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5章 请你祝福我们
    她没有理由不开门的,不是吗?

    门,缓缓打开,她就那么出现在他的面前,惊讶又不解的表情。

    “逸飞,怎么了?”她问。

    “呃--”他却说不出来。

    他担心她,却说不出来。

    就这样,四目相对着。

    苏凡不知道覃逸飞这是怎么了,良久才笑了下,道:“进来说吧,站在门口聊天也不像话。”

    说着,她就闪开了让他进来,却没有关门。

    “我刚进来,门都没开,你稍等一下。”苏凡对他微笑着,赶紧去开客厅的门。

    “哦,没事的,我只是--”他顿了下。

    “最近忙不忙?我看你也是瘦了,”苏凡笑着说道,“是不是婚礼的事很忙?”

    她说的那么轻松,至少在覃逸飞听来是如此。

    “嗯,还好,我就忙些公司的事。”他说。

    “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女孩子都很在意那一天的,你还是要好好准备一下,给敏慧一个完美的婚礼。”苏凡对他说着,问他要不要喝什么。

    “不了。”他说。

    苏凡却还是赶紧打开饮水机,给他准备倒杯水。

    “呃,你要和我说什么?”苏凡望着他,问。

    他坐在沙发上,双肘支在膝盖上,十指交叉着,好像在思考,苏凡见状,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坐在他对面。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过了好久,他才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苏凡愣住了,看着他。

    他注视着她,花出来了,却发现她根本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呃,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嘉漱怎么样?我哥,”说到霍漱清的时候,他明显顿了下,却是很短的时间,“我哥他肯定是忙的不行吧!”

    “嗯,还好,都挺好的。”她笑了下,道。

    总是有些不自然的,他的动作也反映出他此刻不安的内心。

    “如果,有什么事,你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可能我的主意不是非常好,不过,好歹也比你一个人想的要好吧!”他也挤出一丝笑,道。

    苏凡低头,两只手在一起搓着,却不知道要不要和他说,毕竟这是她和霍漱清的私事,而覃逸飞马上就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了,在这个时候她和他说这个--

    可是,要是什么都不说,也不好,不是吗?他特意折回来找她的。

    “呃,准备做礼服方面的设计,可是我以前没有做过,最近一直在画草稿,根本,没有满意的,就过来这边看看,刚刚去了下丝绸博物馆。”她说道,捡了最轻的和他说。

    他其实也知道她心里所想,为了一个设计稿,她是不会哭的。现在唯一让她流泪却又隐瞒实情的,就只有她和霍漱清的事。可是霍漱清,霍漱清有什么事会让她跑到这里来一个人哭呢?

    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能直接逼问,何况他已经把话说这么明显了。再多说就不好了,不是吗?让她难堪--

    “这样啊!那你觉得问题在哪方面呢?”他就顺着她的话,问道。

    苏凡认真思考着,还没说出来呢,院子里就传来一个声音--

    “文姨来了?”叶敏慧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过来。

    苏凡听出来是叶敏慧的声音,赶紧起身走了出去。

    叶敏慧看见苏凡的那一刻,愣了下。

    “迦因?”叶敏慧道。

    “进来坐吧!”苏凡忙说。

    叶敏慧走过来,挽着苏凡的胳膊,笑着说:“逸飞要回来了,可是老半天没见他,我出来找找,没想到这边的门开着,还以为是文姨来了呢!”

    可是,叶敏慧的笑容,在她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人的时候,瞬间凝固了。

    只不过是瞬间,转瞬之间,她的笑容又抚上脸颊,松开苏凡的胳膊,走向覃逸飞,坐在他身边,极其自然地挽住他的手,笑着望着他,娇嗔道:“还以为你在路上堵车了呢!碰见迦因来了,你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啊!我也过来看看迦因,好久没见了呢!”

    叶敏慧的动作那样的亲昵,似乎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她看向覃逸飞的眼神,就像是小女孩的一样。

    苏凡并不知道,这是在叶敏慧和覃逸飞订婚之后出现的,覃逸飞直到现在还不适应这样的亲昵,时不时还会有无言的抵触,可是叶敏慧根本不介意,她坚信,只要自己努力,一点点的努力,一点点去融化他的心,从语言从行动,他一定会爱上她的,而这行为上的亲昵,就是开始,她要让他习惯她的存在,习惯她的一切。

    因为,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苏凡还以为叶敏慧一看见覃逸飞在这里就会不高兴,会想些什么呢,可是没想到叶敏慧好像根本无所谓,也不多想。

    “你在家等着就好了,干嘛出来呢?”覃逸飞对叶敏慧道。

    苏凡听得出来,覃逸飞虽然是有点责备,可是语气里不自觉地透着宠溺的意味,再看看覃逸飞看叶敏慧的眼神,苏凡不禁有点想笑了。

    逸飞变得不一样了,他的视线也是那么的温柔看着叶敏慧,温柔,却又严厉。真的,真的很像霍漱清!

    是啊,霍漱清,逸飞,真的很像霍漱清!

    逸飞曾经和她说,他是看着霍漱清的影子长大的,他是那么的尊重和崇拜霍漱清,崇拜他的哥哥!

