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42章 无法克制
    霍漱清看了眼曾泉,也没说什么,可是曾泉眼里的神情,是他熟悉的,像极了曾经的自己。

    也不知道曾泉和方希悠怎么样了,自从他那次聊过之后,好像两个人是好些了,可是--

    该怎么做,也不是他可以插手的了,曾泉不是个糊涂的人,他会处理好的。

    苏凡也明白父亲说的意思,看着曾泉被父亲逼生孩子,心里同情的同时更多的是不解,她不明白曾泉为什么和方希悠没生孩子呢?他们两个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桌子上,只有曾雨一直一言不发,别人和她说话,她才回应两句。

    父亲难得在家,一家人难得在一起吃个饭,曾雨自然也会被父亲说到。关于曾雨,父亲说的就是她有没有打算做点什么事,毕竟大学毕业都两年了,一天到晚除了玩就是玩,根本什么都不做。虽然父母养活她没问题,支撑她那奢侈的生活也可以,她也不愁找不到好男人嫁,可是,父亲说“人活在世上总得给自己找个目标,要不然活着除了虚度光阴还有什么意思?只能感觉到空虚”。只是,她能找什么事做呢?

    被父亲这么说了,曾雨便只好应承,说:“之前想去于同那边帮帮忙,我妈--”说着,曾雨看着母亲。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大家也都知道她要说的是被她母亲给拦住了。

    “我为什么不让你去,你很清楚。”罗文茵道。

    “是是是,我清楚。”曾雨说着,吃了口姐姐给哥哥包的饺子,“你反正就是不喜欢我和于同交往呗!你不喜欢我不和他一起玩不就好了吗?”

    一家人都不解地看着他。

    “好了,你们都别看我了,好像我是什么怪物一样。”曾雨道。

    家人也都知道她的脾气,她这么说,也就没人理她了,注意力很快就转到念卿身上,念卿总是那么招人喜欢。

    吃完晚饭没一会儿,方希悠就来了。

    “爸、文姨,对不起,我来晚了。”方希悠对客厅里正在聊天的公婆道。

    “没事没事,你饿不饿?再吃点?”罗文茵起身问道。

    “不了,文姨,我吃过饭了。”方希悠挽着罗文茵的手,坐在罗文茵身边,看着霍漱清和苏凡道,“迦因也回来了啊!我这几天太忙了,就没过来。你们明天是要走了吗?”

    “嗯,明天的飞机。”苏凡道。

    “改天我休假的时候再找你玩儿。”方希悠微笑着说。

    曾泉看了眼手表,道:“要不你换个衣服,我给颖之打电话约一下?”

    “好啊,我这就去吧!”方希悠说着就起身了。

    “看希悠也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吧!”罗文茵道。

    “没事的,文姨,我没事。”方希悠微笑着,看了眼曾泉,曾泉便也起身了,夫妻两个人和大家说了声就一起走出了客厅。

    “希悠看起来是很累啊!那边的工作那么忙--”罗文茵叹道。

    “好几个人都和我说希悠做事认真,不过也是做的很好,她在那边已经是无人可以替代了。”曾元进道。

    “嫂子真厉害!”苏凡说着,叹了口气。

    是啊,方希悠真是厉害,做什么都那么好,哪像她啊!

    霍漱清看了眼苏凡,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便笑了下,道:“其实每个人都有长处的,只要做了自己擅长的事,专心去做,都会做好。”

    苏凡知道他这是在安慰她,不禁笑了。

    曾元进和妻子看着女儿女婿如此,也是相视一笑。

    方希悠和曾泉往自己的房间走着。

    “你不是说明天回来吗?怎么今晚就赶回来了?”方希悠问。

    “颖之打电话约了,就提前过来了。怎么了?”曾泉问。

    “哦,没事,我只是觉得你这么赶着太累了。”方希悠道。

    说着,方希悠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里,曾泉愣了一下。

    方希悠停下脚步看着他,月色下,他的面容,依旧那样的俊朗。

    她笑了下,低下头。

    “怎么了?”他不解地问。

    方希悠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很久没有这样看你了。”

    曾泉不语。

    “多点耐心去发现她身上让你喜欢的地方。”梦境里母亲的话突然窜出曾泉的脑海。

    这是母亲的嘱托,还是他的潜意识呢?曾泉分不清,也许就是他的潜意识吧!霍漱清曾经这么和他说过,他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现在,在某个特殊的时刻,就变成了母亲的嘱托。

    试一下,也许,并不是那么糟糕。

    也许,他们,就是太熟太熟了吧!

    曾泉不禁叹了口气,却是她觉得奇怪,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他摇头,道:“走吧,回去换衣服和颖之见面吧!我给她打个电话。”

    方希悠点点头。

    她松开手,曾泉就掏出手机给孙颖之打了过去,方希悠听着他的声音一直在自己身后,回头看了他一眼。

    视线相接的那一刻,两人的脸上同时出现了一丝惊讶,似乎谁都没想到对方会看自己。

    手机那边孙颖之的声音传来,曾泉才赶紧收回视线,跟孙颖之聊了起来。

    方希悠慢慢转过头,她的脑子里始终是刚刚的情形。

    怎么回事?

