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6章 妻子的权利
    良久,苏凡才开口了。

    “谢谢你的提醒,敏慧,我这次来,也不是来找逸飞的,而且,”苏凡道,“我知道你们要结婚了,我知道他是你的丈夫。”

    叶敏慧的视线,渐渐的柔和了起来。

    “或许,我说这话,你会听了不高兴,可是,我还是要和你说清楚。”苏凡道,“的确,我在榕城那几年,逸飞帮了我很多很多,如果没有他,我还不知道会怎样,我很感激他,我真心希望他幸福。我也知道你爱他,爱了他很多年,所以,我会祝福你们。我想说,请你好好照顾逸飞,可是这样的话,不是我该说的,而且,就算是我不说,你也会照顾好他的,是不是?因为你那么爱他!你想要限制异性和他的接触,这一点,身为妻子,我也理解。你问我来这里做什么,是因为我家里出了点事,我和霍漱清出了点事--”

    叶敏慧听到这里,愣住了。

    “我和他有点事,所以现在你和我说这番话,我很理解你,我也想对别的女人这样说,可是我没有底气,我没有你的底气,所以我只能一个人躲到这里来。”苏凡道,顿了下,接着说,“你有你的立场,你有你的权利,可是,也请你给他一点自由,他是个热爱自由的人,你应该很清楚。”

    “你想说什么?”叶敏慧道。

    “没有什么,我只是,”苏凡道,我只是不想逸飞不开心,可是这样的话她说不出来。

    没有一个妻子会喜欢丈夫有一个红颜知己的,不喜欢丈夫和另一个女人心灵相通,而不是自己,现在她是真切体会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没办法和叶敏慧说,她不能让逸飞为难。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心情不好,要是说的不对,请你别介意。”苏凡道。

    叶敏慧放下杯子,她本来想问苏凡到底怎么了,可是她不想问。

    “谢谢你的忠告!家里还在等着我,我先过去了。”叶敏慧起身道。

    苏凡也起身了,起码要尽到主人的责任。

    可是,走到门口,叶敏慧转过身看着她。

    “你,也爱他,是吗?”叶敏慧盯着苏凡,问。

    曾经,逸飞的母亲也这么问过她,自己的母亲也这么问过,霍漱清也问过,而现在,问她这个问题的人,变成了逸飞的未婚妻。

    未婚妻啊,就是那个即将和他共度一生的人,那个要为他生儿育女,要和他盟誓的人,而她呢?她算什么?

    “他只需要你的爱!”苏凡道。

    风,吹动着两个人的秀发,叶敏慧盯着苏凡。

    “他是我的丈夫,当然只需要我的爱。”叶敏慧道。

    苏凡淡淡笑了下,她感觉到叶敏慧言语里毫不掩饰的敌意和警告,这是叶敏慧的权利,她懂,身为妻子,合法妻子就该如此,不是吗?就像当初孙蔓对她--

    如果这就是妻子的权利,那么她呢?她不也是妻子吗?为什么她要一个人躲在这里,看着另一个妻子在自己面前宣誓主权?

    逸飞和她有什么关系?真的,有什么关系?不管曾经有过什么,爱与不爱,都是曾经,现在,她有她的家庭,逸飞也即将有他的家庭,而她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有了暧昧,这个时候,她在这里干嘛?

    身为妻子,不是应该去宣誓主权,和那个跟自己争夺丈夫的女人说“他是我的,你滚开”,不是应该这样吗?就像现在叶敏慧对她做的一样,不是吗?

    “当然,他只需要你的爱,他也只需要爱你一个人!”苏凡微笑道。

    叶敏慧有点不解,苏凡好像有点,有点不一样,好像,有点说不清。

    “这个不用你提醒,我知道!”叶敏慧说完,就拉开门走了。

    苏凡看着那敞开的门,好像,在曾经的梦里,这扇门也就这样敞开着,然后霍漱清就进来了,拉住她的手,拥住她,告诉她“丫头,跟我回家”!

    曾经就是这样的,他是她的,她是他的,而现在--

    他也该是她的,必须是她的,她是他的主人!

