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19章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张阿姨是最放心不下他们的,总是偷偷站在楼梯口看着,直到看着霍漱清去了厨房,而苏凡没有去,她想了想,还是赶紧下楼帮忙去了。

    人家夫妻的事,她不好插手,可是霍漱清现在明显是去弄饭吃了,总不能这样看着不管吧!他们要做什么,随便他们,可是她不能让霍漱清自己下厨房啊!

    “我来我来。”张阿姨忙走到霍漱清身边,道,“您想吃点什么?”

    “随便吧!剩饭有的话,热一点,我也没胃口。”霍漱清说着,就从冰箱里拿啤酒。

    张阿姨忙说:“我给您找常温的吧,您胃不好,天冷了喝这么冰的--”

    苏凡站在客厅里,张阿姨和霍漱清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

    以前在云城的时候,刚刚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张阿姨会和她聊霍漱清的生活习惯,聊得多了,她也就记下了。她知道这是张阿姨为她好,以至于她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都能做到霍漱清的心上,即便霍漱清不说,她也能提前什么都为他做好。霍漱清是很开心的,遇上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开心?两人结婚以后,她也是如此,处处为他考虑,以他的需求为中心,而今晚,当他说没有吃晚饭去厨房的时候,她却在这里站着,在厨房里关心他的人,又变成了张阿姨。

    是她做的不对了吗?她该去厨房里帮他准备晚饭,准备让他满意的--

    凭什么?她又不是他请的保姆,又不是他的老妈子,他再怎么忙,也是个大人了,四十多岁的人了,凭什么事事要她来伺候?他是生活不能自理吗?做出了那样的事,和江采囡--

    这么一想,苏凡刚刚心里的一点内疚,瞬间就消失了。

    犯错了的人是他,不是她!

    于是,苏凡坐在客厅沙发上,环抱着双臂,静静坐着。

    她要让霍漱清给她解释,解释清楚江采囡的事,她不会就这么看着。

    整个一楼,安静极了,厨房里锅子里的水扑腾着,张阿姨赶紧给霍漱清煮饺子。霍漱清从张阿姨那边拿过常温的啤酒走到客厅来了,看见苏凡坐在那里,他只是扫了她一眼,却也没说话,直接拿着啤酒起身去了餐厅。

    苏凡看见他走了,心里的那股火就冒出来了。

    真是的,他还躲着她?凭什么?

    结果,当坐在餐厅里翻着手机的霍漱清再度抬头的时候,居然看见自己的妻子怒目圆睁看着自己。

    怒目圆睁,他当时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可是,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视线从她的脸上飘过去,又落在了手机上。

    苏凡本来想冲过去抓起他的手机,不让他看手机,可是,她的屁股从椅子上起来了好几次--当然每次幅度都是极小的,几乎不被人察觉的--终究还是没有起来。

    他在做什么?看江采囡给他发的信息?还是在给江采囡发信息?

    一想到江采囡手机里那些和霍漱清的来往,苏凡就--

    可是,餐桌上,谁都没有说话,哪怕是张阿姨端着给霍漱清煮的饺子出来,夫妻两个人也都是互相不理会,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这简直是太怪异了,张阿姨心里直呼,这是什么状况?

    不管是什么状况,都不是她可以管的。

    等张阿姨离开,餐厅里依旧又剩下他们夫妻两个人。

    终究,是霍漱清先开口了。

    “去榕城干什么了?”他说着,可是依旧没有看她。

    苏凡感觉的出来,他是很不高兴的。

    他不高兴?他还没说江采囡怎么回事呢?

    “你不去医院看看吗?”苏凡没有回答,却反问道。

    他终于抬头看她了,可是,那眼神--说不清是生气还是冷漠,抑或是别的什么。

    “我去医院干什么?”他扫了她一眼,道。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霍漱清一边吃饺子一边喝酒,苏凡的心里,简直是火的不行了。

    再加上他这样的回答,能把她气死就气死了。

    “你--”苏凡道,霍漱清抬头看着她,道,“苏凡,你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你今天的行为?”

    “我?解释?我解释什么?”她反问道。

    明明是他错了,却还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好像在审判她一样,他有什么资格审判她?

    “你解释什么?你觉得你该解释什么?”他好像根本没有在克制自己的脾气,和平时那个温文尔雅的他完全不同。

    还是说,她从没见过他生气?

    不对,她见过他生气的样子,那次说离婚--

    离婚--

    “那你呢?难道不该是你先解释吗?”苏凡也针锋相对道。

    她从没这样和他争执过,从来都没有,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解释什么?我有什么好解释的?”他问道。

    苏凡也不说话,起身走到他身边,拿起他的手机。

    霍漱清看着她,从她手里拿过自己的手机。

    “你解释什么?就解释这个--”她说着,再次把手机抢回来。

    霍漱清也不懂她这怎么回事,要他手机干嘛?两个人就这么你抢我夺,根本没有要结束的样子,也搞不懂两个人这么做有什么意思?

