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08章 他们是清白的吗
    苏凡简直不敢想象,不敢往下想,整个人像是静止了一样,就那么站着。

    护工根本没有睡着,她看着苏凡跟雕塑一样愣愣地拿着手机站在那里,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下床走过去,推推苏凡的胳膊。

    苏凡愣愣地转过头看着那名陌生的中年妇女。

    “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护工小声问道。

    苏凡盯着护工,又转过头盯着手机。

    手机屏幕已经变黑,看不出上面是什么了。

    这时候,苏凡才意识到自己拿着的不是自己的手机,而是,江采囡的。

    “没事没事,谢谢你,大姐。你休息吧,我没事。”苏凡说着,赶紧把手机关上。

    护工也没有注意苏凡拿着的是谁的手机,见苏凡这么说,也就不好再站着了,便再度躺回陪床。

    可是,苏凡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脑袋里像是有无数个声音在嗡嗡,根本静不下来,头都要炸裂了。

    把江采囡的手机放回床头柜,苏凡快步走了出去。

    她完全忘记了应该删掉那条信息,掩盖自己偷看了江采囡手机的事实,毕竟信息的阅读状态是不同的,会显示出来。可是,她脑子里乱极了,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走廊里,偶尔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可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苏凡靠着墙站着,双腿却软软的,站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霍漱清会给江采囡说那种话?为什么--

    她该怎么想,怎么想?

    为什么,霍漱清大半夜会给江采囡发短信,他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又--

    “孩子以后还会有的,别担心。”

    这仅是一句安慰的话吗?

    如果他要安慰江采囡,为什么不在病房里说,病房里不能说吗,为什么非要发短信?

    不,不,他可能是也不好说,有些话的确是短信比直接说要方便一些。

    他让她安慰安慰江采囡,那么他也就只是安慰江采囡的吧!应该就是这样,应该只是这样的。

    苏凡这样说服着自己,走去洗手间洗个手,让冰凉的水刺激自己清醒一点,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走到洗手间,正在如厕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两个护士在聊天--

    “那个15号病房的是江站长吧?她住院怎么霍省长会来呢?”一个护士说。

    “我姐夫不是在省政府那边嘛,他说政府那边都传说江站长和霍省长关系不一般呢!听说江站长经常去霍省长办公室,白天晚上都去呢!”另一个护士说。

    “那江站长的孩子,不会是--”第一个护士猜测道。

    “嘘,别说了,谁知道呢!如果和霍省长没关系,他会大半夜来妇产科吗?”第二个护士道。

    “可是,如果真是霍省长的,那霍省长的爱人怎么也来了,那就应该不是吧!”第一个护士说。

    “那些大领导的事,不是咱们能知道的。反正啊,江站长和霍省长关系不一般就是了。”第二个护士说着,两个人就走出了洗手间。

    苏凡本来要出去的,听到这些话却根本没有办法走出去。

    就连医院的护士都知道霍漱清和江采囡的关系非比寻常,可她--

    她应该相信霍漱清,她必须相信他,因为他是她的丈夫,是她爱的人,是她--

    可是--

    如果霍漱清和江采囡之间真是清清白白的,为什么母亲和嫂子要去劝说她小心江采囡?就算别人胡说,这两个人是绝对不会无中生有的。可是,霍漱清根本不会,不会喜欢别的女人,根本不会说他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

    苏凡的脑子,彻底乱了。

    她走出洗手间,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她木然地掏出来一看,是霍漱清打来的。

    霍漱清--

    她想起刚才江采囡手机上的也是--

    手机不停地唱着歌,可她就是没有办法按下接听键。

    直到旁边病房有人走出来盯着她,她才感觉自己可能影响到了别人休息,毕竟这里是妇产科,会吵到孩子和产妇的。

    苏凡赶紧按下了接听键,走向走廊尽头的阳台。

    “在病房吗?”霍漱清问。

    她这么长时间没有接听,那肯定就是在病房里,霍漱清是如此猜测的,正常也是如此。

    “嗯。”她应了一声。

    “哦,我刚到家,就想打电话问问你的情况怎么样。”他说。

    他的声音很平静,一如既往。

    “你不问问她吗?”苏凡道。

    虽然跟自己说不要把那件事当真,可苏凡潜意识里还是无法真的释怀,对江采囡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间换成了“她”,这样一个中性的指代,没有感情色彩的词。

    可是霍漱清哪里知道苏凡为什么不高兴?也就听不出苏凡这微小变化后面代表的感情了。

    “你是我老婆,我首先关心的当然是你!”霍漱清道,却又笑着说,“难道你想让我关心完别的女人再来关心你?”

    他说的是玩笑话,可苏凡听来,心里那么的不舒服。

    她想说,难道你不是先关心完她再来关心我的吗?你不是先给她发了短信,然后才给我打电话的吗?

