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0章 你后悔了吗
    虽然这些天很累,可是这样的夜晚,霍漱清也很难睡踏实。辗转反侧着,慢慢就入睡了。

    宽大的双人床,只有他一个人,这种情形并不多。

    自从和苏凡在一起,基本多数夜晚都是抱着她睡的。也不知道是她身上瞌睡虫太多,还是有一个人在身边会让人觉得安心,睡眠质量总是很高。而今晚--

    霍漱清翻来翻去的时候,突然睁开眼--

    “你怎么来了?”他猛地坐起身,看着眼前的人。

    苏凡回来了,就那么站在他的面前。

    她看着他,却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你怎么了?”霍漱清完全不解,他感觉到了她的异常,立刻下床,拉住她的手,在她的脸上摸着,看看她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冷?你不是穿着外套吗?”霍漱清问道。

    可苏凡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霍漱清担心接了,赶紧抱着她坐在床边,脱掉她的鞋--这丫头怎么连鞋都没有换就上来了?真是--然后抱着她坐进了被窝,暖着她。

    “你是不是感冒了?不是在医院吗?怎么没找医生看一下?你找医生看了没?”霍漱清问道。

    苏凡转过头,木然地盯着他。

    霍漱清一直抓着她的手,他那么担心她,她看得出来,可是,可是,那些短信,那些--

    “都和你说了别管她了,回家来好好休息,那边有医生护士,有护工,不用你--”霍漱清见她这样,难免不高兴起来。

    苏凡听出来他的不高兴了,可是,他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你说你多大的人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霍漱清道。

    苏凡想和他吵,想质问他为什么要背着她和江采囡那样密切联系。可是,刚刚在路上想的那么多质问的词句,此刻一个都说不出来。

    泪水,从她的眼里滚落了出来。

    当她哭了的时候,霍漱清的火气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他搂紧了她,擦着她的泪,道:“不哭不哭,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跟我说--”

    可是,他越是这么说,她就越是难过,泪水根本断不了。

    “乖,乖。”他不停地劝着她,就像是在劝慰自己的女儿一样。

    苏凡这么一想,闭上眼睛。

    “你,后悔了吗?”她的声音,在黑暗中颤抖着,哽咽着。

    霍漱清愣住了。

    “后悔?后悔什么?”他不明白。

    因为他不知道她刚刚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所以他完全不明白她说的意思。

    苏凡抬起头望着他,泪眼蒙蒙中,他,依旧是她熟悉的模样。

    本来,这是最好的机会,最好的一个让她和他直面婚后最大危机的一个机会,可是,她没有说出来,没有把自己内心的疑惑告诉他。

    她轻轻摇头,推开被子下了床。

    霍漱清看着她的背影,一脸的莫名和担忧。

    她不是在医院里陪着江采囡吗?怎么才几个小时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看着她走进洗手间,满心不安的霍漱清跟了过去,看着她洗脸,把毛巾递给她。

    水滴,从眼前流下去,眼里的他依旧是那样朦胧不清。

    “谢谢”,她说了句,就接过毛巾赶紧擦了脸,走出了洗手间。

    今晚的她,真的很奇怪。

    霍漱清知道她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经常做一些奇怪的事,可是,今晚,也奇怪的离谱了。

    直到后来,后来很久之后,霍漱清回想起来这个晚上的情形,他才知道自己真的,真的不了解她,不了解这个他以为自己十分熟悉的人!

    坐在床边,苏凡依旧没有办法感觉到温暖,霍漱清看着她的嘴唇有点发紫。

    “好了好了,来,赶紧脱了衣服睡觉,你着凉了。”他说着,就过去帮她脱衣服。

    “你,后悔了吗?”她却依旧在问这个问题。

    “后悔不后悔都没关系,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他蹲在她面前,轻轻捏了下她的脸颊,含笑道。

    是吗,没有后悔药啊!可是,她怎么可以--

    她也对他笑了下,那个笑容极其呆滞,霍漱清不禁叹了口气,道:“你这个傻瓜,赶紧睡吧!脑袋里不要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看着他钻进被窝,苏凡解开自己的衣扣。

    当她躺回他的身边,霍漱清习惯性地拥住她,下巴在她的额头上磨蹭着。

    她没有发烧,还好。

    “乖,睡觉吧,咱们明天早上去温泉。”霍漱清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可是,黑暗中,苏凡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根本闭不上。

    “你不在的时候还真是睡不着,怎么都睡不着。”他闭着眼睛说道,“你说,你是给我用了催眠术,还是把你的瞌睡虫都赶到我身上来了?”

    他说着这话,嘴角却是带着微笑的。

    苏凡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该怎么办?

    黑暗中,渐渐就恢复了安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而霍漱清,明显已经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太沉了,又或者是睡的太晚,霍漱清一觉睡过头,竟然连平时的生理闹钟都失灵了。

    可是,等他醒来的时候,她那边的被窝里冰凉冰凉的,空无一人。

    “这家伙,怎么今天起来这么早?”他自言自语道。

    说着,他抬起胳膊看了下腕表,时间已经是八点钟了。

    昨晚睡的还真是沉。

    起床吧!

