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7章 你想包庇他吗
    “哦,她--”覃逸飞刚要说,叶敏慧就微笑着走过来了,习惯性地挽着覃逸飞的手。

    “抱歉抱歉,我们刚才聊了下,现在出发吧!”叶敏慧笑着说,看了覃逸飞一眼。

    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难过,完全看不出她刚才对他说了那样撕心裂肺的话。

    虽然看着此刻两个小年轻情意绵绵,可是徐梦华的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

    直到送舅舅舅妈上了车,覃逸飞和叶敏慧都去了公司,徐梦华和女儿一起回家的时候才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妈,您干吗那么想啊?说不定人家小情侣是在悄悄表达爱意呢,在您这里就变成有问题了。”覃逸秋笑着对母亲道。

    “是吗?我怎么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样子啊!”母亲道。

    “别多想啦!”覃逸秋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也还是和母亲一样的。

    弟弟和苏凡的事,她真是从开始看到现在的,弟弟当初对苏凡和念卿,那真的就像是对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一样--尽管他当时也不一定那么想,可是事实就是那样--而后来,听罗文茵说苏凡和霍漱清有阵子也关系不好,而那之后,苏凡就说要关了榕城的店,要放弃做婚纱设计师,各种因由,她也猜得出一些来。

    苏凡是在躲着弟弟,弟弟呢?这个傻瓜啊!

    别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和叶敏慧结婚,可是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会不清楚?这个傻弟弟,就是为了让霍漱清不再有疑心,让苏凡和霍漱清可以好好过日子,才--

    现在,眼看着婚礼在即,逸飞这样--到底是该劝他放弃这桩婚姻,还是接受呢?

    覃逸秋也陷入了疑惑。

    人生啊!

    回公司的路上,叶敏慧和覃逸飞都没有说话。

    可是叶敏慧注意到刚刚他们经过苏凡家门口的时候,覃逸飞的视线一直在那里,她还笑着对覃逸秋和徐梦华说“刚刚看见迦因回来了,不知道这会儿在不在”,当然她也注意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同舅舅聊天的覃逸飞好像顿了下。

    当时,她说出这话的时候,覃逸秋和徐梦华也都意外了。

    而这时,母女二人路过苏凡家门口的时候,覃逸飞就说:“妈,要不我去看看迦因?敏慧不是说她回来了嘛,不知道是不是带了孩子过来。”

    “咱们一起去吧!我也好久没见她了!”徐梦华道。

    当初为了自己的儿子而用支票打发苏凡的徐梦华,这些年也是为儿子操碎心了。看着儿子一直忙着工作,不谈恋爱不相亲,做妈妈的怎么能不操心呢?至于对苏凡,最初的尴尬也早就过去了,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揪着过去那点不放的,苏凡也不是说不明白事理的。

    然而,母女二人按门铃的时候,却久久没有回应。

    “是不是睡着了啊?”覃逸秋道,“我打个电话给她吧!”

    结果,电话打过去,是无法接通。

    “这就怪了!”覃逸秋道。

    “你问问漱清,要是迦因过来了,咱们请她到家里来坐坐。”徐梦华道。

    毕竟有曾元进和罗文茵的面子在那里。

    本来在家里带孩子的霍漱清,突然接到电话有急事又走了,覃逸秋电话打来的时候,霍漱清正在开紧急会议。

    秘书一看来电提示,也知道“逸秋”是什么人,便赶紧接了。

    “您好,覃小姐!”秘书忙说。

    覃逸秋也愣了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道:“漱清呢?在开会?”

    “嗯,您有什么话要我转达吗?”秘书问。

    “哦,没什么,我就问一下迦因来榕城的事,等他开完会了让他回个电话给我。”覃逸秋道。

    霍夫人去榕城了?

    秘书愣住了。

    “漱清在开会,咱们回家吧,妈!”覃逸秋道。

    和母亲一起并肩走在石板路上,覃逸秋的心里,却是不平静。

    刚才叶敏慧为什么要说苏凡来了?是无意说的,还是有意?如果是有意,是什么意思?是想提醒逸飞还是什么?叶敏慧当然不会好心到让未婚夫去和他心爱的人去见面,那么,叶敏慧到底是--

    且不说叶敏慧在想什么,那么苏凡来干嘛了?电话打不通,门也没人开--

    “你说,小飞他是不是还--”母亲的话,突然把她拉回了现实。

    覃逸秋看着母亲。

    “妈,您说什么?”覃逸秋问。

    母亲看着她,覃逸秋猛地明白母亲的意思了,母亲想问,小飞是不是还忘不了苏凡。

    覃逸秋沉默了,慢慢挽着母亲往前走。

    “怎么了?”母亲问。

    覃逸秋摇头。

    母亲抓住她的手,覃逸秋望着母亲。

    “小秋,你要是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我。”母亲道。

    覃逸秋本来想说“妈,您别胡思乱想”,可是,她不想那么说。

    两个人继续慢慢走着,走到了自家院子里,覃逸秋才开口道:“妈,您觉得小飞他结婚了会幸福吗?”

