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22章 男人都是一样的
    苏凡不禁把后面的话都收了回去。

    他的表情虽然是有些不悦,可是眼神里依旧是她熟悉的宠溺。

    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

    “好吧,那我们好好谈谈。”苏凡道。

    “你先说,我时间不多。”他说道。

    苏凡想了想,既然是要好好谈,那就把事情都说出来。

    “你和江采囡,怎么回事?”她问。

    他的眉头微蹙着,道:“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她曾经爱慕你,而且她还帮了你那么多,你们--”她嘟着嘴,道。

    “所以你觉得我该以身相许才可以,是吗?”他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不语。

    他抬手敲敲她的头顶,道:“你这个脑子怎么长的?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我--”她抬头看着他。

    “苏凡,以后,不许再说这种伤人的话了,明白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现在还不清楚?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真的是被你气死了,我--”他的手,依旧在她的头顶,苏凡却低下头,流泪了。

    他拥住她,轻轻亲着她的额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你看看你也是,说那种不负责任的话把我气走,然后自己把自己折腾病了,很好玩是不是?”

    苏凡一言不发,却是哽咽着。

    他捧着她的脸,认真注视着她,道:“丫头,你啊,以后凡事多用脑子想想,不要随随便便下结论,什么屎盆子都往自己男人头上扣。把我说成那种滥情的种马,随便找个女人就上床就生孩子,你心里就踏实了?你要是觉得自己眼光不好或者其他的什么,我都没有意见,随你自己怎么想。可是,我不能容忍你这样臆测我,明白吗?你这样,我真的--”

    苏凡哭着流泪点头,他轻轻叹了口气,说了句“你这个傻丫头啊”,就抬起手轻轻擦着她的泪。

    她抬头望着他,泪眼蒙蒙中,依旧是他那熟悉的面容和熟悉的表情。

    “我不喜欢你那么看待我,非常不喜欢。所以,苏凡,等你出院了,就做好准备接受惩罚!”他说道。

    “惩罚?”她愣住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惩罚?惩罚什么?罚钱?

    “不罚你怎么办?不好好罚你的话,你会长记性吗?”霍漱清道。

    苏凡忍不住笑了下,眼泪止住了,鼻涕却冒出了一个泡泡。

    “看看,看看你这样子,唉。”霍漱清叹道。

    苏凡擦着眼泪,歪着脑袋看着他。

    他轻轻擦着她的泪,眼里是满到溢出来的宠溺。

    苏凡看着他,心里都要化了。

    一直都是如此,对于他的温柔,她总是无力抵抗,也不想抵抗。

    “对不起!”她低声道。

    他的手停了下。

    “知道错了?”他问。

    苏凡点头。

    “错哪儿了?”他的声音温柔,却也严厉。

    只是他这么说的时候,苏凡感觉他更像是一个父亲,她的父亲,而不是,丈夫。

    这个念头一窜出脑子,她就看着他,道:“你是不是有变态的想法?”

    霍漱清完全懵了,什么变态的想法?

    “好好承认错误!”他却说,故作严厉的样子。

    苏凡瘪瘪嘴,低头,道:“我不该扔下嘉漱一个人就跑到榕城去--”

    “还有呢?”他继续“审问”道。

    她嘟着嘴,看着他,又低头,本来想说“我不该怀疑你”,可是,话还没说出来,她就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

    “你说什么?”他道。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苏凡道。

    他只是盯着她。

    “我承认我有错,可是,首先是你犯了错。你说我要相信你,我要给你信任,可是,你自己也不要做出那种让人误会的事。”苏凡说道。

    “苏凡,我做什么了?”他哪里知道啊?

    “江采囡,你和江采囡的事--”苏凡盯着他,道。

    “我和江采囡怎么了?”他微微低头,看着她,道,“你觉得她的孩子是我的?”

    苏凡不语,别过头。

    “你这个死丫头!”他简直是要被她气的说不出话了。

    苏凡看着他,道:“你和她之间,你能保证是清白的吗?你们那么多的短信--”

    “短信?”霍漱清愣住了,道,“什么短信?我什么时候和她发过短信了?”

    “她的手机里明明就有,很多很多,她还专门建了文件夹放你的短信。”苏凡道。

    霍漱清收回手,陷入了深思,道:“你,看见了?”

    这下换做是苏凡不明白了,什么叫“你看见了?”怎么,只许你发,难道不许我看见。

    “怎么,我不该看见吗?”她的火气也上来了。

    霍漱清看着她,良久沉默着。

    苏凡以为他是心虚了,以为他是在想说辞,便躺下身,背对着他不理他了,眼泪却委屈的从眼里涌了出来。

    霍漱清见她躺下了,便说:“因为这个,你就觉得她的孩子是我的?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种随便和别的女人上床的人?”