    洗漱完毕下楼,发现张阿姨和嘉漱的保姆正在那里逗着嘉漱,小家伙已经完全醒来了。

    “来,宝贝儿子,爸爸抱抱。”霍漱清走过去,抱起儿子,“今天你比爸爸起的早啊!”

    他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您现在吃早餐还是等迦因醒来--”张阿姨问。

    “咦?她还没起床吗?”霍漱清愣愣地看了张阿姨一眼,道。

    “没见她下楼--”嘉漱的保姆说。

    霍漱清便把孩子交给保姆,起身上楼去客卧找了,可是,客卧没有人。就连书房也没有人,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开始在每个房间寻找,大声叫着苏凡的名字。

    张阿姨和保姆都听见了他的声音,张阿姨便赶紧开始帮忙找了。

    昨晚苏凡回来的很晚,可是早上没听见有人离开啊!

    这丫头,又怎么了?

    霍漱清心里着急的不行,到处找,衣柜里她的衣服好像还在,什么都在,不像是离家出走。只有她平时背的包包不见了。他一边找着她,一边拿着手机给她打电话,可是拨出去每次都是“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苏凡,你这个笨蛋,你又在搞什么?

    坐在床边,床上依旧是昨晚两人相拥而眠的样子,可是--

    床头柜上,放着一个信封,霍漱清赶紧拿起来一看,里面果然是她写给他的。

    “我想一个安静一下,你别找我。苏凡”就这么几个字,就这么几个字。

    安静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要安静一下?

    笨女人,你就算是真的我做了什么错事,你也得给一个宣判的机会吧!怎么就一声不响的--

    她就是喜欢一个人跑,当初,当初她就一个人跑了三年--

    糟了,昨晚,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霍漱清在卧室的地上走来走去,开始回想昨晚的事。

    昨晚去看江采囡之前她还好好的,在医院待了几个小时就--

    莫非,江采囡和她说什么了?可是,江采囡能和她说什么呢?能说什么让她在天亮抛下孩子离家出走呢?

    想来想去,霍漱清决定还是要去找一下江采囡。

    当初,苏凡离开云城的时候就是因为孙蔓找过她,可是,现在的情形和当初不一样,苏凡是他的妻子,而江采囡,江采囡什么都不是啊!江采囡和他,充其量就是一个朋友而已,江采囡能和她说什么让她“想要一个人安静”的话呢?

    即便如此,霍漱清觉得还是要从江采囡这里入手,昨晚苏凡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而唯一的线索就在江采囡这里。

    可是,江采囡现在在妇产科住着,他一个大男人,大白天跑去妇产科看一个未婚女人--

    这么做会有什么结果,霍漱清很清楚,这会让那些关于他和江采囡的莫须有的传闻立刻甚嚣尘上。

    好了,仔细想想,昨晚苏凡回来之后--

    “你,后悔了吗?”他想起她一直在问的这句话。

    他有什么好后悔的?是什么事会让他后悔?他为什么要后悔?

    现在的关键不是他的答案,而是她为什么要问这个?他能后悔什么?

    现在,他不会去找江采囡,而是要找苏凡可能去的地方。

    苏凡在闹情绪,肯定不会回去曾家,如果她去了曾家,不出半天,他就会接到岳母的电话,不是教训他就是教训苏凡。那么,除了曾家,苏凡还能去哪里?

    她的朋友不多,可以找的人也不多--

    小雪?

    于是,霍漱清立刻给邵芮雪打了电话过去。

    早上八点钟,特别是周末的早上八点,邵芮雪还是在梦乡里。

    手机一响,她就捂着耳朵继续睡。

    “哎,宝贝,别睡了,是霍书记的电话。”江津拿过她的手机,一看那个名字赶紧说。

    霍--

    邵芮雪一下子就醒了。

    江津看着邵芮雪接电话,一言不发,直到她挂了电话,他才问“出什么事了吗?”

    “小凡离家出走了,霍叔叔说要是她和我联系,就让我留住她。”邵芮雪也是一脸无语的样子。

    江津只是“哦”了一声。

    “你哦一下是什么意思?”邵芮雪问。

    “没什么啊!”江津道。

    “唉,这个小凡也是,好端端的离家出走什么?她就不知道霍叔叔会担心--”邵芮雪困意全无,坐在床上说道。

    “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了吧!”江津打断她的话,道。

    “你什么态度啊!什么叫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了吧?霍叔叔和小凡经历了那么多艰难,好不容易在一起,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生活,怎么--”邵芮雪见江津这么说,立马就火气上来了。

    江津倒是很有耐心,拉着她的手,却被她甩开。

    “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江津立马口气就软了,见邵芮雪依旧在生气,便说,“你说的这些,难道苏凡不知道吗?她自己经历了那么多,她会不知道现在和霍书记在一起是多么的不易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