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1章 自己看着办吧
    十分钟之后,工作人员打开灯,方希悠才起身道:“这就是我们的意见,照着这个改就行了。”

    那位叶先生起身,礼貌地微笑着道:“方小姐,首先,我要说,您的修改意见非常非常完美,请允许我--”

    “抱歉,叶先生,我们的讨论已经结束了,超出了两分钟,”方希悠抬手看了下腕表,微笑道,“请按照我刚才提出的意见逐条修改,修改完毕直接拿到我办公室,签字同意之后你们就去实施。谢谢!”

    说完,方希悠就直接从那位叶先生的身边走过去,那位完全冷在当场。

    方小姐,还真是名不虚传,雷厉风行!

    工作人员当然是对方小姐这样的做派一点都不奇怪的,方小姐历来就是如此,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不管是时间,还是每一个通告文稿的字眼,她都抓的特别好,完全挑不出瑕疵。身为这个办公室的第一秘书,没有人可以超越方希悠,哪怕是那些在这里工作多年的人,甚至连和她匹及的都没有。

    再说苏凡,从故宫离开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了,只不过曾泉还没到家,她提前让厨房准备好菜肉,自己回去揉面和馅,

    念卿今天去了法语老师教室,回来就到六点半了,曾元进今天也在,算是家里可以吃个团圆饭。

    曾泉到家的时候,念卿和曾元进也都是刚刚进门,爷孙两个在院子里玩着,念卿踢着毽子,曾元进给外孙女捡着毽子。

    “爸不来两下?”曾泉走过来笑着问。

    “等你到我这岁数再试试看。”曾元进道。

    “外公老了,腿都跳不起来了。”念卿对舅舅道。

    “那就让舅舅给你表演一下,让你看看高手的水平!”曾泉笑着说,念卿便把毽子丢给曾泉了。

    院子里,三代人笑着玩着,罗文茵走了过来,问了声“阿泉回来了啊”,然后就对曾元进说:“你怎么也跟念卿玩这个啊?头晕--”

    “没事没事,陪孩子玩玩嘛!我做个场外辅导。”曾元进笑着说。

    “舅舅真厉害!”念卿拍手道。

    “瞧见没,这才是高手!”曾泉把毽子踢向念卿,念卿没有接住,苏凡就从地上捡了起来。

    曾泉看着她笑了。

    “好像有人在自称高手啊!”苏凡拿着毽子在手里抛着,道。

    “怎么,想挑战吗?”曾泉笑问。

    “来啊!”苏凡说着,就摆开架势开始踢了。

    曾泉穿的是皮鞋,苏凡穿的平地运动鞋,自然苏凡要占点优势。

    “哇,妈妈好厉害啊!”念卿拍手道。

    “看见了吧,这才是高手!”苏凡笑着对曾泉道。

    “呦呵,还真有人敢跟小爷挑战啊!”曾泉道,“今儿就让你开开眼。”

    曾元进和罗文茵挽着手站在一起,看着儿女在眼前笑着玩着,不禁相视而笑。

    曾雨也走了过来,只不过站在门廊下靠着柱子站着,远远看着他们。

    “娇娇来一下不?”曾泉笑着喊道。

    “不了,我没兴趣。”曾雨说着,把她的羊绒披肩又裹的紧了一点,看着院子里的人。

    罗文茵看着小女儿,对丈夫小声道:“她不知怎么突然又不和于同一起去榕城了。”

    “那不是顺了你的意了吗?”曾远笑着回应道。

    妻子推了他一下,道:“我是怕这里面又有什么事儿,你看那丫头,一整天都没什么精神,李阿姨说她在屋子里窝了一整天,门儿都没出,不知道在干什么。”

    “你看看你,就是个操心的命,娇娇以前一天到晚不着家的时候你操心,现在她在家里不出门你又不放心。”曾元进道,“你啊,你什么时候能少想点事儿啊!”

    “我有什么办法啊!你看咱们这三个孩子,哪有一个是省心的?就瞧着念卿最省心了。”

    曾元进笑了,道:“念卿省心不省心,这个是迦因要去想的事儿,不是你该管的了,难道你要连这个都揽过来?”

    说着,曾元进看着妻子。

    罗文茵叹了口气,道:“我就盼着他们三个都好好儿的,家庭和顺,没什么烦心事--”

