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34章 害怕失去你
    他惊讶地回头,冷风中,院子里,那个熟悉的人就站在那里望着他,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她的围巾,还有她的风衣。

    月光下,她的面容越发的莹洁,在他眼里,皎洁胜过九天明月。

    他缓步朝着她走去,她却松开胳膊,背包从肩上滑下去。

    当她扑在他的怀里的那一刻,霍漱清紧紧闭上双眼,下巴在她的发丝间揉着蹭着,那柔软的发丝,扰动着他的心不停地跃动,如月光下的大海。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长发,一言不发。

    苏凡的鼻息间,全是属于他的味道,那温暖的甜蜜的味道。

    月光下,他就那么拥着她。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直到冷风让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霍漱清才赶紧松开她,一口责备的语气--

    “从医院跑出来的?病好了没?刚刚好点就这样,你真是--”他说。

    可是,苏凡没有让他说完,她猛地踮起脚,柔软的唇瓣压在他的薄唇上,让他后面所有责怪她的话咽进了腹中。

    她的唇,在他的唇上辗转着,温暖的香舌带着属于她的甜味,在他的唇间肆虐。

    霍漱清愣了下,旋即扣住她的后脑,拥着她,用这个吻点燃了寒夜的温情。

    对面的窗边,曾雨撩开了窗帘,却看见他在风中拥吻着自己的姐姐。

    曾雨看着他抱着她进了屋,看着他一脚关上了门,这才放下了窗帘,深深叹了口气。

    苏凡倒在了床上,火热的吻一个个烙在她冰凉的肌肤上,驱赶了她体内的寒冷。

    他的呼吸缭乱,在她的耳畔充斥着。

    灯光下,苏凡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他的脸庞,那张让她心恋魂牵的脸庞,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依旧痴迷的脸庞。

    她的心,醉了。

    闭上眼,她呼吸凌乱的回应着他。

    真好,她回来了,她来找他了,而他,还在原地等着她。

    他们,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从他们相识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属于彼此,从未分开,哪怕是分隔万里,两颗心,没有一刻不在一起的。

    可是,在她动情之时,他猛地停了下来,那在她肌肤上游走的大手,停止了在她衣服里的游弋。

    苏凡睁开眼,望着他。

    眼里,却是他严厉的眼神,尽管他的眼里,刚刚被点燃的情欲尚存。

    “怎么了?”她问,声音明显有些沙哑。

    他不说话,只是细细地端详着她。

    原本就瘦弱的她,经过这次住院,看着好像更加瘦了,他的心怎么不疼?

    “是不是从医院偷跑出来的?”他问。

    “没有,我--”她说。

    他的眼神充满了怀疑,睥睨着她。

    “好吧,是我去找医生问了,能不能出院,我没事了,我想回家休息,就--”她低眉,小声地说。

    “你这是回家休息吗?飞了一千多公里来休息?”他质问道,“你怎么这么孩子气,苏凡?”

    苏凡抬起头,噘着嘴,不说话。

    他从她身上起来,苏凡却起身抱住他的背。

    “不要离开我,好吗?这个世上,我最怕的事,就是你不爱我,就是你离我而去,就是你--”她说着,泪水粘在他的背上。

    她最怕的是这些,他又何尝不是?

    害怕她心里爱着别人,害怕她受伤难过的时候去找别人倾诉,而不是他,害怕自己再也没有办法成为她内心的主宰。

    霍漱清闭上眼,不禁苦笑了。

    她总是在担心他是不是和别的女人有染,那么的没自信,可是,他又何尝不怕?

    为什么到了现在,在经过了这么些年之后,两个人竟然变得这样的小心翼翼,变得这样的没有信心?

    佛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人啊,总归都是凡人,做不到超脱,做不到坦然,即便是拥有了也总是那么的不真实,想要得到的越来越多。

    不能坦然,不能淡定,不能平静接受一切,不能对周遭的变故视若无物,所以才不停地陷入一个痛苦的轮回,苦着爱着,爱着苦着。

    人,就是这样凡人的痛苦。

    岳父刚刚和他说起逸飞的事,岳父说他没有办法坦然面对妻子和另一个男人的过往,他呢?他又怎么坦然?

    在逸飞出现在他们生命之前,在云城的时候,他是那么的自信,他知道她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的心她的身她的灵魂她的全部都属于他,他是自信的,而后来,在他们分开三年之后,看着她和逸飞之间那习惯性的相视一笑,看着他们无言的默契,他怎么不害怕呢?他不停地和自己说没事,他只要把她带回来就好,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可是,即便是她和他结婚了,即便是他们夜夜共枕,即便是他的坚硬把她的身体撞的粉碎的时候,他也依旧无法确定她的心里,在她沉迷于他带来的情潮之时,她的心里,是不是只有他。

    他总是强迫自己用过去的经历来说服自己,说服自己相信她的心里只有他,可是,一旦他们有了矛盾,一旦她一个人去了榕城,他就会,害怕!