    母亲停下了脚步,覃逸秋回头,望着母亲。

    “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覃逸秋道。

    “他想的什么不重要!”母亲打断她的话,声色俱厉。

    母亲虽然严厉,可是,在对待他们姐弟的事情上极少如此,特别是他们成年以后,特别是对弟弟,可是现在,母亲--

    “妈--”覃逸秋道。

    “他想要和迦因在一起,是不是?”母亲道。

    覃逸秋不语。

    “可是,你觉得这可以吗?”母亲道,“迦因,她是漱清的妻子,在小飞这里是嫂子,当初,他们那点事儿,是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她和漱清的关系,后来知道了,小飞还能和迦因有牵扯吗?你觉得这样是让漱清没面子,还是我们没面子?小飞不懂这个道理,难道你也不懂?”

    母亲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如针落地。

    覃逸秋几乎是惊呆了,不光是母亲的话语,还有母亲的表情。

    母亲是个很和蔼的人,反倒是父亲更威严一些,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母亲此时如此,才让覃逸秋难以接受!

    “面子?妈,您觉得你们的面子,比逸飞的幸福更重要吗?”覃逸秋反驳道,“他现在,真是为了顾全所有人的面子,他在强迫自己接受敏慧,强迫自己接受这桩他根本不会幸福的婚姻,他--”

    “幸福?难道他和迦因在一起就幸福了?难道他背弃了漱清的情意,他就幸福了?迦因呢?她呢?难道她抛弃她的家庭,抛弃孩子和丈夫和小飞在一起就幸福了?如果这就是你们年轻人所谓的幸福,那么,这样自私自利的幸福,干脆就不要要了!”母亲打断覃逸秋的话,道。

    望着母亲,覃逸秋久久不能说出一个字。

    深明大义的母亲,疼爱他们的母亲,为什么,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是她不明白母亲了,还是她的思路出了问题,是她太纵容弟弟了吗?

    母亲看着她,从她身边走过去。

    “我知道你心疼小飞,可是,长痛不如短痛,他和迦因是不会有结果的,这是早就注定的事。你还是去劝劝他,让他早点放弃吧!我和你爸支持他和敏慧结婚,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而是为了他自己。只有敏慧才是能陪他一辈子、爱他一辈子的人,只有和敏慧在一起,他才会幸福。也许他现在体会不到这一点,可是将来他会明白的,他会知道现在这才是最好的选择!”母亲的声音低沉,却是一字一句都进了覃逸秋的耳朵。

    覃逸秋苦笑了,望着那秋风吹动着树叶,笑了。

    “妈--”覃逸秋叫了声,母亲停下了脚步。

    可是母女两个人谁都没有转身。

    “也许,你们是对的,你们是大人,经历比我们多,你们的选择和想法,可能在长远和普通状况之下看来是正确的。”说着,覃逸秋转过身望着母亲的背影,“可是,您要小飞怎么度过这漫长的人生?您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明白现在的选择是最好的?在他明白之前呢?明白之前的这么多年,您让他怎么过?”

    母亲没有转身。

    “从小到大,你们总说,现在这么做是为了将来好。以前,我们小,不懂,什么都听你们的。可是,现在我们长大了,小飞长大了,您又用这样的理由来说服他让他接受。将来?什么时候算是将来?如果现在都不好的话,将来的好,又从何而来?将来的好,又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覃逸秋的话,让母亲震惊了。

    “妈,我们每个人都是活在现在的,没有人知道将来怎么样,人生不是照图施工,您怎么可以确定让小飞现在做了这样的选择,他将来就会幸福?”覃逸秋追问道。

    母亲转过身,神态威严,简直和父亲如出一辙。

    “那好,你去告诉他,立刻和敏慧解除婚约,分手。然后呢?迦因会等他吗?迦因爱过他吗?从始至终,他只是一厢情愿在爱迦因,迦因表示过吗?她只不过是把小飞当做漱清不在的时候的一个依靠,她根本就不爱小飞!如果她爱小飞,当初就会在和漱清重逢之前和小飞在一起了,而不是一直到现在这样纠缠不清?你觉得让你弟弟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而孤独终老吗?”母亲道。

    覃逸秋,愣住了。

    她,无言以对!

    “好,就算,就算她曾经爱过小飞,可是现在呢?现在你觉得小飞前脚和敏慧分手,她后脚就能和漱清离婚,然后和小飞一起走?你觉得可能吗?漱清会答应还是曾家会答应?”母亲道。

    覃逸秋,真的是无言以对。

    母亲长长呼出一口气,语气缓了下来。

    “你说的对,没有人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将来会怎样,现在的选择是不是一定能够保证未来的幸福,这世上没有人可以做到,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去伤害更多的人,不要去犯更多的错。我不知道小飞将来是不是真的会幸福,可是,我知道,敏慧,是这个世上最爱他的人。而现在,也只有敏慧才能让他走出迦因留给他的阴影,别无他法!”母亲道。

    也许,母亲是在等着女儿的回答,徐梦华沉默了许久许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