    当苏凡锁上门,打了辆车直奔机场的时候,她就是这么想的。

    她要去找霍漱清,找江采囡,不管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不能这样逃避。

    飞机,在苏凡的满心期待中腾空。

    覃逸飞望着窗外院子里那高大的香樟树,那一夜,苏凡初次来到他家的时候,他就和她在那里聊过,那夜里鼻尖的香气缭绕,不知道是她的香味,还是树的香味。

    “逸飞?”叶敏慧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覃逸飞回头。

    “舅舅要走了,你不过去送一下吗?”叶敏慧微笑着走过来,问道。

    “哦。”覃逸飞应了声,就从她身边走过。

    可是,他刚走过去,胳膊就被叶敏慧拉住了。

    他停下了脚步,看着叶敏慧。

    叶敏慧没打算松手,就这样拉着他的胳膊。

    “怎么了?”他不解地问。

    她想说,逸飞,不要再去想她了!可是,她说不出口。

    他眼里的哀伤,她看得出来。

    这么久以来,自从去年这个时候决定结婚以来,她就总是会看见一个人呆呆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看什么,可是,她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不怪他,她知道他不可能很快就忘记苏凡,毕竟他第一次认真去爱的人就是苏凡,而且他还没有和苏凡表白--应该是没有表白,要不然现在他们估计都没法见面了--他还没有得到苏凡就失去了,为苏凡付出了那么多,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苏凡和别人在一起。这样的痛苦,她是深有体会的,这么多年,她看着覃逸飞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心情。她理解他,她和他感同身受,所以,她愿意等,她一直在等。她继续感动着他,继续用自己的行动来把自己拉进他的心里,可是,不管她怎么做,他眼里的哀伤--

    “逸飞,你,后悔了吗?”她问。

    覃逸飞转过身望着她。

    他知道叶敏慧的意思,从叶敏慧看着他和苏凡坐在一间房子里,他就知道叶敏慧会和自己说什么了。

    “别多想。”他说。

    “逸飞,当初,我和你说过,你等她多久,我就陪你等多久。可是现在,你还要继续等下去吗?不管她发生什么,都不是你的错,都不是你能管的。”叶敏慧眼里含泪,注视着他。

    看着她眼里的泪水流出来,覃逸飞的心头不禁一痛。

    她极少在他面前流泪,在他面前,她总是微笑着,笑着,不会让他看见她流泪,除了最初相识的那一个时候。

    “别说她了。”覃逸飞揽住她的肩膀,道。

    叶敏慧抬头望着他,嘴唇颤抖着:“我知道你心里的感受,可是,逸飞,你能知道我的感受吗?我的眼里心里脑子里,全都是你,可她的不是,她的眼里心里脑子里都是漱清哥,不是你!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声音哽咽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忍不住,会这样的失态!

    覃逸飞抬手,轻轻擦着她的泪。

    叶敏慧闭上了双眼。

    “我想过要放手,这么多年,我放手了好多次好多次,可是,每次只要放开你,我的心就离你更近一步,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叶敏慧道。

    泪水,依旧不断滚落。

    “我知道我们的结婚让你痛苦,我们--”叶敏慧睁着眼,泪眼蒙蒙望着他,“逸飞,我这辈子,最大的痛苦,不是失去你,不是得不到你,而是,而是看着你痛苦,看着你难过。”

    覃逸飞的心,一片潮湿。

    他怎么会不明白叶敏慧的心,她说的每个字,就算她不说,他都知道,可是,可是,当她说出来的时候,他才明白,知道和理解,是两码事!

    理解她,可是他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他要继续欺骗自己,还是欺骗她?

    “逸飞,如果,你后悔了,我们,就不要结婚了。我不想在以后的每一天里看着你后悔,看着你难过,看着你痛苦,我会受不了的,我会死的。逸飞,你,后悔了吗?”她拉着他的手,盯着他的双眸,追问道。

    她知道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她,可是,他的心里呢?

    他没有说话。

    如果苏凡不幸福,他也会受不了的。

    可是,如果,他不结婚,苏凡,也不会幸福!

    “为什么要后悔呢?别再说这种傻话了,走吧,舅舅他们不是在等我们吗?”覃逸飞笑了下,从一旁桌子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敏慧。

    叶敏慧刚接过纸巾,徐梦华的声音就从屏风那边传了过来,而且人是跟着声音走的。

    “小飞?你在这儿干嘛呢?”徐梦华刚一走过来,就看见叶敏慧背对着自己,覃逸飞赶紧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你们?”母亲惊讶地问。

    叶敏慧赶紧擦去眼泪,覃逸飞按着母亲的肩折身道:“没事没事,我们聊了会儿,咱们先出去吧!”说着,他又回头对叶敏慧道,“我们在外面等你,不急。”

    徐梦华依旧不放心,她过去以后就发现不对劲了,叶敏慧一直背对着她怎么会是正常的呢?

    “好了,妈,走吧走吧!”覃逸飞笑着,推着母亲。

    直到他们母子二人说着走着彻底离开,叶敏慧才转过身。

    他,说的,是真的吗?

    到了客厅,覃逸秋正陪着舅妈聊天,舅舅在一旁笑着。

    “走吧走吧!”覃逸飞笑着道。

    “敏慧呢?”舅舅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