    “你那么久都没回去,我还不是担心你啊!”叶敏慧也不在乎苏凡在面前,拉着覃逸飞的胳膊就说着,语气也是在撒娇。

    叶敏慧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说话让人感觉柔柔的,虽然年纪也不小了,可是感觉总是个小姑娘。

    苏凡知道叶敏慧从小都被父母和哥哥娇惯着,任性又爱撒娇,苏凡是见过叶敏慧在哥哥苏以珩面前那撒娇的样子,简直是苏以珩给说的一点脾气都没了,完全就是要啥给啥,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

    真是个幸福的女孩儿啊!可是这个幸福的女孩儿,多少年一直一颗心没有变的在逸飞身上,更幸福的人是逸飞啊!

    “有什么好担心的?大白天又没有人打劫!”覃逸飞道。

    苏凡笑了,看着他们。

    “好了,好了,你们赶紧回去吧!”苏凡起身,对眼前的两个人笑着说。

    覃逸飞和叶敏慧看着她。

    “抱歉,迦因,都把你给忘了,哈哈,来你家,我竟然把你给--真是抱歉。”叶敏慧笑着道。

    “没事,你们先回家去吧!”苏凡微笑道。

    “那我们等会儿再过来找你!”叶敏慧说着,拽着覃逸飞起身,覃逸飞就站了起来。

    “哦,对了,漱清哥呢?怎么没过来吗?”叶敏慧四下看了看,问。

    “呃,他在洛城,没过来。”苏凡道。

    “那你是--”叶敏慧道,说着,叶敏慧对覃逸飞道,“逸飞,你先回去吧,小舅在等你呢!我和迦因聊会儿,好久没见了。”

    覃逸飞才不想走呢!就算是聊,也是他和苏凡聊啊,叶敏慧又和苏凡不熟,有什么好聊的?

    “好啦,走吧走吧,我们女生的话题,你们男生要回避,快走走走--”叶敏慧笑着说着,推着覃逸飞往门外走。

    没办法,覃逸飞也只能走了。

    “那我先回家一趟。”覃逸飞望着苏凡,道。

    苏凡微笑着点点头,叶敏慧就推着覃逸飞到了院子里。

    “迦因你等一下啊,我把门关上。”叶敏慧喊道,苏凡就看着他们两个人走到了大门口,叶敏慧低声和覃逸飞说着什么,脸上始终微笑着。

    覃逸飞走到门边,手扶着门,回头看了苏凡一眼,就转身走了出去。

    叶敏慧一直微笑着,还伸手和覃逸飞调皮地再见,接着就关了门。

    “进来坐吧,你喝点什么?”苏凡对叶敏慧道。

    叶敏慧脸上笑容不变,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就坐在刚才覃逸飞坐的地方,看着茶几上那个有水的杯子,应该就是苏凡刚刚给覃逸飞倒的吧!

    “没事,我就喝这个吧!”叶敏慧笑着端起杯子,道。

    苏凡笑了下,坐在对面。

    “你们的婚礼怎么样了?”苏凡问。

    “呃,还好吧,反正都是家里人在看着弄。”叶敏慧道。

    苏凡点点头,道:“要是有什么我能帮到的--”

    “你来,做什么?”叶敏慧却打断了苏凡的话,道。

    苏凡愣了下,见叶敏慧的笑容有点陌生,和刚才完全不同,不止是和面对覃逸飞的时候不同,就连刚刚对她都不一样。

    “我--”苏凡还没说出来,叶敏慧就再次打断了她的话。

    “迦因,我们要结婚了,你知道的吧!”叶敏慧道。

    “我,知道!”苏凡道。

    “所以,请你,把他当做是我的丈夫,可以吗?”叶敏慧盯着苏凡,道。

    苏凡盯着叶敏慧。

    她不是听不出来叶敏慧的话外之音,可是,叶敏慧--

    “漱清哥那么爱你,如果逸飞可以那么爱我,我会幸福死的,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有一个那么爱自己的人,都会幸福死的。所以,就请,好好守护你自己的幸福,好吗,迦因?哪怕逸飞不像漱清哥爱你那么的爱我,我也想要守护我自己的幸福,我是不会允许任何人走近他的,不会允许他在我身边的时候,心里还想着你!”叶敏慧的语气并不重,可是,话语里透出来的信息一点都不轻松,苏凡完全惊呆了!

    叶敏慧从来都没有和她这么说过话,从来都没有,不止对她没有,在苏凡的眼里,叶敏慧一直都是那个孩子气很重的女孩子,孩子气重,可是做事分寸一点都不差。在那样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会差到哪里去?看着单纯,心里的千沟万壑,根本不是苏凡能比得了的。

    “他爱你,你知道的吧?”叶敏慧道。

    苏凡不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方天地,你想要和别的男人怎么接触,那是你自己的事,是漱清哥要操心的,我没有资格说什么。可是,迦因,逸飞是我的,请你祝福我们,就算你不想祝福,也请你保持距离。不要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和他单独见面,可以吗?”叶敏慧的视线,紧紧地盯着苏凡,根本没有移开分毫。

    苏凡沉默不语。

    客厅里,只有那架古老的落地钟的钟摆在不停的摆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