    “儿孙自有儿孙福。”曾元进说着,轻轻拉着妻子的手,拍了下。

    夜色下,灯光里,曾家院子里热闹非凡,家里的勤务人员也不禁加入了进来,变成了一个大联欢,大家都笑着说着,热闹极了。

    “文文--”曾元进转过头望着妻子,罗文茵抬头看着他。

    “等我退下来,就好好带着你到处走走,你想去的地方,我都陪你--”曾元进道,罗文茵笑了。

    “这些年,我欠你太多了。”曾元进叹道。

    罗文茵含笑摇头,那笑容一如她少女时期一般。

    “别说什么欠不欠的了,夫妻之间,算计这些做什么?只要孩子们都好,我们这个家大家都好,你好,这就足够了。”罗文茵道。

    曾元进长长叹了口气,不禁揽住妻子的肩,罗文茵的头靠在他的肩上。

    曾雨看着父母,看着院子里的人们,转身就要走。

    “今天这么热闹啊!”霍漱清的声音飘了进来,曾雨猛地转过头。

    念卿立刻跑向爸爸,一下子就扑到了爸爸怀里,霍漱清抱起女儿,亲着女儿的脸蛋。

    院子里的勤务人员都问候“霍省长好”就散开了,霍漱清抱着女儿走向岳父岳母。

    “爸、妈--”霍漱清道。

    “今晚回来的早啊!”曾元进笑着说。

    “你也是啊!”罗文茵对丈夫道,曾元进笑了。

    “回来了?”霍漱清回头对曾泉笑着说。

    “嗯!”曾泉应声道。

    “好了好了,大家都到了,开饭吧!”罗文茵笑着说。

    苏凡便赶紧走进餐厅去帮忙收拾了,曾雨慢悠悠地往餐厅走。

    念卿非要粘着曾泉,曾泉说要回房间换个衣服,念卿才放过他,跟着外公走了。

    霍漱清走在最后,曾雨环抱着双臂跟在他后面。

    “小雨怎么了?心情不好?”他停下脚步,回头道。

    “没什么,心情而已。”曾雨看了他一眼,道。

    “你们这些小孩儿--”霍漱清不禁笑了,曾雨停下脚步盯着他。

    她那表情是她很不满意这个定位,霍漱清笑了,抬手抱歉道:“抱歉,我,说错了!好了,我要先去换衣服才行。待会儿见。”

    说完,霍漱清就微笑着从曾雨身边走了过去,回去自己住的那边换衣服了。

    曾雨看着他的背影,久久没动。

    等到霍漱清回到餐厅,一家人都在了,当然除了方希悠。

    曾泉起身给大家倒酒的时候,才解释说:“希悠她要八点以后才回来。”

    “没事。”曾元进道。

    “希悠就不能休个假吗?你岳母说希悠最近身体也有点不太好。”罗文茵对曾泉道,“人总不是铁打的啊!”

    “她自己会调节的,要是不行的话,她就请假了。”曾泉倒着酒,道,“文姨别为她操这个心了。”

    “还真有啊,我的饺子。”曾泉看着桌上的一盘饺子,笑着说。

    “当然了,你特意点的,怎么能不给你做?”苏凡笑着道。

    “我发现你最近手艺见长啊,这饺子包的,造型很独特。”曾泉道。

    苏凡笑了,不语。

    “原来舅舅也是个馋猫啊!”念卿道。

    “咱们念念是个小馋猫?”曾泉笑道。

    念卿笑了。

    “哦,对了,迦因,等会儿希悠回来后,咱们一起去和颖之坐坐,颖之说她想和你正式谈谈。”曾泉道。

    苏凡看着曾泉,又看看霍漱清。

    “可是,我什么都没准备--”苏凡道。

    “没事,大家随便聊聊就好了,别那么大压力。”曾泉道。

    苏凡点点头。

    “好了好了,我们开始吧!”曾元进道,“阿泉把杯子端起来,娇娇也端起来。”

    “念念也要端起来。”念卿道。

    大家都笑了。

    霍漱清怜爱的摸着女儿的头顶,笑着。

    “当然,我们的念念怎么能少了呢!”曾元进笑着说道。

    一家人端起杯子,曾元进才说:“呃,今天呢,希悠不在,我们家里这个团圆饭,也不算团圆,不过也算是差强人意吧!”

    大家都静静坐着听曾元进说。

    “迦因和漱清呢,明天要回洛城去,回去之后,”曾元进看着女儿,道,“好好照顾漱清和嘉漱,你的小性子,稍微收敛一点,多理解理解漱清。”

    苏凡点头。

    曾泉却笑了,视线从苏凡和霍漱清身上走过,对父亲道:“爸,您这可真够偏心的。”

    “等会儿再说你。”父亲道,曾泉笑着不说话。

    “漱清在那边不容易,毕竟做一省的省长,肩上的胆子比过去做市委书记的时候重多了,迦因要多多体谅漱清。”父亲道。

    “嗯,我知道了,爸爸。”苏凡道。

    “谢谢爸,迦因她,”霍漱清说着,拉着妻子的手,注视着妻子的脸庞,道,“迦因她做的很好,很多时候,是我自己太忙,陪她的时间不多,她既要照顾嘉漱,还要婚纱店的事也要她去看,还有手头上的设计,这些我都没办法帮她,其实,是我觉得她不容易。”

    曾泉坐在他们对面,看着苏凡笑了。

    曾雨看着姐姐姐夫,默不作声。

    罗文茵显然对霍漱清的表态很满意,这次的事情,虽说是苏凡弄的动静大了,可是说到底也是霍漱清自己搞出来的,只不过--现在好了,就这样吧,也没必要追究什么,只要霍漱清别责备苏凡就好。

    “其他的呢,我也不嘱咐你们了,你们自己都是大人了,该怎么做,自己该有个分寸。”曾元进道。

    接着,曾元进看着儿子,道:“希悠是忙,可是呢,你们两个,也不要总拿着这个当借口,大家都忙,每个人都在忙,可是,再忙,该办的事,也不能再拖了。”

    曾元进没有明说,可是大家都知道曾元进说的是曾泉和方希悠的孩子的事,这也是曾元进第一次提及此事。

    “爸,这事儿,您不用再说了,我--”曾泉道。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不说你也明白,你们两个都是明白事理的孩子,自己慢慢协调吧!”曾元进道。

    曾泉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