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3章 双剑合璧
    “别再做梦了,你已经失去他了,他和你在一起,只不过是一时新鲜,他根本就不会爱你--”刘书雅的话,的确让苏凡有了动摇。

    可是,不对,不是这样的,她和霍漱清,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

    “我想,你可以闭嘴了,刘书雅!”她打断了刘书雅的话。

    刘书雅看着她。

    “我和他之间的问题,我会自己解决,不需要你来多嘴。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作为一个死人,你话太多了。死了,就该死的彻底一点。活人的世界,不是你该来的!”说完,她就扣下了扳机。

    当苏凡再度看向橱窗的时候,外面已经空无一人,根本看不见刘书雅的影子。

    是啊,她和霍漱清的事,需要他们自己解决,她要自己解决!

    看着苏凡和店员们聊,邵芮雪走了出去,给霍漱清拨了个电话。

    霍漱清那边,正在抱着嘉漱哄着。

    也许是孩子感觉到了母亲的离开,有点不太安定,不过还好,问题不大,平时孩子多半是保姆在带着的,现在保姆带着哄,霍漱清也不用太手足无措。

    手机响了,嘉漱一听见声音,“哇”一声就哭了出来,霍漱清赶紧把孩子交给保姆,自己走到一旁掏出手机。

    “小雪?”霍漱清道。

    “霍叔叔,小凡,她来榕城了。”邵芮雪道。

    霍漱清的眉毛微微蹙动着,道:“哦,她找你去了?”

    还是去找逸飞,然后被小雪碰上?

    “嗯,她现在在店里。”邵芮雪道,“霍叔叔,你别担心,她应该很快就会回家的,没事的。”

    “好,谢谢小雪,你多和她聊聊。我平时太忙,和她沟通的不多,她的性格你也知道,很多话都说不出来,所以--”霍漱清道。

    “嗯,我明白,霍叔叔。你放心吧,交给我没问题的。”邵芮雪道。

    挂了邵芮雪的电话,霍漱清的心里却并不平静。

    榕城,不光有邵芮雪,还有逸飞,而逸飞--

    逸飞快要结婚了,婚期就定在了元旦。现在距离元旦只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而逸飞,逸飞和叶敏慧的事,从一开始逸飞决定和叶敏慧结婚,霍漱清就知道逸飞是为了让他放下戒心,让他可以和苏凡一起好好生活。逸飞对叶敏慧的感情,也不能说没有。叶敏慧追了逸飞那么多年,分分合合的,已经是闹得整个上层圈子人尽皆知了。逸飞要是再不娶叶敏慧,覃春明那边也没办法和老功臣们交待,好像他在摆谱一般,这对覃春明是极为不利的。逸飞很明白这一点,所以--

    再加上叶敏慧对逸飞的感情,那还真是让人佩服,佩服这份感情,更佩服叶敏慧这股子不屈不挠的劲儿,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在叶敏慧追求爱情的道路上真是淋漓极致。叶敏慧明知道逸飞对苏凡的感情,却依旧等着他爱着他,在他身边帮助他,成就了今天的覃逸飞。是的,可以说,是叶敏慧成就了今天的覃逸飞!这一点,毫不夸张。面对这样的一个痴心女子,覃逸飞怎么不会被感动?人这种感情动物,就是受不了被感动啊!而感动化为爱情,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不管是为了父亲,还是为了叶敏慧多年的痴心,还是为了成全霍漱清和苏凡,让他们可以平静生活,总之,逸飞是决定结婚了。而现在,苏凡跑过去,会不会--

    罢了罢了,他不能再干涉了,逸飞和苏凡,他们都是大人,会有分寸的。

    霍漱清这么和自己说着,就起身过去给儿子拿奶瓶冲奶粉了。

    折身回到店里,邵芮雪看着苏凡和店长张丽上楼,她就指挥着店员们准备开门做生意了。

    与此同时,回到公司上班的江津,有份文件要送去给覃逸飞签字,本来秘书拿过去就可以了,江津想了想,还是自己拿着过去找覃逸飞了。

    走到覃逸飞办公室门口,就看见里面叶敏慧也在。

    “叶小姐今天也过来了?”江津问覃逸飞的秘书,道。

    “嗯,叶小姐和覃总一起来的。”女秘书答道。

    江津“哦”了一声,敲了下门。

    办公室里,除了覃逸飞和叶敏慧还有两位高管,好像在讨论什么什么问题。

    叶敏慧也是公司的副总,这两个高管是叶敏慧手下的。

    “江总来了?”叶敏慧笑着说。

    “你们好早!”江津笑着道。

    “好了,你们出去吧,就这么办吧!”覃逸飞对那两位高管道。

    两人起身,办公室里就江津和叶敏慧还有覃逸飞三人了。

    叶敏慧按下覃逸飞桌头的电话,让秘书端咖啡进来给江津。

    “你怎么亲自跑过来找我签字了?”覃逸飞接过江津的文件,笑了下,道,“看来你的秘书很不称职啊!”

    “我过来看看你们。”江津道。

    “是想来给我们展现一下你现在有多幸福?”叶敏慧笑着对江津道。

    江津只是笑了,叶敏慧便笑着说:“哎,我看着尊夫人最近面色越来越好,好像有点微微发福,你们是不是有情况了?”

