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27章 真是用心险恶
    他,住办公室?难道,是那天晚上?那天晚上他离开家里,就住在办公室--

    苏凡愣住了。

    “好了好了,这些事都过去了,我也不怪你,漱清也不会怪你什么,再怪你也于事无补。你呢,要从这次的事情里吸取教训,学会以后该怎么做。以后漱清遇到的各种麻烦还多着呢,你是他妻子,你就是他最后的支持,明白吗?”罗文茵拉着女儿的手,看着女儿那依旧惨白的脸颊,道,“多跟你嫂子学学,让漱清少分心点,明白没有?”

    “妈,江采囡和霍漱清,真的--”苏凡问道。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怎么回事儿,但是,根据常理推断的话,漱清是不会和江采囡有男女之事的,最多就是比平常人多点交往,就是一点男女间的暧昧,仅此而已,漱清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他很清楚自己和江采囡接触太深会有什么后果,他不会那么做的,更加不会蠢到和江采囡上床,然后还让江采囡怀上他的孩子,你当霍漱清是什么人?你以为他这么多年是怎么坐到如今的位置上的?要是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覃春明会培养他吗?你爸会愿意扶持他吗?”罗文茵说道。

    苏凡点点头。

    母亲说的对,霍漱清是不会那么不小心的,他是多么谨慎的一个人,她还不清楚吗?怎么她就--

    “不过,迦因,江采囡这件事,就当是给你上了一课,将来,漱清的职位会越来越高,手里的权利会越来越重,想要把他拉下马,想要陷害他的人,会越来越多,那些人用的招数,是你想象不到的阴暗狠毒,很多时候,很多事,完全就是莫须有的罪名。事实怎么样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有话语权,谁来说这件事。如果他真的到了那样的境地,也许你不一定可以挽救他于险境,可是,你的作为,绝对会影响事件的走向。妈妈没有指望你跟希拉里一样去保护自己的丈夫,我们不是美国,我们国情不同,就算你真的想要做希拉里,你也没有机会。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的一言一行,你的每个举动,都要格外小心,你不能让人抓到你的把柄,你的把柄就是漱清的把柄,你们是夫妻,夫妻是最强的同盟,明白吗?”母亲注视着苏凡的双眼,语重心长道。

    “迦因,你要记住,夫妻,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互相扶持,互相信任,不要轻易去怀疑漱清,更加不要让别人利用你们的矛盾,你要记住!”苏凡望着母亲,听着母亲的话,却是一言不发。

    夫妻,就要相互扶持,相互信任吗?

    苏凡望着母亲。

    “事实的真相,真的不重要吗?为了他的前途,我就必须无条件相信他,是吗?”苏凡问。

    “难道你不相信他吗,迦因?”母亲看着她,反问道。

    “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苏凡道。

    “那就更应该相信他--”母亲道,却被苏凡打断了话头。

    “正因为我相信他,所以我才很清楚他对女人的致命吸引力,我才--”苏凡道。

    “因为有女人会主动黏上他,你觉得他就会接受,是吗?”母亲问道。

    “我也知道我这种想法很愚蠢,我也知道我不该怀疑他,他对我那么好,可是--”苏凡道。

    “其实,身为女人,你这样的想法很正常。”母亲道。

    “您也--”苏凡惊问道。

    母亲点头,笑了下,道:“我和你爸这么多年里,我也总是会有这样的怀疑,我很清楚他身处的环境对人性简直是无法形容的刺激,美女、金钱、权势,在这个圈子里,简直太普遍了。这些事,几乎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的平常。这个圈子里的男人,真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就有什么样的,环肥燕瘦,怎样的没有?睡几个女人,根本都不是什么事儿。当你面对着那么多的诱惑,当你可以轻易得到很多人辛苦一辈子都可能得不到的东西的时候,你会把一切都当做平常,法律、道德,这些都是可以随意跨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还有多少人可以守得住最后的底线?底线,早就没有了!”

