把合影拿到家里来,那样会让霍漱清心里不舒服的,那次在国宾馆的时候,他就说过了。

    现在,逸飞--

    逸飞和叶敏慧进展的很好,他工作很忙,可是叶敏慧在他身边支持帮助他,让他的事业有了很好的发展。叶敏慧是这个世上最爱逸飞的人,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苏凡这么想着,心里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即便是朋友,也会有想起来的时候,也会有无法忘记的时候。

    可是,只要大家都做了自己最想要的选择不就好了吗?人生是没有完美的。

    逸飞一定会幸福的,她这样相信着。

    霍漱清半夜醒来的时候,苏凡却不在身边。

    这丫头,又干什么去了?

    他没有多想,翻了个身又睡了,实在是太累了。

    苏凡却睡不着,尽管刚才特别累。

    也许就是因为太累了吧,脑子才特别清醒。

    苏凡打开以前的草稿,在书房的地上坐着,一张张翻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