    “没有没有,要是我们有情况,头一个通知你们。”江津道。

    “我现在都不敢想象你当了爸爸能变成什么样子,遇上一个邵芮雪,你就立马浪子回头了,再给你生个小的,你啊,就活生生一个老婆奴孩儿奴了。”覃逸飞笑着对江津道。

    “很有这种可能!”叶敏慧对覃逸飞的话表示赞同。

    江津本来刚刚坐下,屁股粘着椅子没两分钟,就赶紧起来了。

    “得得得,怎么都说不过你们。现在双剑合璧,杀的我是片甲不留了。”江津笑道。

    这时,秘书敲门送咖啡来了。

    “你怎么还不休息?婚礼不是有很多事要办的吗?”江津端着咖啡,含笑望着叶敏慧。

    虽说叶敏慧是个货真价实的红三代,而且亲族之中不乏重要人物,可是叶敏慧完全就是一个邻家女孩的感觉,完全不觉得她有什么架子或者高不可攀,穿衣打扮固然是品牌货一堆,可是也会去商场买打折衣服,吃饭也不怎么挑,说话的时候也不会端着架子,不管是她身为叶小姐,还是覃总的女朋友未婚妻,对楼里的茶水大婶也会微笑以对,公司里从上到下的员工都是这样的感觉。

    叶敏慧唯独在工作上很较真儿,只要谁的工作没做好,就会被她批评,可是批评也不是那种伤人自尊的。可以说,叶敏慧做人做事的分寸拿捏的相当到位。当初叶敏慧应聘进入飞云集团,完全没有人发现她是个出身高贵的女孩儿,依旧和普通的员工一样做文书工作,从最基层干起。不喊苦不喊累,该加班加班,该吃泡面就吃泡面,真是一天都不挑。

    后来叶敏慧和覃逸飞见面了,做了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江津也就和她接触多了,加上叶敏慧和覃逸飞的特殊关系,以及叶敏慧那个嘻嘻哈哈、开朗的个性,江津和她之间说话也就随便的多。

    叶敏慧微笑着,看了覃逸飞一眼,对江津道:“我妈和我嫂子在看着弄,她们比我细心。”

    “我还以为是逸飞在压榨你的剩余价值呢!”江津笑道。

    叶敏慧笑了,道:“等过几天手头上的事忙完了我就休假去,不过我怕休假时间太长,扣我工钱怎么办?”

    “放心,逸飞要是敢扣你的钱,徐阿姨打断他的腿。”江津笑答。

    “别说,我妈还真能干出这种事儿。”覃逸飞也笑了,道,“她现在一点都不心疼我这个儿子了。”

    “信不信我立马把这话儿告诉徐阿姨?”江津道。

    覃逸飞忙摆手,叶敏慧笑了。

    “好了,我没事儿了,你们聊吧!”说着,叶敏慧含笑起身,“明天中午有个孩子的百日宴,徐阿姨要去,她让我陪她去买几件衣服。”

    “那你和我妈说,今晚我不回家吃饭。”覃逸飞也起身,对叶敏慧道。

    “好吧,那你们忙吧!”叶敏慧说着,对覃逸飞笑了下,覃逸飞送她到门口。

    江津的余光扫过他们,发现叶敏慧习惯性的亲了下覃逸飞的下巴,覃逸飞却没有回应,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叶敏慧就拉开门走了。

    毕竟叶敏慧在美国好多年,生活态度也是不拘小节,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和覃逸飞确定关系后却一直没有任何亲密的行为,直到订婚以后才会在人前有一些亲密接触。可是,覃逸飞好像并不是--

    江津早就习惯了,叶敏慧好像也是习惯了覃逸飞的反应,并不会生气。可是,江津也明白,就算不生气,叶敏慧的心里多少也是会有点不舒服的。

    “是不是有事找我?”覃逸飞关上门,走向江津,道。

    “没什么,就是过来,呃,晚上你有空没,咱们出去喝几杯?”江津道。

    “怎么?不去陪着你的娇妻了?你舍得?”覃逸飞笑着说。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江津道。

    “兄弟如蜈蚣的手足,女人如过冬的衣服!”覃逸飞打断江津的话,笑道。

    “原来你是这么看待我们这帮兄弟的啊?”江津故作惊讶道。

    覃逸飞笑着指指他,端起自己的咖啡喝了口。

    “我说真的,咱们去吃饭然后一起喝酒,呃,要不再叫个谁?”江津已经开始自作主张了。

    苏凡来了,可是他不能把这件事告诉覃逸飞,看着叶敏慧的样子,他也不忍心和覃逸飞说苏凡离家出走来了榕城,要是覃逸飞知道了,这是铁定要出事的架势。还不如他赶紧想辙把覃逸飞约走,别给他机会和苏凡见面--要是他们主动见面,或者苏凡主动找他,那就没办法了。可是现在,江津绝对不敢让覃逸飞和苏凡见面。尽管他知道这样对覃逸飞有多残忍,他知道覃逸飞心里根本没有放下苏凡,可是,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小不忍则乱大谋,覃逸飞要是在结婚前夕再和苏凡有什么,哪怕只是单独见面,传到叶敏慧和叶家,或者覃书记或者霍漱清那里,都是麻烦事,根本说不清的。

    “算了吧,我晚上约了兴业的江总,你忘了吗?还喝酒,你啊,我看是小雪把你给--”覃逸飞道。

    完了,还真是忘了。昨天还记着呢,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记得,结果被霍漱清那个电话给--

    可是江津又不能这么说,便嬉笑着起身,坐在覃逸飞身边,拍拍覃逸飞的肩,道:“结婚的幸福,你马上就体会到了,我不能再刺激你了。”

    覃逸飞笑着摇摇头。

    “好,那我先过去了,晚上我们一起过去吗?”江津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