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39章 男人的幻想太龌龊
    回到家里,母亲就给方希悠母亲打电话,去了方家。

    苏凡在家里待了会儿,就出去散步了。

    她想要好好理理思路,想要找到自己的明天,自己的路。

    走出家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走着走着,就不自觉地走到了故宫的墙下。

    看看时间,还早,她就走进去排队买了张票。

    故宫,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很多人,几乎没有什么淡季旺季之分。

    苏凡跟着人潮走进了那高高的门洞,走进了宽阔的殿前广场,那巍峨的宫殿,红墙黄瓦,不管过去多少年,一直都在俯视着脚下的人们。

    在宫殿群中穿梭着,苏凡时而停下来拍几张殿阁的照片,可是照片里都是人,不过那也无所谓,走着走着,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古往今来的女人们,似乎都在为一件事发愁,那就是夫妻关系。不管是一夫多妻的过去,还是一夫一妻的现在,女人们,关心的,永远都只有一件事。

    冬日的故宫,冷风萧瑟,越发显得苍凉,即便是人潮涌动,可是,苏凡依旧感觉到寒冷。

    古代的后妃们,在这里生活着,得到那个男人的垂青,就相当于是保证了荣华,可是,又有多少人可以赢得君王垂青呢?得到垂青的人,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幸福了的?

    那么现在的女人呢?

    家庭生活,对于女人来说,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不管女人在外面怎么打拼,最终都要回归家庭。只不过,现在的社会,家庭对于男人女人来说同样重要。尽管如此,女人在家庭里承担的责任远远多于男性。

    苏凡趴在玉石栏杆上,静静眺望着远方。

    她不能成为母亲那样的人,霍漱清很清楚,所以他不指望她去为他经营什么,而她的个性和从小到大的经历也不可能让她游刃有余去处理那样的环境。她也不能成为方希悠和潘蓉那样的人,她们对自己的工作都是很容易的拿捏着,至于家庭生活,似乎都没有像她这样的茫然无措。

    那么,她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耳畔的风,似乎是从百年前吹来,而她的思绪,也在穿梭着。

    去了方家的罗文茵,和亲家江敏一起坐着喝茶,一起的还有江敏的几个朋友。

    那几个人坐了会儿,就都告辞离开了,罗文茵便和江敏聊起曾泉和方希悠的事。

    只是,当事人们都不知道。

    还没走出故宫,苏凡就意外地接到了曾泉的电话。

    “我明天要来一趟办事,听说你回家了?”曾泉道。

    “嗯,我昨晚到的。”苏凡道。

    “身体怎么样了?你怎么就把自己给撂倒了?”曾泉道。

    “没事啦,都好了,只不过是小感冒而已,医生太紧张了。”苏凡笑着说。

    “没事就好。”曾泉道,“哦,你什么时候回去?”

    “呃,明天吧!嘉漱还在家里。”苏凡道。

    “哦。”曾泉顿了下,道,“那我晚上回来。”

    “可以吗?你别把自己逼的太紧了,要好几个小时呢!”苏凡道。

    “没事,早点走就行了。那就这样,我挂了。”曾泉道。

    “你不想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苏凡问。

    “哪里?我又不是千里眼,怎么猜得出?”曾泉笑了,道。

    “故宫里面。”苏凡道。

    “切,我以为你去太空呢!”曾泉道。

    “你才切!”

    曾泉笑着,道:“好了,那你要小心点,故宫里可是又很多冤魂的,你小心别碰到他们。”

    本来就冷,被他这么一说,苏凡觉得自己脊椎都哆嗦起来了。

    “够了,你就知道这样吓人。”苏凡道。

    曾泉在那边笑着,道:“我不骗你,真的--”

    “去,我是想着在哪里可以穿越,穿越到古代去--”苏凡道。

    “你是小说看多了吧!穿越回去有什么好的?你小心穿越过去当宫女,出场不到一分钟就被打死了,亏大发了。”曾泉笑道。

    “你不是吓我就是咒我,有没有你这样的哥哥啊!”苏凡叹道。

    曾泉在那边笑着,秘书敲门进来,拿着文件请他签字,曾泉笑着看着文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只是实话实说,让你断了这种小女生的幻想。”他一边看文件签字,一边和苏凡打电话。

    秘书也奇怪,市长怎么心情这么好?到底是在和谁打电话呢?

    是夫人吗?没有吧,他和夫人打电话的时候,可从来都不会这样--

    那会是谁呢?

    不过,不管是谁,都不是秘书该过问的。

    “那你就没有点幻想?”苏凡笑问。

    “有啊,只不过--”他笑了下,没说下去。

    “只不过什么?说出来听听?说不定哪个好心的仙女就帮你实现了呢!”苏凡道。

    他的幻想,就是--

    她不是他的妹妹,她没有霍漱清,只有他!