    她怎么--

    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太累眼花了!

    这么想着,方希悠才推门走进自己的房间,曾泉跟着她走了进来。

    “嗯,我们等会儿就过去,你等我们一下怎么会啊?她刚刚才进家门,换个衣服就走”方希悠听着曾泉和孙颖之讲电话,发现他脸上一直是那灿烂的笑容。

    虽然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笑起来,有时候还是跟十几岁的少年一样,那样灿烂的笑容,却根本不是属于她的。

    这么一想,方希悠的心里不禁一痛。

    不想了不想了,现在想这些做什么?

    更衣室里,她脱掉了外面的风衣,准备脱下自己身上的裙子,裙子是两件套的,拉链应该是很容易拉下去的,可是,她怎么,怎么这会儿就拉不下去了呢?

    扯了半天,就是没办法,怎么搞的?要不就不换了?可是,拉链已经拉了一点,不管是往上还是往下,都没有办法挪动一点点。

    曾泉挂了电话,见妻子去更衣间好一会儿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免有点担心,便起身走进去,才发现方希悠只穿着胸衣,正在用力拉着裙子的拉链。

    “怎么了?”他见她那样使劲儿,问着就走了过去。

    “不知道怎么搞的,拉不动了。”她说着,依旧用力扯着,“算了,我干脆拿剪刀剪开好了。”

    这是一个国际知名品牌的套装裙子,价值也是要五位数的。

    “来,我试试,你可能是卡到什么地方了。”曾泉道,便走到妻子身边,弯下腰,“到这边灯光下,我看不清。”

    “哦。”她应了声,便往旁边挪了下,直接站在了灯下。

    曾泉弯着腰,盯着拉链被卡住的地方,小心地拉着。

    “难道是我胖了?”她说。

    “这和胖瘦没关系,只是你方法的问题。”曾泉说着,不知道怎么调整了一下,一下子就把拉链给拉开了。

    “看,这不就好了吗?”他站起身,看了她一眼,结果,在他说话间,手一松,裙子就掉了下去。

    两个人彻底僵在当场,好像这种情况,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哪怕他们已经结婚好多年,哪怕他们相熟很多年。

    灯光下,方希悠那乌黑的长发慵懒的垂了下来,衬着她的皮肤那样的白皙,那种健康的白皙,脸上画着的淡妆,有种成熟女性特有的妩媚风韵。

    一时间,曾泉觉得这样的妻子真的很陌生,虽说他们也有床笫之欢,可是,此时的方希悠,那因为震惊而微微张开的嘴巴,那红润的唇色。

    见曾泉盯着自己,方希悠也顺着他的视线看着自己,这才发现全身就穿着遮蔽最要紧部位的衣衫,胸衣和底裤而已。

    她想要转过身去给自己随便抓一件衣服套上,挡住他的视线,可是,她还没有行动,他就靠了过来。

    耳畔间,是他的呼吸。

    她一时间心跳开始失了正常的节拍,胡乱跳动起来。

    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好像他也在思考什么一样。

    方希悠侧着脸,闭上眼。

    可是,眼里猛地闪过苏凡衣柜里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那些--

    她抬起手,揽住他的腰。

    曾泉一愣,她的唇就凑了过来--

    接下来,她的后背,就彻底贴在了冰凉的镜面上,她第一次知道玻璃镜面会这样的冰凉,知道冰与火的碰撞会在身体里产生这样奇特的效果。

    耳畔,是他急促的呼吸,他的呼吸扰乱了她的心,他的眼神迷乱了她的理智,她的双臂攀住他,紧紧抱住他。

    镜子里,她看见了自己,那个陌生的自己,看见了身后的他,那个同样陌生的他。

    她笑了,真的笑了,原来,一直以来,不止是她,他也没有释放真正的自己,哪怕是在床上,她在克制,他,也在克制,唯有此时,谁都没有再矜持什么,谁都变成了陌生的自己。

    直到此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方希悠才发现,其实自己的身材也是很好的,凹凸有致,而且,此时的她,似乎比穿着衣服的时候更加的,体态玲珑。

    当两个人呼吸交错着靠在镜面上,视线交错间,都不禁笑了。

    曾泉不明白,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了,是因为今天在路上做的那个梦,还是刚刚父亲在餐桌上提的那件事,还是,还是说方希悠这个拉链事件造成的意外给的契机,这个让她第一次看到妻子另一面的契机,才让他做出了这样疯狂的举动,才--

    而她,也是那样的意外,他没有想到向来在床事上拘谨的方希悠,怎么突然之间,突然之间就变得,变得这样--

    视线相接,他抬手抚上她那滚烫的脸颊,她微微侧过脸,亲了下他的手,对着他笑了。

    到底是什么让她突然之间,她也不清楚,是苏凡那些奇怪衣服留给她的印象在脑子里发酵了,还是,还是她也,也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