    因为爱的太深才这样的没自信,不是么?因为把对方看得那么重要,才这样患得患失,不是么?

    他轻轻掰开她的手指,转过身望着她。

    她的眼里,是热切的期盼,期盼他回应自己,可是她又害怕,害怕自己迟到的道歉,依旧无法让他回来。

    真是好奇怪,明明都是夫妻了,怎么,还这样的,害怕?

    “霍--”她低低地叫着他的名字。

    他抬手,轻轻捧着她的脸。

    她没有再说出后面的话,却低眉,不敢直视他。

    “丫头--”他叫了她一声。

    “嗯。”

    “我也,害怕!”他的话,并没有连贯的说出来,也正是因为没有连贯,才让苏凡的心,颤抖着,剧烈的颤抖着。

    她的嘴唇,颤抖着,想说出什么,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一直以来,她以为只有自己才,才那样的没有自信,只有自己才--

    “你,说什么?”她又问了一遍,可是这样的问题,好像有点太,明知故问了。

    像他这样的年纪,经历了那么多事的人,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不论是谁,听起来都不会信,不是么?

    是啊,霍漱清啊,怎么也会害怕?

    苏凡望着他。

    他露出自嘲的笑容,叹道:“我害怕,我也害怕会失去你,害怕你不爱我,害怕你离我而去--”

    泪水,在瞬间填满她的双眼,她笑了,泪水却根本控制不住地往外涌往下流。

    “是吗,你也是一样吗?”她说着,泪水流在她的嘴唇边,说话的时候就进了嘴巴,咸涩咸涩的。

    他的双手扶住她的肩膀,注视着她。

    “既然,既然我们都一样,那,我们就,就不要,不要再说什么了,好吗?不要说什么离开的话,不要离开,好吗?”她抽泣着,道。

    “你可以做到吗?你可以相信我吗?”他问,却没有去擦她的眼泪。

    “我为什么不相信啊!一直以来,一直以来我觉得都是自己,自己配不上你,因为我太差劲,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却被你爱着,我,真的,”她几乎是泣不成声,“世上有我这么运气好的人吗?世上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吗?没有人会相信的,对不对?不管是谁换成是我,都不会心安理得的认为自己被你爱着是一件事实,不会心安理得的就这样接受着你的感情,是不是?特别是像我,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扑在他的怀里痛哭起来。

    是啊,在她的眼里,他是那么完美的一个人,从里到外,从指甲皮肤一直到他的外表,从他的外表到他的灵魂,没有一点点的缺憾,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完美到了极致的一个人,根本无可挑剔。可是,这样的一个人,爱上了她,把她当个宝一样的,她怎么能不怀疑自己?

    可是,他原来也是一个人啊,会害怕的人啊,和她一样的人。

    “那么,这,算是你的缺点吗?”她想到这里,心里笑着,脸上也笑着,抬头看着他。

    缺点?

    他微微皱眉,略作思考。

    “其实,我缺点很多,呃,为什么你要说--”他不明白,道。

    是啊,他怎么会明白呢?她一直是在仰望着他,和他在一起每一刻的幸福都是那样的不真实,他怎么会明白她的心情呢?

    “那,就算是吧,你的,第一个缺点!”她笑着,鼻涕都从鼻孔里吹出来了。

    “看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等会儿是不是打算把鼻涕吃到嘴里去?”他无奈地叹道。

    她却笑着,推了他一把,道:“要吃也是吃你。”

    “去去,你现在这模样,就算是你想吃,我也不想让你碰,赶紧洗把脸。”他说着,就推着她往洗手间走。

    苏凡闭着眼睛,就任由他这样推着自己。

    就算是他这样把她推到悬崖边,她也会往下跳。尽管,她知道他不会那么做。

    “你居然闭着眼睛啊!还真是会享受!”他发现了,她却笑着不说话。

    没办法,霍漱清只好小心地推着她到了洗手间,推到了洗脸池边上,打开水龙头,开始给她洗脸。

    水流从脸上流下去,苏凡却一直都是在笑着的。

    好幸福啊,真的,好幸福!

    世上没有这样的幸福了,不是么?就算是没有,就算是只有她这里,她也不会再怀疑了。

    为什么要怀疑呢?纯粹就是庸人自扰不是么?这样的幸福,是她每天都在切实感受的,他的爱他的宠,是她每时每刻都可以感受到的,她为什么要怀疑呢?

    天啊,她居然会这么蠢,蠢到怀疑这样的事实,她怎么会这么蠢。

    她笑了,霍漱清拿着毛巾给她擦着脸,一脸莫名地看着她。

    这丫头,怎么,有毛病啊?怎么会这么兴奋?

    可是,她就是那么一直笑着,直到他把她脸上的水都擦干,她才睁开眼,同时向他伸开双臂。

    “怎么?”他问。

    “抱我。”她笑着说,那笑容真的像一只小猫一样的。

    他微微愣了下,旋即忍不住笑着摇摇头,叹道:“你这个丫头啊!”

    “抱我嘛!”她撒娇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