    心里这么想着,可她没有说出来。

    只是对他的玩笑话这样“嗯”了一声。

    这时,霍漱清才察觉她心情异样了,便问:“你怎么了?要是太累了就回家来休息,有护工在,医生护士都在,你也不用在那边待着的。”

    苏凡嘴巴张了下,却还是闭上了。

    “没事,没什么事。”她说。

    “那我明天早上在家里等你,你早点过来。”霍漱清道。

    苏凡“嗯”了一声,通话算是要结束了。

    可是,两个人谁都没有意愿挂掉电话。

    夜晚的风,在手机里传送着。

    “你--”

    “丫头--”

    两个人同时开口,霍漱清便说:“你先说吧!”

    “没什么,你说吧!”苏凡道。

    “别累着自己了。”他说。

    “嗯,我知道了,那就这样,你早点休息吧!”苏凡的鼻腔里,涌动着一股液体。

    “你要和我说什么?”霍漱清问。

    “没什么,我,”苏凡道,她想说的是,你为什么要背着我给江采囡发短信,可是她说不出来,便说,“我想说你早点休息。”

    “嗯。”他说完,就说了句“丫头,我爱你”!

    苏凡愣住了。

    他极少主动说这三个字的,除了在床上的时候,他基本是一个很内敛的人,这种情话他很少会说,可是现在,他突然--

    当一个人怀疑另一个人的时候,任何事都会变得反常,特别是夫妻之间,这个时候所有的反常都会让人觉得是心虚和掩饰的行为。

    而此刻的苏凡,正是这样想的。

    “怎么突然说这个?你平时都不说的。”她笑了下,道。

    霍漱清是看不到她此刻的笑容的,如果可以看到,这笑容一定是奇怪的陌生的。

    “突然想说了,怎么,你不想听吗?”他含笑问道。

    “没有,我只是,有点不适应。”苏凡道。

    “是我的错,以前说太少了。”他笑着说。

    苏凡和他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似乎江采囡怀孕也罢流产也罢,都和他没有关系,都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这一点,苏凡是听得出来的。可是,她根本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在她面前刻意这样表示?

    心虚吗?

    他为什么心虚呢?因为他和江采囡--

    难道那个孩子是霍省长的吗?

    小护士的猜测瞬间从苏凡的脑子里窜了出来,很清晰地又给她重复了一遍。

    不会,不会的,如果那个孩子是他的--他怎么可能和江采囡有那种关系?

    此时的苏凡,真是彻底乱了,是与不是,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地交织着。

    “怎么了?又不说话了?”他问。

    “你不是回家睡觉的吗?赶紧睡吧!我挂了。”苏凡说完,就赶紧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可是她的心情根本不轻松。

    她不知道等会儿怎么进去面对江采囡--不是说不能面对这个字面意思,是什么,她也说不清,应该就是单纯的面对面的意思--在她的眼里心里,江采囡是自己的前辈,一个独立的女性,是一个让她尊敬的人,而且江采囡是帮过她和霍漱清的人。而现在,这个让她尊敬的女人,可能和她的丈夫有一种超出了正常的关系,这种关系--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怎么会--

    霍漱清不是那样的人,她相信他,她怎么可以不相信他呢?现在看来他和江采囡的事已经传了很广了--没有事,他们之间最多就是工作交流或者是朋友的交流,不会有其他的关系,一定不会--连她的母亲和嫂子都在提醒她,这个时候,如果她不相信霍漱清的话,岂不是活生生把一件子虚乌有的传言变成了事实?

    这个世上,事实是怎样并不重要,并不是很多人关心的内容,就像是新闻报道一样,越是劲爆离奇就越是吸引人的关注,真相根本就不是人们关注的重点。而在这个绯闻之中,身为妻子的她,她的态度和做法就会直接影响到事件的走向和性质,如果她不能和江采囡平静相处,就像是以前一样的相处,外界一定会认为她是在争风吃醋。她为什么争风吃醋?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江采囡真的和霍漱清发生了关系。而她绝对不能让舆论走向这个方向,不管怎么说,她都不容许事情这样发展。

    江采囡是她的朋友,她要一如既往地对待江采囡,不能因为这件事的影响而改变。而且,霍漱清不会做那种事,她又为什么要把这屎盆子往霍漱清的身上扣?霍漱清身败名裂,难道她就好过了?绝对不会。他们是夫妻,他们是一体的。

    在事情弄清楚之前,她不能把江采囡和霍漱清往一起扯,起码在她的思想里不能。

    对,就是这样。

    眼前是洛城茫茫的夜色,苏凡望着这一片夜色深深呼吸两下,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把那个不好的念头从脑子里拼命赶出去。

    走回病房的时候,苏凡已经是一身轻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