    此时躲在楼梯口的张阿姨心里就这么想的,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啊?

    这是在吵架,还是在玩儿?

    接下来的一幕,让张阿姨算是彻底放心了,这两个人是在玩儿!

    小夫妻嘛!虽然有两个孩子了,可还是甜腻的跟新婚一样。

    张阿姨这么想着,捂着嘴笑了,上楼去了。

    “你闹够了没有?”霍漱清最后抢来手机,一把抓着手机,一把把她按在自己的腿上。

    苏凡想要脱逃,可是他那么用力箍着她的腰,她怎么逃的掉?

    “你放开我--”她叫道。

    可是他根本不放。

    “霍漱清,你--”她大叫着。

    他起身,扯着她的手腕,一直拉着她到了客厅,一松手,她就倒在了沙发上,可是她还没起身,他那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上来。

    “霍漱清,你放开我,不要碰我--”她叫着。

    不光是叫着,还用手扯打着他,可是他立刻就抓住了她的手腕,那么用力。

    “好疼,霍漱清,疼死了,你这个混蛋,你--”她也不管了,什么词儿都招呼来了。

    “苏凡,你闹够没有?”他怒道。

    “谁闹了?”她却说。

    “离家出走,你还长能耐了,是不是?”他说着,起身,直接翻过她的身,挥起手就朝着她的屁股打了过去。

    家里来了暖气,穿的衣服自然不多,只是薄薄的家居服,他那么用力,一下下打在她的屁股上,怎么会不疼?何况苏凡可是从来都没有被人打过那里啊!

    客厅里,响起“啪啪”的声音,还有苏凡的叫声。

    “霍漱清,你混蛋,干嘛打我?你放开我!”她叫着。

    打了几下,霍漱清也觉得自己的手掌火辣辣的疼,也知道自己下手是重了。

    这丫头最怕疼了,他都觉得疼了的时候,她肯定也是疼的不行啊!

    心里有这种想法,可是他没办法容忍她这种不负责任、这种孩子气的做法,绝对不能容忍!要是这一次不给她收拾了,不给她把这病给治了,以后还不得把离家出走当饭吃?那他还要不要过日子、还要不要工作了?还不得整天满世界找老婆去?成何体统?

    虽说她这次不负责任的离家出走了,跑去榕城了,可能去找逸飞了,可是,好在她还很快就回来了,还知道回来,也算是,算是没有错到太离谱的地步。

    停下手,霍漱清看着她那痛苦的流着泪的小脸,心里不禁一紧。

    总是舍不得她难过啊!

    真是--

    “知道错了没有?”他问道。

    语气比之前缓和了许多,虽然也是质问的口气。

    苏凡看着他,无声落泪着,因为她真的是很疼啊!

    见她不说话,真是抽动着嘴角,霍漱清的心里彻底软了。

    然而,就在他刚要伸手去抱她起来,好言开导,让她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时候,原本窝在沙发里的苏凡,如同小老虎一样就窜了起来,趁他不备,一下子推倒他,这下换做是霍漱清意外了。

    她就那么骑在他的身上,扯着他的衣领,怒目圆睁盯着他。

    因为刚才的一番缠斗,她的头发全都乱了,披散着,脸上又是泪渍未干。

    霍漱清看着她,不禁笑了。

    笑?有什么好笑的?

    他这一笑,苏凡就再也忍不住,又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哭个没完了?”他说着,就要起身,可是她抬手快速擦去脸上的泪,按倒了他。

    接下来的事,让霍漱清更是又惊又笑,这,算是什么?

    “我,我究竟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对我?”她扯着他的衣领,道。

    泪水,从她的眼里滚落,滴在他的脸上。

    她很伤心,伤心到痛苦的地步,可是霍漱清不理解她这是因为什么。

    即便是不理解,看她哭成这样,他的心也就软了,在她面前,他似乎总是没有办法真的板着脸。

    他抬起手,轻轻擦着她的泪。

    苏凡滞住了,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泪眼蒙蒙中,是她熟悉的他,那样温柔的视线--

    换做是以前,她绝对就感动的一塌糊涂了,什么都不想,就会想着抱着他。

    可今天,她不会了。

    他的温柔,他这样的温柔,并不是在她一个人面前才显露的,还有--

    猛地,她松开他,从他身上下来,坐在沙发上,抽出纸巾不停地擦着眼里那根本无法断的泪水。

    霍漱清更加的讶异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他也坐起身,揽住她的肩膀,却被她把手推了下去。可是,她推下去了,他又放上来,一次又一次,直到她实在无法忍受了。

    “霍漱清,把你的脏手拿开!”她几乎是吼出来的。

    脏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