    说着,母亲叹了口气。

    “那么,您,和我爸--”苏凡问。

    母亲看着她,道:“我和你爸啊,你爸爸他是个,也不能说是十分完美无缺的人吧!如果他真的在道德上完美无缺的话,当初就不会和我在一起了,也就不会有你了。”

    苏凡一脸惊讶的看着母亲,她以为父亲在母亲眼里,就如同霍漱清在她眼里一样,是神祗一般的存在,可是,没想到--

    “所以啊,你这么怀疑漱清,我也理解你,毕竟,”母亲说着,顿了下,“毕竟你和关系,是那样发展起来的,你会怀疑他,也很正常,也很应该。”

    “那您为什么还--”苏凡道。

    “为什么还要劝你,是吗?”母亲问,苏凡点头。

    母亲苦笑了下,道:“我不想你做傻事。”

    苏凡不解。

    “男人呢,你要是盯的他太紧太死,他就会很自然的去反抗,他反抗无非就那么一个法子嘛。普通男人尚且如此,何况霍漱清那样的?他要出轨,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做了,你还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呢,你要是太怀疑他,他本来还什么都没做,也没往那方面想过,结果你隔三差五就怀疑他,他就干脆做了,反正不管他做没做,你都不相信他,他又何必白让你冤枉呢?做了,起码自己也爽到了,是不是?”母亲道。

    苏凡点头。

    “可是呢,你又不能放的太松,我让你相信漱清,是因为漱清的为人我们都很清楚。虽说你和他的开始是那样的一个过程,可是,他是不会轻易对一个人动心的,他被你打动爱上你,你离开他的时候,他一个人等了你三年。如果换做是别的男人,和孙蔓不离婚,然后继续找别的女人的大有人在,可是他没有那么做,明知道他和孙蔓离婚会有不好的观感,可他还是为了能和你日后相聚的时候有个干净的身份,能给你一个承诺,他才会坚持离婚,哪怕一个人孤单,也会一直等着你。”母亲说着,苏凡的心,潮湿了。

    “后来,你们团聚了,你和逸飞那几年的过往,你以为他不知道吗?他是榕城的市委书记,一把手啊,他的老婆和他的兄弟暧昧不清了几年,你觉得这种事有几个男人可以忍的?就算是不对着你发作,他也可以背着你去搞别的女人啊!他从没和你说过,是不是?他被人背地里嘲笑老婆和兄弟给他戴绿帽,他也不会和你说,是不是?能扛的,他一个人都扛了,不能扛的,他也扛了,他根本不会让你为了这些事困扰,是不是?”母亲道。

    苏凡的鼻子里,一阵酸楚。

    “再后来,你遇上那种事,的确,那事儿的根源在他的身上,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这样认为的。你想,我都是这么看待的,他呢?他难道不会认为那件事不是因他而起吗?如果不是因为他,你至于不死不活的躺那么长时间吗?”母亲说着,长长地叹口气,“漱清啊,他呢,什么都不会说出来,当初我听说逸飞还为了那件事打了他。逸飞能动手,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啊!面对着我们所有的人,他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我想,他是宁可被刘书雅开枪的人是他,而不是你。”

    苏凡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她的泪水,啪啪的打在母亲的手背上,罗文茵从一旁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女儿。

    “迦因,我和你说这些,不是因为我偏心漱清,是因为我知道漱清是这个世上最值得你信任和爱的人,只有他,没有之一,而他,也是最爱你最信任你的人。”罗文茵道。

    苏凡无声落泪。

    “迦因,你还年轻,这次的事,你也没什么错,你的人生经历尚浅,你不是很了解人心的险恶,所以,你根本没有办法去防备一个又一个的陷阱,你的反应,是一个年轻妻子正常的反应,妈也不怪你。可是,妈不希望你以后继续犯这种低级错误,你要是继续这样,只会让漱清越来越伤心越来越失望,他在进步,不管是他的职位还是他的见识和视野,都在飞速进步,而你不能一直在原地踏步,你在原地停滞不前,你和他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母亲道。

    苏凡苦笑了,道:“江采囡也这么和我说,她说我和霍漱清之间没有共同语言,我不理解他的想法不了解他的处境他的世界,原来,还真是--”

    母亲看着苏凡,道:“江采囡还真是,用心险恶。”

    “可她说的也是事实啊,您也这么说--”苏凡道。

    “你觉得我和她的立场是一样的吗?”母亲道。

    “不是,当然不是。”苏凡忙说,母亲已经有点不高兴了。

    “我跟你说,江采囡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要听进去,那个人,心术不正,能说什么好话?”母亲道。

    苏凡点头。

    罗文茵叹了口气,抬手抚摸着女儿柔顺的长发,道:“迦因,你和漱清,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走到离婚的地步,这个,你不用担心,有你爸和春明书记在,不管你和他闹到什么地步都不会离婚。可是,妈不希望你得到的是一个无爱的婚姻,妈希望你的婚姻可以幸福美满,希望你和漱清可以永远爱着彼此,他永远都爱着你,才是你最大的幸福。你明白吗?”

    苏凡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