    而这,是他永远都没法说出来的话,也没必要说,没必要再去想了,不是吗?人总得向前看的!哪怕是开玩笑,他都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

    “算了,男人的幻想,太龌龊,还是不要吓到你,影响了我在你心里高大威猛的形象好了!”曾泉笑着说。

    “切,你这人就喜欢卖关子。”苏凡道。

    曾泉笑了,没说话,只给秘书写了张纸条,说准备车子,他下午就要回京,秘书得令,赶紧出去安排了。

    站起身,曾泉走到窗边,望着窗外院子里那高大的云杉,突然道:“我感觉世上的市政府都一样啊!”

    “咦?怎么了?突然说这种话?”苏凡不解,问。

    他笑了,望着窗外,道:“我站在窗口看外面,感觉好像和当初在云城的时候一样,看起来院子里都是一样的。”

    苏凡笑了,道:“院子里一样,可你的椅子舒服了,办公桌大了,办公室也是一个人的,是不是?”

    曾泉面带笑容。

    “而且,你现在看到的院子里,你的办公室是最大最漂亮的吧!怎么和当初比呢?”苏凡道。

    “说的有道理!”曾泉笑道。

    苏凡无声笑了,望向远处。

    云城啊!

    “哎,你--”苏凡开口了,没想到曾泉也同时开口了,两个人在电话的两头,在不同的空间里笑了。

    “好了,你先说。”曾泉笑着道。

    “你要不要什么时候去云城重温一下过去?”苏凡道。

    “重温过去?”曾泉道。

    “嗯,要不,呃,过年的时候吧,你和嫂子,咱们一起去!嫂子是不是没去过云城?”苏凡问。

    曾泉脸上的笑容凝住了。

    可是苏凡哪里知道?依旧在那边自说自话的做着计划。

    “咱们到时候回去工作的地方看看,你可以继续站在窗口看看外面,看看和你现在的是不是一样。”苏凡道。

    曾泉淡淡笑了,叹了口气,道:“是嘛?也是个好主意啊!好多年没回去了。”

    上次回去还是问她“霍漱清对你好不好”这个问题的时候,为了霍漱清的晋升,因为她说好,他才会赶回家去在父亲面前为霍漱清说情,促成了父亲和覃春明尽早的联合。而在那之后没多久,没多久就失去了她的消息!

    “我看你是别有所图吧!想回去重走你的爱情之路。”曾泉道。

    苏凡的脸颊微微发烫,还真是被曾泉说中了。

    “我只是想圆你的梦而已,你还不领情?”她说。

    曾泉笑了,道:“领情领情。不过,”他顿了下,道,“你还记得当初那个追你追的很紧的小郑总吗?”

    “你说,郑翰?”苏凡问。

    曾泉点头,道:“嗯,你还记得他吗?”

    苏凡长长叹了口气,道:“记得啊,怎么不记得呢?”

    眼前,浮现出曾经的那个阳光男孩,只是,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也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你要是想知道他的下落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曾泉道。

    “呃--”苏凡没说出来。

    “没事,我也想知道他在哪里,要是在云城或者京里的话,约他喝两杯,当初他可是把我防的紧啊,整天当情敌一样盯着我!”曾泉说着,不禁笑了出来。

    苏凡也想起当初的场景。

    那个时候,很美好,不是吗?

    “你啊,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良久之后,曾泉才长长叹道。

    “我?怎么了?”苏凡道。

    “无缘无故惹了一堆桃花!”他说。

    这句话,好像霍漱清也说过。

    惹了一堆桃花吗?

    曾泉叹了口气,道:“好了,不聊了,我还有事儿要处理,晚上在家见。哦,对了,要是我饭点没回来,记得给我留饭,哦,记得,今晚上给我包点饺子,这两天好想吃家里的饺子。”

    苏凡不禁笑了,道:“你这个大市长还馋饺子?你这是让你们单位的食堂大师傅要跳楼的节奏啊!”

    曾泉笑了,道:“没办法啊,山珍海味都不及家里的一碗粥。”

    “好吧,我知道了,晚上我给你包。”苏凡笑着说。

    “这就对了,别一天到晚就记着哄霍漱清开心,把你哥给忘了。”曾泉道。

    “话真多!你忙去吧!晚上绝对不会给你忘了的。”苏凡道。

    曾泉笑了,刚要挂电话,就听苏凡说:“哦,你给嫂子打电话了没?回来的话,叫她一起过来--”

    “没事,她太忙了,让她回她爸妈那边去好了--”曾泉刚说完,苏凡就在电话里“哦”的一声,那强调怪怪的,曾泉忙说“她去那边就可以好好休息”,苏凡笑了,道:“不用解释啦,知道你爱妻狂!我不会给她打电话的。”

    说完,苏凡就和他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曾泉收了手机,望着窗外那蒙蒙的天空,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当初在云城的时候,真是,很美好啊!

    他和苏凡,都很年轻,都是年轻气盛的,还能开玩笑逗逗对方,而现在--

    手机铃声把他的思绪带回了,他拿起来一看,是孙颖之。

    “颖之?”曾泉问。

    “阿泉,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一趟?”孙颖之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