    苏凡擦着眼泪,不理他。

    他的手放在她的胳膊上,她就生气地推开了。

    “转过来,我们好好谈谈。”他说道。

    可是她根本不听。

    “苏凡?丫头?你转过来,你要是再不转过来,我就上来了--”他说道。

    可苏凡依旧不理他。

    等他躺在她身边的时候,苏凡完全惊呆了。

    “你干嘛上来?外面那么多人,进来看见了--”她赶紧推着他。

    病床,单人病床,哪里能躺得下两个人?

    可是,他怎么会下去?她越是推,他就越是往她身上挤,挤着挤着,就彻底压到了她的身上,用被子盖住两个人。

    “你,干嘛?”她的脸变得好烫。

    病房里,他居然,居然--

    “你下去,霍漱清,你干嘛?”她叫道,却又不敢大叫,万一让外面听见了,她还怎么做人?

    “苏凡,你怕我去找别的女人,是不是?”他抓住她的双手,道。

    “我才懒得管,随便你。”她气呼呼地别过脸,他却又扳过来。

    “只要你让我在你这里满足了,我就不会找别人,怎么样?”他说着,轻轻亲了下她的耳廓。

    她打了个激灵,脸颊烫的不行,连耳朵都烫了。

    “你觉得我和江采囡有这种事,难道是你对自己没自信?你觉得你的这里还不能留住我吗?”他说着,一只手往下移,移到她的腰际以下,到了--

    她到医院的时候还穿着家里的睡裙,只不过上面又套了件病员服,因此,当他的手滑下去的时候,手指和她的蜜源,只有一层薄薄的布料阻隔。而那薄薄的布料,自然也是抵挡不住任何的攻击的。

    “霍漱清--”她低低叫着。

    “你觉得,她不行了吗?苏凡?”他继续贴着她的耳朵说着,而手指依旧不停,甚至动作更加的激越。

    苏凡觉得自己好像又开始发烧了,身体好热。

    “你别这样--”她低低喘息道。

    “想让我和别的女人也这样吗?”他问。

    “讨厌,你敢!”她说。

    “很好,那就好好利用她,让我天天在你这里魂不守舍,我自然就看不见别的女人了,明白吗?”他说。

    “你,当我是什么?”她的心里突然一阵悲凉。

    难道她对于他来说,就这么点用处吗?

    “你是我老婆,难道我不该用她?”他反问道。

    老婆啊!

    因为她是他的老婆,所以她的用处也就这么点吗?

    可是,她还想更多啊,想要从他身上得到更多啊!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和当初一样,只是陪他上床而已。

    他轻轻亲了下她的唇,道:“好好养病,要是再折腾,我可就不饶你了,知道吗?”

    苏凡木然地点点头。

    他的语气,是宠溺的,他的表情也是,他是宠她的,她知道。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为什么她在他眼里还是和过去一样?

    苏凡的脑子里,现在江采囡都是小问题了。

    他说她要相信他,她也愿意相信他。

    正如他刚刚所说,她在床上让他满足的话,他是不会去找别的女人的。而她和他的床事,自然是--他是很满足的,每次都是很满足的,而且,虽然他的工作很繁忙,可是这件事,他总是乐此不疲。

    和她在一起以来,在云城的时候,他便是如此了,以至于她时常怀疑他和孙蔓分居的那么多年都怎么过的。后来结婚了,他更是变本加厉,说是要让她还了分开那三年欠的债,可是她还没还几天,刘书雅就把她给--结果一睡又是大半年,缓过来的时候也快一年了。于是,她欠着他的债,越积越多,以至于到嘉漱出生后,她就几乎没有多少个夜里是好好睡着的。

    都说女人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却没想到男人竟然也是--

    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同母亲参加母亲的小圈子聚会的时候,她也听说过这个圈子里有不少男人都是不行的,在那方面都没办法--可是做官到了那样的地步,有了权势,想要的也就更多了,美女金钱,什么都想要,都想享受一番。花钱自然是不用身体的,可面对美女,不就得要身体力行了吗?可是举不来怎么办?那就用药啊!古代的皇帝不都是这么干的吗?古今同理,男人都是一样的。

    听了母亲的闺蜜们聊那些话,苏凡总是觉得不可思议,霍漱清怎么就--

    她和霍漱清之间是没有那样的问题的,尽管说不出口,可她还是为这样的现状感到骄傲,甚至她乐于和他如此,有时候即便他还没有主动,她就已经--

    而现在,在此刻,苏凡的心里,生出无尽的悲伤。

    她想哭,却哭不出来。

    他们之间的问题,他和江采囡的事,那个孩子,那么多短信,他都没有解释,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变成了她一个人在这里难过,难过的原因,也从江采囡事件变成了对她位置的迷茫。

    夫妻,应该不止是床上那点交流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